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33章、赤焰草,挂果野莓梢

聪明的訾浩立刻反应过来道:“当然还是兔妖了!你是想让南宫玥到南京来,故意露个破绽让那小兔妖发现?”

成天乐点头道:“是的,如果他们真是暗中搜索并控制世间妖修的组织,发现了其他妖修的踪迹,说不定会有所动作的。”

訾浩:“你想让南宫玥当间谍,打入他们内部?”

成天乐笑道:“是的,没有比南宫玥更合适的人了,她平时很少露面,这里的妖修也不认识她。其实也没必要让她打入那个组织怎么样,只是查出线索就行,知道那些人在干什么、那只虎妖如今又是什么身份,这些就足够了。”

訾浩赞同道:“嗯,就让南宫玥去找个机会,假装偶然被那小兔妖碰见并识破身份。”

南宫玥又一次“出境”了,因为居住权和签证的关系,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美国一次,毕然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一次,南宫玥真的是先出境再“回国”,接着就到了南京。假如有人查她的行踪,也会查到她是最近从国外来的,有入境记录。

到了南京见到成总,成天乐向这位白兔大妖交待了一番将要做的事情。南宫玥非常兴奋,晃着腕上的手串笑道:“成总,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还从来没施展过本事呢!……要我打入敌人内部吗?这是我最擅长的,您就等着听我胜利的消息吧。”

成天乐却说道:“那些人未必是敌人,你只是一名调查员不是间谍,只要把情况搞清楚就好,千万不要起什么冲突。……记住了,重点是那只虎妖如今的身份,还有他们那个组织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宫玥:“我明白的,我看人最准了,成总就相信我好了,保证完成任务。”

成天乐:“自身安全最重要,你就是国外回来的留学生,也是一位混迹红尘的妖修,不小心被另一位兔妖识破了身份。……事情的过程大概如此,其余的由你自行发挥,但戏不能演得太过了,一定要自然,不要露出破绽。”

南宫玥叫道:“太好了,成总,您真是太可爱了!我最擅长这么发挥了,好有趣啊,您找我来就对了。”

成天乐:“你别只顾着好玩高兴,我还有事情要交待,这件法器给你拿着,还有一套法诀你要先练熟。”

南宫玥的法器是一串手珠,是她自己感应物性寻找天材地宝炼化而成,在万变宗众妖中她除了功力稍弱之外,其实在炼器之道上天赋倒是最高的。成天乐将自己的飞电石手串交给了南宫玥,让她戴在右腕上,并详细讲解了这件法宝的神通妙用以及操控之法,并传授了一套法诀。

这法诀没有别的用处,只是专门操控自己的法宝,是成天乐在炼器和御器的过程中逐渐摸索总结的。飞电石手串并不是一件完整的法器,与那柄长丝拂尘合起来才是一件法宝,但它也可以单独使用。

它也算是成天乐以“原身”凝炼的天材地宝打造而成,几乎相当于妖物的本命法宝了。如果南宫玥带着手串与人交谈,哪怕是以神识拢住声息,用一种特殊的御器之法,手持拂尘的成天乐也可以察觉到动静。前提条件是距离在他神识可及的范围之内,这个范围要视两人中间的各种阻隔而定,有时可以远达数百米。

南宫玥又惊叫道:“哇,成总的合器之道如此厉害,竟能炼成这样的法宝!以后一定要教我,我也想试试。”

成天乐:“炼器之道我教过你,只要你功力更深,自然可以习得更高明的手法。但炼器不仅是炼人的心性,也是看人的福缘,并不是掌握了手法就能成功的。不必徒耗心血,法宝是随机缘而得、随机缘而炼化。”

南宫玥戴着飞电石手串又说道:“这算是窃听器吗?它恐怕是世上最高明的窃听器了,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检测不出来。”

成天乐:“我若不御器,切断与之的身心联系,确实任何人都察觉不出来,它就是一串手珠、一件法宝。你要将那套法诀习练纯熟,否则就露出破绽来。你对法宝以及物性的研究很精道,想掌握并不难。”

成天乐将飞电石手串交给南宫玥,除了可以当“监视器”之外,还有另外的用处。假如遇到什么危险或者要与人动手,南宫玥自然可以使用飞电石防身,只要她一御器,成天乐通过拂尘上的那根白丝立刻就能感应到,知道这小兔妖与人斗法了。

