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30章、江南酒,醉解经年愁

成天乐答道:“对,就是他!想当初我在给飞腾公司做清算的时候,又见过李万一次,曾经答应过他一件事,假如发现了这幅画卷有什么玄妙讲究,别忘了告诉他一声、也请他来看看,如今到了该兑现承诺的时候。……若不是在大连恰好碰到一位前辈提醒,我还想不起来这事。”

訾浩:“这样啊?那你怎么对李万解释呢?”

成天乐笑道:“就算是破妄大成之真人,行事也绝非迂腐之辈。外面不是有人叫我成大师吗?那我就当一回成大师,又有什么不好解释的!”

次日,李万在办公室里意外的迎来了一位客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成总成大师。李万赶紧起身、倒水,并擦了擦茶几和座位道:“成总,您怎么来了?真不好意思啊,我这里比较乱,堆得到处都是图纸和材料。……快请坐,有什么事情吗?”

成天乐取出了那幅画卷,在茶几上展开道:“我当年答应过你的,如果发现了这幅画的什么奥妙一定会告诉你,所以今天就来了。”

李万一见这幅画,神情变得十分复杂,从沙发上欠起身道:“成总,您发现什么了吗?我都快把它忘记了,没想到今天您真会来!当年的事情我是想破头也想不明白,现在虽然不再想了,可是还经常做各种各样的梦,总是关于这幅画的。”

成天乐呵呵一笑:“人生有大惑,似有心结总未得开解,要是我换做你也一样。今天来就是让你解开当年心结,否则你一辈子都会嘀咕的,反倒让我觉得对不住了。这幅画确有玄妙,你先自己看看吧,然后我再告诉你。”

李万俯下身去仔细看画,一边看一边嘀咕道:“我没看出什么门道来,和当初也差不多啊!……咦,好像是有点不对,但我记不清哪里不对了。它突然变了样子之后,我就没有仔细看过,让嗣水拿去卖了。”

成天乐不紧不慢地说道:“李总,你再好好看看,就算没修行的普通人,也应该能看出点门道来的。只不过受见知所限,没有去深究而已。”

李万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放大镜,对着画面看了半天,然后又从屋角搬来一台带镜头的测绘仪器,站起身来在高处调了半天焦距去看这幅画,突然喊道:“我发现了!这是微缩画吗?不论放得多大,画面都不会模糊,景物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我连车牌号都看见了!”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你确实发现了,这幅画清晰无比,不在于它能放多大,而在于你能将它看得多清楚。哪怕你弄台显微镜来,所能见到的场景也一样不会模糊的。”

李万放下仪器惊呼道:“它是怎么画出来的!”

成天乐摇头道:“其实也不能算是画出来的,它应该是映出来的。”

李万:“印!这是什么印刷技术?”

成天乐:“我说的是映衬之映,它映出了姑苏山塘景象,说起来,这幅画其实是一件法器,画中就像有一个倒映现实的世界。……然而这个世界,普通人是看不见的,无论你是用放大镜还是显微镜。”

李万目瞪口呆道:“怎么才能看见?”

成天乐:“我来就是请你参观画中世界的,千万不要太惊讶。”说着话一弹指,李万就感觉周围的办公室消失了,他竟然出现在了山塘街,身边熙熙攘攘的游人经过,一切感受与真实无异。他伸手摸了摸腮帮子,又拍了拍自己的脸,以不可思议的神情望向周围,扭头又看见了笑呵呵的成天乐。

李万如做梦般问道:“我们怎么跑这儿来了,难道这就是画卷中的世界吗?”

成天乐笑着答道:“这就是画卷里的世界,我请你进来走走。”

李万如梦游般随着成天乐逛山塘街,沿途还忍不住地伸手去摸店铺的门板和墙壁,仿佛想看看那些是不是真的?成天乐又笑道:“别摸了,对于进入画卷的你我来说,这个世界就是真的,包括你身边走过的人。”

李万终于能思考了,皱眉说道:“山塘街我来过很多次,大多是陪来苏州旅游的朋友逛,也没什么两样啊?……山塘街就在苏州,想逛自然能去逛,何必要跑到画里来呢?”

