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52章、青城剑,鸣古人今人

这一步重证圆满后,成天乐假如用这种手段困人元神的话,已经掌握得娴熟无比了,他等于随身带着一个世界,这世界就是画卷里真切的姑苏。他的神气消耗极巨,表面上却看不出异状,只有小韶却感受得最清楚。

那双修之法,成天乐请教了胡卫华,倒也是掌握了门径,自知其中之乐,如今反倒成了小韶助他凝炼形神,就在这画卷世界的欢娱中。至于这法诀之妙,各门各派自古不言,只有习练者自知,在此也不足为外人道了。

关于这一番经历,小韶曾问过成天乐:“傻乐,你将父母带进画卷世界,让他们见到我,真焉、妄焉?”

成天乐答道:“画卷外是苏州,画卷内也是苏州,感受皆是真切,对他们没有分别。此非欺瞒,画卷中确实有你,画卷在这世上,世上便真的有你。”

小韶:“你要重证化妄之法了吗?是否将玄牝大成?”

成天乐搂过小韶道:“这画卷世界的山水灵韵化成了你,才是我的玄牝之门。至于能不能凝炼玄牝珠成功,我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但也不是不在意。”

小韶:“听你这番话,玄牝大成已无问题。”

……

春节后这段时间,成天乐一直在闭关练功,还有两个月就到了与梅兰德约定的三年之期。梅兰德去年曾来过一趟,收下了成天乐给他留的礼物,并对訾浩说不着急,宅院的事可以再商量,可是毕竟得把事情给定下来才好安心。

万变宗的名号以及成天乐的想法都已经传出去了,如今连个确定的道场都还没有着落,连牌子都不好挂啊。这宅子如果买下来的话,按苏州房地产市场的状况,合理的估值在两个亿左右,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暂时拿不出这么多钱,目前能筹出几千万就顶天了。

花膘膘倒是有钱,他愿意把私人财产两个多亿都捐出来给万变宗买宅子,可是成天乐不要。假如换一种情况,花膘膘身为门人给研究会捐资,倒也没什么不可以。但这个节骨眼上,他捐出这么一大笔钱来,就算说是自愿的,外人恐怕也不会相信。成天乐本就不是图利而收他入门,何必在此非常时刻若人非议呢?

更何况按市场价值的两个多亿,恐怕无法衡量这栋古宅真正的价值,那前院汇聚天下山水灵枢意境的假山、后园布成法阵的园林,这些都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老狐狸拜入万变宗门下,在修行之外,成天乐让他仍然做自己的生意,他本来就是在苏州搞产业经营的。不明内情的人,只道花总去南方混了两年又回来了,易斌还搞了一个宴会,请了不少商界名流欢迎花总再回苏州。花膘膘则表示,这一次要进军文化产业了,与新成立的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多有合作。

石双来过一趟苏州,成天乐于元宵节召开过一次法会,将南京那些妖精们也都叫来了,讲述了万变宗的门规戒律、妖物于世间的修行之道,同时也有修炼法诀的印证指引。石双仍回南京居住,有事再到苏州听命,相当于未来南京分舵的负责人。

除了老狐狸和石双之外,成天乐还多了一个徒弟,就是那只猴。古宅后园成了那只猴的花果山,成天乐只要有空也不忘指点,那只猴还不会说话,但应该能听懂他在说什么。至于成天乐的指点有没有效果,就要看小猴儿自己的造化了,但普天之下恐怕没有比成天乐更适合的指引者。

父母来苏州的时候也见过这只猴,他们不仅诧异古宅里为什么会养一只猴,更好奇这只猴不用链子拴,异常的乖巧通人性,连端茶倒水这些事情都做得麻溜无比。成天乐没好意思说这只猴是他的徒弟,只说小猴儿是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的吉祥物。妈妈当时还笑道:“这只猴都快成精了!”

