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50章、妙色欲,天地何生动

艾颂扬拍着他的肩膀笑道:“这是有前辈在成就你的威名啊,其实你得谢谢丹紫成,那么难惹的太岁爷竟被你给收拾了。”

成天乐:“也不能算是收拾,其实我挺佩服他的,但他身为三梦宗掌门大弟子,做事情确实应该稳重些。此事分明就是石盟主在教训徒弟,却顺势捧了我一回。”

艾颂扬:“南京发生的事,其具体情由三梦宗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主要讲的是丹紫成和那个妖精组织的事情。成总是怎么查到那里的,我倒是想听你详细说说,听说与你前不久托同道拿下的花膘膘有关。”

成天乐也不隐瞒,从花膘膘交待罪状开始,牵出的这一系列事件都说了出来。艾颂扬听完之后感慨道:“原来如此啊,这可真是太巧了!看来它既是石盟主故意送上门的,也是成总主动找过去的,公告天下之后,倒是可以平息某些传言了。”

成天乐:“什么传言?”

艾颂扬笑了:“你自己还不知道吗?也不知是谁在那里嚼舌头,说姑苏成天乐擅察世间妖修踪迹,以此为手段,专门搜索藏匿世间的妖物。更有甚者,把你吹得很神,说你的福报特异,世间的妖修皆逃不过你的法眼,被你识破身份之后只能乖乖听命。还有人送了你一个外号,叫‘妖宗’。”

成天乐:“老哥啊,你信吗?”

艾颂扬呵呵笑道:“你是怎么回事,没有谁比我更清楚的了,想当初你在外汇交易部顶那口总经理的黑锅时,我就在隔壁开饭店啊,也知道你绝不是传言中的那种人。但说你是一代妖宗,这个称呼太有意思了!你将来未尝不可有这种成就,你欲建立的宗门,不就是专门指引妖物修行的吗?”

成天乐也笑道:“是啊,哪天我找块牌子写上‘妖宗’两个字,挂在胸口去苏州城中转一圈,那就更像了!”

艾颂扬:“老弟,你可真豁达。”

成天乐一耸肩道:“想那么多有什么用?这种传言我没听过,但也能猜到,早在斩杀车轩之时,恐怕就有人这么议论了。但人生在世,除非你什么都不做,那也就让人挑不出来什么毛病,只要你做得越多,有些人议论得也就越多。成天琢磨这些,该干的事还不干了吗?

正因为如此,我才打算公开建立宗门,让大家都看清楚是怎么回事,这才是真正应该的回答。就拿丹紫成在南京犯的事来说吧,他如果不插手去管,谁也挑不出他的毛病,正因为他做了这件事,所以我们才会议论他。

但是老哥你仔细想一想,他是管好呢还是不管好?当然是管了更好,他有些地方做的不妥所以受罚了,但那也是石盟主指点徒弟的契机。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公开说透,并不影响他将来的声名与威望。”

艾颂扬不由得连连点头道:“的确如此,成总这番话是真人心境!丹紫成遇到了当然会过问,只不过这小子确实顽皮,昆仑各派谁都清楚。欲求脱胎换骨,必须要有机缘,石盟主不仅是收拾他,也是在顺势点化传人。不过老弟呀,我却要提醒你两件事,江湖上为何会有这样的传言?”

成天乐:“哦,老兄是怎么看的呢?”

艾颂扬:“嚼这种舌头的人要么是你的仇家,故意诋毁你;要么未必有恶意,只是站在另一个角度提醒你,越那么说,就是越不希望你那么做!如今石盟主整了这一出,昆仑各派倒是明白你是怎么回事了,但那些山野妖修却未必清楚,说不定听见你的大名会很忌惮,甚至会对你怀有敌意。”

成天乐:“你不是妖修出身,我却很了解那些山野妖修的想法,他们本就对世间的捉妖师很是忌惮,更何况出了我这样一位捉妖师呢?有些人确实是多虑了,而有些人是太精明了,并不太了解我。我建立万变宗,根本没打算满世界去找妖修、引诱他们加入来壮大势力,不过是告诉我身边的这些妖修——他们可以这样修行。”

两人又聊了一些江湖上的八卦,艾颂扬告辞之前,成天乐问道:“胡卫华最近修炼得怎么样了?”

