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43章、丹霞峰,沐猴望云海

这边话音未落,东边凤翔峰方向又传来一个妖媚的女声:“紫成,你这个调皮的猴崽子,今天挨收拾了吧?石盟主让成总问你,是在同道面前以示坦荡。身为三梦宗大弟子,也没人能欺负得了你,你没犯过的错就没犯过,做错过什么承认便是。”

丹紫成又是一怔:“绯焱师叔,您也来了?”

说话者是昆仑十三大派之一孤云川的长老绯焱。孤云川这个门派成天乐听说过,据说其正传法诀十分特别,门下全是女弟子并无男修。这位绯焱不仅是孤云川的第一高手,而且也是昆仑修行界有数的高人之一。

绯焱笑着答道:“小猴崽子,我听明白了,今天这架势是要三堂会审啊。你倒是有几分游戏人间的爱好,有些脾气很像你的祖师爷。但你还没那么大本事更没那等境界,应该多学学你师父才对。我是听说消息来看热闹的,如果没人欺负你、你也没欺负别人,也就没我什么事了。”

这两位高手都是在很远的地方说话,声音穿过山林能听得清清楚楚,却又不惊动栖霞山中的其他游客,仅仅是这一份传音神通,已令人叹为观止。

石野开口回答绯焱道:“这小子的脾气像他祖师爷吗?除了小时候调皮捣蛋,他还能学到几分?我仙师少年时确实顽皮,但行止并不荒诞皆暗合深意,到了紫成如今这个年纪,仙师可从来没有干过这等荒唐事,说游戏人间,却不能将人间视为游戏!这其中岂能没有分寸?”

绯焱又说道:“丹紫成身为三梦宗掌门大弟子,这么干确实不太合适,行事也应该稳重些了,别整天还像调皮捣蛋的猴崽子。石野,这也是你这个做师父的责任,该好好收拾收拾他,最好让他就此脱胎换骨。”

这么多高人在这里隔山交谈,成天乐一时都插不上话了。石野又扭头道:“成总,各派同道都在场,你请问吧。”

成天乐已经感觉到今天这个场面很不寻常,应该是石野早就安排好的,他硬着头皮道:“石盟主,您想让我怎么问啊?”

石野一摆手道:“该怎么问就怎么问!首先说说他究竟有什么过错?你也不必多想什么,就把刚才来的路上我们私下里说的话,先在此复述一遍。”

成天乐暗暗苦笑,他也明白自己是中套了。石盟主在路上问那些,就是为了让他在不考虑丹紫成身份的情况下分析这件事情。此刻知道了“大师兄”就是丹紫成,石盟主要他把刚才的话再当众说一遍,成天乐也没法推脱,就当众说了出来。

丹紫成眯起了眼睛:“成总,就你所了解的情况,所说的话都对,但有些事你还不清楚内情。”

石野呵斥道:“谁叫你先说话了,不是让成总问吗?他问到什么,你能解释就解释!没有人会冤枉你,但也没有人能包庇你。”

成总就是成总,非常有个性,问的第一句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只见他一指那只妖猴道:“丹紫成道友,我首先想知道,您这只猴是从哪儿来的?”

众人全愣住了,等反应过来又纷纷目露赞许之色。成天乐首先没问刚才已经讲过的那些事,而是追查这只猴的来历。因为丹紫成暗中控制这个妖精组织,究竟有什么目的谁也不清楚,只要他自己不承认,大家也不好凭空猜测。

可是弄来一只尚未化形的妖猴,交给石双像组织成员一样看待,还布置任务要帮助这妖猴修成猴妖。这不仅是在为难石双,而且显然也有通过这种方式壮大麾下的妖修势力的用意,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必然会惹人非议。

丹紫成答道:“这只猴来自黄山炼丹峰、轩辕派宗门道场之外,轩辕派上下其实都认识它,我师父也早就认识它,它是我从小的玩伴……”

黄山上有猴,很多,但是游客却很少看见。因为黄山地势奇险,到旅游季节虽然游客纷纭,但都集中在已开发的旅游线路上,出了这个范围其他地方很难涉足,甚至有些地方自古至今仍是人迹未至。轩辕派的宗门道场在炼丹峰高岩绝壁中,并非是小昆仑洞天结界,但普通人却不可能到达那个地方。

黄山上的游客按旅游线路行走,其实基本上是远远地绕着炼丹峰转了大半圈,能将这座山峰的轮廓看得清清楚楚,只有一个角度在周围群山上看不见。在青云林海附近还有一个观景台,前方是一片开阔的深谷正对着炼丹峰,是看云海最好的地方,经常只见一片白云簇拥着探出云海之外的炼丹峰顶。但是炼丹峰上不了,也根本没有路能走过去,传说中那是黄帝轩辕氏炼丹飞升之所。

