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28章、藏心结,阳春雪未消

再想想花膘膘做的那些事,估计印证破妄之道也挺难,此番被抓回来,恐怕也是某种机缘,不如此也无法大成。黄裳、甄诗蕊的修为与花膘膘相当,只是法力神通上弱一些。黄裳的原身是一头黄牛,其人的心性也是坚韧耐劳一丝不苟,他的修炼是一步步功夫俱足,稳打稳扎的突破层层境界。

所以对于黄裳的修炼而言,更多情况下是时间问题,功到自然成,只是面临破妄需要机缘,这一点谁也说不清。甄诗蕊其实修行时日不长,化为人形也不过数年时间,甚至比成天乐麾下大部分妖修的时间都要短,但目前已经在修证化妄之法,算得上是个奇迹了,足见此人悟性超绝。

而其余众妖中,禇无用、吴贾铭、南宫玥、盛龙皆已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而且他们成为大妖都是在结识成天乐之后、在成天乐的指引下获得的成就。还有两个人情况比较特别,一是张潇潇,如今尚未迎来风邪劫的考验,仍然只是凝炼玄丹化为人形的狐妖;另一人是吴燕青,想当初吴燕青的修为境界与黄裳相当,可是这几年并无明显精进。

提到张潇潇,兑振华摇头笑道:“妖修在人间,追求未必是修为精进,有时候影响更大的就是人间诸事。张潇潇在谈恋爱,和男友相处得很好,这就是她所喜欢的感觉,其实从修行的角度不必勉强什么。各人有各人的自在,适志而已,妖修也一样。况且妖修与人间各派修士不一样,我们寿元长久,对岁月的观念可能有不同的理解。”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在妄境中也曾有过这样的感受。张潇潇不能成为大妖,其实对她并无损失,待将来能有成就则更好,我们无法勉强,她自己更不必勉强自己。而盛龙、南宫玥、吴贾铭、禇无用等人,我都是眼看着他们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的,妖修至此境界,看起来并非如传说中那般艰难。”

兑振华却笑了:“成总啊,您可彻底说错了!”

成天乐:“哦,我错在哪里?”

兑振华解释道:“您看见的只是您所认识的妖修,可是混迹红尘的妖修绝大多数都不可能如此幸运。开启灵智自悟修行,本身已是一种超脱,待度过魔境劫凝结玄丹能化为人形进入红尘,便是超脱之大自由。

玄牝妖丹大成,对绝大多数妖修是可望而不可即,那是又一次超脱。能度过风邪劫考验,尽情享受大好红尘,便等于美梦成真,所以才称为大妖。我开启灵智之前的经历已经回想不清,但修成大妖却用了数十年。假如不是遇到了成总您,我根本想不到这么短时间内就能玄牝妖丹大成,更不敢梦想今日能得到陆吾神仑丹。

再比如那金线鼠盛龙,成气候是多么艰难?成总所赐之福缘,恐怕连您自己都再难给他创造一次。世间绝大多数妖修凝炼玄丹成功,化为人形享受红尘,已属梦寐以求之成就。只有少数悟性与性情皆值称赞者,才能成为大妖。那花膘膘修行百年,也想追求玄牝大成,但那一关始终过不去,其实再给他百年时间,无非功力更深,恐同样无法大成。

妖和人不同,我原先能化为人形已经很满足了。就因为满足才会珍惜,就因为珍惜才会忌惮,所以才会害怕那些传说中的捉妖师。所谓物以类聚,聚在成总身边更是超脱族类之大福,所以他们才能修为精进。换做山野妖修,你于世间随意找到一批,是绝不可能如此的。”

成天乐不禁点了点头道:“你们的精进与正传法诀有关,但也不完全在于正传法诀,有些机缘确实玄妙难言,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如此说来,吴燕青的状况就更值得关注了,我刚认识他的时候,其修为功力与黄裳相差无几,而那时禇无用尚未成为大妖。而如今黄裳已更上一层楼,吴燕青的修为并无精进。反倒是禇无用后来居上,如今的修为法力已不弱于吴燕青了。”

兑振华微微皱眉道:“其实吴老板这种状况,是混迹红尘的妖修常态,不过短短几年时间而已,若无大福缘,功力增长不会太快,修为境界突破也不会太明显。但既有成总的出现与指引,相比同样机缘下其他妖修的精进,吴老板的修炼倒是显得有些异常。