艾颂扬笑着答道:“很不错,出乎我的预料,他已历魔境劫即将出师了。我这几天正在考虑赐他一件怎样的师门法宝,要谢谢你啊,给我找了这么一个好徒弟。”

成天乐:“谢我干什么,那是听涛山庄的法诀精妙,他的资质好,你这位师父指教得也好。……对了,这几天如果他在苏州的话,我想找他聊聊,有点事私下请教。”

艾颂扬:“我在苏州他当然也在苏州,因为甄诗蕊也在苏州闭关嘛!你找他还说什么请教,直接叫他来就是了,究竟有什么事要问啊?”

成天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私事,不足为外人道。”

艾颂扬一愣:“你找我的徒弟问事,连我这个师父都不能知道,好吧,那我就不问了。”

下午的时候,胡卫华就来了,他和成天乐单独聊了很长时间,临走的时候表情有些古怪,等出了古宅的院门才偷偷地笑了。

成天乐向胡卫华请教的就是互为炉鼎的双修之法,它当然不能代替正传法诀的修炼,却也是另一种助益的途径,尤其是他和小韶之间。他是神器之主,小韶是画卷之灵,这种情况太特殊了,恰好能用得上。

接下来的几天,成天乐就没出门了,在后园“闭关练功”,进入画卷世界与小韶相会。灵体的修炼与世间修士或山野妖修皆不相同,神气凝炼得越精粹,便愈加生动传神。成天乐赋予这画卷世界的情感也是小韶所凝炼的形神,令她那样的动情,她就是这个世界的灵韵。

所谓色欲和色欲劫,其实是两回事,成天乐重证色欲劫的考验依法诀继续修炼,但他也清楚如何享受这种欢爱。成天乐这个老实巴交的傻孩子,如今居然也研究起双修之法了,谁能想得到啊!

很快就到了春节,农历新春来临之前,又有一个好消息——甄诗蕊出关了,破妄而玄牝大成。

万变宗中又多了一位玄牝大成之妖修,而且这位妖修与修行大派听涛山庄又关系不凡,对万变宗当然是大有好处,同时也令人很感慨啊。人和人有时真是没法比,妖与妖也是比不了,其实甄诗蕊的修行岁月并不长,化为人形也不过是几年功夫而已,竟然就已经有此成就!

成天乐的法诀指引固然是一方面,但她在遇到成天乐之前,御形之道的修炼就已经接近圆满了,再想想那老狐狸花膘膘修炼多少年了,至今也没勘透破妄门径。这就是资质和悟性、机缘的差别,有时候还有运气以及为人的因素。比如麻花辫和车轩都是山野狼妖出身,遭遇和下场却截然不同。

假如谈比较的话,最奇特的算是成天乐,他的修行经历无人可以参照。如今身边有两位妖修都玄牝大成了,这位江湖传言中的“妖宗”,还在重修法诀呢!如此看来,他本人的修为,倒成了这一派宗门立足的最大考验,眼下闭关练功成了最紧要的事情。

除了这个好消息,南京那边又传来一个坏消息,根据花膘膘查得的线索,那毕明俊同样也玄牝大成。这可是一记闷棍呐,让成天乐有些发懵,不得不暂时改变计划。毕明俊是天地造化的灵禽出身,天赋神通远比一般的妖修要强大得多,无论是寿元还是法力,皆不能以常理测度。

毕明俊若玄牝大成,就不是一般的手段能对付的。成天乐原打算让兑振华主持大阵困住这只灵禽,若甄诗蕊也玄牝大成就更加万无一失,如今看来恐怕还不够。成天乐本人若无大成之境,指挥众妖修结阵出手,心里也没底。就算能够一战可以不落下风,但也不敢保证那灵禽拼命时没有伤亡,更不敢保证能把他拿下。

花膘膘最近在南京可做了不少事情,而且就打算和石双一起在南京过年了,连这么重要的情况都能查出来,可见其尽心尽力。原本他们调查的重点是玉湖投资公司,连员工的名单以及财务报表的影印件都想办法搞到手了。

成天乐不仅要抓毕明俊,还得摸他的资产情况,确保拿下此人后,他还能抽出足够的现金来赔偿当年的客户损失。对于这群妖修而言,搞这些情报容易,可是监视一只灵禽就很难了,一不小心还会暴露行迹,既给自己带来危险,也会引起对方警觉。

所以成天乐才要花膘膘去负责这件事。花膘膘曾在苏州暗中窥探过毕明俊很久,而毕明俊并都没发现这只老狐狸的身份,足见其老谋深算与举止谨慎。

毕明俊或者说玉湖公司总部的董事长任道直,春节前到南京了,参加了公司的年会并发表了讲话,给相关领导发红包等等,他的行踪不可能不暴露。花膘膘一直没敢让组织里的妖精太接近,只是通过间接的方式监控此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