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23章、苦不堪,剑池舞狐步

成天乐一愣,下意识地答道:“花总,您怎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

在电话里喊救命的人就是花膘膘,听声音仿佛就能看见他本人的样子有多凄惨。成天乐以前跟花膘膘打交道的时候,都是很尊敬的称他为“花总”,现在猛然听到他的声音,还是习惯性地如此说话。

花膘膘的反应却像被针扎了似的,赶紧求饶道:“成总,您可千万别再这么叫我了!我道歉,我悔改,我愿意尽一切办法来补偿,只求您放我一条活路吧!”

成天乐纳闷道:“你这只老狐狸不是一直活得很滋润吗,谁又不让你活了?”

花膘膘有气无力道:“訾浩,您的师弟訾浩啊!他折腾得我就剩下半条命了,另外半条恐怕也快保不住了。我正在后厨刷盘子呢,好不容易瞅没人,才溜到柜台底下给您打了个电话。”

成天乐竟然笑了:“你抱着电话躲在柜台底下吗?不着急,慢慢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花膘膘却很焦急地说道:“待会就有人来了,我得快点说。訾浩这段时间怎么罚我,我都认了、都诚心接受,我坦白从宽、我重新做人。但他上午说了,我要么就去把毕明俊抓回来,要么就自己写个牌子挂在身上在苏州游街。这让我怎么办啊?要么以后没法做人,要么现在就去送命!”

成天乐:“噢,有这回事?他倒是挺有创意的。……算了,你先老实在柜台底下猫着吧,我今天就赶回苏州,有些事情等我回去之后再定。”

花膘膘的声音都快哭了:“天呐,成总,您终于要回来啦!您知道我盼了多少天吗?……哎呀,有人来了,我要回厨房工作了,您今晚千万早点到啊!”说到这里,这只老狐狸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看样子花膘膘落在訾浩手里可没少吃苦头,成天乐在返回苏州的路上一直在琢磨这件事。该怎么处置那只老狐狸呢?如果只谈私人恩怨倒也简单,花膘膘干过什么,成天乐回忆起来心中就像有一个小本,一笔一笔的账都记着呢。

但如今的事情显然不简单,有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呢。成天乐已向几大修行门派求助、请求大家帮忙留意花膘膘的下落,花膘膘又是被天下第一大派正一门弟子抓住的。履谦道长并没有自行处置,而是将花膘膘交给了成天乐身边的众妖。

成天乐有自成一派之愿,而且这个门派将来的弟子皆是混迹红尘的妖修,这是昆仑修行界前所未有的事情。如果做得好,可谓开一代风气之先!如果搞砸了,那就不仅是面子的问题了。现在不仅是正一门,包括得知消息的修行各派,都在看成天乐怎么处置花膘膘呢。

以成天乐如今的修为成就,再回头看他与花膘膘之间的私人恩怨,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以下三条——

第一,花膘膘曾请吴燕青带着成天乐赴宴,却是在一座破落的道观中借迷仙散施展的幻术,所吃的酒菜是从隔壁的会所偷的。成天乐当时没看出来,耍得挺嗨,喝醉了还抱了根瓠子回去,多少有点丢人。但平心而论,成天乐本人没什么损失,而且也不是那顿酒宴的主客,假如他没有修行的话,恐怕永远都不会识破。

第二,花膘膘曾经暗中要挟过毕明俊,安排成天乐去外汇交易部当总经理,在幕后导演了那场应聘,而成天乐本人却一直蒙在鼓里。也就是成天乐那种没心没肺、乐观开朗的脾气才会坦然面对那么好的“运气”,将外汇交易部经营得也是有声有色。这对于他和訾浩而言,都是人生中一段难得的历练。

花膘膘的主要目的是试探毕明俊,企图挟制这位灵禽妖修,同时也想搞清楚成天乐的底细。他之所以敢那么做,是自以为不会暴露。后来飞腾公司东窗事发,被惊动的毕明俊提前发动计划卷款走人,也让花膘膘措手不及。此事连累成天乐进局子呆了几天,但最终也是安然无恙。

第三,花膘膘通过他暗中挟制的张潇潇,窃听过成天乐。若是豁达一点,前两件事或许不必过于追究,就算成天乐曾受连累进过局子,犯事的人是毕明俊而非花膘膘。只有窃听这件事是不可轻饶的,后来花膘膘逃走,多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但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终究还是落回到成天乐的手里,报应啊!

