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55章、树参天,留余荫一脉

女人的心思就是这么奇怪吧,前一刻还在为年秋叶打抱不平、看成天乐不顺眼,当场让成天乐弄得有点下不了台,感觉很是惭愧尴尬、在心里暗骂此人,却对他的感观竟然莫名其妙有所改变,邢秋赋虽有些嗔意但至少不会再嘲笑了,甚至自责确实是看错了人,这成天乐还真有独到之处。

废话,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成天乐不仅是独到而是独一无二!

在偏殿中问茶,原本只是拜山后的见礼与互相介绍,不料却出了这么一番插曲。邢度则当场吩咐道:“秋赋,你与年秋叶最熟,她在同门那里都打听到什么消息,你就负责搜集一番都告诉成总。年秋叶与你私下里又说过哪些话,若与她的行踪有关,你也要仔细回忆,青城剑派若有谁能猜到秋叶仙子的去向,恐怕就是你了。”

邢秋赋答应一声,表示今天就去搜集信息,年秋叶与青城剑派各位弟子都说过哪些话,若涉及其行踪线索,她都会一一整理出来,明日详细告知成总。话说到这里,见礼介绍的仪式也就结束了,邢度则仍然按照接待第一次登门的一派掌门的规格,亲自陪同成天乐参观千柱道场。

在那高台法坛前,邢度则介绍道:“这就是我青城剑派自古传承的神器青莲宝灯,有它安放在这宝座上,才有这小昆仑洞天结界,当年先有青莲灯后有青城派。此物是我创派祖师千柱道人所留,一度曾遗失三百余年,到唐代中叶才由正一门祖师正一真人帮助寻回。

这座青莲宝灯不仅是镇守道场洞天的中枢,也是发动青城剑阵的神器。当初千柱道场被重新开启时,正一门和锋、和曦、和光等三位真人曾合力催动青莲灯,以青城剑派传世的掌门信物碧霞蜃光珠为灯芯,演示了千年前曾威镇天下的青城剑仙大阵,其威力不亚于正一三山的周天伏魔大阵啊。”

成天乐问道:“千柱道场重新开启?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马梓轩答道:“是五年前的夏天,那是近年来昆仑修行各派最盛大的一次集会,当初若知成总之名,也会邀请您来观礼的。”

成天乐没好意思接这个话岔,五年前的夏天,他还在传销团伙里窝着呢,哪有资格参加这样的盛会?看着那法坛上的青莲宝灯,他又感叹道:“我是一介江湖散修出身,没什么见识,曾去过太行洞天与连云秘境,以为那就是人间仙境了,今日有幸领略千柱道场的气象,这才清楚什么是真正的仙家洞天!”

邢秋赋骄傲地说道:“我青城剑派的千柱道场,其规模与气象非同一般,与正一门的‘正一三山’、终南派的‘太牢灵境’,并称三大洞天福地,就连三梦宗的‘梅花胜境’与之相比都要逊色几分。”

成天乐这人说话很有个性,有时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又追问道:“邢掌门方才提到五年前此处洞天重新开启,难道以前是封闭的吗?”

邢度则惭愧的解释道:“是的,千柱道场在此之前,已封闭多年……”

青城剑派近数百年来传承势微,到了近代宗门传承一度中断,邢度则的师父就没有大成剑仙的修为,他师父的师父也不是大成剑仙,但好歹是将青城剑派的正传法诀留了下来。到了邢度则这一代,青城剑派几乎到了传承断绝的边缘。

想当初邢度则日子过得很苦啊,就在青城山中那农家院里耕读修炼,辛辛苦苦收了一批弟子,本人直到快七十岁才修证大成剑仙,这也算是某种奇迹了。人间各派修士与妖物的寿元以及身心状态不同,若在精气神都达到巅峰状态的壮年时无法突破大成之境,等到年过花甲之后,再想修证大成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继续修炼也只是延年益寿而已。

像邢度则这样苦修五十多年、到六十八岁才突破大成,算是熬出头的“苦成”了。说起来其中还有一段特殊的机缘,想当年他有些事情做得不对,被正一门的前任掌门守正真人以及石盟主的师父忘情公子收拾过,挨了一顿教训。

恰恰就是这个教训,反而成了这位掌门重新顿悟的契机。对于当年的事,邢度则毫不避讳,坦言自己曾行止有偏,被老神仙和风宫主联手敲打一顿。这件事提起来并不丢人,反倒显得脸上有光令人羡慕。

