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22章、借禅修,鉴奋疾三昧

石野目露赞许之色,点了点头又问道:“成天乐,昨日你指出了那套妖修法诀的问题,今日想出了解决之道吗?”

成天乐也点了点头答道:“多谢石盟主点化,我已经想明白了。”

石野眼神一亮:“哦,何解?”

成天乐的回答出人意料的简单,他并不是站在自己的修炼角度,就是针对昨天指出的法诀存在的两个问题,思考这套法诀如何传世,若自成一家、它又是怎样一门传承?

首先,这套法诀不能传人,那就不传人——只传妖!也就是说,成天乐欲自成一派,除了他自己是人,再加上“耗子”这个特殊的存在,习练这套法诀的弟子一律都是妖修。比如兑振华已经玄牝大成、可传法收徒,但兑振华能收的弟子只能是世间其他的妖修,至于人间修士,不可能像成天乐这样练成这套法诀。

这是昆仑修行各派中前所未有的情况,有的门派也有妖修,比如燕山宗中有郝墨、三梦宗中有丹游成等等,但从来没有哪个门派弟子全是妖修,而且正传法诀专为妖修而创。更搞笑的是,只有这派的“掌门”恰恰是个人;搞笑就搞笑吧,成天乐不在乎。

至于这套法诀“不能入门”,成天乐不能指点一只小猫小狗怎样修炼成妖,只能去指点猫妖、狗妖怎样在世间修行,那么这个门派的目的,就是为了聚集世间妖修。而且成天乐认为,昆仑修行界很有必要存在这样一个门派。

其实在他之前,花膘膘曾经就想搞过这样的组织,但那不是修行门派,而是黑帮团伙的性质;而在花膘膘之前,于道阳早已想过建立此等宗门,但于道阳的做法并不是真正的宗门传承,反而是在搞传销团伙了。

于道阳、花膘膘之流,事情固然做得不对,但有些思路还是值得借鉴的,就因为世间有这种需求,他们才会有那样的想法或做法。自古以来就有妖修化为人形混迹人间,他们已经历了一次超脱,享受着大好红尘也在追求着真正的超脱之道,最需要的就是成天乐这样的指引。众妖聚集在成天乐的身边,当然是各有缘法,但偶然中也包含着某种必然。

成天乐还告诉石野,他在于道阳的洞府中就已经想好了这个门派的名字,就叫——“万变宗”。石野闻言端着茶杯笑而不语,却悄然发来一道神念,其中主要包含了两种信息——

首先,石野以昆仑修行界各派盟主的身份欢迎“万变宗”的出现,并以三梦宗掌门的身份道贺。他同时也告诉成天乐,先不必搞什么仪式庆典,也不必公然自称宗主或掌门,顺其自然把事情做好了再说。

“姑苏成天乐”在如今的昆仑修行界已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论江湖地位与修为成就,距开宗立派还有很大距离。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且对外以“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对内以“万变宗”的名义,好好谋划目前的一切,待将来水到渠成。

石野还告诉成天乐,世间不是没有过妖修聚集,也不是没人曾在暗中尝试汇拢妖修、建立某种互助或自助的组织。但这种尝试,往往都会出现花膘膘和于道阳所行的弊端。因为没有人能像成天乐那样指引出身各种族类的妖修、让他们就以妖修的身份在同一宗门传承体系下修行,而指引者则本身却不带任何“妖气”与妖物习性。

其次,为了表示祝贺与答谢之意,石野讲解了一段修炼关窍,并不涉及到其他的法诀,就是指出成天乐所修的这套法诀该如何突破大成?并非是于道阳所指出的三种方法之一。石野能指出来而于道阳不能,原因之一,于道阳本身是妖不是人,他没有成天乐这样的修行经历。

据石野说,他是查阅了师父从忘情天宫带出的一卷关于物类之修的典籍,再结合成天乐的实际修证想通的关窍。天下除了成天乐,恐怕再没有其他人能以这种方法去尝试,因为它有个前提,就是必须已经将这套法诀练成。

石野讲解了佛门的一种定境修为,叫“狮子奋疾三昧”,能够一念中依次入四禅八定至“非想非非想”;也能从高深的“非想非非想”,瞬间回向“来处”,进入此前所修的各种定境。这听起来非常玄妙,可以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一个已博士毕业的人,是否还能顺手解出大学、中学、小学的各种考试题?

