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51章、世所现,说真焉妄焉

毕明俊在南京待了很长时间,他也会避开众人修炼,恰恰是在这种时候暴露了自己的修为底细。这位董事长住在江边的一座独栋别墅里,有一天夜间化为一团朦胧的光影飞到了江北一处无人的河滩上。那里是一条小河汇入长江的地方,拥有大片的湿地滩涂,被茂盛的芦苇丛环绕,没有人迹。

但是埋伏在水中的鱼妖火龙果却追踪上他了,她沿着长江溯流而上,在水中远远地看见了那灵禽毕方如何祭炼满身火羽。据说毕明俊曾口吐玄牝珠,化为原身在月光下端坐,似是采炼滚滚长江万古浩荡的气息。

花膘膘听说消息大吃一惊,想当年他和毕明俊还能斗上一番,而如今他已远远不是毕明俊的对手了。灵禽就是灵禽,不服不行,其天生的福报非一只狐狸可比,但他怎么就玄牝大成了呢?

花膘膘颇有些想不通,虽不服气但也只能叹气了。消息传到成总这里,成天乐却多少能够想通,因为他本人毕竟也有勘破妄境的经历,这是一种心境修为的洗炼,倒不会因为毕明俊曾经做过那些事情,就没有办法玄牝大成。但通过这些年的经历,那只灵禽毕方也必然印证了某种心境,以他的天赋神通,只要勘破这一步想功夫具足并不难。

得到消息的成天乐则通知花膘膘,暂时不要再轻举妄动,既然知道毕明俊经常到南京,也知道他在哪里落脚、在哪里练功,那么等到将拿下他时,就可在那片河滩上设埋伏。

春节到来之前,毕明俊又离开了南京。成天乐便没有再下令追踪,他对花膘膘和石双等人完成的任务很满意,于是就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以石双为首,可以在南京建立一个分舵,因为众妖精毕竟在当地有各自的营生,除了执行宗门任务和参加法会之外,倒不必留在苏州值守。

至于苏州这边就由花膘膘负责与南京众妖精的联络,原先那个组织不存在了,其成员暂为万变宗记名弟子,而花膘膘和石双则正式拜入万变宗门下。

成天乐这段时间本应勤修法诀,闭关不为俗务打扰,可是他不得不出关去做别的事,因为要过年了。自古以来修行人多是出家人,恐怕也与世间俗务牵涉太多不利修行有关,但成天乐却不这么认为,该过年就过年吧,大家都图个热闹开心,今年与往年不一样,他是在苏州过的春节。

先是妈妈来电话问他回不回家,成天乐顺势就问父母到苏州来过春节怎么样?父母则问能不能见到小韶,成天乐想了想说可以,父母很高兴的就答应了。为了迎接二位大人驾临,成总提前做好了各种准备,他有一个最好的同谋訾浩,和别人不便交代的事情都安排訾浩去办。

父母是春节前两天到的,成天乐到浦东机场去接机,吴燕青当司机将他们接回到苏州。也没有安排别的地方,就住在那座古色古香的庭院中,反正有的是房间。梅兰德修葺这座宅院时主体格局是修旧焕新,但也做了现代化的局部改造,居住起来十分方便舒适。

父母进门的时候,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诸位成员在前院假山前列队欢迎问候,场面非常热烈,给足了成理事长面子。成天乐的家境还算不错,他老爸也算当过机关单位的领导,但也从来没住过这种宅子啊,感觉既滋润又震惊。

父母还私下里问道:“乐乐,这么好的古宅还带着园林,是你的吗?”

成天乐笑着答道:“这是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的办公场所,暂时是从一个朋友那里租的,我正打算把它买下来,将来就住在这里。”

妈妈惊叹道:“买这么一个宅子,那得多少钱啊?”

成天乐:“至少两个亿吧。”

老爸差点没把茶杯给打翻了:“你有那么多钱吗?”