成天乐本打算等着梅兰德来,就某些细节问题和他好好商量商量,这宅院暂时还要再借用一段时间,如果买的话只能分期付款,让对方报个价看看怎么支付。如果梅兰德就是不愿意卖,那在这段时间内就要琢磨别的地方了,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宗门道场,好歹得花个三年五载才能初具规模。

可是事与愿违,成天乐并没有等到梅兰德登门,便再一次离开了苏州。因为他接到了远方传来的一个口讯,竟然是从来没和他打过交道的青城剑派。青城剑派并非是昆仑十三大派之一,但历史上曾非常辉煌,远在汉代就出现了,声势一度不亚于唐时创派的正一门。

但是近几百年来青城剑派传承凋零,尤其是近百年来传承一度几乎到了断绝的边缘,也许与世间的动荡有关,也许仅仅是因为后世弟子不成器,也许是因为时代的变迁。到了近十年,青城剑派才渐渐有了起色,其掌门邢度则今年七十多岁了,曾经声名不显,可这几年门下弟子中也出了不少人才。

成天乐对青城剑派的情况了解得并不多,曾听艾颂扬谈及昆仑各派时介绍过,算是从末落中重新复苏的一个代表。其实成天乐第一次听见青城剑派的名字,与刘漾河有关。刘漾河是川西高原一带苦行的散修,刚入中原的第一站就是拜访青城剑派。

这一次青城剑派联络成天乐,也与刘漾河有关。去年在太行山中,成天乐曾与逍遥派弟子年秋叶定下一年之约,而年秋叶仍在追查刘漾河的行踪,去过不少地方或有发现但都没有找到此人,最后又兜了个圈去拜访青城剑派。

年秋叶到了青城剑派说明来意,掌门邢度则倒是很愿意帮她,将当初所有与刘漾河接触的过弟子全叫来了,就连在外地的也召回。每个人都仔细回忆刘漾河所说过的每一句话,连任何一个细节也尽量不要错过。想当初在八达岭公司的时候,刘漾河也没想到后来的事情,也曾提到过不少在川西高原的经历。

刘漾河离开川西,第一个拜访的地方就是青城剑派。他的言谈中很可能也无意间透露出不少有价值的线索,年秋叶一一搜集并加以分析,这是农历正月末发生的事情。年秋叶怀疑刘漾河逃回了苦行时的道场,那个地方应该最为偏僻安全,没有人能找得到,也适合他继续修炼神功。

年秋叶在青城剑派呆了七天,告辞时邢度则问她要去哪里,年秋叶则如实回答将上高原。邢度则当然劝她不要去涉险,那种地方太险恶,就算有一身修为也得非常小心。在这位老掌门的印象中,娇滴滴的秋叶仙子吃不了这种苦头,何必再赌这口气呢,劝她不如早点回逍遥派。

成天乐一年前已经查清,八达岭公司的事情,主要过错并不在年秋叶,作恶者也并不是她,就算回山受罚也不是什么生死大事。年秋叶却说道:“我与姑苏成天乐所约一年之期将满,届时不论是否发现刘漾河行踪,我都会守诺回山。但我约此一年之期,并非是为了拖延搪塞,或者故意找个借口让人以为我在挽回过失,我真的就是要这么做。如今时间只剩下一个多月,我自然要抓紧追查,这已是最后一条线索。”

年秋叶走后,邢度则越想越不放心,就放这么一位娇滴滴的姑娘家上高原追查凶徒,出了危险意外怎么办?可是年秋叶之事江湖各派皆知,也知道这位秋叶仙子的处境和脾气,她一定要通过这件事情来洗刷自己的耻辱,在江湖同道面前重新挺起胸来,谁也不好去阻止啊。就连她的师门逍遥派也都保持沉默,只希望一年之期届满时她能如约回山。

邢度则想来想去,终究还是决定给素未谋面的成天乐打了个电话,他自有办法问到成总的联系方式,在电话中开门见山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并告诉成天乐这件事情。成天乐在南京处置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的“事迹”,此时已传遍昆仑各派,不少门派的弟子过年聚会时都在谈论,青城剑派当然也听说了,邢度则在电话里对成总十分客气。

年秋叶竟然上高原了,也不知除了青城剑派提供的线索之外,她这一年来又查到了些什么?她是去找刘漾河当初在川藏高原的修行洞府,也有可能会找到。成天乐是了解内情的,刘漾河当年的苦行之地,就是数百年前于道阳留下的洞府,洞府中还有讯息指引传人去辽东那处更隐秘的山洞,刘漾河就曾经找去过,却没有发现那石室中另有洞天。

也不知刘漾河当年有没有毁去于道阳留的讯息,假如年秋叶真的找到了地方、看到了那些讯息,就能顺着线索再找到辽东那个山洞里去。像她这种大派弟子,就算修为没有突破大成真人之境,但也掌握了不少师承的手段,万一发现了那石室中另有洞天,说不定会出意外状况,老蛤蟆于道阳还在那里面扣着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