这人的水平早已超过了此前的层次,但那些题目他未必能顺手解答,这也是现实中很多人的实际情况。石野讲“狮子奋疾三昧”,当然不是要成天乐去修禅定,而是要成天乐像这样去修那套法诀,以常人所能理解的语言来概括,就是一句话——“倒着练回去,再从头练回来。”

具体地说,就是再入妄境明晰身心。成天乐虽已勘破妄境,但当初的心境修为究竟还差了那么一层,因为对法诀本身的问题没看透。然后再去修炼御形之道、感受风邪侵袭,将元神外境内景分别体会;再入魔境洗炼身心,以人身为妖身,重感丹火、身受,习炼形之道、动作之静、静中之动;观色欲之烈、之欢、之永恒常在,于生命本源处求灵丹之兆。

至此再回头,如妖修般凝炼玄丹,一步步直至玄牝大成。

还举刚才那个例子,让一个已经毕业的人重修功课,依次温习大学、中学、小学甚至幼儿园曾经学过的内容,从个人修行的角度,将这套正传法诀毫无障碍的吃透。然后就以人身为妖身,就在那种宛如妖物灵智初开的状态下,从头一步步修证这套法诀。于色欲劫中感成丹之兆,再历身受、魔境凝炼玄丹,破风邪、妄心而玄牝大成。

若没有这个“倒修”直至“入门”的过程,直接重头来是不可行的,因为这套法诀本身就“不能传人”也“不能入门”。这么做理论上可以解决修完这套法诀却无法玄牝大成的问题,但实际上除了成天乐以外,对别人没有意义。因为其他人根本没有办法入门,又怎能修成之后再回头呢?

它从某种意义上也相当于散尽神通法力再重修,只是没必要那么做而已。成天乐的修为境界仍在,只是让身心回溯到初始的状态,就以一名妖修的身份从头再来。而成天乐最终所证的大成,真真切切就是妖修之玄牝妖丹大成。

这道神念印入元神,成天乐离席而起以师礼拜谢。石野面带微笑受了他一拜,待成天乐要再拜时,伸手将他扶起道:“我非你的传法上师,你所修还是你自己的法诀,我并没有另传任何内容,今日相见是点化之缘。其实早在那教堂之外,便已有人告诉你答案,却借此来考我。”

石野说着话,又从怀中取出了那写有“仙人指路”四个字的白纸。关窍既已点透,成天乐也彻底明白过来,拍了一下脑门道:“我一张口就把这张幌子给念倒了,原来那就是答案!”

石野笑道:“其实无论你怎么念,都会念倒的。”

成天乐不解道:“这又是什么道理?”

石野:“成总,请你再仔细看看。”

成天乐施展御形之道、于元神定境中观之,忽然发现了这张幌子的玄妙。这四个字是按照某种规律印入元神的,他下意识地念出来一定是“路指人仙”,而非正常的顺序“仙人指路”,等到看清之后,却又是普普通通的一张白纸黑字招牌。

这种玄妙一般人很难理解,石野当场施展神通又演示了一遍。白纸上的字迹带着不易察觉的神念灵引,一瞬间印入元神的顺序就是那样,而与左右的写法并无太大关系。

成天乐终于问道:“石盟主,写下这玄妙幌子的究竟是哪位高人前辈,与您又是什么关系?”

石野的表情变得有点古怪,苦笑道:“你遇到的人就是我师父。是白少流指引你去的吧?相见便是缘法,却把你指到了我这里,只希望你今后无事莫要再打扰我师尊。”

白少流的事让石野当面说破了,成天乐也很尴尬,赶紧拱手道:“那是当然!感激无以名状,谨记石盟主的教诲。”同时在心中暗暗称奇,原来在教堂外见到的人竟是石盟主的传法上师。

石野又说道:“师尊将你指到他的弟子这边,成总,我可能也会将你指到我的弟子那边。有点小事要麻烦你收拾,你若想感谢,将来就这般感谢吧。”

成天乐连忙问道:“石盟主的门下弟子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请您尽管开口,我一定愿服其劳!”

石野摇了摇手:“还不是那只好惹事的猴子!现在不必说破,你若事先知情,看我的面子反而不好处置了。等将来遇到,自会知晓缘法。”

……

成天乐再度告辞离开知味楼的时候,心中又带着新的疑问,不知道石野将来要麻烦他处理什么事情,竟然与三梦宗的弟子有关?但眼前要尽快赶回苏州,听说花膘膘已经被带回去一个月了,也不知道訾浩等人是怎么处置的?处置完花膘膘的事情,再召开法会,正式定下“万变宗”之名,明确这一派宗门将来在昆仑修行界的定位,然后他就该闭关练功了。

正在成天乐这么想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竟然是梦湖美蛙饭店前台的号码,接通之后,只听一个曾经很熟悉的声音凄惶地喊道:“成总,救命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