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34章、圣家门,公冶遇南宫

成天乐走到这片无人修剪的老梅林中,心情非常好,整座钟山中生长的蛇莓多有变异,而以这一片地方最为明显,初夏采药首先就应该到这里来。高兴之余,他还拔出枯黄的草株在手中研究,并展开神识查探其独特的物性,就这么沿着山丘一路走一路拔草。

走着走着,訾浩突然在元神中叫道:“师兄,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总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们?”

成天乐也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他在行走中本就展开元神外景行功,照说方圆一里之内的异常动静都应该感应清楚,却没有任何发现。经訾浩这么一提醒,他仿佛也感觉到好像被谁看着,这种感觉还不是被暗中窥探,就像是有人睁大眼睛瞪着你。

并不是真有人站在旁边瞪着他,成天乐与訾浩习练的都是妖修法诀,仿佛也有一种山野中的动物特别敏锐的本能直觉。但此刻这种直觉却好像发生了错误,周围并无任何异常,成天乐摇了摇头道:“这种感觉好生奇怪,并不危险,却好似有所不满。看来这里确实很特别,反正此刻也无赤焰果可采摘,我们就不要乱逛了,再去找猴儿果吧。”

成天乐和訾浩都不清楚,就在不远处那片赭红色山壁后面,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呈现出另一片空间景象。有一条一丈来宽的道路,以细润的五色土铺成,两旁是并不高大却很茂盛的梅树。这条树荫长道从山壁向后延伸百米,来到一处庄园门口,朱红色的大门、黄澄澄的门钉,门上镶着精美的吞兽金环,门楼正中央有一块牌匾,上书“梅花圣境”四个大字。

这里赫然是一片小昆仑结界洞天,比成天乐曾去过的太行洞天以及连云秘境都要大,山庄连同外围的园林方圆超过了两里。在那座古雅庄园的一间厅堂里,镶着一面直径一米多的云石板,上面是天然形成的山水、梅花、流云图案。

此时云石板上的花纹因某种法力而隐去,竟显现出如屏幕一般的图景,正是成天乐在树林中拔草的情形。有一位穿着白袍、千娇百媚的姑娘正站在云石板前皱眉道:“这是什么人啊,若说胆大吧,也太夸张了,谁能跑到我梅花圣境的门口来故意拔草?”

她身边另一位美丽端庄的女子答道:“这人我认识,前不久还到芜城知味楼来见过石盟主,拿着风师祖的仙人指路招牌,石盟主的三梦化身万里迢迢立刻赶回来了。……他就是姑苏成天乐,梅师姐应该听说过。”

答话的人正是芜城知味楼的经理陈雁,前不久曾与成天乐有过一面之缘,而白袍女子叫梅容成,是石野的正传弟子。此处梅花圣境,就是三梦宗的宗门道场,其洞天门户就在那赭红色的山壁处。三梦宗在芜城另有洞天,石野本人并不常在此处,只有召开宗门大典时,三梦宗弟子才会齐聚梅花圣境,平时只是有人轮流值守。今天恰好陈雁也在,认出了在外面溜达的成天乐。

梅容成闻言错愕道:“我也听泽仁提起过此人,师父和泽仁对他好似都寄予厚望,说此人有望开一代风气之先、解决昆仑修行界的一个难题。我还以为是什么惊才绝艳的人物,今天一看,怎么像个傻子啊?天下修士有谁吃饱了撑的,跑到梅花圣境门口来拔草!”

陈雁透过云石板看着成天乐的举止,也是一头雾水的猜测道:“可能是个误会吧,我听说成天乐是散修出身,身边聚集的也都是山野妖修,也许并不清楚本门梅花圣境所在,只是碰巧偶尔路过此地。”

梅容成:“假如真是误会,这个误会可就大了!他如今也不是无名之辈,与各派同道又不是没有交往,这般行止,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挑衅啊!……若是真不知情,未免路过得太巧,做的事情也太逗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世间怎么还有这种修士?”

陈雁:“我也搞不明白他在干什么,师姐能看清他拔的是什么草吗?”

梅容成:“这种野草你可能不认识,但我却清楚,它叫赤焰果,并非可培育之物,而是野生的蛇莓变异。它在初夏结果,约有普通的草莓大小,果实很好看却有毒。紫英师娘曾吩咐过,梅花山一带平日游人众多,这种赤焰果看上去很诱人,如果被误服可能后果严重,本门弟子出入梅花圣境时,若看见赤焰果就一定要摘下埋于土中。”

陈雁:“那成天乐难道是路过在帮忙吗?他把枯萎的赤焰果草株都拔起来了。”

梅容成摇头道:“那些都是枯草了,拔了有什么用?赤焰果落地第二年长不出新的赤焰果,它就是普通的蛇莓每年新出现的变异植株。”

陈雁:“我看他拿鼻子在闻,难道是在采药,这赤焰果的枯草可以炼药吗?”

