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39章、栖霞山,枫香飘落红

成天乐和訾浩玩起了一个很久没玩的游戏,就是让潜伏在形神中的訾浩以他的语气和身份开口说话,以前审问其他妖修时,两人也这么做过。訾浩立刻就来了精神,咳嗽一声冷笑道:“水深火热?我看你是活该!假如没有那大师兄,那些妖修不也是受你胁迫驱使吗?他们替你做事还不如替那大师兄做事,至少还有你这个冤大头为他们服务。”

石双赶紧解释道:“是的,我活该,我当初就做错了,就像花膘膘也做错了一样,但请给我一个能改过自新的机会!我当年做的事情不对,但那大师兄也不是好人啊,他斩杀猫妖立威,通过我这个傀儡控制与发展这个组织,让那些妖精为他效命。若是人间修士,这种行为更加可恨,当年我并没有来得及作恶,如今也只是受害者啊。成总既然惩罚了花膘膘,也请惩罚我,让我有机会能改过。”

訾浩笑道:“这些年你已经在改过了,只是在行为上不得不改,心里却没改过来。”

石双:“不不不,我是诚心诚意的要改,不仅我自己要改过,也不希望世上再有大师兄这种人胡作非为。”

訾浩:“哦,这么有志气?那你倒是和他动手啊!”

石双泄气道:“那大师兄神通广大,我根本不是其对手,只有请求成总解救。不为别的,只求您看在我的悔过之心,不要再让这个组织继续存在了吧。”

訾浩沉吟道:“我还不清楚那大师兄真正的身份呢,对这个人倒是挺感兴趣的。石双,你若真有诚心的话,就想办法让我能见到那位大师兄,但事先又不能惊动他。”

石双:“有办法,当然有办法!他说过,春节前还会来找我,传达最新的指示并看看那猴怎么样了?来之前再通知我具体的时间地点,让我带着猴去见他。”

訾浩点了点头道:“你当年所行确实不端,结果也是自作自受,但有改过自新的想法总归是好事。我现在尚不能答应你什么,如果你有大师兄的消息立刻告诉我,你去见大师兄的时候,我想看看情况,注意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石双一听话没完全说死,赶紧点头道:“我明白,一切就按成总的意思办,您就等着我的消息吧。”

这时成天乐亲自开口说话了:“我让花膘膘就留在你身边,有什么消息你告诉他就行。你既然在南京已经呆了几十年,各方面的关系都应该有一些,那就再帮我办一件事,去调查一个公司和几个人。具体该怎么办,你就和花膘膘商量吧,有了眉目再告诉我。”

成天乐也不想浪费时间,恰好在南京有石双还有他麾下的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妖精组织,那就先用用这个人,让石双去暗中调查毕明俊,也好考验此人是不是真的有诚心。

将花膘膘留在石双身边,不仅能随时掌握情况,而且这只老谋深算的狐妖也可以出谋划策。老狐狸可比成天乐有心眼多了,干起这种事情更擅长,这不仅是在考察石双,同时也在考验花膘膘。

一切安排妥当,成天乐仍然带着訾浩回去。这段时间他也观赏了六朝古都南京城的很多地方,重修内息、外景、辟谷之道,接下来又重历“身受劫”。曾经有高人说过——做事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做事。此次南京之行成天乐一直在处理各种事情,同时也在回溯修炼的历程,亲身印证了这句话的含义。

修士历身受劫,从神通角度主要是退病洗炼形骸,消除身体血脉中的各种隐患,为将来的修炼打基础。除非是法门有偏或者是玩的路数不对,否则正道修炼不会让身体越来越差,只会越来越健康。但是在历身受劫时,各种隐患会集中爆发,有很多人往往会大病数场,没有受伤却像身处伤病困扰中。

若不依正法勤修,是度不过这种考验的。自古以来也有专修各种偏门的术士,他们只追求某种法术之用,还常常自称修这门法术可能祸及己身甚至留于血脉伤到后人,这也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因为他们这种修炼并非是追求存在的超脱,只是专注于某种手段,虽然能够掌握某些法术,但可能终身都在身受劫中。

如果无法摆脱困扰,那么承受或放弃都是出路,就看人们选择想得到什么。

修炼确实有所得,但不可能凭空收获,考验本身就是一种代价,若没有掌握真正的超脱之道,就可能不断地在付出这种代价,却自以为得到了什么。由此也可以看出宗门传承的必要以及珍贵之处,而师徒传承又是其根本。

