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53章、峰千柱,藏仙山于壑

成天乐得到消息决定立刻去青城剑派拜山,结交修行同道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搞清楚年秋叶的去向。年秋叶在追踪刘漾河,而成天乐此刻也要追踪年秋叶。没人比成天乐更清楚陆吾神仑丹的药效,而那刘漾河必然已经炼成并服用过陆吾神仑丹,一身诡异的法力非常难以对付,年秋叶原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按河洛派掌门孙建业以及成天乐当初的叮嘱,年秋叶定要追查刘漾河行踪的话,要注意别暴露自己,一旦有确定的消息便通知帮手赶来,千万别再独自涉险。可这一次情况很特殊,假如那刘漾河真在高原洞府中,年秋叶追到那里不小心暴露了行踪被刘漾河发觉,在那种地方通知帮手都来不及!

就太行山中所见,刘漾河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对年秋叶也没安好心,秋叶仙子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若在那荒僻高原落到刘漾河手里,下场都令人不太敢想。就算刘漾河不在洞府中,若年秋叶真找到了地方并顺着线索查到了辽东那个山洞,成天乐必须要赶紧将她找到才好控制事态。

事不宜迟,成总当天就离开了苏州,转浦东机场直飞成都。临行前交代了一番门中事务,若梅兰德来了,别忘了立刻通知他,并由訾浩等人与梅兰德好好商谈宅院的事情,问问对方是什么想法,假如有什么条件的话,能办到的就尽量答应。另外还叮嘱门中众妖,好好照顾那小猴儿,别让它调皮闯祸也别荒废了修行。

……

成天乐在电话里就告诉邢度则自己要拜山,对方当然详细告知了青城剑派的宗门道场所在,语气中还充满骄傲,请成总一定要来参观“千柱道场”,似乎这一处小昆仑洞天神妙非常,在昆仑各大派宗门道场中,其气象也是数一数二的。

青城剑派的千柱道场在青城山丈人峰后的深谷里,世间凡人自古不得窥见。成天乐飞到成都,在机场就有人举着牌子迎接,来的是青城剑派的弟子与马梓轩与冯春燕。这搞得成总很不好意思,告诉地方自己去不就得了,居然这么远接到机场来了。

成天乐要是清楚状况的话会更不好意思的,因为接机的马梓轩是邢度则的亲传大弟子,如今青城剑派的第一高手,也是一位大成剑修,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就是青城剑派的下任掌门。冯春燕是马梓轩的师妹,容颜俏丽性格活泼,在门中就负责同道拜山的接待工作。

青城剑派一度传承凋零,近年来才有宗门重新兴旺的景象,门中一共有三位大成剑修,除了掌门邢度则及其大弟子马梓轩之外,还有一名女剑修叫邢秋赋。邢秋赋是邢度则的女儿,今年二十八岁,刚刚剑修大成不久。而马梓轩则青出于蓝,他今年四十出头,修为境界已超出其师邢度则,突破大成之境甚至在邢度则之前。

马梓轩亲自到机场迎接,已经是相当高的规格了,一般的江湖同道也不可能有这个待遇,也是因为成总最近江湖威望大涨,处置丹紫成之事确实大大的增添了他的声名地位。

成天乐没有去成都市区,而是直接坐车到了青城山。青城山风景区周边有不少宾馆,还有大大小小很多农家乐。最终就在山间公路旁一处农家乐的院子里,这里曾经是掌门邢度则的住所,旅游业繁荣之后,就沿山扩建增加了客房和餐厅等设施,每年入住的游客很多。

普通的游客并不清楚,这个农家乐酒店也是青城剑派对外的联络处,拜山的各位同道进入千柱道场前也往往在此歇脚。成天乐到的时间是中午,并没有住在这里,吃了一顿很有地方特色的午饭,便接着进山了。

他们没有走风景区的大门,而是从院落后面的一条野径上的山,倒不是为了逃票,只是这样更方便。穿越深山居然直接插到了旅游线路上,这个季节来山中的游客不算很多,但山路上的人流也是络绎不绝,可以想象到了旺季这里有多热闹了。

在登山的路径第五洞天凝翠桥前,成天乐看见了两名青衣道士,本以为就是这风景区道观里的,不料他们却向马梓轩稽首行礼,原来也是青城剑派弟子。青城剑派有弟子就在这青城山上清宫出家,寻常人并不知道他们也是青城剑派的修士。