如果南宫玥遇到什么危险,却没有动用或者来不及动用这件法器,而当时恰好在成天乐神识可及的范围之内,成天乐本人就可以立刻以拂尘催动飞电石手串,既可攻敌也可保护南宫玥。这在对手看来绝对是猝不及防的状况,谁也想不到这兔妖的随身法宝会这么诡异,就像莫名其妙会自己飞出来斗法。

一切安排妥当,南宫玥带着飞电石兴冲冲地去“执行任务”了。成天乐跟踪过与林小果接头的那只小兔妖,发现了好几位隐藏在闹市中的其他妖修与草木之精。但他们修为都不算太高,不是南宫玥的对手,活动的地点又在南京闹市之中,所以也不必太担忧。

南宫玥的第一个任务是去“逛街”,找个机会恰好让那小兔妖碰上,这不能着急也不能露出破绽。而成天乐则带着訾浩去了钟山风景区,去查探那两种灵药的生长地点。

钟山风景区游人很多,这种风景区也有个特点,路好走的地方几乎都被游客踏遍了,但是隔水、穿坡、林密之处,哪怕离大道只有十几米远,也很少有人涉足。成天乐在梅花山麓越过一个池塘,沿一条水沟钻进密林,在茂盛的丛竹以及灌木中钻出来,果然找到了赤焰果草株。

所谓赤焰果,其实是某种植物的变异品种,这种植物在江南一带的山野中很常见,春天的时候发出一根向上的翠绿独茎,大约能长到一指多高,先开花,然后这根草茎底部贴地展开叶子。它大约在初夏时结果,红色的果子约有指肚大小,形状有点像草莓,在很多地方也被人们称之为蛇莓。

蛇莓并不是赤焰果,但是赤焰果却是变异的蛇莓。在有蛇莓生长的地方,可能由于地气环境特殊或者其他的原因,有一些植株会长得明显更高大,那笔直的草茎会达到两指多长,顶端结的蛇莓果有山核桃大小,呈赤红色。

核桃大小就很接近于草莓了,草莓一般呈不规则的锥形或鸡冠形,而赤焰果却是饱满的圆珠状,看上去有点像新鲜的荔枝,就是要小一圈。但它却没有像荔枝那样包裹硬壳,用手拨开很类似于草莓的果肉质地。

赤焰果看着很好吃的样子,实际上却有毒,它的汁液有致幻作用还能麻痹神经,误服的话能导致幻觉以及呼吸困难,严重时甚至能引起呼吸衰竭而丧生。因此它本身并不是一味灵药,用在陆吾神仑丹中是为了中和其他药性。想采到赤焰果得碰运气,只能到野外去搜寻有蛇莓生长的地方,而在修行各派专门种植灵药的苗圃中是没有此物的。

赤焰果这种变异特征不能遗传,它本身又是一年生的草本植物,所以无法引种栽培,只能是野生的蛇莓每年发生很小概率的变异。再加上它并非灵药,所以无人培植。还好江南一带有蛇莓分布的地方很多,有时候在路边都能看见,唯一的采集办法就是在地气灵枢很特别的地方搜索。

訾浩昨天跟踪林小果,路过梅花山的时候,注意到路边山坡上有很多蛇莓,发现了其中几株比普通的蛇莓明显高大一倍左右,那应该就是赤焰果了。但是这个季节并无赤焰果,訾浩发现的只是已枯萎的草株,要不是他事先知道赤焰果的特征,还听说过钟山一带有此物,真的难以察觉。

成天乐来到梅花山,果然在枯黄的野草中找到了蛇莓,又在蛇莓中找到了变异的赤焰果草株,这个地方离行车的公路其实只有五六米远,位于路旁的一条水沟边。此时沟中无水,到了雨季才会出现沿山谷流下的小涧。

他又顺着山涧的痕迹越走越深,离开了游人常至的风景区,到了有很多无人修剪的老梅树生长的地方。前方是一片起伏的丘陵,一侧山壁裸露呈赭红的颜色,就在这一片的林间野草中,成天乐发现赤焰果明显比别处多。

所谓灵药并非一定会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地方,钟山风景区风水极佳,恰恰符合赤焰果出现的最佳环境。成天乐在这一片地方转了半天,发现了不少赤焰果草株。就像他年初在太行山中寻找寒针翠一样,一路走一路记录地气特征、总结其分布规律,等到来年初夏时,也就能知道大概的搜索采集范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