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38章、吞苦楚,他人嫁衣裳

猫妖的运气不错,又在市井中撞破了林小果,察觉其并非人类修士。其实猫妖也不知道林小果是草木之精,林小果并没有交待原身来历,但仍然受这个组织的控制,后来有同样经历的还有公冶欣。猫妖为石双制定了组织的“规章制度”,受这个组织控制的妖修不仅要以天赋神通为组织服务,还要交纳“会员费”。

猫妖的话说得很好听,诸如妖修混迹红尘修行不易、有很多事找不到人帮忙,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暴露了身份,还要随时防备那些捉妖师。如果能够结成互助的团体,藏身世间互相交流,有这样的组织庇佑与保护,对大家都是莫大的好处。当然了,这一切不是没有代价的,要听组织的指挥,并为组织做出贡献,听上去有点像黑社会收保护费。

假如就这样发展下去,这个妖修组织很可能会越来越壮大,猫妖跟着石双也可以尽情享受作威作福的感觉,有什么事只要说句话就行。恰恰就在两年前,这个组织加头目在内只有四个人的时候,有一位“大师兄”从天而降。

那是一位捉妖师,是在石双于栖霞山中练功时突然出现的。石双敢做这种事,原以为自己的修为法力已经相当不弱,结果一动手就被揍得鼻青脸肿。石双也不知道此人的名字,就知道他自称“大师兄”,而且已经将石双的所作所为调查清楚。

石双的宏图大业还没展开呢,自己就被人摁住了。从此之后,大师兄通过石双控制了这个组织,石双也只得听他的,而且是毕恭毕敬言听计从,因为他被大师兄的手段吓着了。那位捉妖师功力超凡,猫妖不甘心自己苦心建立的组织被人暗中控制,石双可是亲眼看见大师兄斩杀猫妖的手段是多么痛快利索,眨眼间灰飞烟灭连渣都没留。

那位大师兄的凶恶可想而知!石双只能庆幸自己命大啊,大师兄没杀他,只能是因为留着他还有用,通过他可以暗中控制与发展这个组织为自己效力。一想到大师兄,石双就犯哆嗦,想当初在栖霞山中第一次见面,他被打服了之后大师兄还没住手,用根树枝一边敲他的脑门一边骂道:“你这个虎妖,姓什么不好居然姓石!姓石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自称石老大?我听着就来气!”

石双被揍得满头包,从此不敢再自称石老大,只敢自称老石,意思就是在大师兄面前老实听话、老实办事。后来这个组织便听命于大师兄,但其他的妖修从未见过这位捉妖师,表面上还是石双在领导,但这倒霉的苦命虎妖完全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

大师兄平时并不露面也不直接管事,但说不定什么时候有心情了就来教训石双一顿,并给这个组织留下了很多句交代,就是公冶欣对南宫玥转述的那些“大师兄宝训”。如果石双不照办,倒霉的是他,如果组织里其他的成员不遵守,倒霉的还是石双。

大师兄没让石双解散这个组织,而是按照自己的交代让它自行发展,公冶欣成了这个组织的联络人,一切都按“大师兄宝训”行事。那小兔妖心思很单纯,在市井中偶尔发现的其他妖修都是姑娘,很热心的介绍她们加入组织,真正隐藏极深的大妖她也察觉不了。

按大师兄的交代,这个组织的宗旨就是:“化为人形来到人间,就要好好做人。身为妖修应以身作则扭转自古以来人们对妖怪的负面看法,建立新时代的妖怪新形象。”组织要贯彻这个宗旨,尤其是石双这个领导,更要率先维护这个宗旨、为大家做好服务工作。

这下可苦了石双了,名为组织的领导,实际上得哄着一群姑娘开心,为她们组织各种活动、指点她们的修炼,这个组织的成员偶尔也会做某些事情,但都是大师兄布置的任务并非是为石双效力。别看组织中来了这么多花枝招展的姑娘,石双却一个都不能碰,连色心都不敢乱起。

更有甚者,大师兄发展组织的想法很特别,既不勉强也不问来历,而且还强调妖修不能欺负草木之精、要爱护和保护他们,石双首先就要做到这一点。于是就有妖修介绍认识的妖修加入这个组织,后来还有妖修自称是草木之精。石双这不是在作威作福,简直是做牛做马呀!

