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21章、人间世,何处是芜城

石野在旁边也笑着插话道:“成总,你确实很有个性,哪怕在正一门掌门面前,你也是开口直言并不多想。……其实吧,这事我也听说了。成总这阵子是不是没开机,或者电话信号不好啊?”

石野突然改口称呼他为成总,明显有调侃的意思。成天乐答道:“前一阵子在于道阳的隐秘洞府中,当然没有手机信号,我干脆就关机了。”

泽仁又笑道:“原来如此,想必是苏州众人总打你的电话打不通,也就没有再打了,所以你这几天还没收到消息。在海南抓住那名妖修的人就是履谦,那妖修当时名叫花山,但他在苏州也用过一个名字,叫花膘膘。”

成天乐这才反应过来,泽仁道长刚刚是故意逗他玩呢!这位看似随和谦厚的正一门掌门,偶尔也会开开玩笑。成天乐曾向各派传讯,请求同道相助留意花膘膘的下落,而花膘膘终于没躲过去,被履谦道长在海南抓住了。

这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当时成天乐正在于道阳的洞府中,訾浩等人联系了好几天怎么都联系不上,也知道成总有事不便打扰。等到成天乐离开洞府,这几天忙着四处找人求教,也没有来得及和苏州众妖联系,今天却听泽仁掌门亲口说了出来。他赶紧起身再度行礼,感谢正一门及履谦道长相助之情。

按照成天乐先前向各派发出的求助内容,只是希望诸位同道能留意花膘膘的行踪,如有发现及时告诉苏州众妖,他们自己再赶去拿下花膘膘。但履谦道长发现花膘膘的地点远在海南,干脆就好人做到底,而且花膘膘修为不弱,他也不希望訾浩等人赶来动手一不小心产生伤亡波及,于是先出手将花膘膘制住。

现在花膘膘已经“回”苏州了,据说正在群妖的监督下“思过悔改”,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要等成天乐回苏州后才会清楚。一番道谢之后,正一门掌门既然这么晚来访,一定与石盟主还有要事相谈,成天乐便先行告辞。

天已经完全黑了,知味楼已经打烊,但是门僮还没有“下班”。成天乐下楼的时候,还在想石野问的那几个问题,一出门便迎面遇到了史天一,竟恍然又有所悟。

史天一这位题龙山弟子,从某种意义上处境其实与他是一样的。夜游先生易渊留下正传法诀当然不会有错,可是史天一与王天方这两位师兄弟如今并没有突破大成之境,也就继承不了题龙山的传承,当然还有宗门道场以及那洞府中的诸般器物。

史天一肩负的责任以及他的愿望并不是自成一派,若从个人角度看,他的责任更重大,但完不成就是完不成,有些事情不因人的欲望而转移。假如史天一终究无法修至大成真人,他也只能尽量设法将题龙山的法诀以及秘密以某种方式传下去,但题龙山这一派在他本人手里是无法恢复了。

说遗憾确实遗憾,但少年时得遇夜游先生,对史天一而言是大幸运,他已经拥有的成就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收获。那题龙山宗门道场本就不是他的,若没那个本事去继承就不要再打别的主意。他的师弟王天方当然做错过很多事,但是最初想偏的就是这件事。

见到史天一,成天乐便想起自己的处境,其实他的收获可比这位题龙山弟子大多了,唯一遇到的麻烦不过是自以为修错了法诀。其实那法诀并不是错的,只是他自身的问题而已。史天一则迎上来道:“成总好大的面子,石盟主竟然亲自赶回来见您了!”

成天乐苦笑道:“我也不知怎样感激才好,一点私人的问题,没想到石盟主竟从几千里外赶回。”

既然是私人的问题,史天一倒不好细究了,只是问道:“成总的问题解决了吗?”

成天乐答道:“其实也无所谓解不解决,只要自己明白就好,石盟主叫我明日此时再来。”

史天一:“明天再来?那就上我那儿去住吧,这一天让我好好招待招待您!”

成天乐摇头道:“多谢好意,若是下次我一定乐意打扰。可是石盟主刚刚问了我几个问题,这一天一夜我需要好好思悟,就在这芜城中一个人静静地走走。”

史天一:“哦,原来如此,那我就不打扰成总的修炼了。”

成天乐逛街去了,而且是大半夜,一个人背手似有目的又漫无目的的游走,就像他曾经穿行姑苏的大街小巷,在元神定境中修炼御形之道。芜城不是苏州,但天地间万事万物总有似曾相识之处,他在感悟可能也在解答两个问题:哪里是苏州、哪里是芜城;为何是苏州、为何是芜城?

