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37章、百兽王,满把辛酸泪

他们在这里暗中分析,那大树旁的妖精们也在七嘴八舌各出各的主意,说来说去不得要领。组织的头目、虎妖石双听得是直皱眉头,眼神中满怀忧虑之色,仿佛在担心什么。石双最后打起精神,作出一副很积极振奋的样子道:“大师兄宝训!有妖物未得指引,受世风所染,行止有偏以致世人误解;所以我等更应立身正行,莫辱妖修之名。

指引猴兄弟的修炼,诸位要当作一件大事来抓,让天下多一位值得赞誉的妖修,也是我等义不容辞的责任。大家回去之后再好好想想,看看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同时我们也要照顾和保护好猴兄弟,不要让它调皮闯祸。猴兄弟爱吃美味的果子,诸位就轮流设法摘来,每两人为一组,每组当值一周……”

石双将组织任务分派完毕,这场野餐聚会也就散了,众妖精各回各家。訾浩又问成天乐道:“师兄,我们已经找到虎妖、知道他的身份了,却又出了意想不到的转折,如今该怎么办?”

成天乐眯着眼睛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必再兜圈子,比之虎妖暗中驱使其他妖修更值得警惕的,就是有人间修士用这种手段前去驱使他们。把花膘膘叫到南京来,让他以拜访故友的名义直接登门去找石双,挑明情况问个清楚。”

……

在梦湖美蛙饭店打杂的花膘膘终于“休假”了,换了装束,打扮得就和以前的花总那样衣冠楚楚,到南京来拜访故友石双。成天乐没有让众妖护送,就要花膘膘自己一个人来,并让兑振华解了他的缚灵印、恢复了神通变化。

按訾浩的说法,不怕花膘膘路上跑掉。这只老狐狸要是趁机溜了,就说明并非真心悔过,回头再收拾他就不用手软了。况且花膘膘身份已泄露,修行各派都知道他的底细,溜走之后恐怕也没什么好下场。按成天乐的说法,这是对花膘膘的考验,从苏州独自到南京,而且恢复了神通法力,也算是过一关。

他人不知道花膘膘心里是怎么琢磨的,反正这只老狐狸是乖乖的到了南京,找到酒店向成总报到。成天乐则告诉他,这趟到南京来就是为了调查那位虎妖的,如今已查明虎妖的身份,也知道虎妖在南京暗中建立了一个妖修组织。他让花膘膘去找石双,而自己则作为花膘膘的随从一道前往。

……

栖霞山位于南京城外东北郊的长江南岸,三座山峰中间名为凤翔,东山名为龙山,西山名为虎山。提到红叶美景,当代很多人可能首先想起的是北京香山,因为中学课本中就有一篇课文讲香山红叶。但红叶之美,南京栖霞更胜于北京香山,在深秋季节、日落山峦之时,那江边的霞光与漫山如火的红叶相映,美如天地间霞染画卷。

栖霞山中名胜古迹遍布诸峰,最着名的莫过于千佛岩摩崖造像,于江南名山秀水中的摩崖石窟,翠藤古树掩映、泉流氤氲环绕,与那大漠敦煌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景致。而近年来新发现的飞天浮雕,竟与敦煌飞天的造型以及雕刻技法一脉相承。

虎妖石双就住在栖霞山下的栖霞镇,平日修炼玄通便在栖霞虎山之旁。石双是个生意人,曾经还做过一段时间的机关单位的中层领导,后来下海经商,如今日子过得很滋润。平常人谁也看不出他是一头华南虎成妖,而且还是个妖精组织的头目。

石双的住所离他的办公地点不远,他的公司是一栋独门独院的三层小楼,这栋楼也是石双的产业。这天石双大清早从栖霞山出来,到公司看看报表听听汇报,吃完午饭没什么事就准备回家了,恰好在这时有客来访,自称苏州花膘膘。

石双大吃一惊,赶紧下楼亲自迎接。花膘膘昂首挺胸而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小伙,看架势像是他的助理,可是看派头又像是他的领导,当然就是成天乐。先在会客室中说话,上了最好的茶,寒暄的都是生意场上的事情,外人听上去没有任何破绽,就像好久没见的两位老朋友在叙旧,顺便谈谈各种业务。

成天乐坐在一旁并不多话,就像是花膘膘的随从,后来花膘膘要求和石总进办公室单独聊聊,成天乐就坐在会客室中等着。石双没看出成天乐的底细来,只是觉得此人往那里一坐,无形中就感觉不可小觑,但他的注意力全在花膘膘身上,内心中惊疑不定,不知花膘膘此番前来究竟有什么事。

花膘膘和石双进办公室单独说话去了,这一聊的时间可不短。大约过了一个来小时,花膘膘先回来了,来到会客室里恭恭敬敬的对成天乐道:“成总,石双要拜见您,他有事相求。”

成天乐坐在会客室里,但将外面的动静查探得很清楚,此时这层楼的人全部走空了,应该是石双打发工作人员都提前下班了。成天乐问道:“你都和他说什么了,他为何要见我?”