成天乐就是从这里又拐入了深山野径,并没有接着参观风景区的景点,这条隐蔽的小道便通往千柱道场,因此会有弟子在与旅游路径的衔接入口处值守。以成天乐等人的修为,这条险峻的深山野路当然并不算难走,只是走了不远便有机关,宛如他在辽东山洞里见到的幻壁,路分明消失在密林深处,迈步穿过去之后却仍然有一条山路。

至于千柱道场的洞天门户究竟是怎么回事,成天乐竟然没看出端倪来,因为在他到来之前门户早已打开,他是随着马梓轩直接走进去的。假如换做寻常人误打误撞来到这里,走进去所见也不过是深山幽谷而已,进不了门户也无法进入千柱道场。

成天乐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太行洞天与连云秘境都去过,但是第一次进入千柱道场,还是被这恢弘的仙家气象给惊呆了。千柱道场的规模远远超过了太行洞天或连云秘境,它在群峰环抱中,东西三四里,南北五六里,除了走进来的那一道谷口,四面沟壑幽深、人迹难至。

谷中祥云荡漾,亭台楼阁点缀各处如天上宫阙,假如寻常人误闯此间,恐怕真的会以为是到了仙境。谷地中央一里方圆的地势隆起如天然的高台,高台正中十丈有玉栏围绕,是白石砌成的法坛,法坛的中心有一个三尺见方的青玉宝座,宝座中央安置着一盏青莲宝灯。

在谷口远远地就能看见这座高大的法坛,它安放的位置是整座青城山的灵枢地眼,同时还包含了一座巨大的法阵,青城剑派的高手不仅能在此施法运转山河地气,那盏灯还能发动威名赫赫的青城剑阵。

成天乐一进千柱道场就被迎进青城剑派的祖师殿中,正式拜山的规矩,先要向对方的祖师行礼。青城剑派供奉的祖师是东汉年间的千柱道人,陪祭的是张天师与传说中的金仙赤精子。青城剑派掌门邢度则率一众弟子就在祖师殿中相迎,拜祭之后则在偏殿中落座品茶,并介绍在座的青城剑派众弟子。

成天乐的座位就在邢度则的旁边,隔着一张茶几平起平坐,这已经是一派掌门才能有的地位了。看来成天乐的万变宗虽未正式亮出招牌,但在江湖同道眼中,他的身份已经代表了一派尊长,或者邢度则有意给成总这个面子。

见礼完毕之后,邢度则主动提起了南京的事情,又提到了当初在天津斩杀狼妖的故事,诸位青城剑派弟子看成天乐的眼光都很好奇——这个小伙子,怎么就成了妖怪头目了呢?邢度则也委婉地问道:“成总气度不凡,所行令同道敬佩,你指引世间妖物修行,且能自成一家,实在令人惊讶啊,这其中有何秘诀?”

成天乐则实话实说道:“也没什么秘诀,当初我习练的就是妖修之法,却懵懂不自知,机缘巧合之下误打误撞竟将之练成。此经历恐令诸位感到匪夷所思,连我自己都觉得搞笑。”

有一人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江湖传言成总本身就是妖修,借此手段在人间建立妖修势力,看来是胡说。”

这人嘴快,把原先心里想的实话都说出来了,马梓轩瞪了这位师弟一眼道:“当然是胡说,成总乃有道高人,所作所为已让这些谣传不攻自破。世间确实有人企图暗聚妖类图谋不轨,而成总却恰恰是这些人的克星!”

聊了一番闲话,尽管成天乐很谦逊,但越说大家对他越好奇,他的头上仿佛笼罩着一团神秘的光环,而掌门邢度则的礼待,也这光环显得更加离奇。接下来就谈起了正事,成天乐是为年秋叶而来的,他想知道年秋叶去了哪里?如果青城剑派不知情的话,他想知道年秋叶在这里都打听到了哪些线索。

这时有一人突然开口道:“成总,你是在追秋叶仙子吗?”

说话者穿着青衣道袍,玉簪高髻秀发披肩,腰间却系着一条垂绦宽带,道服打扮也能显得身姿婀娜,鸭蛋脸肤如凝脂,鼻梁微微有点高却很好看,眼眸如秋水般清澈,此刻却带着一丝质问之意,仿佛对成天乐有些看不顺眼。在这种场合敢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只有邢度则的女儿邢秋赋,她也是如今青城剑派的天之娇女,三位大成剑修之一。

成天乐答道:“是的,我想追上她。想当年秋叶仙子不欲回山,我无奈之下与她定了一年之约,没想到她这一年来奔波江湖,如今又远去川西高原。在那种险绝之地若有什么意外,恐怕连讯息都不好传出来。我与刘漾河交过手,也多少知道他的一些来历,其人不好对付,当然为秋叶仙子的安危担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