就如成天乐前几天所见,石双组织众妖精去逛燕子矶,不仅赔进去时间精力,而且还得准备好野餐为大家服务,姑娘们和林小果倒是开心了,他得多郁闷啊?石双在世间也算是个成功人士,有家业有社会地位,但还得赔钱赔精力赔笑脸做这些事,又没法对别人说。

他的修为功力可是远超过这些妖精的,且身为百兽之王,如今却只剩下传达大师兄宝训兼卖萌的份了,这种感受恐是他人难以体会的,每每深夜里想起,他连撞墙的心思都有了!这个组织还在发展中,公冶欣那边发展的成员越多,将来石双吃的苦头就越多,但他却不敢对公冶欣说什么,因为这就是按照大师兄的交代在办。

大师兄挥手斩猫妖、连渣都不留的凶悍手段,令石双是触目惊心,他唯恐什么事情惹毛了大师兄,自己近百年修为也毁于一旦。但是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啊?自己当初干嘛要整这种事呢,怎么就惹来这样一个煞星?

令石双感到更恐惧的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大师兄不知从哪里领来一只猴,要他好好照顾。山野中的老虎哪养过猴子?就算是人间的石双,也是堂堂的私营企业董事长不是养猴的呀!而且这不是普通的猴,是一只已开启灵智的妖猴,按大师兄的意思,石双要像对待组织其他成员一样对待它,更要给予特别的关怀与照顾。

那么这只猴就绝不能关在铁笼子里了,得有专门的地方让它玩耍,还得像人一样与它交流对话。现在石双每天早上都得带着猴上山,不是溜猴而是陪猴散步,不知道的还以为石老板的趣味与众不同、养猴为宠物,只有自己清楚他都快成这只猴的宠物了。还好此猴通灵智,石双说的话它多少能听懂,否则还不知道会闯什么祸呢。

但猴性顽劣多动,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溜出去,出了意外怎么办?那可是大师兄的猴啊,没照顾好就是他的责任!所以天天得哄着,让这只猴安安心心不要闯祸。前两天猴不开心了,总跟石双炸毛,石双也知道它是在这里生活得不习惯,便组织众妖精给猴采摘美味的果子。

这些也都忍了吧,可是大师兄的另一番话让石双实在是受不了啊!大师兄说道:“石双啊,你建立这个组织的时候,曾说过妖物在人间修行不易,你要帮助与指引大家。如今这里有只猴,是已开启灵智的妖猴,我把它交给你。你就完成自己的承诺,帮助与指引它在人间好好做妖吧。如果没有尽心尽力地办好,可别怪我不客气!”

石双真办不到,这几天恍惚间总是在定境中又看见那猫妖被斩的场面,宛如魔境劫重回。如今大师兄已成为这个组织的绝对精神领袖,其实已经不再需要石双了,随时可以宰了他另换一个组织头目。就算大师兄不杀他,这只猴不化人形任务就不算结束,那么石双还要承受怎样的折磨和煎熬啊?前几天组织聚会,公冶欣又领来一个兔妖姑娘,石双心里那个苦啊!

今天花膘膘突然来访,石双心中又惊又惧,但听花膘膘私下里说明来意并交待了自己的经历之后,石双就像在黑暗中看见了希望的曙光。以他的亲身经历换位思考,丝毫不认为花膘膘如今落在成天乐手中是受苦,反而是一种莫大的解脱。万变宗的妖修们多幸福啊,而花膘膘也比他幸福太多了,还有悔过并拜入万变宗的机会。

成天乐,就是石双期盼的大救星啊,他想像花膘膘一样效忠成天乐,脱离这看不见尽头的苦海。一开始石双多少也是在演戏,语气是既诚恳又凄苦,希望能够打动花膘膘带他去求成总,说到后来有感而发完全进入状态了,真的是一把虎鼻涕一把辛酸泪。

石双压抑得太久了,这些话从来都没对人说过,也无处可述啊!终于说完了自己这段心酸史,他又拜倒在成天乐面前道:“成总,我听说了您是如何责罚花膘膘的,我错了,真的知错了,悔不该当初啊!……请您千万给个机会,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愿诚心悔过,全心全意为万变宗效力,不求别的,只求您能帮我逃脱那大师兄的魔掌。”

成天乐皱起眉头思忖了半天,突然于元神中对訾浩道:“师弟,你来问他吧,处理这种情况你比我更擅长,但注意暂时别代表万变宗表态,更不能轻易答应收他入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