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48章、见欢情,享欲入色境

成天乐想了想,最后总结道:“且看花膘膘和石双怎么处理吧,这是给他们的机会。南京这个妖修组织里的成员,此刻恐怕也是各怀心思,是不是真心愿意加入万变宗或是迫于形势站队,都是说不定的事情。如果花膘膘和石双还是考虑壮大声势、要挟诱惑那些人,那他们也就没机会了。”

成天乐说得不错,那个妖精组织突然遭遇到这样的变故,每个成员都得消化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接受。石双在花膘膘的授意下召集所有人聚会,说明了往日因由以及大师兄的身份,并由火龙果和果冻作证。众人皆很震惊,他们都是第一次了解到昆仑修行各派的事情。

但是石双并没有提丹紫成的半句不是,对这位曾经的“大师兄”仍是大嘉赞誉,重点是向妖精们承认自己当年的错误。但他也没有替丹紫成掩饰什么,如实的转述了枫香谷中发生的事情,并说石盟主有交代,希望万变宗的成总能指引这些妖精。

他这么一说,妖精们的确各有各的想法,这个组织中的所有人以前并非都是对大师兄心悦诚服的,比如那鱼妖火龙果,以前就不喜欢大师兄。火龙果是被果冻发现的,果冻的原身就在玄武湖边的古城墙下,见过鱼妖在湖中修炼,很热心的介绍她加入这个组织。

作为隐藏世间的妖修,很忌惮被人识破了身份,况且这个组织里还有那么多人呢,火龙果是不敢不答应。正因为如此,她对天天背诵大师兄宝训很反感,但也是身不由己。今天终于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大师兄受罚闭关洗心去了,火龙果对成总以及万变宗倒是很向往,很希望能拜在成天乐门下。

对于其他大部分妖修来说,身份已经暴露,那么多捉妖师都已经知道他们了,假如没有宗门庇护,想想心里都觉得没底。若是在这个时候,石双只要流露出一丝胁迫之意,这些人肯定二话不说都会要求加入万变宗。

可是石双并没有这么做,他告诉大家:“万变宗有妖修正传法诀,门中弟子也都是妖修同道。若想得此大机缘,则要看诸位的表现,成总已表示愿意考察众人行止、以观后效。至于不愿投入万变宗门下者,绝不勉强什么,我老石想拜山门还拜不进去呢!”

他这样一说,众人纷纷表态要努力表现、争取到入门资格。林小果却小声嘟囔了一句:“既然是大师兄的师父交代的,我当然希望能加入万变宗,也好有宗门庇护。可是我的生意在南京,人也走不开啊。”

林小果是草木之精,妖修正传法诀对他的帮助不大,只是同道之间修行以及境界的相互印证;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不愿意离开原身所在远行,实际上也是无法长期走远的。果冻闻言也说道:“我想拜入万变宗门下,可是我也无法长期离开南京,这怎么办呢?”

花膘膘笑道:“你们对昆仑修行门派还有误解,门中弟子也不全聚居在宗门道场,完全可以散布全国各地修行。若南京弟子众多的话,还可以单独成立一个分舵嘛,往后大家就都是万变宗的同门了。”

妖精们七嘴八舌商议了半天,终于统一了思想认识,从现在开始就要有万变宗弟子的觉悟,绝不能做令师门丢脸的事,争取早日成为正式传人。其实成总已经给机会了,他布置了一个任务,就是暗中查探南京玉湖投资公司的相关人等,大家合力好好完成,此事由花膘膘先生策划指挥。

且不说金陵众妖已达成了一致,齐心协力为成总调查毕明俊的行踪与底细。成天乐在栖霞山枫香谷中定坐了三天三夜,他此番到南京也是为了修炼,此刻正重历色欲劫,完成回溯修行的最后一步。假如他是妖修,就等于回过头来去重新审视当初开启灵智的源头,等于以清明之心静观曾经的混沌。

所谓色,并非仅指男女之欲事,世上万事万物一切有形容者皆可称色,那么对万事万物的渴求皆可为欲,包含了各种情绪。比如口腹贪馋之欲、冲动暴戾之欲、昏沉懒散之欲、名利索求之欲,皆可称为色欲。在定境中感受侵袭,最直接最汹涌的当然还是男女欢爱之欲,为生命动力之本源。

