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31章、落平阳,狐怒虎折威

成天乐去南京有三件事要办,首先是在炼制陆吾神仑丹的十八味灵药中,有一味叫赤焰果,据于道阳留下的法诀记载,钟山一带曾有此果生长,而在金陵附近长江两岸的丘陵中也有赤焰果分布。这些都是五百年前的情况了,如今不知还能不能找到,但总得去看看。

其次是去摸毕明俊的落脚点。原飞腾公司财务经理高颖达,就在南京注册了一家玉湖投资公司,他如今的名字叫罗达斯。而这家玉湖投资公司的母公司注册地在拉萨,法定代表人叫任道直,就是原先的毕明俊。毕明俊经常到南京来,南京玉湖投资公司也是他从事主要业务的实体。成天乐要实地调查这些人的详细活动情况,好确定将来的动手方案。

此番去南京,还有第三个目的,是因为花膘膘交待的一件事情,而且这件事成天乐本人竟然也听说过。甄诗蕊曾受伤化为原身,在苏州动物园呆过一段时间,成天乐恰巧看见过那条大蟒。后来那条蟒蛇离奇的失踪了,成天乐当时还问过动物园的一位工作人员,同样的事情在五十年前也发生过,那时失踪的是一头老虎。(注:详见本书九十二章。)

成天乐当时就曾猜测,会不会是一头虎妖混入人间了呢?他猜对了,确实有一头老虎成妖,而且还是如今已在山野中绝迹的华南虎。花膘膘当时就在苏州一带活动,只是功力尚浅、度过魔境劫不久而已。那虎妖从动物园里跑出来,偶尔撞到花膘膘了,两“人”互相识破了身份。

当时那虎妖也是刚刚度过魔境劫、凝炼玄丹化为人形,恰好又碰到一位混迹红尘的妖修。出于族类的天性,狐狸是畏惧老虎的,花膘膘表现得非常恭顺,让那虎妖感觉很舒服也很得意。虎妖就对花膘膘说,留意寻找红尘中的其他妖修,可以暗中控制驱使为其效力。

虎妖还说了,妖物混迹红尘最怕暴露身份,又想得到指点、找到靠山,那么就能以此为要挟或诱饵,成立一个地下的妖修组织。到时候他是头目、花膘膘是总管,那便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钱有钱、要美女有美女,想干什么事都不用自己动手了,这样在人间过得才舒服!

其实那虎妖也是突发奇想,他所认识的妖修不过是花膘膘一个而已,并不清楚自己修为尚浅,有些想当然不知天高地厚了。

猛虎在山林中并不知道自己是百兽之王,不过是生物链中的一环而已,过得未必比吃草的兔子更舒服,每日艰难觅食饥一顿饱一顿的,还受寒暑侵袭、蚊虫叮咬之苦,捕猎时还得小心翼翼唯恐受伤,否则就算一点小伤影响了继续捕猎的能力,就得活活饿死。但是住进动物园后,情况就不一样了,这头猛虎就是在进入动物园前后开启灵智的。

虎妖刚刚开启灵智之初,就在那里想——不用辛苦觅食,每天都有吃的送到嘴边多好!当然了,如果不是关在笼子里、吃的又是新鲜的就更美了!后来它渐渐能听懂人言,也能开始思考各种问题,才知道人们称呼它为百兽之王,也知道其他的动物都会怕它,感觉一度非常得意。

当他终于逃脱牢笼,见到花膘膘对自己这么恭顺,就摆出百兽之王的架子了,希望在人世间建立一个妖修组织,自己去做享福的头目。可怜花膘膘上哪儿去找那么多妖修让虎妖差遣?那虎妖平日里吆三喝四、作威作福,都是使唤花膘膘一个人。

光杆司令指挥光杆小兵,并无其他的手下,花膘膘连个狐假虎威的机会都没有。其实花膘膘的修为法力不亚于那虎妖,一开始只出于天性的畏惧,同时被对方揭穿了身份又不清楚虎妖的底细,一度不敢乱来。但日积月累矛盾终于爆发,花膘膘鼓足勇气与对方来了场斗法,竟然旗鼓相当而且他还稍占上风。

