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19章、话当年,结一念之缘

在这里当伙计,有很多机会结交天下各派同道,平日里还能与三梦宗与正一门弟子有很多交流机会,对于宗门传承已中断的史天一而言,当然是再好不过的地方,所以他是越呆越舒服了。尤其对成天乐,是越想越感激。

今天一看见成天乐,史天一就赶紧过来打招呼行礼。成天乐却答道:“我不是顺道来吃饭的,就是专程来拜见石盟主的。”

史天一愣住了:“您到这里来拜山?……石盟主也不常在这儿啊,而且据我所知,他如今不在芜城,已经去芒砀山了。”

史天一没好意思直说成总不太懂拜山的规矩,因为他自己当年也不清楚很多事理。知味楼就是一家酒楼,虽是石野名下的产业,却非三梦宗的宗门道场。江湖同道路过芜城顺道过来吃顿饭,只是和这里的三梦宗弟子打声招呼,但有事想拜访石盟主,还是要正式联络三梦宗的,总不能往饭店的一坐、招呼伙计道:“石盟主在哪儿?我要见他!”

成天乐闻言却追问道:“芒砀山在哪儿,离这里远不远?”

史天一:“听说距此有数千里之遥,而且石盟主在那边办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

成天乐有些傻眼道:“看样子我来的不是时候。”

史天一好心提醒道:“你怎么就这样跑来拜见石盟主呢,这儿又不是宗门道场,难道是私事吗?”

成天乐解释道:“有一位前辈给了我一件信物,告诉我直接到芜城知味楼来找石盟主,石盟主自然就会见我的。”

史天一更加纳闷了:“到底是什么信物啊?……呃,既然是前辈高人给石盟主的信物,倒不能由我在这里验看了。快随我进去,找三梦宗的值守弟子。”

内部有熟人就是好办事,史天一把成天乐迎进了知味楼,然后打电话通知了酒楼的经理陈雁。芜城知味楼的主事者陈雁是陕西米脂人,形容约三十来岁,很是端庄秀媚。听说姑苏成天乐拿着一件信物跑到知味楼来拜见石野,她立刻从外面赶回来,将成天乐请到了二楼的办公室。

陈雁在昆仑修行界可能修为不高、声名不显,但各大派高人前辈都见过不少了,举止很有风度也很得体。可是当成天乐将那张纸打开放在办公桌上时,陈雁却惊讶地站了起来,身后的椅子滑出去好远,赶忙问道:“成总,您这张幌子是哪来的?”

成天乐记得白少流交代的话,并没有把前因说破,只是老老实实地答道:“我在大连一家教堂外,偶遇一位前辈出现在面前,脚下就摆着这张幌子和我打招呼。而我与这位前辈早在数年前于苏州时就有一面之缘,心有困惑便向他求教。他给了我这张幌子,并说持此物来此地,便可向石盟主求助。”

陈雁点头道:“哦,我明白了!成总来对了地方,请随我来,暂时稍等半日,我这就通知石盟主。”

陈雁又将成天乐从办公室请到了二楼走廊尽头的一个包间里。这个包间不大,门牌上写的是“君子居”三字,里面放着一张清漆白枫木圆桌、四把靠背团椅,在屋角还有一个同样材质的白枫木高几。在屋里推开后窗,就可以看见句水河以及不远处的千年济川桥。

陈雁又端来一壶茶,就让他坐在这里等着。成天乐很纳闷,石盟主不是去几千里外的芒砀山了吗,而且有要事在身短时间内显然回不来,他在这里又是等谁呢?但既然是登门求人,对方也很礼貌的接待了,他也不好意思多问。

他大约是午饭时间到的,就这么一直等到了晚饭时间,然后有人敲门进来,给他摆上四菜一汤一壶酒,并且很客气地说道:“成总,劳您久等了,先吃晚饭吧。”

成天乐终于问道:“我还需要等多久,用不用明日再来?也省得总在这里打扰。”

那位三梦宗外室弟子很抱歉地说道:“我也不清楚啊,您就再多等一会儿吧。”

成天乐没有点菜,酒菜却给准备好了,那就吃吧。成总好歹也算是干饭店出身的,不仅自己会做菜,对于各种菜肴更是有鉴赏品味。这知味楼做的菜真不错啊,尤其是那酒简直太好喝了!可惜只有一壶,他喝完了在那里直舔嘴唇,但没好意思再要。

吃完饭有人收拾桌子,成总做事总是很有个性,他掏出钱包来要结账。服务员笑着说不必,成天乐却说道:“这儿就是酒楼,平日里江湖同道时常往来,吃饭就是吃饭,难道他们都不结账吗?假如是那样的话,这的生意还怎么做啊?”