成天乐:“我没那么多钱,当然是以研究会的名义买,用的是研究会筹集的经费。”他好不容易才解释清楚这个社团法人的性质,经费来源于社会各界的捐赠以及其他途径的筹集,在外还有产业投资。

老爸差不多听明白了,妈妈却没听太懂,总之成天乐现在非常有出息了,手里掌握的资源非常多。正在说话间,小韶推门进来了……

小韶要见成家父母,不太合适还穿着古装,特意换了现代的装束,令成天乐也不禁眼前一亮。小韶今天没有梳高髻戴步摇,而是将长发的编成两条辫子盘于脑后,耳垂上戴着粉色珍珠小耳坠,上穿暗粉色小方领短大衣,内衬粉蓝底印暗红花长衣,下着深色长裤配米色小短靴,进门对着成天乐的父母带笑颔首问候,虽春日未至,却是将姑苏春色提前带入了这古宅。

就是从这一刻起,成天乐悄然施展了法术,将父母带入了画卷世界。他施展得非常巧妙,进入画卷世界中的场景,就是古宅这间屋子里,算是画卷内外的世界“无缝对接”吧,父母丝毫都没察觉出破绽来。

时代也许真的不一样了,倒退到以往,媳妇见未来的公婆往往心情忐忑;而如今,是公婆见未来的媳妇心里会很不安,总在嘀咕姑娘家挑不挑剔、未来好不好相处、儿子会不会受欺负、结婚有什么条件……等等问题。

见到小韶,成家父母是喜出望外,这姑娘真是彬彬有礼,言谈举止之间一点挑的地方都没有,只有暗中竖大拇指的份了,简直就是仙女啊,成天乐这小子真是好运气,哪儿遇到的?

见面礼早就准备好了,拿出来送上,小韶称谢接过。但这件事发生在画卷世界里,相当于凡人的幻境或妄境,父母以为把礼物送出去了,其实在现实世界中东西还放在行李里呢。成天乐回头需要悄悄拿走,才可以不露出破绽。

第一次见面还不熟,父母也不好意思打听太多,感觉倒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聊了一些生活和工作上的问题。小韶自称也是搞艺术研究的,主要研究的是姑苏山水灵韵,因此结识了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的成理事长。仔细琢磨,这倒也是大实话。

小韶说话不多,经常只是面带微笑在一旁听着,显得很有涵养。成家父母却对她的这种气质更满意了,如此才能配得上他家乐乐嘛。至于工作或其他事情,此刻已经显得不是太重要了。因为在他们看来成天乐的事业足够成功,那么有些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大年三十,是在梦湖美蛙饭店吃的年夜饭,不仅是成天乐这一家子,众妖也在一起过的年,将成家父母如众星捧月般簇拥在中间,那感觉好得不得了。小韶当天没来吃这顿年夜饭,成天乐只解释她在别的地方过年,父母当然也理解,毕竟还没过门嘛。

春节长假这几天,成天乐陪父母逛了苏州很多地方,包括各个风景区和着名的园林。小韶也经常陪着一起逛,像这种时候其实就是在画卷中了。他们还在宅院中并没有走出来,成家父母却自以为出门逛苏州了。逛街会买一些东西,大多是江南的土特产准备带回去给亲朋好友,画卷世界中买的东西可带不出来啊。

幸亏成天乐早有准备,每到这种时候訾浩可就忙坏了,时刻等着成天乐的紧急通知,随时去买那一模一样的土特产送到宅院里放好。忙碌而温馨的春节长假终于过去了,父母带着大包小包的特产离开了苏州,成天乐怕他们路上拿的东西太沉,还将很多特产叫快递打包先寄回去。

在离开苏州的前一天,成天乐和小韶在苏州观前街的松鹤楼单独请父母吃了顿饭。两位大人终于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临行前一再叮嘱成天乐,要好好照顾小韶云云,意思是这么好的媳妇打着灯笼也难找,可千万不能错过了,有些事要抓紧!

这也许是成天乐有生以来过得最开心的一个长假,但也是最累的一次,哪怕先前与人生死相斗,也没有过这样巨大的消耗。他不是在与人斗法啊,并不是把敌人的元神摄入画卷世界中困住,那样无论胜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只是比拼谁的境界更高超、法力更强大。他是在持续不断地运转法力,却不能出一丝差错和破绽。

这并不只是成天乐自己在画卷世界里行游,而是请父母到姑苏画卷中来,他们爱逛多长时间就得逛多长时间,成天乐得随时陪着。这个过程中神气法力的消耗是超乎想象的,在旁人看来好像也是无谓的,但成天乐却在所不惜。

巧合的是,成天乐这段时间恰恰重证魔境劫完毕,再度修炼御形之道,仍然是在画卷世界里印证圆满。以往在画卷世界里修炼御形之道,只是他一个人打开这苏州画卷,而重新修证时的难度却要大太多了,因为他要随时向两位普通人去展示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