这傻小子逛街很有个性,不分白天黑夜,就是这么一步步走下去,直到第二天晚上,就这么走回了知味楼。

……

且不提成天乐逛芜城,他下楼后,君子居中的石野向泽仁传达了一道神念,解释了成天乐登门求助的来龙去脉。泽仁微微一怔道:“他怎么恰巧惊动了风前辈呢?”

石野苦笑道:“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肯定是有人背地里撺掇,结果仙师指路、指到我这儿来了。”

泽仁:“谁能做出这么玄妙的事情来呢?”

石野:“不是谁能,而是谁会。换做泽仁掌门你,恐怕是不会这么做的。”

泽仁也苦笑道:“是啊,我好歹也是昆仑第一大派的掌门,不想被人敲脑门。”

石野:“那倒不会,仙师的脾气已经比当年温和稳重多了。但既能请动仙师、又肯这么帮成天乐的,恐怕只有白少流了。”

泽仁:“既然成天乐已经找到了你师父,以风前辈的手段,问题应该当场就解决了,怎么又让他跑到知味楼来找你?”

石野叹了口气道:“假如是当年,以仙师的脾气,弄不好吹口气抟个玄牝珠就当场给了成天乐,管它是不是真的玄牝珠,反正能当玄牝珠用就行了!……但是那么做,仅仅是补成天乐本人修炼法诀的缺憾、得到大成之具足神通,法诀存在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所以我说仙师的脾气和当年已经不一样,以他的身份,有些话可能不好说也不想说,所以才把成天乐指到我这里来。这也是在考我啊,他知道成天乐的出现对我以及对昆仑修行界意味着什么,也想考我能不能看出问题所在、把事情给搞定了?”

泽仁笑道:“师父考徒弟倒是天经地义,成天乐是自己送上门去的,正好让风前辈送来考你。但你已有化身五五之大神通,风前辈还要这么考你,倒是有点出乎我的预料。”

石野:“化身五五,在仙师眼中恐怕也算不得什么大神通,就算我将来能飞升成仙,他也未必会觉得很稀奇。只是成天乐这件事情倒是东昆仑前所未遇,甚至让人感到匪夷所思,解决起来并非仅看谁的神通法力有多强大。”

泽仁:“对了,这次芒砀山两昆仑法会的情况如何?”

石野又叹了口气道:“西昆仑有几位妖王十分难缠啊,假如换做当年我仙师在场,恐怕已经掏出黑如意去‘说服’了。但我身为昆仑盟主却不能那么做,只有耐心解说,好歹劝服他们不要生事。但是妖物行走世间,这个状况是我们要面对和解决的;可我东昆仑自古以来就没有这样的门派,空口解说总是困难。我倒是很期望成天乐能做出个样子来,以后也就好办了。”

……

成天乐本人并不清楚石野和泽仁的这番谈话,更不清楚石野已经猜到是白少流暗中捣鼓的这件事。他在芜城行走了一天一夜,若恍恍惚惚,也若混沌中又开一窍。第二天晚上再次来到知味楼,仍是那间君子居里,石野正在等他。

见面行礼落座之后,石野开门见山道:“成天乐,昨日所言法诀之事,我想问你——这几年姑苏之行,是有得还是有失,你是否有所不满?”

成天乐答道:“当然是有得,我亦无不满。”

他详细解释了一番自己的想法。无法炼成玄牝珠,并不是失去了什么,因为成天乐本来就没有,当年他不过是一个被人骗到传销团伙的傻小子,误打误撞得到妖修法诀有今日成就。这些是在以前的梦想中也想不到的大收获,他得到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但很多人总是得到的越多便想要得越多,比如今天又想要玄牝珠了,关键在于他是怎么想的?这不应该是对法诀的不满,而是自我的追求。修行人追求更高的修为,并非出自贪占之心,而是达到一种更加完美的存在境界。若是这一念有差,心性就有偏离。

成天乐原先确实有些想偏了,为了大成而求大成。倒也不能怪他心性不好,因为有太多的客观原因,比如他欲开宗立派的想法、小韶在画卷中的状况等等。可是当他与小韶在画卷世界里“重逢”,又经石野昨日发问,这才彻底通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