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49章、思无邪,谤誉谈妖宗

成天乐解释道:“我在南京栖霞山枫香谷,正于定坐中重新修证色欲之境,突然好想你,所以就进入了画卷……”

小韶欲言又止道:“难怪你……”

成天乐:“我想你就是真想你,回溯生机之源,将一切都看得那么明晰。”

小韶:“我也没说你不是……但是这样恐不易历劫,你要小心些。”

成天乐:“我如今并非历劫,早有修为境界,只是从发端处重新印证,在世欢爱之欲,唯自然而已。”

小韶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在枫香谷,那是野地之中吗,有人护法吗?”

成天乐:“没有。”

小韶突然坐了起来,温柔的胸怀春光尽吐,有些焦急地说道:“那你还不快退出去,回到苏州道场中再来见我。你在修行中印证色欲劫当然无碍,可山野中定坐无人护法恐出意外,就如此进入画卷,假如出了什么状况,这也是劫数啊!”

成天乐:“噢,还是你想得周到。我这就回苏州,正好可找胡卫华私下请教。”

小韶又缩回到成天乐的怀中,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那只有元神才能感受到的气息无尽的性感与美妙,呢喃道:“快回苏州。”

……

成天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离开画卷,说明他确实早已通过色欲劫的考验,但他在枫香林中站起身的时候,脸上却有意犹未尽沉醉之色,仿佛那缠绵是无穷无尽的。也幸亏小韶提醒成天乐不要在这种状况下停留于画卷世界中,就在不远处的虎山半山腰上静静地站着一个人,就似霞光照射下山岩的阴影。他望着成天乐定坐的枫香谷方向似是在窥探着什么,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了。

成天乐于山野中定坐行功无人护法,对修士而言倒也不是不可以的,就看他处于何种定境中,极深的定境虽不受外缘所扰,但并不等于对外界的刺激没有感知,遭遇危险的话会立刻有反应的。但也有一些情况比较特殊,比如断绝外缘的寂定,对于高手而言,若断绝外缘入寂定行功,则保留着自然的防身本能,可以应付一般的突发情况,却不足以阻挡另一位高手的偷袭,所以有些时候必须在洞府或道场中闭关。

以常理推测,成天乐不至于令自己立于险境,远处那人虽然成心窥伺,一时间却也不敢图谋不轨。可是后来山谷中起了一阵风,卷起地上的落叶飘向成天乐,却在离他身体外两尺的地方奇异的打旋落下,那人就忍不住眼神一亮。看上去成天乐有法力防身,但只是一种被动的守护状态,对外缘的感应应该是断绝了,反而显得不自然,难道这傻小子真的在山野中毫无忌惮地如此练功?

那人还真猜对了,成天乐重证色欲劫,突然想见小韶,于是心念一动进入了画卷世界,事先没想到却停留了那么长时间。那人终于看出破绽之后,悄悄眯起了眼睛,仿佛想有所动作,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身形刚刚一动却又定住了,赶紧收敛神气又退回到原处。因为成天乐恰恰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还习惯性的拍了拍屁股,带着一脸幸福荡漾的表情,飘飘然下山了。

好悬啊!成总并不清楚,因为小韶在画卷里的提醒,让他堪堪躲过一劫。这里是旅游风景区,前几日天下高人刚刚在此地聚首,以常理推测此地也应该没什么不安全的。可恰恰就有人摸来了,很可能是听说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想来实地看看,结果就撞见了成天乐,而且显然怀有敌意。

成总却毫无察觉地走了,下山的时候也不知是因为小韶的话还是那种形容不出的直觉,他也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本来他只想进画卷看小韶一眼,说两句话就出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料却出了情理之中的意外状况,回头想想,修行中的各种考验不论经历多少次都一样,被称为“劫”不是没有道理的。

成天乐这一次没有步行回去,而是去了高铁站,他虽然会神行之法,但自问还是比不上高铁那么快,也想早点回到苏州。在候车大厅进站的时候,已经走进检票口却突生感应,回头看了一眼,远远地有一位黑衣人也在看着他,两人的视线仿佛在空中碰撞,元神中甚至能听见摩擦的声音。那人显然在窥探他,而且绝对没安什么好意。