这个过程也等于在洗心,只要生命还在欲望是不会消失的,随着生机旺盛它只会越来越强烈。感受色欲劫的过程,重要的是在于清醒的明晰自己的欲念,心神不会随之散乱迷失。他定坐三天三夜重感色欲劫之后,已经捕捉到那修行初始的状态。

这时訾浩说了一句:“师兄啊,离开苏州这么多天,我有点想小溪了。”

成天乐一挥手,一道灵影飞出落于林间,化为半透明的石狸像之形,正是訾浩的“原身”。他开口说道:“訾浩,你已随我回溯到修行之初,以清明之心找回这种状态很不容易。如今你受罚闭关已经结束,自己回去吧。……从今天起,你就重新印证法诀,从头一步步修证完整,以灵体之身,将来也可求玄牝妖丹大成之道。”

訾浩行了一礼道:“多谢师兄成全,我知道该怎么修炼了!……师兄啊,你让我一个人回苏州,能不能给我点钱啊?”说着话他又变成人身模样,连衣衫都是灵体所幻化。

成天乐笑了:“我差点把这茬给忘了,你把这张卡拿走吧,它就是你的工资卡。你既然找了新工作,也不能没有薪水啊,以后省着点花!”

訾浩拿着属于自己的银行卡,脚不沾地高高兴兴的飘走了。成天乐却仍然留在枫香谷中,心中暗道石双那个虎妖选择的修炼之地还真不错,在这个风光灵秀的地方,却很少有人打扰。他又继续定坐,又一次重历色欲劫。

说来有趣,其他修士突破重重考验,只需经历一遍就可以了,可是我们的成总误习妖修之法竟能成功,到了玄牝大成之时才知有问题,同样的劫数考验,他来回要经历三遍。这就是所谓事不过三、千锤百炼吧,如此一来,天下恐无人能比他对这套法诀感悟得更透彻,哪怕那些真正的妖修也不行。

他已拥有了修为境界,重新修证法诀,只需要找到那种发端的状态,将人身当成妖物原身再练一遍。三入色欲之境,那感觉是荡漾无比,成天乐能将万种色欲分辨得越清楚,这欲念也就越强烈,真人并非无欲,只是不随欲勾牵,清楚自己该怎么去做。

在枫香谷中又定坐了一天一夜,栖霞山上朝霞升起,成天乐睁开眼睛若有所思,接着并没有收功离定,而是心念一动,进入了画卷世界。此地无人护法,本不适合出入画卷,可成天乐就想见见小韶,然后就看见了她那巧笑倩兮的容颜。

不知为什么,成天乐越看小韶越觉得她美,仿佛天地间一切美感情怀都汇聚于她的形神,期待他去无穷无尽的发现。小韶看见他的眼神,脸色莫名红了,垂下长长的睫毛轻声道:“傻乐,你今天怎么了,为何用这种眼神看我,就像妖怪要吃人似的。”

她的声音是那样的悦耳动人,成天乐傻傻地说道:“我想你!”

小韶:“我不是在这儿吗?”

成天乐:“看你看得越清楚,我就越想你。”说着话伸手将她揽入了怀中……

他们认识多长时间了?仿佛已经很久很久!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仿佛已经太多太多!可是在成天乐的妄境之外,真切的小韶与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经历,比如男女之事。小韶身为画卷之灵,千年以来已阅尽人间变迁。但有些事冷眼旁观与亲身投入,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小韶一时也觉得晕眩了。

再入画卷的成天乐,享尽无边春色。后来,后来,再后来,两人之间还有一番对话——

小韶媚眼如丝,声音也细若不可闻:“傻乐,你说那互为炉鼎的双修之法,正合你我在画卷中修炼,既可助益我的神气,亦可助你凝炼玄丹。可是,可是,那究竟是……”

成天乐在她耳边柔声道:“其中的妙处,只有自己知晓,此法不可轻传,因为滥用危害很大,但你我尽可修炼,我也正在摸索中。其实吧,可以请教真正擅长此道的人。”

小韶:“谁啊,你认识的形形色色人等可真不少。”

成天乐:“你可别想偏了,我说的是甄诗蕊与胡卫华,人家那可是正经家传功夫。”

小韶脸色都红透了:“家传?你说得这么……”

成天乐:“我说的可是实话。等我回苏州之后,可以私下里请教胡卫华,至于你嘛,就可以在画卷世界中请教甄诗蕊。”

小韶羞得几乎睁不开眼,这神态让成天乐特别的荡漾,她赶紧岔开话题道:“等你回苏州之后,难道你现在不在苏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