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40章、千佛岩,秀峰镌飞天

修士有飞天之能,究竟是何种境界其实很难说。假如度过换骨劫,达到相当于丹道中的“婴儿”修为,那肯定是飞天之能,如此境界也算是当世高手了!但在另一种情况下,借助一些特别的法宝,大成真人也可御器飞天。这是法宝的妙用,而这一类法宝非常难得,皆是神器。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像当年的毕明俊一样,因为出身天赋神通特异,尽管尚未玄牝大成,也能飞天遁走且速度极快。

究竟是什么状况目前无法确定,首先且假设这位大师兄有飞天之能。訾浩建议道:“我们把苏州大妖以上的妖修都叫来,包括花膘膘都参与,在周围布下四神十二时大阵,就当作对付毕明俊时的演练。”

成天乐有些担忧地说道:“能不动手是最好,但也不能不做万一的准备。如果是大派的修士,我们没必要跟他斗法相拼,问明情况通知昆仑各派处理就行了。万一是会飞的妖修,那就当作是捉拿毕明俊的演练吧,花膘膘打头阵、兑振华主持阵法,我与你这一次则要站在阵中策应。”

訾浩突发奇想道:“毕明俊也经常来南京,这只灵禽天赋神通强大,而且能发出火羽烈焰。听说那位大师兄斩杀石双手下的猫妖,是瞬间化为飞灰。毕明俊也有这种手段啊,有没有可能恰好就是他?”

成天乐微微一怔:“毕明俊改换身份、逃避警方的通缉,怎么还可能做这种事情呢?而且他是非同一般的瑞兽灵禽,据说骨子里自傲得很,根本看不起普通的妖修、不屑于将他们视为同类结交,素喜独来独往,怎么又会搞这样的组织?”

訾浩:“正因为如此,才更有可能啊。那灵禽毕方生性高傲,所以只通过石双控制这个组织为己所用,却根本不亲自露面和那些妖精打交道。搞出那么一大堆‘宝训’来,把自己捧得高高在上,而且还声称身为妖修要自尊自豪,不正符合他的脾气吗?

毕明俊当初在苏州是被花膘膘惊走的,因为被人识破身份暗中要挟才提前发动了卷款失踪的计划。受此启发,他未尝不可能依葫芦画瓢啊,而且他在小剑池洞天修炼的时候,也曾经驱使过禇无用为他凿建洞天,尝过甜头不妨就继续尝下去嘛。”

成天乐眨了眨眼睛道:“你这么分析倒是有点道理,但可能性不算太大。假如真是毕明俊反倒省事了,我们可以两件事一并解决。我最担心的是修为更高深的妖修或行止不端的江湖散修,诸如五百年前的于道阳之类,对付起来就很凶险了。”

訾浩分析道:“如果是那样的话,硬拼就太危险了,身处栖霞山风景区,也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让兑振华率领众妖稳住阵脚别乱,仅仅是自保应该没问题,但想把人留下甚至制伏就不太可能了。在这种情况下,最危险的反倒是处于阵中与那大师兄见面的你我以及石双。”

成天乐苦笑道:“如果大家都要涉险,我自然首当其冲。如果真是碰到那样的高手,对方又翻脸出辣手的话,石双就自求多福吧。众妖结四神十二时大阵自保,我已服用过数枚陆吾神仑丹,筋骨之强悍非常人可想象,也可即时退到阵外。至于你就不必担心了,我不死你就没事。那人若是遁走,回头再从长计议吧。”

两人商量完毕,就给兑振华打电话,除了未成大妖的张潇潇、刘书君以及正在闭关的甄诗蕊,通知其余众妖明天都赶到栖霞山来,花膘膘与南宫玥也在此汇合,考察地势提前演练,届时也好悄然在外围完成布阵。

来到了栖霞山,准备好两天后的一场恶战,每临大事应有静气,接着成天乐便不紧不慢的参观了栖霞主峰上的栖霞寺,然后又沿山路走下来观摩着名的千佛岩,以收摄心绪沉稳心境。

千佛岩是凿建于凤翔峰一侧的历朝佛龛,远望如翠树掩映间的蜂房鸽舍,有大小石窟数百,各类造像近千。静谧的佛像庄严端坐,从历朝的佛窟前走过,却仿佛在经历一条无声流淌的光阴之河。成天乐此刻的状态已接近于修炼的最初,体会的不仅仅是当初的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更包含动静相生那无始无终的感受。

正在观赏间,迎面只见几座小型佛龛前有一名中年男子背手而立,他站的位置恰好挡住了成天乐的去路。成天乐见到此人,赶紧抢步上前行礼道:“石盟主好!晚辈拜见石盟主,您怎会出现在这里?”

