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25章、歌随舞,早晚有今遭

訾浩答道:“我也是心存侥幸,明知道你修炼的问题出在哪里,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只希望你能找到于道阳留下的法诀关窍,最终是皆大欢喜。如果你没找到,回头我当然还会开口的,就是怕你收拾我!”

成天乐手按石桌站起来道:“无论你怕不怕,也得有这一遭啊!我倒是不恨你,相反却很感激你,但这件事却不能不处置。”

訾浩战战兢兢道:“你想怎么样?罚我没关系,但多少给我留点面子!”

成天乐:“三天后我将召开一场法会,宣布建立万变宗的缘由,并交代我的习法经过与法诀由来,重点是万变宗这一派的宗旨。……行了,你起来说话吧,这样我不习惯。”

訾浩站起身问道:“法决由来你也要说吗?包括从山塘街得到法诀的过程?这没有必要吧?”

成天乐:“对外当然没必要把这些公开,但是对内,他们都是这套法诀的传人,我有必要说明其来历。一个宗门,当然有其宗门隐秘,本门正传弟子不得擅自泄露也是门规。……你放心,我不会全部都说的,有些事情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待到将来,也只有历任掌门才能知情。”

訾浩:“你已经决定了?”

成天乐:“无所谓决不决定,这就是我的本意,也是建立宗门应该做的事情。不如此,无法求证真正的大成。”

訾浩:“那也等于把我隐瞒法诀真相的事情全说出来了!”

成天乐点头道:“是的,我打算先处置你再处置花膘膘,传出去的话,各派同道也无话可说。”

訾浩:“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成天乐:“首先给你个机会当众认错,然后罚你思过。我不会替你遮掩,花膘膘怕的事情,你一样也会怕!就在小剑池洞天,你每天述说自己的过失一遍,一连检讨三七二十一天,要反省得越来越深刻才行!

然后你便闭关思过,暂时也不用去梦湖美蛙饭店上班了。我知道你想见小溪,对外就说你又找了一份新工作。每周给你放一天假,你可以过去溜达溜达,但回头再闭门思过六天,等到你养心、养气、炼神、炼形功夫都到家再说!”

訾浩:“我哪还好意思过去溜达?”

成天乐:“不好意思就别去!众妖知道是怎么回事,小溪又不知道。”

訾浩垂头丧气道:“早就知道今天这一关终究躲不过啊!”

成天乐又笑了:“訾浩,我对你可没有恶意,就像你对我也没有恶意一样。不过这一关,你将来也不可能大成!其实对花膘膘而言,这一关他若没过去,估计妄境也很难堪破。”

訾浩:“那你想怎么处置花膘膘?”

成天乐:“先问花膘膘自己想怎么办?如果我连你都处置了,花膘膘恐怕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其实这只老狐狸,当然也想拜入万变宗门下,我就让他来参加这次法会。但事情没有那么便宜,就通过他来证明一件事,我们确实是一个聚集妖修的门派,但目的并不是聚众自壮声势、驱妖为己所用。世上妖类良莠不齐,可万变宗弟子不能如此。妖修求世间法缘,不是想当然的。”

……

三天后,就在古宅后园,成天乐召开了一次法会,除了正在闭关堪破妄境的甄诗蕊之外,其余众妖全部到场。还来了两名特别的“客人”,一是被成天乐邀来观礼的听涛山庄弟子胡卫华,二是一只关在大铁笼中的老狐狸。

成天乐曾就花膘膘的事情向修行各派发信求助,那么今天如何处置花膘膘,也需要有同道做个见证并向各派转达,请胡卫华来充当这个角色是再合适不过。成总首先讲述了自己这番出游的经历,与他几天前跟訾浩交待的内容不太一样。

成天乐只字未提于道阳之名,只说自己是在山塘街石狸像中偶尔得到了法诀,同时也带走了石狸像之灵訾浩。訾浩明知这是妖修法诀,却并未说出,而是在成天乐的帮助下一同修炼,所以成天乐称呼訾浩为师弟。

待到将六步法诀修炼完整,却无法求证大成神通,成天乐才发现了问题所在。于是按照法诀中留下的线索行游求证,并最终在昆仑盟主石野的指点下明了其中关窍。这套法诀就是专为妖修而设,成天乐能练成另有特殊缘法,世间修士几乎不可能模仿也不必模仿。

