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36章、妖与精,游会燕子矶

那些妖修对南宫玥的自我介绍,只说天赋特长却不说原身来历。假如不善于分辨其生机律动特征,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她们是草木之精。最有意思的是那位叫沐冷芸的姑娘,成天乐分明察觉出她就是妖修,应该是某种鸟雀成妖,可她在南宫玥面前干脆自称是草木之精。

成天乐已多少了解这个妖修组织的某些状况,它并不强迫成员坦白原身来历,只是识破这些人并非人类,暗中聚集他们做某些事而已,加入时要求登记天赋神通和最擅长的手段。这个组织奉“大师兄”为精神领袖,而南宫玥转述的“大师兄宝训”中就有一条:妖物不得欺负草木之精,要爱护和保护他们。

也难怪这些妖修会起这样的名字,甚至还有妖修干脆撒谎自称草木之精,而其他人修为低微亦不善于分辨,倒也不太容易搞清楚。倒是朔小兔显得很诚实,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兔妖出身。而不太明白状况的姚婧已经暴露了身份,所以大家也清楚她是兔妖。

一群姑娘嘻嘻哈哈、叽叽喳喳的逛着公园;林小果在旁边走着,一路摘着各种野果做研究状。成天乐带着訾浩一头雾水的远远跟着。

这支奇异的队伍在风景区集合,逛风景、吃零食,互相做自我介绍,玩了一圈才来到一处僻静无人的江岸边。訾浩突然于元神中叫道:“师兄,你发现了吗,那虎妖终于出现了。”

在一株四季常绿的大树下,站着一位形容三十多岁的男子,他的身材魁梧厚实,长得虎头虎脑,留着很精神的寸头,人也显得非常有精神。林小果与众姑娘就在这棵树下集合,纷纷向那男子抱拳行礼。

已经悄然摸到不远处的成天乐在元神中说道:“观此人的生机律动特征,应该就是一头猛虎成妖。他并未掩饰神气,功力相当不弱,比林小果还有那些姑娘强多了,南宫玥也不是他的对手。……咦,树上还有东西,好像是一只猴妖?”

訾浩却说道:“我也发现了,树上骑个猴!但不好说是猴妖,说是妖猴更准确。它的修为还没化为人形呢,只是灵智初开而已。”

树下站着一只原身为猛虎的大妖,树上还有一只尚未化为人形的妖猴,然后又聚来了一群妖修,大多是花枝招展的姑娘,其中有人明明是妖修却自称草木之精,这算什么组织呢?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成天乐今天也是大开眼界了。

朔小兔见到那中年男子,便上前介绍道:“老大,这就是我们发展的新成员姚婧,和我一样是兔妖出身,刚从美国留学回来,是有知识、有见识的一代新妖!”

那男子却赶紧摆手道:“朔小兔,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老大,叫老石就行!我的任务就是说老实话、办老实事、老老实实为诸位服务。向各位妖修同道以及尊贵的草木之精传达‘大师兄的宝训’,是我的使命与荣幸。”

待这位老石和新入伙的姚婧见礼完毕,他站在树下说道:“今天召集大家来,是因为大师兄有吩咐,诸位妖精混迹人间,彼此之间很少有同道交往,应多加交游,所以特意组织诸位逛公园,并举行野餐聚会。另外还有个更重要的任务,大师兄亲自交代,要我们照顾好这位猴兄弟,不知道诸位是否给猴兄弟准备了可口的美果?”

林小果说道:“猴兄弟近日有些闷闷不乐,可能是远离它所生长的山野,感觉不是很开心,大师兄的交代就是我们的使命,我特意去采了猴儿果,或许能解猴兄弟的思乡之苦。”其余众人也纷纷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猴子爱吃的东西,都放在一张餐布上,铺于树下的草地,请猴兄弟享用。

那是一只胖乎乎的短尾猕猴,它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从树上爬了下来,一见到那些吃的就精神了,蹦蹦跳跳地跑到餐布边蹲下来大快朵颐。它一会儿试试这个、一会儿尝尝那个,咬一口又放下,嚼一嚼又丢到一边,最后还是对那些猴儿果最感兴趣。

先把这只猴给伺候好了,老石才招呼众妖开始野餐,大家聚在一起有吃有喝、说说笑笑。

姚婧悄声问公冶欣道:“那是什么猴啊?论修为尚未化成人形,怎么这么拽?”

