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42章、从天降,斗落众皆惊

石野又点了点头:“看来拿问此人,首先要追究的就是那杀猫妖之事。除此之外,依成总看,这个人与他间接控制的这个组织,还有什么问题吗?并不是说他犯了什么过失,而是说这种做法可能导致什么问题?”

成天乐虽然请求过石野不要称呼他成总,可是石野总是这么叫,成天乐也没办法,只好听之任之了,他琢磨了一会才答道:“问题确实有,他搞出那么多大师兄宝训受人膜拜,这个组织现在虽无劣迹,但将来若真的有什么歹意,那些妖精是逃脱不了他的控制的。

或许他还没有来得及作恶,或许他有什么恶毒的计划正在进行。但这一点倒构不成什么罪状,人家没有做过的事情,也不能凭空去责罚什么。但他这样控制这个组织的方式,确实存在问题,不值得效仿与提倡,更不利鼓励天下修士这么做!”

石野沉吟道:“嗯,除了滥杀猫妖之外,他控制这个组织的方式确有问题。前者如果查明确系滥杀,绝不可轻饶;而后者倒不是什么罪状,但也得指明其过失。若是昆仑某派修士,则应该交由师门责罚。若是江湖散修,那我等就应说明事理,责令其改正。”

石双听不见后面两人暗中的谈话,他就那么飘飘然进山来到了枫香谷。成天乐早有安排,兑振华、花膘膘、黄裳、吴燕青、禇无用、吴贾铭、盛龙、南宫玥等众妖也暗藏法器,扮作游客的样子进了栖霞山,此刻从各个方向三三两两恰好也来到了枫香谷附近。大家各自进入提前准备好的位置,收敛神气隐藏行迹,悄然布下了十二时大阵。

石野和成天乐并没有走到空地中,就在枫香林间隐去身形悄然观望,让石双带着猴站在林间空地中央等待大师兄的到来。成天乐也很纳闷那位大师兄会怎么出场,至少可以确定,这周围并没有埋伏着别的人,否则早就被发现了。

大师兄果然是从天而降的!

石双等了不久,成天乐突然察觉到半空中传来一阵法力波动,抬头只见有一人的身形凭空出现,飘然落地时收起了环绕在身外飞舞的一根透明长丝。他是御器飞天而来,在半空中隐藏了行迹不为普通人所察,但是在神识所及的范围之内,成天乐还是能感应到的,这与平常的收敛神气不一样,御器飞天必然伴随着施法。

成天乐没有看清来人的相貌,因为那人戴了个如今已经很少见的斗笠,篾条和蓑叶编成的斗沿遮住了大半张脸,打扮得就像动画片里的熊猫大侠,但他的身材可不像熊猫大侠那么臃肿,很是匀称健硕。不知为什么,成天乐总觉得此人的身形有几分眼熟。

石双悄然退后两步拱手长揖道:“大师兄,您终于来了,老石已恭候多时!”

而那只猴向前蹦了两步,向来人焦急地比划着,嘴里还发现咿咿呀呀的声音,像是想提醒什么事,只可惜它不会说话。来者就是那位神秘莫测的大师兄了,他一见这只猴如此反应,语气一沉道:“石双,猴兄弟是怎么回事?……咦,这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啊!有埋伏吗?靠,你的胆也太肥了!”

外面已经布下了大阵,众妖蓄势待发,只等着成天乐在元神中下令,但都收敛好神气没有露出任何痕迹。那大师兄的感觉倒是很敏锐,仿佛察觉到这里有埋伏了,却一副大大咧咧毫不在乎的样子。按照原计划,只要确认了来者身份,成天乐就应该下令发动大阵将他拿下问话;如果他们搞不定,石盟主自会出手相助。

可是一听那位大师兄的声音,成天乐居然愣住了,如石化般呆立当场,众妖也都没有动手的意思。除了花膘膘之外,其他人的反应皆是一片震惊。他们愣住了可是有人并没有发愣,那大师兄话音未落,就听枫香林中传来一声呵斥:“孽徒,你的胆也太肥了!”

随着这声呵斥,空地的上方凭空飞出了一件法器,是一面正在旋转的古铜镜。成天乐就站在石野的身边,但他也没看清石盟主是怎么祭出法器的、更不知道那铜镜是从哪儿飞出来的?石野身子未动手未抬,那面旋转的铜镜就突然出现在“大师兄”的上空。

来者既有飞天之能,当然不是弱手,可是一听这个声音再见到那面铜镜,居然连动手的反应都没有。那古铜镜的背面内圈刻有四神瑞兽浮雕,外圈镂刻着栩栩如生的十二时兽,仿佛活过来一般,化作一道道灵影飞下,在空中形成了无形的束缚牢笼,瞬间就把大师兄的周身神气给锁住,并带着一股巨大的威压。

“大师兄”的斗笠落地,人也单膝点地跪了下来,看面目赫然就是丹紫成!