要么他的资质与根器本就如此,成就已经达到极限,此生修炼也就是这样了。但我觉得不太像,他遇见了成总与众妖,就算无法大成,御形之道也该圆满才对。这个人好面子,其实也无所谓,但是太好面子的话对修行多少是有些影响的,可是并不妨碍他在已达到的境界中功夫俱足。

如果让我私下里推测,可能还是心性问题,在修炼中似有心结未曾解开。再多嘴说几句,我们都知道吴小溪不是他的亲生女儿,那么小溪到底是什么来历,她的亲生父母又是谁?吴燕青一句都没提过,他似乎在内心中就本能的回避这个话题,心结恐与此有关。”

成天乐点了点头,却叹息道:“人都有自己的隐秘,他不提,我们也不好主动追问。况且有些事情也可以理解,吴小溪现在过得很好,知情还不如不知情。从真正从为小溪好的角度,吴老板不愿意提以免被小溪知道什么,也是可以理解的心态。但小溪的身世若另有隐情,恐怕就与吴老板的心结有关。”

兑振华也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想到的就是这个,但也只是私下里一说。妖修因为出身的关系皆有隐秘,就算是同门,我也没有穷究之意。”

这是成天乐闭关前,与兑振华的一番长谈。除了宗门事务之外主要是分析门中各位妖修的修行,并不是为了窥探隐秘,而是为了熟知其状况、在指引其修炼时心中有数。万变宗欲自成一派指引世间妖修,那么首先就要把已入门的妖修先指引明白吧。其实世间各派尊长,都是要做这种功课的。

……

第二天訾浩就“走上新的工作岗位”了,每日凌晨于小剑池洞天中献歌一曲,然后坦白反省错误,主要是交待当初犯错过程中的各种“心路历程”——在每个阶段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一直没有说出来?

前段时间小剑池洞天中有花膘膘献舞,如今又有訾浩每日唱歌,假如不知道内情的人见到这歌舞升平的一幕,恐怕还会以为是什么艺术爱好者在此郊游聚会呢。梦湖美蛙饭店少了訾浩这么一个打杂,却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多了花膘膘。

曾经养尊处优的花总可真是能屈能伸,一个人干的活比几个人都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难以想象他曾经那么高高在上的样子。到后来,就连樊师傅和吴小溪都有些暗暗佩服了,也不再为难花膘膘什么,更不像以前那样总给他白眼。

……

成天乐在古宅后园中再度闭关,按照石野的指点重修化妄之法。此番化妄并非是为了破妄,而是为了明晰妄境、回溯修行的历程。很少有人像他这样,通过重重考验、拥有层层修为成就,却要一步步重新修炼曾经的法诀。

他仍然以画卷世界与妄境相合,此番入妄就是自然而然的本心之妄。眼下他在这个世界中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帮助小韶重新凝形。妄境中的岁月但比现实时间要长得多,成天乐在重入妄境的修炼中明白了一件事,这真的可以帮助小韶凝炼成形,只要能将这妄境明晰如常。

习练化妄之法,展开的画卷就是他的元神世界,成天乐将自己所感悟的姑苏山水意景赋予这个世界,在妄境中运转神气法力相助小韶凝形。他本人既在这个妄境中,同时也在现实中的姑苏里。妄境中如此行功会真切的消耗神气法力,这是和以前入妄不同的地方。

这段时间,成天乐也经常出离妄境行功涵养。不知过了多久,小韶终于又出现在画卷世界中。起初时她只是一道灵影,仿佛姑苏山水中的云烟,身体似有触感又无触感,但终究是现形,若坐在对面以元神交谈,看上去与常人无异。

无论是妄境还是现实,成天乐真真切切就是用了这么多的功夫,此番修炼无所谓破不破妄,因为他早已堪破妄境。修炼至此,下一步便要重修御形之道,恰恰在这时,訾浩从小剑池回来了。

訾浩唱了二十一天的歌,也反省道歉了这么长时间,接下来是要闭关思过,回到宅院听成天乐的安排。众妖挺给面子的,这天全部陪着訾浩大总管一起来了,他们也想看看成总还要怎么处罚訾浩,如果责罚太过严厉,大家还可以开口求求情。

就在宅院的议事大厅中,訾浩汇报了这段时间领罚的经过,最后问道:“成总,您打算让我如何闭关思过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