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20章、高簪髻,道人便如是

石野这道神念印入元神,与成天乐在石狸像中取得法诀的情形十分相似。成天乐以前能在元神中与訾浩、小韶等人交流,不必开口说话也不必担心被别人听见,但与这种情形并不一样。这样的神念并非是一句话,而是将很多句话所包含的信息在一瞬间传达给别人,甚至还包含语言很难或者根本无法描述的图像、感受等复杂的信息。这种手段是不能轻易对一般人施展的,以普通人的元神很难接受,甚至当场就会神智错乱了。

石野首先传达给成天乐的信息,就是关于这种神念心印的手段,它便是突破大成真人境界的具足神通。成天乐现在若还没有掌握这种手段,则说明并未真正的修为大成。

其次石野告诉他,昆仑各大派都知道三梦宗拥有传说中的九转紫金丹。三梦宗确实炼成过这种不可思议的丹药,至于如今还有没有,不必追问,因为这是一个无缘则不可开口的话题。如果成天乐是听说了九转紫金丹的传说跑来上门求取灵药的,那就请打消这个念头。

九转紫金丹的药效确实有可能帮到成天乐,因为它可以移炉换鼎,相当于给人换一副全新的身体,甚至能百病全消、青春永驻。假如成天乐先服用九转紫金丹,再散尽神通法力,重新修炼别的门派的正传法诀,可以避免先前所处的困境,当然也有获得一步步成就直至突破大成真人的希望。

但三梦宗的九转紫金丹不会作这种用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天下修士、与三梦宗交好的各派同道,几乎人人都需要它。而三梦宗从来不拿九转紫金丹作为同道交往的恩惠,或者说从不用它作为诱惑天下修士的手段。

于道阳曾经告诉成天乐,有陆吾神仑丹在手,就可引诱天下妖修听命,不论那么多妖修最终有几人能得到它,陆吾神仑丹总是看上去不可及又可及的目标。但是更神奇的九转紫金丹在三梦宗手里,却从来没有这种象征,根本不要开口相求。如果得到它,必然是因为特别的缘法,而成天乐的这种情况显然不是。

天下无法突破大成境界的修士多了,成天乐站在自己的角度当然认为自身的情况特别,但在天下修士中,无法修炼至大成境界实在是太正常了。况且九转紫金丹只是能解决成天乐若散尽神通法力之后的困境,并不能一定助他修为大成,无论是什么法门,还得自己去修炼。

成天乐的神情有点尴尬,他当然知道三梦宗拥有传说中的九转紫金丹,但并不完全清楚这种仙家神丹的灵效,来之前也根本没想到向石野求取灵丹。但他一见面就赠送两枚陆吾神仑丹,没法不引起别人的误会,好像就是登门向人求灵药似的。

此刻他赶紧站起身来道:“石盟主,晚辈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原来您三梦宗的九转紫金丹还有如此神效!……我并非为求丹而来,是为求指点而来。”

石野一笑,坐在那里开口道:“你是想解决所修法诀的问题,曾远去万里找到于道阳的洞府找答案。我可以告诉你,于道阳给你提供的三种解决方法,理论上都看似可行,但实际上都有问题,而且比你修错法诀的问题更严重。你用更严重的问题去解决目前的问题,并非可取之道。

成天乐,我知你聚集妖修欲自成一派,只是还没有自立宗门而已。其实我们所修的法诀是怎么回事,只有自己最清楚。你对这套法诀的了解远远超过我,所以先不要问别人,让我来问你。就你自己看,这套法诀的问题有哪些?假如你也是一个旁观者,自己在向自己求教,你自己又能指出什么?”

成天乐闻言又坐下了,坐在那里直眨眼。他本人以前也隐约想到过这套法诀的很多问题,却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认真地去琢磨。他想了很久,终于开口回答了石野的提问。

这套法诀本就不是给人间修士修炼的,可成天乐修成了它,首先存在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不能传人!

成天乐不可能指点另一个人,像他一样从第一步法诀开始直至修证完整。而修行各派自古以来的规矩,突破大成真人境界才可传法收徒,就是因为大成之境修为稳固、可留神念心印、为传法上师。而成天乐恰恰面临这种问题,他没有办法传人,怎能自称大成呢?

