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26章、语含羞,腼腆萌情时

黄裳赶紧解释道:“他没撒谎,各地的不动产明细以及各个银行的账户加密码,都已经交待给訾浩总管了,全部折算下来至少有两个多亿吧。”

花膘膘趁势道:“成总现在知道我的诚意了吧!我清楚外汇交易部那些客户总共损失了多少,这些年连本带利算下来,我那些钱也是不够的,但总算尽力弥补了一部分。假如我去捉拿毕明俊还能有幸活着回来,我只求成总一件事。”

成天乐不动声色道:“什么事?”

花膘膘:“我对成总敬仰已久,想当年自知有错,最终也是因敬生畏而逃去,到头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我希望能拜在万变宗门下,不仅甘愿受罚,而且效一身之力以弥补过失。”

成天乐笑了:“花膘膘,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你知道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捉拿毕明俊。因为你有危险倒是其次,但我不能让他有机会跑掉,若出手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但你自愿献财产之举确见心诚,想必也知道我现在缺钱。

说是弥补外汇交易部客户的损失只是托词,你那笔钱实际上是想给万变宗的。以此为拜礼欲入万变宗门下得正传法诀,同时也有宗门依托。否则你现在就算被我放过了,出去后恐怕也没什么好下场,因为各派修士都盯着呢!

但我要告诉你,你又想偏了。我欲建立宗门,并非图你的钱财好处,假如拿了这笔钱收你入门,虽然是你自觉自愿,但天下同道与世间其他妖修又会生出怎样的误解?钱是毕明俊卷走的,当然要由他来还,连我都不会自掏腰包,更不会去掏你的腰包,我的责任不过是帮助那些客户去追索。

你想捉拿毕明俊,我就答应你,等到动手的时候,会让你打头阵的,这里的众妖也会配合你一起出手,届时自会安排妥当。我也不希望你受伤,但真动手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你站的肯定是最危险的位置。至于拜入万变宗之事,我今天不能答应,等抓住毕明俊之后再说。凡事自择亦人择,万变宗虽指引妖物修行,但并非藏污纳垢之所。”

花膘膘赶紧点头道:“我本以为明白了,可刚才成总的话又再次点醒了我,原来很多事情的想法还是不对。我会真正的悔过,希望将来有机会拜在成总门下。”

成天乐答道:“你愿悔过,只因你曾经有过,与我希望你怎么做无关。我要你做的事情,只是惩罚你,与是否答应你加入万变宗无关。且做眼前之事,以结明日缘法。”

……

法会散去之后,从第二天开始,每日凌晨五点,訾浩就要在小剑池洞天为众妖高歌一曲,就像公鸡打鸣报晓,然后承认错误、交待自己以前的种种过失、剖析隐瞒真相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思想动态、带着悔过之心深刻反省等等。

众妖各有各的事,也不能天天都去听,但会轮流捧场。花膘膘也会天天到场,听完了之后再赶到梦湖美蛙饭店去上班。

至于訾浩则不再是梦湖美蛙饭店的打杂了,樊师傅与吴小溪等人都感到有些不舍,同时也为訾浩高兴。因为訾浩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待遇当然要比在饭店打杂高得多,他将在两家机构挂衔拿薪水,同时还在成天乐任理事长的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任职。

原来在饭店打工这段时间,訾浩刻苦学习、努力钻研,考下了好几个与建筑设计、项目施工、工程技术等业务有关的资质证书,也成了当今社会的“热门人才”之一,仅是拿这些资质在相关的事务所或施工单位挂职,每月也能领不少钱。他的“才华”也引起了成总的关注,被邀请加入了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成为理事之一。

正式打招呼从饭店辞职的时候,樊师傅拍着訾浩的肩膀感慨道:“小伙子,真是年轻有为啊!我早就看出来你不简单,就像当年的成总一样,不会总呆在这里的。我们这家饭店的风水真不错,尤其是打杂的,成材率也太高了!”

说着话他又瞅了一眼旁边的吴小溪,含笑道:“你和小溪好好说话吧,我们就不打扰了。”然后又把其他的服务员与厨师都叫走了。

吴小溪则抓着訾浩的手说道:“原来你这么用功还这么聪明,饭店工作这么忙,你在业余时间还考下了那么多证书。……好男人,就应该像你这样有上进心,难得你还那么风趣幽默。现在收入高了,社会地位也高了,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对了,这些你怎么没有告诉过我?”