花膘膘答道:“我和他说的是实话,介绍了我当初在苏州的所作所为以及遇见您之后的事情。我告诉他,如今我已诚心悔过欲拜在成总门下。而成总正在考察我的行止,不论我拜入万变宗的愿望能否实现,成总已经给了我珍贵难得的指引。”

成天乐:“就这些话,说了这么长时间?”

花膘膘:“这已经是长话短说了,我讲了这么多年的经历,重点是遇到您之后的事情。我当初有怎样的野心,暗中胁迫与驱使混迹人间的其他妖修,却因成总的出现而惊惧逃遁,但终究却没逃过,被大派高人抓回苏州交给成总处置。在成总的感化下,花某深悔曾经的过错,愿意尽一切努力弥补,并回归修行正途。”

成天乐微微一皱眉:“我要你去问他的情况,你怎么好像在给我与万变宗打广告?”

花膘膘赶紧解释道:“欲交其人,先交其心,我总得先说自己的情况吧。不料我一开口,他就追问不止,详细打听我是怎么倒霉的、又是怎么悔过的,尤其对您以及万变宗众位妖修同道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我说着说着,就把他给说哭了!”

成天乐一愣:“说哭了?他也是修为深厚的大妖啊,还在南京聚集一帮妖精成为组织头目。你说我的事,怎么能把他给说哭了呢?……我要你当面问清那个组织的情况,还有那位大师兄是何许人也,你都问出结果来了吗?”

花膘膘苦笑道:“成总,我知道他为什么哭,是感叹自己的遭遇、后悔当初的行为啊,尤其是落入那位大师兄的掌控后,更是苦不堪言。……他其实是想向您求救,抓着我的袖子不肯撒手,一定要我带他去苏州拜见您。我干脆告诉他您今天已经来了,他立刻就要求见,有些事情,您不如当面问他好了。”

成天乐一摆手道:“那带他进来吧。”

石双也是一条虎背熊腰的汉子,再度走进会客室的时候,竟然是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看上去可怜巴巴的,哪还有半点百兽之王的架势?他一见到成天乐,就抢步上前在沙发前拜倒道:“成总,请您救救我吧!有什么错我愿意改,愿意接受像花膘膘一样的责罚,只求您帮我这一把,从今往后,我愿为万变宗效犬马之劳!”

成天乐隔空一抬手想把他给扶起来,没想到这虎妖法力深厚力气也挺大,扶起来之后他又拜下去了,看着成总的眼神就像看见了救星。成天乐无奈地说道:“石双,有什么事你坐下来慢慢说。我今天的来意想必花膘膘已经告诉你了,你在南京暗中聚集妖修,要挟驱使他们,建立的究竟是个什么组织啊?”

一提这茬,石双的话就收不住了,运转法力将会客室的门关好、以神识拢住声息,开始述说自己这些年的心酸史,讲到最后已经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想当年他在苏州驱使花膘膘这个小弟作威作福,曾经感觉很舒服,后来花膘膘忍无可忍奋起反抗,他竟然斗法不敌被灰溜溜的赶走了。石双才意识到自己虽然身为百兽之王,其实对于妖修而言功力还浅得很呢,于是夹起虎尾巴做人,绝不敢轻易暴露行迹,默默地苦心修炼。

人间的经历不必多提,后来他在南京立足,也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功力日渐深厚,曾经熄灭的野心又活泛起来。他在南京呆了几十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一只化形未久的猫妖。虎是猫亲戚嘛,也算族类相近,所以他才有机会察觉。而且与其他妖修不一样的是,石双一直在留意周围是否还有其他妖修。

还是用当年的手段,石双收服了这只猫妖,向他鼓吹妖修藏身世间的享受之道。那猫妖便扮演了花膘膘当年的角色,在石双手下效力。石双的做法和花膘膘还不太一样,花膘膘这只狐妖生性狐疑,喜欢不露面的间接控制;石双这只虎妖脾气很冲,都是直接的收服与驱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