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44章、火龙果,玄武现湖妖

丹紫成又求到师父石野那里去了,石野则一摊双手道:“本门正传法诀是四门十二重楼金丹大道与世间三梦大法,根本没法传给一只猴。你师娘虽是妖修,但我认识她的时候早已化为人形,她的修炼还是你祖师爷指点的呢,别具一格因人而异。你阿秀师叔是瑞兽出身,自不可以常理而论,她当年的机缘更不可能复制。

至于你阿游师弟亦是五步蛇妖,而当年我见到他时也已化为人形,后来我斩杀一千年妖物,收其玄牝珠交由阿游祭炼,这都是在相当修为境界基础上的指引,对这只妖猴皆不适用。其实山野猕猴能走到这一步已是莫大福缘,有些事情在漫长的岁月中才有答案,并非人愿可强求。

你可以把它带到轩辕派道场,也可以把它带到三梦宗来,令其观摩世间修士修炼,或许也是一种机缘,但并不能决定它以此便能修成猴妖。其实无论它修得成修不成,你都不必觉得惋惜,这就叫造化。世间高人行事,求其果而种其因,不待果而后行,而先明成果之因。

近日苏州有一位散修成天乐,聚集妖修指引正法,我看其中颇有门道。若这只猴已玄牝妖丹大成,却茫然不知如何前行探索,来找我的话或许能有帮助,但它现在这种状况,还不如去求教成天乐。但那成天乐本人修为尚浅,此刻恐还指点不了什么关窍。”

这是丹紫成第一次听说成天乐的名字,他当时就问:“那成天乐是什么修为?”

石野答道:“其人修为相当于丹成而已,风邪劫尚未度过,但他所修的法诀却非常适合指引世间各类妖修。以人身而亲自印证,待到将来,恐没有谁比他更能明晰其中关窍。”

丹紫成紧皱眉头道:“他仅仅是出师的修为而已,且无宗门传承,如今本人连大成境界尚未达到,谈什么指引天下妖类修呢?”

石野苦笑道:“我也只是认为他有可能,并非认定他当然可以。就算到了将来,他能指引的也是灵智清明、玄丹凝结的妖修,对于这样的妖猴恐怕也很难办。但你也不要不服,人各有所长,就算你的修为高超,在这一点上也是不如人家的。”

丹紫成:“师父,你怎知道我不服?”

石野:“看你的表情我就清楚,但有些道理你还是需要明白的。这只妖猴将来若能修成猴妖,主要靠它自己的机缘造化,若是有人指引,将来成天乐应比你合适得多。……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只能过几年再看,你若不服我今日之言,自己去试试别的方法,反正对这只猴也不是坏事。”

这便是那只妖猴的来历,丹紫成倒也不隐瞒,将当年自己与师父之间对成天乐的议论都讲了出来。成天乐本是问话之人,却问出了与自己有关的一段往事,多少有点尴尬,但他也没往心里去,点了点头又说道:“如此说来,这猴的来历倒没什么可追究的,丹紫成道友是一片好心。”

石野插话道:“这小子的话我可以作证,并无半句虚言,而这只猴我当年第一次去炼丹峰时也见过,那已经是二十五年前的事了。”

远处虎山上五味道长的声音传来:“没错,这只猴我轩辕派上下都认识,我见过它在炼丹峰调皮了二十多年,最近几年好像开始学会思考人生了。”

问完了猴的事,成天乐心中也暗暗嘀咕,丹紫成讲出石野当年那段话,分明就是在众人面前给他架了一张梯子呀,回头再开口请求他指引这只妖猴的修炼,恐怕就是顺理成章,他连拒绝都不好拒绝。那么今天这个场面,十有八九就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先不管别的,既然让他问,那就继续问吧,成天乐咳嗽一声又道:“丹紫成道友,方才所言你听得清楚。若说有什么恶行需追究的话,便是你当年斩杀那猫妖之事,其中若有什么内情,现在可以解释清楚。”

问到这里成天乐也很担忧啊,万一丹紫成解释不清,就是滥杀之举,那么今天的下场绝不会好看,三梦宗以及石野的面子上都会挂不住,非当众重罚不可。而丹紫成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样子,抬起头道:“就在南京这个组织中,有人或许知道内情,请你们先把火龙果和果冻叫来,我再说不迟。”

成天乐转身朝石双道:“老石,你这就打电话给火龙果和果冻,说大师兄有请,让她们立刻打车赶到栖霞山枫香谷,我们在这里等着。”

果冻是草木之精,而火龙果应该是水族妖修,具体是何种出身成天乐还没有分辨得太清楚。但丹紫成突然点这两位姑娘的名字,看来他虽然从不露面,却对这个组织的成员情况很清楚。火龙果与果冻突然接到石双的电话,说是大师兄要见她们,立刻从单位请假打车赶到栖霞山,成天乐则派南宫玥去山下接她们俩。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远远地就听见枫香林外有姑娘叽叽喳喳的声音,果冻兴奋地喊道:“天呐,大师兄啊,我终于要见到他啦!姚婧,究竟有什么事,你就给我点提示呗?”