更重要的事情,却不是花膘膘与成天乐之间的私人恩怨。花膘膘曾暗中挟制过张潇潇和禇无用等人,也打过毕明俊的主意。他企图建立一个地下组织,挟制与驱使混迹人间的妖修。

成天乐如今要建立的宗门,也是一个妖修的组织,如何打消他人类似的疑虑,他的做法与花膘膘又有什么不同?别人通过他对花膘膘的处置便能看出端倪。想了半天,成天乐在路上给行事稳重的黄裳打了个电话,询问事情的具体经过。

黄裳突然接到成总的电话非常惊喜,连声表示问候与关心,听成总问起了花膘膘的事,他的语气变得好气又好笑,介绍了花膘膘这一个月来在苏州的遭遇。

履谦道长倒没有为难花膘膘,只是把他制住交给苏州众妖。成天乐最擅长的缚灵印教给了两个人,就是訾浩与兑振华。在訾浩的授意下,由兑振华出手封印了这只老狐狸的神通法力,将他打回原形先送到了小剑池洞天,宛如当年的刘书君。

但花膘膘的处境可比刘书君凄惨多了。见过老狐狸跳舞吗?花膘膘被打回原形后天天都得跳一支,美其名曰每日一舞,以娱乐大家的方式为当年的事情道歉。訾浩这么折腾花膘膘也不是平白无故,当初訾浩也暗中随成天乐一起赴宴了,在宴席上张潇潇献舞,便是受花膘膘的驱使。

訾浩就说了:“老狐狸,当初你用迷仙散摆酒宴,还让张潇潇来跳舞;今天想认错道歉的话,就自己给大家跳吧!”这话一出口,张潇潇觉得很解气,其他妖修如南宫玥也跟着起哄,花膘膘是非跳不可了。

仅仅跳舞是不够的,还得承认错误、交待罪行。每天跳完舞之后,花膘膘还得承认当初都干了什么坏事、坏在哪里、并承诺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云云。他刚开始还想打埋伏,大家知道的事情他就说、不知道便不说。但訾浩能放过他吗?折腾到后来,他什么都说了,就连当初做生意偷税漏税的事情都交待得一清二楚。

到最后实在没得说了,那就从头继续做检查吧,每说一遍,都要有“更深刻的思想认识”、“更彻底的认罪态度”。花膘膘也算是个会演戏的,说得是声泪俱下,但到最后已经不是在演戏了,他当真是痛哭流涕。杀人不过头点地,他求众妖放他一马。

众妖当中,若说与他有点交情的是吴燕青。吴燕青本来也觉得花膘膘所行可恶,可见这只老狐狸被折腾得这么惨,也真的是想认罪改过,多少动了恻隐之心。但吴燕青有心替花膘膘说话也不好开口,因为安排成天乐到外汇交易部做总经理这件事,他吴老板本人多少也算同谋啊。

一个人混到最惨的境地,大概就像花膘膘这样吧,想帮他的人都没法说话。而和他有仇的可不仅是张潇潇,还有禇无用。张潇潇同为狐妖,无意间说破了花膘膘的一个弱点——狐狸怕烟熏。说到“熏”这一招,盛龙最擅长啊,而盛龙与禇无用之间的关系最为亲近,也想帮禇无用出气。

盛龙一“出气”,花膘膘可就倒血霉了!訾浩有一个“优点”让花膘膘很难受,他要求跳舞就是跳舞、一定要好好跳;认错就是认错、一定要诚恳深刻。舞跳得不认真、认错的态度敷衍,訾浩就让盛龙单独“出出气”,花膘膘被折腾得苦不堪言。

到最后花膘膘的舞跳得确实越来越认真,一只毛绒绒的肥狐狸在小剑池洞天张牙舞爪的天天乱蹦,认错的态度也是真的很诚恳了。假如他不是妖而是人,估计连小时候偷看女厕所之类的事情都会交待出来,并逐条反省错误。

也许是看花膘膘舞跳得确实卖力、错误坦白得很深刻,或许是为了保护小剑池洞天的环境,众妖终于劝住了盛龙不要再找老狐狸“出气”。

成天乐不在苏州,花膘膘落在訾浩手里还想讨好吗?兑振华、黄裳、甄诗蕊这三位护法,多少会拦着訾浩不要太过分。但甄诗蕊恰好闭关了,兑振华与黄裳也觉得花膘膘应该先吃点苦头。訾浩看似胡闹,但并没有真的把花膘膘怎么样,具体该怎么处置,还要等成天乐回来决定。

胡卫华虽非成天乐门下,但与众妖的关系很近,也清楚小剑池发生的事情。甄诗蕊闭关了,胡卫华便以昆仑修行同道的身份出面,想劝劝訾浩不要这么恶搞,虽无伤大雅但被各派同道知道了也不好听,等成总回来该怎么罚就怎么罚他呗。

恰恰在这个时候,花膘膘交待了蟒妖曹邝曾经也是自己的手下,这只老狐狸还不清楚曹邝后来的事情呢,只是搜肠刮肚的回忆自己都干过哪些事。胡卫华一听这茬,只说了一个字:“该!”然后也不再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