那人正是昆仑修行各派盟主、三梦宗掌门石野,不久前与成天乐刚刚在芜城更见过面,此刻却突然如从天而降般出现在栖霞山千佛岩。成天乐只要还有点脑子,就应该清楚这恐非偶遇,石野十有八九是特意来找他的。

石野转过身,一指前方的佛龛道:“此处就是近年发现的东飞天石窟,佛龛很小里面有五座佛像,仔细看那洞顶却有两对飞天浮雕,与敦煌遗迹风格极为相似。我特意去过敦煌又到了此处,两地虽然相隔万里,遗迹的年代亦不相同,但雕造的技法神似,似乎相隔万里千年,造像者亦能感应相通。”

成天乐赶紧躬身道:“传承之道也是如此,相隔千年万里,若正法修行无偏,便能感应相通,既通天地之妙、亦通前人之悟。”

石野点头笑道:“孺子可教也,你果然越来越开窍了。前人之悟,其实也来自天地之妙,就像你欲建立万变宗,无论出身何种族类,皆可通感这一门正法。”

成天乐:“多谢石盟主的指教,您今天来,就是要和我谈这些的吗?”

石野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恰好在这栖霞山千佛岩东飞天石窟前,我顺便聊起这个话题而已,其实我是有事想向成总请教。”

成天乐赶紧摆手道:“石盟主千万不要这么称呼晚辈,请教二字也绝不敢当。您是有事来找我的?有什么指教请尽管开口。”

见左右并无他人,成天乐也将訾浩给放了出来,凝聚成形幻化衣衫,上前行礼拜见石野。石野面带微笑地看着訾浩道:“你就是那石狸像之灵?我已经久闻大名了!”然后又对成天乐道:“我今日刚刚回到三梦宗宗门道场梅花圣境,便有门下弟子告知,成总前几天刚来过,举止玄妙令人难解。

听闻你当时路过梅花圣境而不入,只在门前拔草,拔了一株又一株带毒之枯草,并随手丢弃山野。此举应大有深意,莫非是我门中子弟不肖、在外行止不端,被成总察觉,所以用这种方式来暗示?若是如此,还请成总明言,我今日就是来请教的。”

石野说着话,伸手一指佛龛旁一块平坦的石壁,凌空虚指画圆。那石壁上竟出现了屏幕般的景象,正是成天乐不久前于梅花山中拔草的情景。在一片无人修剪的野梅林中,他一边走一边不时拔出一根草,研究一番还放在鼻子前面嗅嗅,然后随手丢掉。前方是起伏的丘陵,山壁是裸露的赭红色岩石。

这一手法术令訾浩看得是目瞪口呆啊,它并不在于法力有多强大,而在于境界的高明。假如修为境界未至,法力再强也施展不出这种手段!成天乐也是目瞪口呆,等回过神来赶紧解释道:“误会,绝对是误会!我并不知三梦宗道场梅花圣境在何处,难道门户就是那片赭红色的山壁吗?”

石野收了法术,带着好气又好笑的神色看了他半天,终于有些无奈地说道:“我相信你是无心的,也算是我和门下弟子疏忽了,与你见面时,竟没有告知宗门道场所在。但你所行令人苦思不得其解,怎会跑得那么巧,拔那些草又是什么意思?”

成天乐和訾浩齐声道:“我们在寻找赤焰果,研究它的分布规律……”两人向石野解释了赤焰果是怎么回事,而万变宗计划炼制陆吾神仑丹,此物就是丹方中的灵药之一。

石野听完之后笑了:“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想请万变宗诸同道今后帮个忙。”

成天乐:“的确是这样,绝非有意冒犯!石盟主想让我们帮什么,我们一定尽力完成。”

石野:“赤焰果是何物我也是清楚的,原来它还是陆吾神仑丹中的一味灵药,难怪你们会到梅花山来寻找,也算是误打误撞吧。此果有毒,看上去又鲜艳诱人,为了防止偶尔路过的游人误服,最好将之铲除。……如果此物对万变宗有用,那每年就由万变宗派人到梅花山来吧,负责将此果摘去。这倒也省了我的事,还得说声谢谢呢!”

訾浩抢先答道:“保证完成任务,将梅花山中的赤焰果扫荡的一颗不剩,这是两全其美啊!大家都高兴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