南宫玥答道:“事情比较重大,我不好多说什么,待会儿你就清楚了。”

火龙果的语气却没有果冻那么兴奋,相对平静地说道:“果冻,你不必着急,还不清楚什么事呢,干嘛这么激动?”

果冻:“我能不激动吗?是大师兄啊,我终于要见到大师兄了!”

林间空地上的丹紫成突然抬头道:“师父,既然那两位姑娘来了,能否借您的青冥镜一用?”

这一个小时,丹紫成一直跪在那里没动呢,因为石野的青冥镜就悬在头顶。其实这没什么必要,因为丹紫成也不可能跑掉,石野分明就是借机让他吃苦头。而这小子更有意思,此刻竟然要借青冥镜,就是让师父给他点面子,别让那两位姑娘见到心目中的大师兄时竟是这种场景。

石野点头了,轻轻一弹指道:“拿去用吧,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解释?”

法术一收,青冥镜从半空落下,丹紫成站起身来接在手中,在枫香林中挺胸而立,瞬间又变得意气风发,还真符合“大师兄”的风采。看见这个场面的众妖都不敢乐,而南宫玥恰好领着果冻与火龙果走了进来。

两位姑娘一看这么多人,都吓了一跳,赶紧问石双道:“老石,哪位是大师兄啊?”说话间眼神直往石野身上瞟,眼角的余光也看了看丹紫成和成天乐,顺带还捎了吴燕青两眼。

石双赶紧介绍道:“这位便是大师兄,他的身份其实是三梦宗掌门大弟子丹紫成,而这位是昆仑修行各派盟主石野,这位是姑苏万变宗的成天乐成总……”

石双忙不迭地介绍了一大圈,两位姑娘有点傻眼了,她们根本就没听说过什么三梦宗或万变宗,更没听说过什么昆仑修行各派,一时间目瞪口呆。就在这时,她们茫然的眼神突然亮了亮,两位姑娘仿佛明白了什么,原来是丹紫成悄然发来一道神念,将复杂难解的事情用这种方式告诉了她们,且让她们慢慢消化去吧。

丹紫成持青冥镜在手,突然问道:“火龙果,你是玄武湖中的鱼妖吧?”

火龙果一愣,没想到竟会被当众说破了原身,但有这么多做梦也想不到的高人在场,出这种状况也没什么了,她答道:“是的,我是黄辣丁成妖,是很多年前,被人放生在玄武湖中。”

黄辣丁是一种鱼,又名黄牙叫、昂丁鱼,肉质特别鲜美,火龙果竟是这种来历。丹紫成一举青冥镜突然有一圈光晕散出,在这林间空地上呈现出一个巨大的仿佛是立体空间屏幕的影像。众人看见了夜色下的玄武湖波涛,以及湖边站的一名黑衣男子。

石双失声叫道:“这不就是当年的猫妖嘛!”

丹紫成所施展的法术,与石野曾在千佛岩显露的神通是一脉相承,能够将曾经印入元神中的景象直观的方式显现出来。石野凭空虚指画圆就办到了,而丹紫成的火候显然比师父还差点,需要借助一面神器青冥镜。

他此刻一边施法一边冷冷说道:“不错,就是我当年斩杀的猫妖。……果冻,我再问你,你是不是东南大学毕业的?”

这一问十分突兀,这又关果冻上过什么大学何事?果冻纳闷地答道:“回禀大师兄,我的确是东南大学毕业的。”

丹紫成:“你上学的时候,是不是出过一起碎尸案,有一名女生遇害,凶手却至今都没抓住?”

果冻:“是的,是有这么回事!后来又出了一起案件,受害者也是女生,有尸体碎片在玄武湖中找到,案子也是至今未破。火龙果对我说过,她当年看见过凶手的样子,那人是一位十分凶悍的妖修。……火龙果,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