炼丹峰脚下的深谷里有成片的马尾松,随着地势升高绝壁上生长的是黄山松,它的根系能分泌一种酸性物质分解岩石,从而扎根于悬崖峭壁的缝隙中。这里除了松林还有大量的花果树木,是猴子的乐园,这只胖乎乎的短尾猴,早年就是炼丹峰脚下一个猴群的猴王。

这只猴王比绝大部分猴子身手更为敏捷灵活,它能爬到就连黄山松也很少生长的绝壁之上,很接近轩辕派宗门道场的位置。轩辕派弟子每天于日出时分在绝壁间修炼绝壁丹霞术,采炼丹霞中的朝气精华,平常人自然不可能看见这一幕,但大家也不会回避这只猴。

这只猴特别喜欢在轩辕派弟子采炼的丹霞光晕中坐着,模仿的还是人打坐的姿势,它感觉特别舒适,就像每天都来洗日光浴一般。

丹紫成有先天不足之症,因为他的母亲在生他之前曾受了内伤,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症,世上名医难治。也幸亏轩辕派拥有无数灵药,丹紫成差不多等于是在药罐子里长大的。

到他十岁那一年,灵药也难续命,幸亏在石野及其道侣韩紫英的帮助下,于炼丹峰上炼成九转紫金丹,为丹紫成移炉换鼎他这才恢复健康,后来丹紫成便拜石野为师。丹紫成少年时常在炼丹峰上玩耍,与这只猴子混熟了,治好了病的丹紫成比猴子还调皮捣蛋,经常与这只猴王嬉闹。

小孩子玩过头了有时不知轻重,需知炼丹峰绝壁对猴子也是很危险的地方,有一次打闹间失足将树枝踩断,眼看着猴王就要摔下万丈绝壁,丹紫成情急之间飞身抓住猴王使了个身法,从半空又卷回到下方山崖凸起之处,结果连人带猴都摔伤了。

幸亏他父亲丹霞生就在附近盯着,瞬间赶到把他们都救回道场。丹紫成只是皮肉轻伤,那猴王伤得却挺重。丹霞生责儿子顽皮,就让他负责照顾这只猴疗伤。猴王几个月之后伤势才见好,这时猴群已经选出新猴王了,它回去又打了一架重新夺回王位,从此之后就经常摸到轩辕派的道场来找丹紫成玩,轩辕派采集的各种灵药也让丹紫成偷摸喂了这只猴不少。

丹紫成渐渐长大,又拜在石野门下学习丹道,当然不可能经常留在炼丹峰,但他有空总要回来看看,吹一声口哨这猴王就会从绝壁间蹦蹦跳跳溜过来找他。日子年复一年的过去,刚开始丹紫成并没有太留意,仍然只把它当作一只调皮的猴。

可是后来他突然察觉到这只猴的变化了,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野生的猕猴寿命最长也不过二十多年,可是从轩辕派弟子见到这只猴开始,迄今已经快三十年了。山野中的猴子自己并没有岁月的概念,它依然是活蹦乱跳的,身子骨比壮年时还要轻健。

丹紫成便在暗中注意观察这只猴,发现它竟然已经不是猴王了。它并不是被新猴王赶下了台,猴群里根本没有猴能打得过它,是它主动离开了猴群,每天坐在绝壁上望着天边的霞光与茫茫云海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在思考人生。

丹紫成意识到,这只猴竟在不知不觉中开启了灵智,踏上了妖修之道。它是怎么发生的?没人能解释得清楚。轩辕派弟子习练绝壁丹霞术时,那霞光笼罩的范围中自有洗炼形神的朝气,猴儿觉得很舒服就经常沐浴其中,只要它不捣乱,轩辕派修士也不会赶它走,久而久之这就是一种机缘。丹紫成曾经偷摸喂它不少灵药,可能又是另一种机缘。

飞禽走兽开启灵智,都是在悄然间发生的,这个过程刚开始很难被察觉,妖猴有妖猴的困惑,它自悟修行,但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又要怎样去做。轩辕派虽有传承法诀,却不是教猴修炼的。丹紫成所在的三梦宗也有妖修,甚至修为深厚神通广大,他当然起了想帮这只猴的心思。

可是回到宗门中一说,谁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包括他的妖修师娘。若论妖修之法,三梦宗其实也有,而且非常高明,是指引物类之修的,但皆是指引因机缘而点化,基本上是一对一的因材施教。对于修为高超欲堪破更玄妙境界的妖类,这是非常难得的帮助。可是对于这只刚刚开启灵智的妖猴,却有些无从下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