在境界上,经历身受劫的过程也是感受自己的过程,将形骸百脉体察入微。人们平常的感知都是向外的,若无伤病困扰,很少去主动的向内感知自身。体会神气运行、与天地自然各种微妙的呼应,不仅是修炼内息外景的根基,也是养生之道的根本。

成天乐历身受劫,与很多修士一样是在懵懂中度过,如今又在清明中回溯,这个经历是绝大多数修士所没有的。在南京城中另一处的南宫玥,这几天突然感觉到手上那串飞电石仿佛在起着形容不出的微妙变化,此法宝好像在经受着一种自行的祭炼,材质本身没有改变,但神通妙用却变得更加透彻。

身受劫也相当于妖物洗炼原身啊,成天乐重感身受劫时,飘飘长发又再度披肩。那柄发丝拂尘相当于他原身之物祭炼的法宝,他这几天也将这种感悟重新凝炼于法器中,飞电石手串与拂尘是一体的法器,所以南宫玥也能感应到这种变化。

成天乐也终于明白,为何能通过这种方法弥补法诀的缺陷,让自己达到真正的玄牝妖丹大成之境。这相当于妖物回溯到修行之初,那种刚刚开启灵智、蒙昧初开的状态下,然后就将人身当作妖身一样从源头开始修炼,所修的还是这套正传法诀。

他不禁又想起了在燕子矶看见的那只妖猴,其实他寻找和回溯的就是那只妖猴修炼初始的状态,所区别的是,他已有清明的灵智和突破重重考验的修为境界。如果他从那个状态下再将正传法诀重新印证修炼完毕,理论上是完全可以指点那只妖猴修炼的。至于那妖猴能不能练成则要看福缘造化了,但成天乐能给的指引没错。

訾浩就被成天乐收于神气之中,等于是成天乐帮助他一样回溯修行,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也有清晰的体悟。假如紧靠訾浩自己,是完成不了这一步的。等到将来用同样的方法,他也可以以灵体之身求妖修之道,达到玄牝大成之境,听上去匪夷所思且不可复制。

……

成天乐想到了妖猴,立刻就有了那妖猴与石双的消息。花膘膘传话,那位神秘莫测的“大师兄”联系石双了,要石双两天后的下午带着妖猴去栖霞山见面。在春节到来之前,大师兄要看看妖猴的情况、修炼有没有进步,同时还要给这个组织带来最新的指示。

成天乐得到消息立刻赶去了栖霞山,他要赶在那位大师兄到来之前踩好点,摸清楚周围的状况,并布置好控制以及警戒的方案,防止那位大师兄也在暗中做了什么布置。大师兄将要与石双的见面地点,就是他第一次收服这只虎妖的地方,位于栖霞山主峰凤翔峰与旁边的虎山之间的山坳里。

这里周围是高大茂盛的枫香树,十二月末的天气,枫香已经落叶,地上铺着一层暗黄与火红相伴的枯叶。林间飘荡着一种奇异的香息,令人心旷神怡,仔细查探这种气息,隐然竟有解毒消痛、止血生肌的效用,在这江南略显潮湿的环境里,它还有祛风除湿、通络活血的功用。

远处山顶上有千年古刹、山崖下有历朝名胜,远望山前的明镜湖风光如画,回眺长江万古浩荡,动静之中皆生逸趣;冬日里的江南还有很多常绿的植被,在枯黄中点缀着青翠,万物枯荣生发妙境入微。那虎妖平日就在这里行功修炼,确实很会找地方,山野出身的妖修没有宗门道场,却也知道选择天地间灵气汇聚之处。

成天乐已重历身受劫完毕,来到此处先是定坐片刻,感受那垂帘逆听、于天地间返观内照的状态,体悟动静相生之道。然后他才将周边地带仔细考察了一番,这片枫香林和周围的山石构成了一个与外界半隔断的屏障,假如布下四神十二时大阵隔断内外声息,就算要动手斗法,也不至于惊动了风景区的游客。

接下来他又和訾浩商量了两天后的计划,目前还不能确定究竟会发生什么,但是料敌从宽,事先要做好最周密的准备。据说那大师兄是从天而降,虽是一种夸张的形容,但此人的修为很可能已有飞天之能。亲眼见过大师兄的石双,当年并不清楚大师兄是怎么出现的,反正他正在枫香林中行功修炼,突然间就发现此人到了眼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