成天乐根本不认识此人,却莫名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气息,只是想不起这熟悉感从何而来?随后那人一转身就消失在候车大厅滚滚的人流中,他的所有气息也被杂乱的纷扰所吞没,这种地方也确实是掩藏形迹最好的场合,让成天乐也来不及分辨什么。刚才的回望只是瞬间的事情,检票口的位置人流汹涌,随即也把成天乐的身形和视线完全吞没了。

坐在火车上,成天乐才彻底反应过来,枫香谷中那段时间处境的凶险。以他的脾气从来不会主动去与谁结仇,但他做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招惹的仇家也应该不少了,脑袋里确实是应该多根弦。他却不知道,那人是从栖霞山一路追踪到高铁站的,但并没有跟着他上车。

这一幕虽然引起了成天乐的警惕,暗自决定不能再出枫香谷中那种状况,但回到苏州后,他也没有刻意去想太多。他如今暗中查探毕明俊并公开追缉刘漾河等人,必然也有人暗中窥探他,而且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确定。

那黑衣人可能与他的仇家有关,也可能仅仅是一名隐迹红尘的妖修而已。成总的大名如今已经传开了,而且江湖上还有各种传言,其中当然包括昆仑各派对他的赞赏,但也有疑忌和非议,很多议论上不了台面,却偏偏在各种场合流传。

比如有这么一种说法,姑苏出了一名成天乐,背后有世上最厉害的捉妖师撑腰,专门在世间搜索那些藏匿行踪的妖修,揭穿他们的身份并以此驱使控制他们。世上的妖怪们一定要小心,他们的克星来了,假如被成天乐这个大魔头撞见,那就得乖乖地听命,永远也不得逍遥自在。甚至有相熟的妖修偶尔吵架,张三会吓唬李四道:“你可小心点,别出门撞见成天乐!”

也不知这种谣言都是谁散布的,昆仑各派了解内情的人也不过是一笑置之,但那些懵懂不知内情的妖修知道了,难免会产生畏惧、回避、甚至是憎恶的心理。山野妖修进入人间,多少都带有原先的某些习性,有一种享受大好红尘又不被人发现的暗爽,本能地就不愿被人识破身份,那种感觉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束缚、随时可能会受到威胁。

偏偏这种传言又上不得台面,成天乐想找人解释都没地方解释去,只有做好自己的事情。万变宗展现给昆仑各派的实际状况就是最好的答案,也没必要去多说什么。最恐惧流言的人要么是心里有鬼,要么是思虑过甚,偏偏成总这两样都不沾边。

成天乐回到苏州,随即有人登门拜访,是好久不见的听涛山庄弟子、大成真人艾颂扬。如今成天乐的万变宗虽没有正式亮出字号,但也很有一派宗门的气象了,先由值守弟子通报,再引到一间静室谈话,几案上摆的茶点也像模像样。

艾颂扬是以私人身份来拜访朋友的,并非代表听涛山庄来拜山,所以没在正厅接待也没叫弟子作陪,两人直接关上门说话了。艾颂扬首先就问道:“上次见面,老弟说起大成真人的具足神通,如今一番远游,是否已解决困惑?”

成天乐:“多谢老哥关心,经石盟主指点,我已知道答案,虽未求证大成之境,但已知如何修得玄牝妖丹大成。”

艾颂扬一愣:“玄牝妖丹大成?看来江湖传言果然不错。”

成天乐:“什么江湖传言,关于我的吗?”

艾颂扬笑了:“最近关于你的传言很多啊,有真有假,比如有一条现在看来就是真的。据说你的福缘奇特擅指点妖修之法,并不是人世间修士的身份给予修炼上的点化,而是你本人就有妖物的修为。”

成天乐呵呵一笑:“各人有各人的机缘,的确是这么回事。想必你也知道了,我欲自成一派,正传法诀就是指引各族类妖物修炼。”

艾颂扬:“你方才提到了石盟主,我就是为打听这件事情来的。三梦宗、轩辕派、孤云川联名发出消息,石盟主曾受你之邀去追查南京有妖修作乱之事,结果这三门尊长公推你为裁决之人,竟当众处罚了丹紫成这位太岁爷。”

成天乐苦笑道:“是有这么回事,但我事先也没想到。现在回头看,不论此事与丹紫成有没有牵连,我还是要去查的,可事先若知情的话,可能会先通知三梦宗而不是直接去南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