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41章、飘飘然,生风虎山行

石野看着成天乐,仍有些不放心地追问道:“可是找赤焰果也用不着冬天拔草啊,你前些日子是拿着我师父的信物而来,是不是我仙师悄悄交代你那么做的?我仙师行事,向来大有深意,当时看似难解,事后却令人豁然开朗。”

成天乐赶紧又解释:“绝非是风前辈的交代,绝对是无意间的误会!”

石野又点了点头,似笑非笑道:“我今日见你在山中研究地势,仿佛在琢磨怎样布置法阵。难道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准备与人动手吗?”

訾浩突然在元神中叫道:“师兄,我们不是担心那个所谓的大师兄可能修为高超,假如是狠绝之辈不容易拿下吗?三梦宗的道场就在南京,我们又恰好遇到了石盟主,为什么不请三梦宗的高手帮忙呢?”

成天乐恰好也想到了这一节,于是就向石野交待了事情的前后经过。花膘膘被带回苏州“坦白罪行”,提及有一位虎妖在南京暗中胁迫其他妖修,他顺着线索查到这里,结果事情却出现了意外转折,又冒出一位神秘莫测的“大师兄”来,把这个妖精组织搞得跟义和团似的。

虎妖石双已为当年之失追悔莫及,恳求成天乐将他救出大师兄的魔掌,而成天乐也想查明此事,至少要知道那位大师兄是何许人也?恰好得知那人将在两天后于栖霞山枫香谷出现,所以才提前来踩点做好布置。如今只担心万变宗众妖修为低微,假如那位大师兄的本领真如传说中那般高强,恐怕不容易搞定。

石野听完之后,眉头紧锁道:“就在南京出了这种状况,我三梦宗自然义不容辞要查明真相。你们不必担心,两天后我陪你一起去,那位大师兄就是天大的本事也跑不掉。”

成天乐吃了一惊,赶紧拜谢道:“您身为堂堂昆仑盟主,这区区妖精组织的小事,就不用亲自出手了吧?随便命三梦宗哪位师兄过来看看情况也就足够了,不动手是最好,真要是动手的话,还应该是我们出力。”

石野却摇头道:“天下事情很多,如果件件都管,我这位昆仑盟主就算是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但事情就出在南京,我也恰好遇上了,所谓修行者遇事做事,就不必谈什么身份了,亲自去一趟也是应该的。其实我也很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搞出这种状况?成总以后每年都要帮我三梦宗在梅花山除草,那么也算是我受成总之邀,先帮三万变宗一个忙吧!”

成天乐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误打误撞跑到人家梅花圣境门口去拔草,结果石盟主亲自来问缘由,却恰好听说了那妖精组织的事,答应两天后一起到枫香谷赴会,那无论如何都是万无一失了。不过成天乐自己该做什么准备还是照样准备,届时如果搞不定再劳动石盟主出手,这才是身为晚辈请长辈帮忙时应有的态度。

……

两天后,栖霞山下栖霞镇,石双领着一只猴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站在院里,终于盼来了成天乐。那只猴明显有点不耐烦,不住地比比划划似乎是想出去溜达,石双好言好语哄劝道:“猴兄弟,稍微再等一会儿,人马上就来了,我们一起去见大师兄。”

正在说话间,成天乐与石野飘然联袂而至,石双赶紧迎上前道:“成总,您终于来了,真是信人啊!”

成天乐:“什么终于,这不是还挺早吗?我答应好的事情,当然会来,你难道还怕我爽约?”

石双连忙解释道:“不是这个意思,是我等得太心焦了,已经等了好几年了!……成总,请问这位高人是——?”

他问起了石野的身份,成天乐一时不好解释。石野在元神中说道:“你就实话告诉他吧,我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成天乐便如实向石双介绍——这位便是昆仑修行各派的盟主石野。对于山野妖修来说,这个身份大概相当于天下捉妖师的总瓢把子吧,石双差点给吓傻了,赶紧拜倒在石野面前行礼,直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云云。

石野轻轻一弹指隔空将他给扶起来了,和颜悦色道:“我今天只是来帮成总的忙,听说那位大师兄神通广大,暗中驱使与欺压世间的妖精,我也很想见识见识。若其真的为非作歹,就助成总将其拿下讯问,若其是昆仑某派弟子,便查明其行止交由师门先行处置。你不必害怕什么,就与往常一样去栖霞山见那位大师兄,我和成总自会跟随保护。”

