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46章、树威声,坦荡上天梯

成天乐这番话说得很漂亮,等说完之后脑门上的冷汗也就干了。所谓“洗心”,是修行各派责罚弟子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是一种磨砺。通过一件具体的事情去修磨心性,真正能够转变或参悟,这个过程才算结束。

对于丹紫成而言,不仅是嘴上认错,而且心中也真正的认错,并且在行止上自然而然的改变,才能结束这番闭关之罚。可是一个人从心性到行止上的转变,表面上怎么能看得出来呢?则要通过他做的某一件事,比如凿建道场中的某一处景观、完成一个师门任务、突破某种境界来衡量。

这是很玄妙的手段,尚非成天乐能琢磨透的,他只根据三梦宗的门规觉得这种责罚方式最为恰当,至于具体该怎么实施,当然还是由石野来决定。他这番话说完了,远处山中的两位高人再没有开口,显然是毫无异议。

石双还在那里单膝点地跪着呢,屁股上却不轻不重的挨了一脚,耳边听见一个细细的声音道:“你还发什么傻,赶紧给丹紫成求情啊!”这一脚来自站在身边的老狐狸花膘膘,这个场合必须有人说些转圜的话,如果不是因为管石双的事情,丹紫成今天也不会受罚啊。

反应过来的石双赶紧颤声道:“成总,石盟主,这都是我的错啊!这个妖精组织是我成立的,丹紫成先生只是管住了我不让它导致恶果,我先前还多有怨言,此刻回想是一身冷汗,他是救了我啊!如果有什么惩罚的话,应该由我来承受。”

成天乐看了石双一眼,心里很满意,点了点头道:“石双,你的事是你的事,待会儿再说。”

石野也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知是对谁满意,走回空地中央道:“成总之话,深得我心!丹紫成当受闭关洗心之罚,这就去芜城昭亭山神木林思过,好生修磨心性,不证脱胎换骨不得出。”

丹紫成好像吓了一跳,愕然道:“神木林?”

石野:“是的,成总方才的话,你不服吗?”

丹紫成:“弟子心服口服,当受闭关洗心之罚,可是一定要在神木林中闭关吗?”

石野板着脸道:“别的地方能镇住你这猴崽子吗?既是责罚,就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紫成啊,大成之后的修炼,皆因缘而点化,迎来考验的契机并不容易。脱胎换骨不仅是一种神通修为,要想堪破其门径,还要在心性行止上入手。你太过顽皮嬉闹,身为三梦宗掌门大弟子,必须去游戏轻浮之气,你还是你,却宛如脱胎换骨新生。今天的责罚也是你的机缘,不如此,你恐怕修为难进。”

丹紫成跪拜于地道:“我明白了,多谢师父,多谢成总!”

他这一拜,除了石野还站着没动之外,其余众人都呼啦一声侧身闪到两旁,就连石双也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闪到一边。石野挥手道:“明白就好,青冥镜还我,你去吧。”

这一对师徒做事倒是利索,丹紫成将青冥镜还给师父,退后几步朝众人拱手拜了一拜,袖中一根长丝飞出化为朦胧的光影绕住全身,随即腾空而起朝西南方飞去,这就去神木林受闭关洗心之罚了。

成天乐赶紧遥向半空拱手还礼,其余众妖也跟着行礼。石野仿佛了却了一桩心事,背手转身笑呵呵地说道:“成总,我那孽徒已经处置了,但我们也不能只忙活他一人的事,南京这个妖精组织还在呢,你看该怎么办呢?”

身上的冷汗干了之后,成天乐看着石野,心中的感觉很复杂,形容不清是庆幸还是感激。他已经想通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石盟主是送了他一场大造化啊!此事必然会传遍修行各派,成天乐今天充当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成天乐追查南京妖修组织的事情,却查到了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头上,包括石盟主在内各派高人都让他来主持公断。而他刚正不阿、处置得有理有节有据,让石盟主责罚弟子闭关洗心,而受罚的丹紫成也是心悦诚服,所有相关人等皆无异议。

这就是代表着他在江湖上的威信啊!“威”是什么,是一种让人敬畏的地位;“信”是什么,是让人信服的名望。成天乐今天连三梦宗的大弟子都处置得这么漂亮,将来再遇到类似事端,只要处置得有理有据,昆仑修行各派还有谁能说不服呢?

