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45章、追用因,不端应洗心

火龙果看着那光影中的影像脸色有点发白,此刻就像突然回过神来,长出一口气道:“就是他,他就是那个凶手!……我当年以原身在水中看见了他抛尸,结果被他发现了行迹,差点没要了我的命,幸亏在水里我跑得快才躲过一劫!”

丹紫成收了法术道:“这就对了,那两起案子都是这一人所为,便是石双当年身边的那位猫妖。师父,我当初告诉过您,我已查出是一位妖修作乱并将之斩杀,您还记得吗?”

石野点头道:“我当然记得,你当时告诉我斩杀了一个为非作歹的妖孽,却没有说这个组织的事情。”

丹紫成突然扭头瞪了石双一眼,目光中的凌厉之色让这虎妖不禁打了个哆嗦,又说道:“我是顺着猫妖的线索查到你头上的,本以为你和他是同案犯,打算顺便一起宰了。可后来查清此案与你无关,发生在你与那猫妖结识之前,你对此并不知情,所以才留了你一条命。”

成天乐既然是问话的,也不能只问丹紫成一个人,一转身朝石双喝道:“石双,丹紫成道友当年是救了你!如果他不出现将你收服,任由那猫妖为虎作伥,利用这个组织还不知道会犯下多少恶行。假如是那样,待到今天我再把你揪出来,你恐怕就在劫难逃了。”

石双赶紧像丹紫成刚才那样单膝点地,跪倒在地道:“石盟主、成总,我错了,我真的是错了!……但当时我确实不知道这回事啊,今天才第一次听说。如今想来,大师兄确实是救了我,若他不出现,我用心不端,任由猫妖发展这个组织,迟早也得酿成大祸。”

成天乐:“不要再叫大师兄了,你并非三梦宗弟子,这个称呼只是一个玩笑。”然后又朝丹紫成道:“丹紫成道友,妖猴与猫妖之事都解释清楚,仅就这两件事而论,你不仅无过,而且还令人深感佩服。我接下来想问,那‘大师兄宝训’又是怎么回事?且不说那些话的内容,这个妖精组织里传颂大师兄宝训的方式,似乎很是不妥。”

丹紫成答道:“我从来没搞什么大师兄宝训,我在石双面前隐瞒身份只是自称代号大师兄,这倒是事实。我只是交代了一些话,结果却让这虎妖搞成了这样,不信你可以问他。”

石双连忙解释道:“是我,是我,都是我干的!我敬畏大师兄,不,丹紫成先生,害怕他的手段,想拍他的马屁,他交代的话,我都冠以大师兄宝训之名,让组织所有的成员背熟并时刻谨记,以为这样就能哄大师兄开心了。”

丹紫成冷哼道:“你以为我很开心吗?你越这么做,我看见你越想收拾!老老实实转述就行了,搞这些噱头干什么?”

石野也冷哼道:“你开不开心,恐怕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对这个组织的情况很了解,他们在搞什么东西你也知道,天天有人在那里背诵大师兄宝训,你却没有阻止,心里暗爽是不是?你这猴崽子的脾气,我这做师父的还不了解嘛!

此事虽然是石双搞出来的花样,但是你明知不妥却未及时阻止,便是你自己的责任。就你编的那些玩意,也好意思自称宝训,老老实实说门规不就得了?散行三戒的第一条,‘不可矫众显灵自称圣,祸乱乡里’。你虽未祸乱乡里,但此行仅一步之差,便是矫众称圣。”

这时绯焱的声音又传来道:“若引散行戒,那就过了。紫成并没有那么做,这猴崽子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石野沉声答道:“确实谈不上违反散行戒,但也只是一线之隔而已,调皮捣蛋不是这么玩的,游戏人间与视人间为游戏只有一线之隔,这一线之隔却很危险。”

绯焱:“我就是插句话而已,看你的语气太重了。你不能为了自己盟主的面子,故意重责弟子,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还是让成天乐继续问吧。”

石野只能苦笑不言,这个绯焱倒是挺厉害的,别人都称呼他为石盟主,只有绯焱直呼其名石野。大师兄宝训是怎么回事,以及丹紫成哪里做得不对,其实已经不用成天乐再说了,那么接下来只有最后一个问题,成天乐又说道:“丹紫成道友,你既斩杀猫妖,却为何要用这种方式控制这个妖精组织?我并非想说你有何罪,只是想问如此做有何不该?”

丹紫成低下头,很痛快地答道:“成总,我错了!”

