《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57章、飞电石,不动应万变

说话间,那些青城剑派弟子见邢秋赋与成天乐联袂到来,便撤了剑阵纷纷上前见礼,大家都已知道邢秋赋与成总今天约好了演法斗神通,早就等着看热闹。成天乐就是手持拂尘来的,法器都准备好了。

邢度则和马梓轩倒没有来,他们自重身份不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成天乐好歹也是拜山的贵客,哪能攒动人家斗法呢?像这种玩闹的事情,掌门与掌门大弟子在面子上肯定是要阻止的。但是说实话,他们对成天乐的修为也很好奇,此刻躲在远处一处阁楼的窗户后面也看着呢。

就在法坛前方的开阔地上,邢秋赋手持一柄宝剑站定道:“成总,我这柄剑是得自千柱道场封存的千年法器,以之施展青城剑诀,多少占了您一点便宜啊。”

再看她手中的剑,令成天乐很是羡慕啊。很精雅的沉香木柄,竟能将这种较为疏松的材质炼化得坚韧耐久;二尺八寸剑身是纯净的沉银所制,没有一丝多余的杂质。更令人惊叹的是,它的材料是天成的完整沉银,曾埋藏于地下不知千年万载,甚至是打造神器的辅材。

沉银本身并没有特别的妙用,它是一种融合性非常好的材料,最适合用来打造法宝飞剑,其物性异常纯粹,能最大程度的发挥剑芒、剑气的威力,不带其他的任何花哨。邢秋赋手中的剑得自千柱道场中自古封存的器物,虽然还不是神器,但已经非常难得了。这就是曾经的大派底蕴啊,也难怪王天方当年那么想开启题龙山宗门道场,里面的好东西肯定也有不少。

成天乐手挥拂尘在三丈外站定道:“我这件法器,是亲手炼制,这拂尘上的长丝便是我的头发。我习练的是妖修之法,它也相当于妖修原身之物炼成的法宝,施展起来十分诡异,邢师妹要注意了。”

演法的规矩,一般是晚辈先动手,成天乐既叫她师妹显然就是平辈论交了。邢秋赋一抖剑尖吐出一道光华直射而来,这只是试探性的攻击,抢先出手已显示礼数。成天乐并没有挥动拂尘,而是弹指祭出一道烟霞,光华射入烟霞散开、如被梦幻吞没。

这正是他根据寒山伤心碧创出的独门法术姑苏画中烟,周围众弟子发出一阵喝彩。邢秋赋随即挥剑起舞,道道光华如虹铺天盖地而来,斗法正式展开。这番演法相斗煞是好看,邢秋赋在舞剑,也是在以剑为舞,周身光华环绕不断有剑气如虹,她高簪披发穿着束腰道袍,衣袂飘飞真如凌波仙子。

成天乐若脚下生根不动,手挥拂尘有万道青丝飞卷。那拂尘上的长丝也不过两尺,可是化为犹如实质的丝状光影仿佛无穷无尽,卷向剑光不断地被其斩灭又不断祭出,还闪现出噼噼啪啪的电火花,就像在空地上放着漫天烟火。

邢秋赋人长得好看,剑舞得也漂亮,而且剑意精纯不杂其他任何手段,纯粹的剑气飞芒连绵不断地袭向成天乐,比拼的就是法力神通。有些剑芒穿透了光影飞丝,直接斩到了拂尘上,而拂尘上的青丝已经舞成了雾状,舒卷开来如黑色云霞,那凌厉的剑芒竟然斩不断这些细丝,只是激起了一层层幽蓝色的电光。

成总这个人很实在,某些方面也许是太实在了!他答应了邢秋赋,演法之时不会谦虚留手,此刻就老老实实的施展手段。对付邢秋赋这种飞虹剑芒,若是锋芒难敌最好的对策是依靠法宝妙用游走闪避,也能和对方那曼妙的舞姿相呼应,但成天乐就是双脚生根站着一动不动,对方使什么招数,他挥舞拂尘尽数全收。

场面看上去就有些特别了,邢秋赋手持威力强大的一柄宝剑,以青城剑派看家剑术无论施展了多少凌厉的手段,无论她的剑意是强是弱,成天乐的态度丝毫不变,就是稳稳的压制住她。仿佛不论邢秋赋的剑意有多么强,成天乐都不在乎,信手就能化解。

说实话,邢秋赋确实不是成天乐的对手,虽然修为境界相当,但是神识法力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成天乐修证玄牝大成下的功夫可是超出了寻常妖修的三倍。而邢秋赋的剑势毫无破绽,成天乐若想反击也不容易,除非是使绝招重创于她,但这是演法并非生死相斗。

渐渐的喝彩声止住了,大家都屏再凝神在看着,谁都看明白邢秋赋奈何不了成天乐。成天乐只是在演示自己的修为境界是如何克制对方的,演法到这里其实也可以结束了,但就这么收手却又说不过去,总得有点你来我往的交锋吧?