訾浩的神情变得很腼腆:“告诉你什么,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我吗?没有啊,只有你对我好,我也只对你好。”

吴小溪忍不住脸红了,低下头道:“你在说什么呀!我说的可不是女孩子,是你考了那么多证,还在外面挂衔,又找到一份新工作。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这些事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还有多少小秘密啊?”

訾浩连忙解释道:“我都跟你说过啊,早就告诉过你,我在学习各种东西,对很多知识都很好奇,这几年一直在努力。只是没有告诉你我在学哪些,想到时候再给你一个惊喜。”

吴小溪:“惊喜,给我?”

訾浩:“是啊,不给你又给谁?……我一直在想啊,至少要有一份不错的收入,才可以在苏州买自己的房子、过安定的生活。这几年我一直在努力用功,现在才刚刚有点基础呢。”

訾浩这算是表白吗?他一直喜欢小溪、想追求小溪,别看平时很精明能干的样子,但在这一方面却非常害羞腼腆。訾浩这几年与小溪的关系越来越亲近,在饭店里没事就围着她转,甚至还陪她一起逛街看过电影,但有些话却始终没有挑明。

一方面是因为害羞,另一方面訾浩心中也有顾虑。他毕竟不是人而是一位灵修,假如接触太多太亲近,难免会被看出破绽来,恐怕还会把小溪吓着。只有修至大成之境,他才能与普通人相处完全不露痕迹。与此同时,他在世间的身份毕竟只是一个饭店的打杂,其他一些情况是不便对吴小溪公开的,他没房子没背景也没好工作,怎么好公开追求吴老板的女儿?

其实吴小溪倒不过分在意这些条件,因为她自己家就很有钱,但身为世俗间普通的姑娘,有些事情也必然会考虑。她对訾浩很有好感,在一起偶尔逛个街看场电影,有时候看着倒挺像男女朋友,但要谈到实质性的问题,总觉得还很早很远。

吴小溪今年快二十四了,但她总觉得自己还很小,在如今未成家的都市男女中,这个年纪确实也不大。如果真要发展成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小溪不求别的,至少也会希望对方有稳定的工作与足够养家的收入,更重要的是要能看到发展的潜力和上进心,不是整天只会哄她开心的饭店打杂。

另一方面,訾浩虽然对吴小溪很好,这份好感身边人能看出来,但他始终没有挑明、也没有正式的表白。像这种事情,小伙子不主动,姑娘就更不好主动说什么、甚至去谈什么实质性的问题了。

今天真是一个惊喜——訾浩有出息了,而且是在饭店打杂的这几年刻苦用功的结果。辞职的时候,訾浩这么羞答答的和吴小溪说话,语气中的含义已经很明显了。他一直就很上进,而且是为了给小溪惊喜。

一般人也许会觉得很奇怪,既然吴燕青那么有钱,为什么不让小溪去上大学,而让她就在饭店当前台迎宾?妖修的很多想法与脾气往往非常人所能理解,吴小溪肯定不是吴燕青的亲生女儿,她的身世别人也不清楚。但吴燕青对小溪很好,几乎什么事情都顺着小溪自己的意思。

吴小溪不太喜欢读书,那就不读呗,只要她高兴就行;吴小溪愿意在饭店工作,喜欢每天都热热闹闹、嘻嘻哈哈的感觉,而且大家都挺照顾她,那就在饭店工作吧。一般的家长不会这么想也不会这么做,但吴燕青清楚自己的寿元要比小溪长久得多,他可以让小溪按自己愿意的方式舒舒服服过一辈子。

吴燕青毕竟是妖修,他虽然在人间学习红尘种种,但有些思维习惯跟世间的凡人父母是不一样的,也不能套用人们熟悉的方式去理解,在遇见成天乐之前,尤其如此。吴小溪在这样的环境里,一直是个很活泼天真的姑娘,天天过得也挺开心。但她毕竟也是世俗中的普通人,在男女情感的选择上,当然也会用正常的方式去思考。

訾浩要辞职了,小溪舍不得,手拉着手两人突然间都变得很害羞,说的话像是表白又不是表白,但关系好似无形中就有了某种改变。小溪问道:“你换工作了,还会常回来这里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