他们在这里说话,旁边还站着一只胖乎乎的短尾妖猴呢。那猴本来一脸不耐烦的神色,比比划划想说什么但又不会说话,可是一见到石野,眼中露出既畏惧又亲近的神色,战战兢兢的却溜达到石野身边去了。

石野伸手摸了摸猴脑袋,微微一笑道:“你这只妖猴,从山野来到人世间,要学的东西还挺多呢!……化为人形并不容易,那是难得之大超脱,在此之前见识一番妖修处世之道,可能也是破关的机缘。”

那妖猴竟然一副老老实实甚至毕恭毕敬的样子,成天乐和石双看见了都暗生感慨——高人就是高人啊,你看这妖猴在石盟主面前多乖!

离开栖霞镇赶往枫香谷的时候,石双领着猴在前面步行,成天乐与石野在落后几步一左一右不紧不慢地跟着。石双这次去见大师兄,心里一点都不怕了,因为他背后绝对有高人啊,不仅不怕,甚至有点飘飘然。

这是什么待遇啊?虽然成总与石盟主并非他真正的随从,但毕竟也是跟随在身后像那么回事,成总已经是仰望中了不得的人物,更何况还有昆仑修行各派的盟主?石双修炼成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真的有了龙行云、虎生风的感觉。

走在路上的时候,成天乐突然收到石野发来的一道神念,含义很简单就是一句话:“成总,你已了解事情的经过,就你看,那位大师兄究竟有何罪状?”

成天乐在元神中答道:“还没有弄清那人的身份与用意,现在不太好说呀。”

石野:“你莫问他是什么身份,暂时也不去猜测用意,就看他的所作所为还有这个妖精团伙的实际状况,这人究竟有何过错?”

成天乐想了想又答道:“首先最可怕的是滥杀立威。那猫妖也是世上的一个人,就因为要震慑石双、控制这个组织,他随手就把猫妖给杀了,这绝对是凶残之举。”

石野点了点头:“嗯,这一条定要追究,还有呢?”

成天乐:“其次是暗中驱使世间的妖修与草木之精为己效力,他不能滥用这种手段,花膘膘和石双都错在此处,当然也不可能此人做得对。可是情况又有点怪,据我查证,那大师兄并没有欺负组织里的妖精,更没有调戏过那些姑娘。

他搞的那些宝训虽然听着挺搞笑,但也让那些妖精挺开心。他虽然也布置过几次组织任务,但也都像联谊郊游,还有石双这个头目管吃管喝,大家没有什么怨言。确实正如那位大师兄所说,这就是藏身世间的妖精们互相交流的组织,使我想起了上学时的各种活动小组。

就事论事,这一点好像也没什么过错,而且这个妖精组织并没有劣迹,他们的成员更没有为非作歹,否则这个组织就在南京,恐怕早就被三梦宗发现了。只是他不该装神弄鬼,用这种手段成为幕后的控制者,让人感觉不仅是诡异,而是这行为不值得鼓励。”

石野追问道:“他真没有欺压这些人吗?”

成天乐又想了想:“如果一定要说有,还真是有的,不过他只欺压了一个虎妖石双。那虎妖这几年一直战战兢兢的过日子,设想中的好事一件没摊上,自己反而成了倒霉蛋,被大师兄折腾得够呛。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向我求救了,并表示愿意悔过。

在我看来,石双也是活该,那大师兄这么做也等于是在惩罚他,而且并没有真的把他怎么样,他只是自己吓自己,吓得不得了,多少也是被大师兄杀猫妖的手段以及最近那只妖猴的难题给闹的。

其实吧,我也曾猜测过,会不会是一位游戏人间的高人,用这种手段故意惩戒石双的行止。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像石双这种情况,用这种手段最能让他体会到自己所犯的过失,否则凭空说教是很难起效的。我看那石双真的是后悔了,也真是想改过。”

石野:“哦,你还这么想过?”

成天乐:“这只是一种猜测而已,但是仔细想想可能性又不大。真要是游戏人间的高人前辈,为何先前又要滥杀立威呢?杀了猫妖之后,又那么折腾虎妖、控制了这个组织,却只是当个联谊会,让那些姑娘们在一起玩得开心,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恶行,着实令人费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