梅容成又摇头道:“紫英师娘号称天下外丹第一,也没说过赤焰果可以入药。她倒是提过几句此物的药性,有致幻和麻痹神经的作用,但对助益修行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在筋骨强化的过程中或许可以减轻痛楚,但需要用其他珍贵得多的灵药来中和毒性,所以没有必要。

你看那成天乐显然也不是在采药,他拔一根闻一闻然后就扔掉,接着再拔一根再扔掉,分明就是拔草玩,好像还在研究这种东西生长的地气环境,却研究到梅花圣境门口来了。师父也说过,自从梅花圣境洞天被重新开启,周边一带灵气汇聚,赤焰果出现的概率也明显偏高,所以师娘才会吩咐弟子看见了就除去。

这几年每到初夏,师娘甚至吩咐游成,专门在梅花山一带搜索赤焰果,尽量将之全部摘除不要让人看见,以免引起误服中毒事件,去年紫成还帮了两天忙呢,幸亏赤焰果出现的概率很小,在游人常至处将之去除干净倒也不太难。而游成倒是挺喜欢吃赤焰果的,反正他不畏其毒性。”

陈雁:“既然拔枯草不能去除赤焰果,那成天乐显然就不是来帮忙的,看样子也不像是来拜山的。……但此人既拿到过仙师的招牌,难道是仙师让他来的,此举另有深意?”

梅容成沉吟道:“假如真是风师祖安排他做的什么事,其深意我等就琢磨不透了。反正那门户外是梅花山风景区,他爱拔草就拔草吧,我们不必管。”

假如成天乐听到这段对话,不知会作何感想?他所要寻找的灵药,每年都是三梦宗弟子刻意在山中去除的毒草。既然感觉不太对劲,他就离开了梅花山,去找林小果前几日采野果的地方。訾浩说是在紫金山深处,形容得还不太确切,因为从紫金山继续往东走已经到了灵谷寺一带。

这里的山不高,树木却非常茂盛,有些地方是人工种植并打理的园林,但还有很多地方却生长着许多百年以上的树木。钻入密林跳过山涧,绕过一株根下树洞能容纳两个人的老树,前面的林间混杂生长着一片密密麻麻的灌木。此时灌木已落叶,枝上挂着稀稀疏疏的野果,看上去很像野生的猕猴桃,却只有红枣大小,表皮已微微发皱。

近处的灌木上果实已被采空,因为林小果前几天刚来过。成天乐不想留下自己的行迹,连一根树枝都不愿意折断,让訾浩化为无形灵体钻进树丛,摘了一枚果子回来研究。此物真的就是猴儿果,其物性特征与陆吾神仑丹方中记载的完全一致。

訾浩说道:“这里还有不少猴儿果呢,我们要不要采一批回去?”

成天乐摇头道:“猴儿果并不是珍贵难寻之物,只要知道这里有就好办。我们暂时也凑不齐其他灵药,完全可以明年冬天再来采或者去别的地方采。那林小果在此采取猴儿果不知有何用,假如他发现此处的野果突然间全不见了,必然会引起怀疑,我们先别动。”

訾浩赞道:“师兄,我发现你考虑问题越来越周到了,人好像也变得越来越聪明了,这里的猴儿果确实最好先别动。”

成天乐:“那你还问我采不采?”

訾浩:“我就是想试探试探你,看你考虑得周不周全?如果你真要采果子,我再劝阻你,没料到你已经学精明了。”

成天乐:“这不是精明,就是自然而然的通透,修炼没有越修越糊涂的,除非是修错了。”

两人这一天的收获非常大,傍晚时分心满意足地离开钟山风景区回酒店了。接下来的几天,南宫玥那边的进展也很顺利,她在市井中偶遇公冶欣,并“一不小心”被对方识破了兔妖的身份。公冶欣就是那位小兔妖在人间的名字,“公冶”这个复姓很少见,但在历史上还是有知名度的。

孔子门下的七十二贤之一,也是他的女婿就叫公冶长,后世尊称为公冶子。据说公冶长不仅勤学好问,而且见解渊博甚至还精通鸟兽之语。这只小兔妖取名复姓公冶,大概也和这段典故有关吧。更有意思的是,同为兔妖的南宫玥也用了一个很少见的复姓“南宫”,孔子门下七十二贤之一,也是他的侄女婿名字就叫南宫适。

公冶和南宫这两个姓氏,史上不仅是同门,而且还是亲戚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