这一段经历中,成天乐略去了很多事情,比如寻到于道阳的洞府、向白少流求助等过程都没讲,直接就说最终是得到了昆仑盟主石野的指点。然后成天乐提到了这场法会的主题,将来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宗门?它的名字叫万变宗,它的宗旨就是指引混迹人间的妖修。

接着话锋一转,成天乐提到了两个人或者说两名妖修,就是花膘膘与曹邝。因为捉拿花膘膘之事,修行各派知情;而斩杀曹邝之时,也有各派前辈高人到场。

成天乐没有多谈私人过节,只是指出花膘膘曾错在哪里,而万变宗不能为之。花膘膘曾经所为,不是在建立真正的修行宗门传承,而是在搞黑社会团体组织,通过诱惑、胁迫等手段,敲诈、驱使隐藏世间的妖修为己牟利、实现其野心。而万变宗的出现,恰恰是为了避免这种状况的发生,指引化为人形的妖修如何在世间修行。

接下来再谈曹邝的例子。想当初花膘膘在苏州时,曹邝并没有犯事,看上去花膘膘将这个组织以及麾下的妖修控制得很好,似乎也有可取之处。但花膘膘本人的动机并非善意,等到他一走,曹邝便原形毕露。也就是说,花膘膘那种手段,既是对世间是祸害,对妖修本人也并非真正的帮助。

通过花膘膘和曹邝这两个“反面典型”,从指引者和门下弟子的角度分别阐述,说出了万变宗的创派宗旨。目前已有兑振华玄牝大成,可传法收徒,而在将来的宗门中,有完整的正传法诀可指引各族类的妖修。但万变宗并非是为了聚集妖修而出现,它针对的是自古以来就有妖物混迹红尘这种状况。

成天乐的宣讲至此完毕,众妖几乎都目瞪口呆啊,谁也没想到成总的法诀是这种来历,更没有想到成总竟有如此宏大的愿心!他们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胡卫华首先起身道贺并表示敬仰,众妖这才反应过来起身回礼并一齐向成天乐道谢。

成天乐也起身还礼,又说了一句:“先不必急于相贺,訾浩,你曾对我隐瞒我法诀的真相,也等于是隐瞒了在座的所有人!今日召开法会定宗门之规,你这位总管首先应该如何认错呢?”

成天乐给訾浩面子了,这个面子倒不是替他遮掩,而是让他自己认罚。訾浩满面愧色拜服于地,自愿在小剑池洞天向众妖反省道歉三七二十一天。成天乐开了句玩笑道:“你罚花膘膘每天跳一支舞,那你自己该怎么办啊?”

訾浩做了个擦汗的动作道:“我每天再给大家唱首歌!”

众妖都想笑,但都憋住了。随后訾浩又表示,坦白二十一天之后,将闭关思过,每七天还抽出一天时间处理宗门事务。众妖一见这个场面,就猜到成天乐早有安排,当然没有表示异议,但也纷纷开口为訾浩求情,表示訾总管认错是应该的,但事出有因,责罚也不必太过严苛。

一向喜欢当领导的感觉的訾浩,今天是当众栽了个大跟头,是该好好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了。成天乐又对笼子里的那只老狐狸说道:“花膘膘,你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愿意道歉悔改,要尽一切办法来弥补先前的过失,是否发自肺腑?”

那只狐狸口吐人言道:“当然,当然,完全出自真心!”

成天乐又问道:“你可知错在何处?”

花膘膘带着哭腔道:“知道了!我一连反省了那么多天,刚开始只是敷衍,后来却彻底把自己给说明白了,这才清楚訾浩总管那么做的用意。”

成天乐:“那你说说看,想怎样悔过,又要求我放你怎样一条活路?”

老狐狸像人一样拜倒在笼中道:“刚才成总说的话我全听见了,也一直在思考,终于下定了决心。訾浩总管要我去拿下毕明俊,据说成总已有他的行踪线索,我愿意去!我还听说成总一直在为交易部客户追回损失,我也愿意帮忙。

我花膘膘在世间没什么亲属,成总与诸位妖亲就是我的亲人啊。我虽然隐姓埋名逃走了,但资产也早已转移,生意上没有什么损失,这些年好歹还算有些积蓄。我愿意把全部财产都拿出来,帮助成总归还原交易部的客户,让您完成心愿。假如我去捉拿毕明俊时不幸身亡,我的遗产就全部留给万变宗,加起来也有两个多亿吧。”

成天乐插话道:“哦,真有这么多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