假如换个懂事点的,就算功力远在邢秋赋之上,也不能做出一副“你尽管折腾吧,反正我把你吃得死死的”这种态度,好歹施展身形游走闪避,向围观众人演示互有攻防,然后择机胜个一招半势,这样才显得双方都有面子嘛。

成天乐知道邢秋赋提出这场演法,是为了考他的修为功力、看看他有没有那个底气和能耐上高原保护年秋叶、对付刘漾河。所以成天乐并没有存心卖弄什么,一心一意在展示自己的实力,无论邢秋赋的剑术多么的变化繁复,他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远处躲在窗后观战的邢度则和马梓轩,脸色不禁都有些古怪和无可奈何,他们也看出来了,这场演法的结果对邢秋赋来说只能有两个,要么是将青城剑诀舞出各种花样,而对手动都没动,甚至连特别的反应都没有,最后只好作罢认输;要么是剑法不乱坚持到最后,活活的累趴下。

邢秋赋修为不弱、法力绵长,但可比不上成天乐的神气浑厚,她等于是立足不胜之地。斗到最后,剑舞看着精彩,但从演法角度这场面实在有点搞笑。邢度则微微皱眉道:“那成天乐是有意在展示根基,许是清楚秋赋的试探之意,若秋赋还不认输的话,那就是自讨没趣了。”

青城剑派的第一高手马梓轩沉吟道:“他们的修为境界相当,但成天乐的神通法力明显更强。秋赋师妹专修剑气飞虹,那成天乐也不施展其他手段,攻守之间只拼两点,一是师妹的剑意乱不乱,二是成总的定力强不强。

我们能看出来门道,可是在场那些弟子却看不出端倪来,恐怕会认为成总深不可测,无论师妹祭出怎样凌厉的剑势,都无法逼退成总一步。认输不要紧,可是输得这么窝囊,让同门根本看不清她与成总的实力差距,恐怕不符合师妹的脾气。”

邢度则突然小声喝道:“哎呀,这丫头,只怕忍不住会施展裂刃飞虹术。”

马梓轩也微微变色道:“她还没完全掌握纯熟呢,就算是演法中逼退成天乐,说不定也会伤着自己的。……我这就去劝他们罢手。”

两位高人的话刚说到这里,那边演法的场面就陡然生变,知女莫如父啊,邢秋赋果然施展了青城剑派的独门剑诀——裂刃飞虹术。方才的斗法,邢秋赋起舞中剑气纵横,看似万千道飞虹齐射,其实是连绵不断先后发出的,在她周身布成了一张剑网,章法不乱毫无破绽。此刻她忽然曼妙的一旋身,纤纤素手持剑前挥,脸色微红发出一声轻喝。

对面的成天乐仿佛看见了一个太阳的爆发,那剑虹炸裂了,无数飞芒同时射出,隐然形成玄妙的阵式从各个方向交错穿插,似是无边无际的攻击一起袭来。邢秋赋施展绝技的前一瞬还给成天乐发来了一道神念,告诉他自己要干什么,以及这裂刃飞虹术的神妙。

成天乐是来得及闪避的,他可以旋舞拂尘卷开剑芒,同时施展其他的护身神通与法宝妙用游走呼应,这场斗法也可以就此结束了。可是成天乐是个实心眼的人,他会错了意,以为邢秋赋发来这道神念是在对他说——如此强大的攻击,你还能接得下来吗?

成天乐这一瞬间想的不是周围的人怎么看待这一场演法,而是在太行山中,年秋叶愤然挥向刘漾河的那一剑。当时也是剑虹炸射的场面,年秋叶施展的当然不是青城剑派的裂刃飞虹术,她也没有大成剑修的境界,但手法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刘漾河当时硬接了那一击,那么成天乐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当然也要硬接这更强大的一击。

他的身形仍然纹丝未动,拂尘青丝如漫天乌云展开迎向了裂刃飞虹,空地上爆发出一片电光嗡鸣之声,震得近处的人几乎站立不稳。那漫卷乌云被剑虹全部击散,成天乐手中的拂尘又恢复了二尺青丝的原样。从他的手腕上顺着拂尘手柄与长丝滴溜溜飞出一串手珠,在空中散开盘旋,结着一圈首尾相连的环形光晕,去势欲将剑芒全部束缚其中。

这是成天乐的飞电石手串,以各三枚和田玉籽、冉遗鳍珠、青金石珠、雪花木髓串成,戴在腕上是一件非常精美的饰物,显得既好看又时髦。此刻那青金石旋转,散出的光幕如盾,却收束不住剑虹炸裂的威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