那时候他们都是懵懂之妖,花膘膘既然斗法占了上风,出于保留的本能习性或者说领地意识,他把虎妖驱离了苏州,命之别再到这个地盘来捣乱。花膘膘赶走了虎妖,但虎妖的想法也感染了他,实际的愿望其实是取而代之。等到后来花膘膘修为渐深、成为大妖之后,在人间的事业积累也有了一定的基础、并发现了一些妖修的踪迹,便开始暗中如法炮制。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又见过那虎妖一面,竟然是在南京某风景区里。四十年过去了,他们都成了老于世故的大妖,当年的恩怨不必再提,但互相的忌惮和试探还是有的。虎妖没有告诉花膘膘自己在人间的名字与身份,却告诉花膘膘他已在南京开始实现当年的愿望。回忆起当初,虎妖感慨那时初入人间,还不清楚自己的修为底细,做事有些莽撞了。

颇有心机的花膘膘还暗中查过,但并没有查出虎妖在南京的身份,只是得到了一条线索,获悉有一位小妖修暗中受到了这虎妖的控制。当花膘膘还想再查的时候,成天乐出现了,这只老狐狸也没心思再管别的闲事,再后来……就是现在了。

花膘膘在小剑池洞天每天交待“罪行”,不仅把自己的事情交待了,还把当年和虎妖认识的经过也给供出来了,这引起了成天乐的关注。成天乐能发现花膘膘暗中的作为,是出于偶然,如果有另一位妖修在南京做了同样的事,确实很难被察觉,既然知道了,就要搞清楚状况。

离开苏州的时候,訾浩问道:“如果花膘膘说的是真的,有一只虎妖在南京像老狐狸曾经在苏州做的那样,用威逼利诱的手段,驱使混迹红尘的妖修效力,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成天乐:“怎么没有风声,花膘膘不是又遇到了他,今天还把他供出来了吗?像这种事情是很难被常人发现、甚至也难被其他修士察觉的。妖修在世间本就不愿意暴露身份,比如禇无用,如果不是被我们追查到,他会主动说吗?”

訾浩:“其实做这种事情,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发现妖修踪迹,然后才谈得上暗中胁迫控制。在这一点上,没人比我们更强。”

成天乐:“不谈你我,其实最容易发现妖修的就是其他妖修。我们现在还不明状况,也不知那虎妖于世间的身份,所以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按花膘膘提供的线索先探明底细。我最怕一种状况,就是毕明俊与这个妖修团伙有牵连,那么对付起来就更难了。”

訾浩:“有什么更难的?我们又不是见不得光!假如真是那样,就连毕明俊带那个虎妖团伙一起收拾了。想想车轩是什么下场吧,他背后还有修士撑腰呢,何况那虎妖?……咦,师兄,你怎么不去车站啊?”

成天乐:“去车站干嘛?”

訾浩:“坐车去南京啊,高铁只要一个小时,我们两个人只用买一张票,还能省一张呢!”

成天乐:“我想省两张票。”

訾浩叫道:“你想步行走到南京啊!”

成天乐反问道:“有什么不可以吗?……下一步的修炼,是重新体验内息、外景、辟谷之道,当然还有神行之法。”

訾浩:“你怎么不走高速啊?连过路费都省了!”

成天乐:“我又不是奔驰!还是沿国道穿行乡野,也不至于惊世骇俗。”

成天乐施展神行之法穿行郊野,夜间于荒野中定坐感悟外景内息,第二天走到了南京。先找了家宾馆住下,第三天才装作逛街的样子先到中央门附近溜达了一圈,然后来到了位于下关区的建宁路。他们要找一家商行,名字叫“德伟厨具”。

据花膘膘交待的线索,德伟厨具的老板叫林小果,就是那虎妖手下的一名小妖修。上次花膘膘见到虎妖时就有此人在身边,后来他没查到虎妖的身份,却查到了林小果。

地方非常好找,一拐进建宁路就看见了德伟厨具的招牌,成天乐不动声色地走了进去与店里的伙计攀谈,话题当然都是关于厨具的。如今的成天乐很有派,往那里一站无形中的气场就像个大人物,他曾经在饭店干过,谈起厨具来也是像模像样没有破绽,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位陌生的大客户上门了。

这时有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走了过来,他个子不高人长得却很精神,戴着眼镜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机灵劲,很客气的递过一张名片道:“这位老板,我姓林,就是这里的经理。欢迎您多看看我们的产品,我们公司可以提供各种专业的商业厨具,也承接厨房设备工程,只要是和厨具有关的产品服务,我们应有尽有。”

成天乐一看名片上写的是林小果,就知道自己找对了人,笑着问道:“我确实很感兴趣,请问你们都做哪些业务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