公冶欣也悄声答道:“话可千万别这么说,那可是大师兄的猴。据说是大师兄从某处洞天福地带到人间的,也是考验我们的一个任务,具体是怎么回事,还要听石老大交代。”

姚婧又趁机问道:“石老大究竟叫什么名字呀,干什么的?”

公冶欣:“我们的老大叫石双,是做生意的,这个组织原先就是他成立的,但是后来大师兄出现了,告诉石老大要为组织里的妖修做好服务,并爱护与保护草木之精。然后我们的日子就过得比原先舒服多啦,所以对大师兄充满敬仰,他是我们的偶像!”

这番话成天乐也听见了,不禁暗暗好笑同时又暗生警惕。如花膘膘所言,这个组织确实是虎妖石双成立的,欲暗中驱使妖修为己牟利,但那虎妖比花膘膘更不走运,他碰见了一位世间修士或者说捉妖师。那位捉妖师自称大师兄,制服了石双,并通过石双控制了这个妖修组织。

这些妖精聚集在一起,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他们连大师兄的面都没见过,却把大师兄所说的话奉为“宝训”,在众人的感染下向其效忠。这个不是什么好现象,这样的组织兼有黑社会与传销团伙的性质啊!

妖精们吃喝完毕之后,虎妖石双又说道:“大师兄宝训时刻铭记在心!今天召集大家集思广益,如何指点猴兄弟的修行,让它早日化为人形,过得与我等一样开心。大师兄的想法就是我们的愿望,大家都谈一谈自己的修行感悟,看看有哪些能够帮助这位猴兄弟的?”

成天乐听到这里忍不住乐了,他终于明白,那位大师兄除了驱使妖修之外,还另有目的,想指点那些尚未化形的妖修化为人形,继续成为这个组织的成员。但是这个要求可是太为难这些妖精了,因为妖物度魔境劫凝炼玄丹这一步,自古以来都是自悟修行。

没有人会跑到山里对一只猴传法诀,而且就算传了法诀也没用,因为猴的情况跟人不一样。这些妖精虽然各有修为,但想让他们指点一只妖猴成为真正的猴妖,没有成天乐这样的正传法诀是不行的,就算是另一位猴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对于妖猴而言,在这种环境的确比山野中独自修炼更有利,至少有人为它护法,还能见识到各种妖精、听大家谈各种感悟,有助于灵智开启,还能得到有助于修行的灵药。但这些妖精的修炼经历和自悟的法诀相当驳杂,都不可能适合于它,也有可能会受到误导。

这时,訾浩又悄然于元神中说道:“师兄,这种事情也太难为这些妖精了,恐怕只有找你才行。能指引各族类的妖修,不就是万变宗的专长嘛!”

成天乐却苦笑道:“理论上来讲,我确实可以指点这只妖猴,兑振华也可以。要么我亲自为它讲法,助它凝炼运转神气,要么是把它带到苏州去,让兑振华给它下一道神念心印,让它在开悟中渐修,说不定也能迎来凝炼玄丹的那一天。

但事情哪有那么容易的?从妖猴变成猴妖,对于妖修来说是飞跃超脱,那是难以想象的莫大机缘。即使知道该怎么指点,成功的希望也很小,更何况那些人并不清楚呢。我建立万变宗,只是指引那些混迹人间的妖物如何修行,可没想过这种事情。去山野中搜索尚未化形的妖物,指点修炼令其化为人形,并不是可强求之事。”

訾浩又说道:“假如是有特别的机缘碰上了,偶尔试试也未尝不可。”

成天乐:“对呀,只有在特别的机缘下,才可能偶尔试试。而那位大师兄可好,直接牵只妖猴来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訾浩分析道:“看来此人野心不小啊!要么这位大师兄是虎妖虚构,要么他通过石双控制了这个妖精组织,所能图谋的好处自然是越多越好,也想通过这个组织驱使越来越多的妖修。但是在人间发觉妖修哪有那么容易,所以他就想到了另一种办法,在山野中找到尚未化为人形的妖物,带回来交给这些妖精,让他们设法指引其修行。若能成功的话,也是壮大势力的一条捷径。”

成天乐冷笑道:“想法倒是挺美,可他不明白妖修之道,以为妖修便能指引妖修,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已凝炼妖丹化为人形的妖修之间,倒可以互相交流印证心得,而对于尚未化形之妖物,其修行属天地造化,非人愿可强求。更何况是这些人,他们哪能搞得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