难怪成天乐等人会愣住,也难怪石野会喝出那声“孽徒”,丹紫成就是三梦宗中的大师兄、石野座下的掌门大弟子。苏州众妖曾见过他,听见声音都认出来了。而丹紫成根本没敢还手,因为他也认出了师父的法器青冥镜,当然也听出了石野的声音。

石野背手走出枫香林,来到了空地中央。那只妖猴看石野的样子显然是想收拾丹紫成,竟然拦到了石野身前,学着人的样子打拱作揖做哀求状,仿佛是在给丹紫成求情。

反应过来的成天乐与众妖也顾不上埋伏布阵了,纷纷显出身形走到了空地周围。花膘膘一脸惊讶,而吴燕青小声对他耳语了几句,这只老狐狸又露出错愕之色。

在场众人中唯一还蒙在鼓里的就是石双,这位虎妖并没听明白石野那一声“孽徒”是什么意思,想当然的以为与狂徒、凶徒、歹徒是一类称呼。他见大师兄已被石盟主的神功制伏,满怀喜悦与感激,转过身来朝石野行礼道:“石盟主,成总,他就是那位凶徒!”

花膘膘急中生智,壮着胆子呵斥道:“石双,你住口!还没让你说话呢,问你的时候你再说!”

这时丹紫成也开口道:“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这一句话把石双说傻了,下意识地退后了好几步,一把抓住了花膘膘的袖子躲在了老狐狸身后。那位大师兄竟然是石盟主的弟子,原以为是来捉拿什么凶徒,结果却成了石盟主处理门户事务。是他“揭发”了三梦宗弟子的“恶行”,石盟主在这个场合面子上必定不会好看,此刻还是少说话为妙。

石野冷哼一声道:“我到这里来,还不是因你这孽徒做的好事!”

丹紫成胆也够大的,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不紧不慢地反问道:“好事?师父也认为我是在做好事吗?既然如此,您老人家为何一见面就把我制住了呢?”

石野的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怒气,不紧不慢地说道:“那是要让你好好说话,现在有人告你滥杀妖修、欺压妖修,并暗中控制妖精组织图谋不轨,你想怎么解释?”

丹紫成的表情竟然在苦笑:“师父,您查清楚了吗?”

石野一摆手:“你老实跪着,我们不是正在查嘛!”然后转身道:“石双,你不必害怕也不必隐瞒,想当初对成总怎么说的,就把你这些年的经历当众再交待一遍。”

石双想往后缩,却被人推了出来。这头虎妖缩着脖子,肩膀上就像扛着千斤重担,把当日的话重新讲述一遍。石野又朝成天乐道:“成总,你也派人暗中调查过这个组织,并清楚其来龙去脉,就你所知的情况也当众讲一遍吧。”

成天乐有心想劝石盟主先把丹紫成的神气束缚给解开,但人家师父在教训徒弟,他也不好多管,当下也把自己所了解的情况讲了一遍。他讲完之后,在场的人基本上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枫香谷中变得鸦雀无声,石野不说话,大家谁都不好乱开口。

石野背手走到了一旁,转过身来仍然朝成天乐道:“成总,紫成是我的弟子,如果由我来问他,难免让人误会或有偏袒之心。此事既然是成总率先察觉并追查至此,而我是受成总之邀前来帮忙、已经制住这孽徒,那就按照成总原先的打算,当场查个明白吧。”

这时西边的虎山方向突然传来一个深厚的男声:“嗯,我也同意让成总来问。此事本就是姑苏成天乐查出,石盟主只是随成总而来,却发现这位‘大师兄’是三梦宗弟子丹紫成,当然还是要让成总问明原由。”

丹紫成吃了一惊,跪在那里问道:“五味师伯,您怎么也来了?”

说话者是轩辕派长老五味道长,他也是轩辕派的第一高手。丹紫成的父亲丹霞生就是轩辕派弟子,五味道长是看着丹紫成长大的,也算是他的亲戚长辈,此刻远远地答道:“是石盟主让我来的,还不是因为你的事情!我既代表轩辕派也代表昆仑同道做个见证,看看姑苏成总是怎么拿问你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