青城剑派的法诀传承并没有断,掌门信物碧霞蜃光珠也一直传到邢度则手中。他的弟子马梓轩成就大成剑仙,甚至还比他早半年。而根据师父的遗训,只要有两位修成本门正传法诀的大成剑仙,拿着信物就可以重新开启千柱道场,恢复那宗门圣地的千年气象。

就在五年前的夏天,邢度则与马梓轩合力开启了千柱道场,门下弟子也进入了这久违的宗门圣地,向昆仑各派发贴,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庆典仪式。但开启道场不易,发动静功青城剑仙大阵却更难,最后还是正一门三位出神入化的高人帮忙,玉成了这一盛况。

听说了邢度则重振青城剑派这段往事,成天乐很是感慨,他不由得又想起了题龙山。题龙山当然比不得传承近两千年、曾经辉煌无比的青城剑派,但作为地处偏远的小宗门曾经也很兴旺,到了当代却有传承断绝之忧。

题龙山弟子史天一、王天方所肩负的责任,与邢度则是一样的,只是那王天方用心不端,目前正受昆仑各派的追缉,而史天一则有幸在芜城知味楼修行。史天一能否完成愿望,这是谁也不好说的事情,邢度则年过花甲而大成,并调教出马梓轩这样的传人,这说明一切皆有可能。史天一毕竟还年轻,等待他的岁月一切尚属未知。

有一句老话“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说得真不错,仅凭青城剑派当代这些弟子,无论如何也无法凿建千柱道场这样的小昆仑洞天,无论世事如何纷乱,这里就是庇护传人的世外桃源。但前人的余荫,后人也要有福缘消受才行,邢度则苦修五十多年,才为当代弟子重启宗门道场。

如此看来,这种树的不仅是青城剑派的祖师,也是当代的中兴掌门邢度则。邢度则的传人们受此福缘余荫,那么后人呢?成天乐在心中暗想,其实那史天一真应该到青城剑派来看看,拜访邢度则这位前辈、听听他的经历与故事,对重振题龙山的传承或许是一种机缘。

成天乐目前扮演的角色与邢度则、史天一皆不相同,他此刻的修为当然远不能与青城剑派祖师千柱道人相比,但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从无到有开创一派宗门,为化为人形、混迹红尘的妖修们留下一脉余荫。这件事可要难多了,就拿宗门道场来说,他到现在连一座古宅还没有完全搞定呢,更遑论此等小昆仑洞天。

成天乐是为了追查年秋叶的去向而来,这件事很急,但拜山的礼数不能乱,他总不能像查案一样挨个去找与年秋叶有过接触的青城剑派弟子谈话吧。而青城剑派对此很重视也很给成总面子,当即就让邢秋赋负责,搜集整理所有有关年秋叶去向的线索,明天就告诉成天乐结果。这已经是最快的了,当天晚间邢秋赋就要一个个找人去问。

像成天乐这种高手,其实几天几夜不休息也没什么问题,但客人既是远道而来,一番款待之后还是要安排雅室静修,以便涵养神气。邢秋赋没有再让冯春燕负责,而是在千柱道场一处翠竹掩映的半山腰给成天乐安排了最好的静室。假如这里能开发为世间的度假别墅,那环境真是绝佳,是一座带药田小园的二层楼阁。

经过了白天的事,邢秋赋自觉很尴尬,当她穿过竹林单独送成天乐到这处院落时,小声地说了一句:“成总,不好意思啊,听了某些江湖传闻,我对您有些误会。年秋叶是我的好友,她如今的处境,我也觉得很同情,莫名其妙对您有点生气,实在是没什么道理。”

成天乐呵呵一笑:“我也听说了,江湖传言给我编排了一个‘妖宗’的名号,成某人不过是一介散修出身,我所习法诀,各派弟子恐怕也不屑于修炼。说起来不过是一个妖怪头子,难免引人疑忌,你并没有和我打过交道,看不顺眼也很正常。”

邢秋赋又问道:“如果您追上了年秋叶,打算怎么办?”

成天乐:“如果她守约,我就护送她回逍遥派;如果她不守约,我也护送她回逍遥派,因为我得守约。其实秋叶仙子人倒不坏,就是太过好胜自傲,让她直接回山领罚,她下不了那个台阶,心里也解不开那个疙瘩。”

邢秋赋:“如果逍遥派要重罚她,您又打算怎么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