石野应早就清楚此事,却刻意安排了这一出,甚至连那丹紫成当众受罚的态度,恐怕都是在配合师父唱这出戏。丹紫成可能事先并不知道“剧本”,但这猴崽子太聪明了,一看形势就能猜到师父的用意。石野的目的就是要把成天乐给推出来,帮他树立这种威信。

成天乐又想起了梅兰德曾对他讲过的种种江湖手段,其中就有一种“上天梯”的门槛术。成天乐今天算是亲身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梯术。石盟主的江湖地位,丹紫成的身份,还有前来见证的两位前辈的声名,都是在此事件中树立成天乐威信的天梯。

所谓天梯术,有借有送,今天石野是主动来给成天乐送梯子的,让他顺理成章的登上去。但这天梯不好上啊,成天乐也等于在顶雷,但他做事很地道,没有多想什么花样,处置起来仿佛是轻描淡写、见招拆招,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把这一场造化给接下来了。

梅兰德当年对成天乐重点讲的是“借天梯”,分析了很多社会上的现象。就有很多人,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踩着别人的声名以彰显自己的地位、达到某种目的、获得某种满足。打个简单比方,假如成天乐哪天忍不住骂了张三一句,且不论张三该不该骂,但张三和张三身边的人就兴奋了。

于是张三逢人就道:“你们快看啊——成总骂我了!”身边捧场的也会不断地呼喝:“大家快看啊——成总骂张三了!”然后再编排出一些事端散布,装作围观者反复宣扬这些事端就像是事实一般。恐怕再过十年二十年,张三授意别人介绍自己时,还不忘了编排一句:“张三先生,当年曾与成天乐激昂论道。”哪怕成天乐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梯子就硬要这么借。

而今天的情况恰好是反过来的,成天乐收拾了丹紫成,就是他追查这件事理的结果,他自己事先根本没想到,而心中有数的石野是在故意成全他。成天乐绝不会逢人便吹嘘他收拾了三梦宗大弟子,他事后表现得越谦逊则效果越好,只要消息传出去就足够了。借天梯和送天梯,区别就在于此。

成天乐向石野行礼道:“石盟主,这善后之事,晚辈不敢劳动您来处置,只想请教该怎么办?说实话,我也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状况,并不清楚如何主张才最为妥当。”

那边石双的大腿根又挨了花膘膘一膝盖,这位虎妖今天好几次反应都慢了半拍,都得老狐狸暗中提醒。石双赶紧上前两步长揖插话道:“石盟主,能先后遇到丹紫成先生与成总,是我今生之大福缘!因为我的过失,连累丹紫成先生受罚,实在让我无地自容啊。

听石盟主之言,丹紫成先生此番闭关洗心亦是脱胎换骨机缘,我也若有所悟。我早已悔过,今日才彻底明了错在何处,就此立誓——洗心革面、重新做妖!也请成总重重地罚我,希望能拜在万变宗门下,聆听成总的教诲、接受成总的指引、为诸位妖修同道的世间修行尽绵薄之力。”

花膘膘在一旁暗暗点头啊,这只虎妖今天总算开窍了,等反应过来知道该说什么话,假如成天乐点头收他入万变宗门下,那么自己拜入万变宗也是顺理成章了。成天乐却微微一皱眉头道:“你因犯下过错,却来求我赐予福缘,这说不通吧?我万变宗的宗旨是指引门中的妖修,而不是以传承为奖励或诱惑,收容天下犯错的妖修!”

石双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希望成总能赐我一条悔过自新之路!而且这个组织中还有很多妖精,若就此解散恐生事端,他们也需要指引啊,这对万变宗而言并非坏事。”

果冻和火龙果一听这话,也走过来行礼道:“成总,大师兄走了,不论他做过怎样的事情,我仍然感激与敬仰他!但我也明白了事理,更感激与敬仰石盟主与成总,请求成总能给个机会,让我拜入万变宗门下。”

这时石野又说话了:“悔过自新,值得勉励;但强求福缘,不值得提倡。万变宗虽是妖修门派,但并非来者不拒,弟子入门皆随机缘,这与昆仑其他门派并无两样。今日之遇就是诸位的机缘,可师徒传承必先考察心境行止。这样吧,就由花膘膘协助石双在南京处理善后之事,让成总观其行再做决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