法诀存在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不能入门。

成天乐曾指引过很多妖修习练这套法诀,他和訾浩也是从入门开始一步步修炼的,但所谓“不能入门”却是另一种含义。成天乐可以指点身边的妖修,兑振华甚至已玄牝大成,但他不是从一开始就指点他们。成天乐认识这些妖修时,他们早已修炼入门,各有各的修为与天赋神通。

假如成天乐遇到的是一只小猫或者小狗,却没有办法教它们如何开启灵智自悟修行,他只能指点“妖”。而世间各种族类“成妖”,本身就已开启灵智、入修行之门,然后才能去修炼这套法诀。这是它与世间各派正传法诀最根本的区别!

解说完毕之后,成天乐仿佛也明白了其中的玄妙,这套法诀的问题并不是只针对他本人的。石野看着他又悄然发来一道神念,意思很简单:“既然如此,你何以传人、何以自成一派、何以自证大成?”

伴随着神念,这位昆仑盟主又开口道:“我刚才问你的那些问题,你不必着急回答,先回去好好想想。如果想通了、悟透了并心行相合,便有了解决的答案。否则的话,我若像于道阳那样告诉你有多少种方法,其实也没多大用处。……你明日此时再来,就在这间君子居里,我等你。”

话刚说到这里,门外又有弟子通报——正一门掌门泽仁真人来访。石野赶紧将之请了上来,成天乐终于见到了这位天下第一大派的掌门人。

泽仁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留着短须穿着道装,那发髻上的高簪竟是一柄金光闪闪的四寸小剑。他的身材魁梧而匀称,皮肤带着细润的光泽,而成天乐却注意到此人手指的骨节像是练武出身的。

泽仁是听说石野的三梦化身之一回到芜城,特意从正一三山赶来询问芒砀山的事情,既然成天乐在此,恰好打招呼见礼。

成天乐以前只在道观里见过道士,在大街或者酒楼这种场所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道装出行,难免有点好奇就多看了几眼。他曾在苏州见过泽仁的弟子履谦。履谦也是一名道士,当时却做普通的俗家打扮,将发髻散开、长发收于衣领里面,应该就是不想太过引人注目。

泽仁看出成天乐目光中的好奇了,面带微笑主动解释道:“成道友是否对贫道的装束感兴趣?我这四寸发簪便是正一门掌门的信物、自古流传的雷神剑。想当初贫道刚出山时,在齐云观及正一三山外也都是便装出行。因为那个年代人们见到的道人很少,于市井中总会引起好奇惊讶。而如今时代变迁,众人见各种装束渐渐习以为常,何况于道人?我出行时便以本来面目。只有如此,才可在世间让世人所见如常。”

有趣的是,这番话也伴随着一道神念,讲的是时代变迁和一种社会现象。倒退几十年,在一个小地方出现个金发碧眼的洋鬼子,可能都令人感到惊讶甚至会引来关注与围观,而如今很多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前些年,有很多和尚背着香袋、穿着僧衣走街串巷,刚开始人们见了觉得很稀奇,但后来也不会觉得太特别了,不论这些人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

这说明时代的变迁使人们不断接受着新生事物。况且道士古已有之,道人着道装才是正常,当年便装出行是事出有因,如今道装行走世间才是道人本来面目。换而言之,如果总不这样,别人总会觉得稀奇,凡事都有一个开始的过程。

泽仁的话和神念看似谈的是装束,却仿佛另有含义,成天乐也若有所悟,赶紧向这位正一门掌门真人长揖行礼,并转达了对履谦道长的感谢之意。泽仁的气度很随和,并没有天下第一大派掌门的架子,又微笑着说道:“在这里碰见成道友,正巧,我正一门近日恰好于海南拿下了一名隐藏身份的妖修。”

成天乐微微一怔,不知道泽仁为什么要和他提这茬?不解地问道:“妖修隐藏身份于世间修炼,这很正常啊,贵派为何要拿下他?”

泽仁仍然笑着说道:“因为他不仅是妖修又隐藏了身份,而且名字起得也不对。正一门弟子遇到了,就想起了成总,所以就将之拿下。”

成天乐更纳闷了,皱起眉头道:“不论人家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就算他是妖怪,也与贵派弟子无关,更和我没关系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