众人皆是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痛快的认错。这时五味道长的声音又传来道:“紫成这么做确实不合适,但我也知道原因。从时间看,丹紫成刚刚斩杀猫妖、收服石双,随后就赶去海外为白少流助战,他来不及再做别的,只能留下几句交代。

权宜之计可以理解,否则恐这个组织再生事端。等他回来之后,石双已经这么做了,就按他的交代在办事,只不过又搞出个大师兄宝训来。他身为三梦宗大弟子,有很多事情要办,自身的修炼也很重要,所以并未现身露面,只是偶尔再传达几句交代。”

石野答道:“说得不错,但事情既然做了,拖延搪塞不是理由。他的确很忙,但这么长时间,怎么不能顺手解决了,有功夫把猴送来,就没功夫做别的?我看还是自己玩得开心,有些忘乎所以了。”

五味道长:“我只是说一说当时的情况,并未说紫成没错,还是让成总接着问吧。既然是成总察问出了此事,老夫认为,还是让成总来决定怎样罚他。”

成天乐赶紧插话道:“诸位前辈,我没什么好问的了!”

石野:“既然如此,成总就决定怎么罚他吧。”

成天乐:“这个……来的路上不是说好了嘛,若是昆仑某派修士,便交由师门先按门规处置,石盟主,您就按门规处置呗。……其实吧,三梦宗的门规我并不清楚,前几天连宗门道场都不知道在哪里呢。”

石野答道:“你来决定怎么处罚他,只要大家包括我在内皆无异议,首当其责,就由我来处罚他。”说话的同时还发来一道神念——

昆仑各派的门规,实际上是一种戒律,并不是自己想怎么定就怎么定的,要得到各派同道认可。而散行戒和共诛戒,不论门规中有没有,哪怕是江湖散修和山野妖修也不能违反,否则昆仑各派修士碰到了就会出手。

成天乐既然与听涛山庄关系密切,必然也清楚听涛山庄的三十六条门规。而三梦宗的门规只有十二条,与修行道路上的十二种考验相关,听上去好像简单一些,但在某些方面却十分严厉。今日之事,就请成天乐根据天下各派门规中的戒理来决定怎么处罚丹紫成。

真正去执行这种处罚的,当然首先还是三梦宗。也就是说由成天乐划下道来,石野便让丹紫成去做。但这也不是成天乐能信口开河的,必须说明其中的原由,既不能包庇也不能乱来。成天乐既然查了这件事情,最后就要处置这件事情,大家既是见证也是帮忙。

石野的神念内容大致如此,不仅传达给成天乐,而且也传达给在场所有人,同时包含了听涛山庄的三十六条门规以及三梦宗的十二条门规的详细内容。大家都不说话了,纷纷看着成天乐,只有新来的果冻与火龙果不清楚全部的过程,而南宫玥拢住声息悄然在对她们解释,看这两位姑娘的神情更是张大嘴一惊一乍的。

成天乐的脑门上已经微微冒汗了,今天这个场面不简单啊,分明是有人设好了一个局,等着他来充当这样一个角色。如果他做得好则名利双收,如果处置得不好恐怕要得罪天下修士或各路妖修,这其中微妙的分寸很难拿捏啊。

但鸭子已经赶上架了,而且是他自己主动找的,求仁得仁有何怨,沉吟良久终于咳嗽一声道:“事情已经问清,紫成道友杀猫妖、助妖猴之举无可厚非,既无险恶用心,也令我等赞赏。石双是咎由自取,理应受此责罚,他今日也明白为什么了。

至于编排大师兄宝训之事,是石双搞出来的,看似无伤大雅,但其中却有隐患,应劝诫说明。那么丹紫成的过失,在于未曾劝阻,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他暗中控制这个组织的手段,其实与花膘膘、石双当年的方式并无区别。

石盟主方才曾谈起因与果之论,并非论因果,而就是论因与果。紫成道友之失,不在于果而在于因,这是我等修士要特别注意的地方。他确实暗中控制与驱使妖精,只是没有以之作恶,但这个组织利用识破妖精身份、行暗中控制与驱使之事,的确是事实。

既无恶果,则无罪可追。所有直接伤害形神的责罚手段,都不适用。但用因不端,则应受劝诫之惩,我认为该受闭关洗心之罚。至于如何洗心,要根据其修为与事体而定,恐怕只有石盟主最了解其弟子,那就当场说出该如何实施吧。

最后说一句肺腑之言,我本人在苏州也聚集妖修,终日乾乾惕惕恐惹天下非议,亦恐用因不端将来为自己和身边的妖修同道招来恶果。今日紫成道友之事,各位前辈高人共鉴,也足以让成某人引以为戒。紫成道友罚虽受罚,但并不影响我对其的敬佩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