成天乐点头道:“你算是说出了问题的关键,确实不必!我只是告诉你这幅画的神奇,它是一件法器。”

李万突发奇想道:“成,成大师,您能请我这么逛山塘街,那也能请别人这么逛。假如您家来了客人,都不用出门,直接施个法术就可以带他们逛苏州,而他们也不知道其实是在画卷里。如果他们逛街的时候买了土特产,能带出去吗?”

成天乐忍俊不禁道:“当然带不出去!你见过水中捞月、镜中摘花吗?做梦娶了媳妇,还真想醒来就有媳妇?”说完这番话,他自己也不禁暗暗叹息,假如土特产能带出去的话,他岂不是早就把小韶带到现实世界里了?

但李万的话却再度提醒了他另一件事,假如父母再问起小韶甚至想见小韶,完全可以把他们请到苏州来,就用这种方法是可以见到小韶的。只要成天乐不点破,便没有破绽,就是逛街买的东西有点麻烦。

李万又问道:“如果这幅画在我手里,也可以这么用吗?”

成天乐摇头道:“不能!其实这神奇不仅在于画更在于人,在你手里,它不过是一幅画而已。假如换成世上的高人,就算用一幅普通的画,也可以让你进入画卷中,那不过是一种幻术。只是这幅画有点特别,它真真切切有一个画卷里的姑苏世界,你打不开,我却能带你进来。”

李万琢磨了半天又问道:“那也没太大意思啊,我想逛山塘街,又不是没得逛,何必费这么大劲,直接开车去不就得了?”

成天乐笑着一弹指,周围的山塘街景象消失了,他和李万仍然是面对面坐在办公室里,中间的茶几上放着那幅画卷。成天乐笑呵呵地问道:“李总,过瘾了吗?”

李万如梦初醒道:“多谢成大师,您果然是成大师!”

成天乐又问道:“看明白了吗?”

李万挠了挠脑门道:“我又不是成大师您,看是看不明白的,不过多少也能想明白。”

成天乐:“那你想明白什么了?”

李万:“我是做监控设备的,就我看,这不是一般的画,就像是在山塘街上面挂了一个超级监控器,我们看见的都是监控内容。”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确实可以这样形容。”他同时也在心中感慨,这画卷的神奇看似不可思议,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超出见知未必等于脱离见知。李万和他也是同样的凡人,对新奇事物有各自的解构方式,若非如此,他成天乐也不可能迈入修行门径,所谓超脱并不等于断绝。

李万又问道:“成大师,我还有个问题想不通。当初我拿这幅画去鉴宝,上面明明画的是古代的场景,怎么打开之后就变了呢?”

成天乐答道:“其实你当初拿的是一幅影子画,画迹上面还画了一层画迹,但那也不是普通的画迹。你如果拿监控做比喻,就像用另一种监控图像把你的监控信号给覆盖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恰恰在那个时候,信号恢复了正常。”

李万眨着眼睛琢磨了半天,终于点头道:“我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画,但我想通了!……成大师,这画在我手里是不是没有用?”

成天乐:“没有刚才我向你展示的用处,对于普通人来说,它就是一幅画。”

李万很激动的绕过茶几,弯腰抓起成天乐的手相握道:“成大师,我太感谢您了,要不然我琢磨一辈子都琢磨不明白啊!……这幅画都快成我的心病了,我原以为已经不再想了,其实晚上还总做梦。”

成天乐:“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开解你的心结,这下不会再做梦了吧?”

李万笑了:“那可说不定啊,弄不好又会做别的梦了,但总算踏实了,至少要让我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吧?……这幅画我已经不惦记了,但事情换谁都得惦记啊!……今天晚上我请客,一定要请成总好好喝一杯,我这儿有一坛上好的老春黄。”

成天乐:“怎么也得让我请你,没有你将画带到苏州,我也不可能有缘得到。……老春黄?李总,你怎么在办公室还备着这种酒呢?”

李万:“甭管谁请谁,反正今天得出去喝,成大师千万不要不给面子。……我有个朋友叫风君子,他上次到苏州来准备的酒,还剩一坛放这儿了。本来准备着明年接着喝的,我们先把它喝了,回头再买就是了。”

李万和成天乐抱着一坛老春黄去喝酒了,这坛酒当晚是一滴都没剩,好歹没让李万结账,成天乐还把醉猫一样的李万送回了家。第二天,成天乐向兑振华交代一声,便带着訾浩离开苏州启程去了南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