服务员解释道:“成总真有见地,这话说得一点不错!江湖同道来知味楼吃饭顺便打声招呼,当然不是来砸场子的,该结账照样结账。就连我们这些做服务员的弟子也很少请客,否则也确实不像个样子,服务员就是服务员、客人就是客人。可是成总您不同,史天一说要请您,其实也用不着他。因为在这间君子居中,账都是记在石盟主名下的;各地的知味楼都有这样一间包间,平时空着并不对外营业。”

成天乐很不好意思的白吃白喝一顿,此时已经天黑了。他站起身来刚想推窗看看外面的句水河风景,就听见有人敲门道:“姑苏成天乐吗?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成天乐赶紧回身,竟然看见昆仑盟主石野推门进来了,他立刻绕过桌子长揖行礼道:“石盟主,您不是远在芒砀山吗,怎么亲自来了?”

石野呵呵一笑:“你认识我?嗯,我们在灵岩山也算见过面了!……听说你带着一件信物来找我,我就赶回来了,在路上还办了点别的事,路也远了点,所以现在才到。”

成天乐感激得不知如何是好:“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呢,石盟主就万里迢迢直接赶回来了?……只不过是我一点小小的私事,会不会耽误您处理昆仑修行界的大事了?”

石野仍然笑道:“我其实也还在芒砀山办事呢!赶回来的是我的三梦化身之一,相当于梦中穿行人世,却清晰如常,与见我本尊法身倒也没什么区别。……听说你带来了一件信物,拿给我看看。”

成天乐又取出那张白纸放在桌上,三梦宗掌门、昆仑修行各派的盟主竟然对着这张幌子长揖施礼,成天乐又吃了一惊,赶紧侧身闪到了一旁。石野收起了这张幌子,请成天乐坐下后才问道:“我方才已听陈雁说了。你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就直接开口吧!”

石盟主很忙,以化身从数千里外赶回来相见,也是很消耗法力的,成天乐不敢废话,直截了当说明了前因后果,只是略去了找白少流那一节以及与画卷有关的事情。他最后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瓶,恭恭敬敬地放在桌上道:“此番拜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只好借花献佛,这就是晚辈得自那座洞府的两枚陆吾神仑丹,权充拜礼,望石盟主莫嫌寒酸。”

他可真大方,也真舍得啊!这个小瓷瓶虽不大,却是正宗的明代青花,细腻的白胎底,寥寥数笔勾出一支兰草,画风精练而典雅,是那些瓶瓶罐罐中最精美的一个了。瓷瓶倒是其次,关键是成天乐身上仅剩下四枚陆吾神仑丹,此等神药以后还不知能不能炼成呢,拜见石野时当场就送出了两枚。

成总又做了一件很有个人特色的事情,因为他并不清楚,三梦宗总管、石野的道侣韩紫英号称天下外丹第一,最擅长炼制各种灵药,甚至传说中已经绝迹的神丹都能炼成,比如大名鼎鼎的九转紫金丹就是韩紫英所炼制。

石野正微皱眉头听他的讲述,而成天乐讲完事情便送上了拜礼,石野不禁笑了:“成天乐,我三梦宗曾收到过天下各派的拜山礼,能炼制外丹的灵药倒是不少,但是现成的灵丹还是头一遭。你送的拜礼如此贵重,想必所求的事情对你也是无比重要吧?”

成天乐答道:“那是当然,修行至此,耗二十一年光阴破妄而出,怎能不期待真正的大成境界呢?……听说您当年也去过山塘街,看出了石狸像中的玄妙,而我恰好路过取走得到法诀,真没想到一步步练成之后,还是要来向您求教求助!”

石野亦有些感慨道:“当年确有此事,那是你的机缘啊!就算是我,也得不到那石狸像中的法诀,顶多是将其抹去而已。你恰在那时取走第一步法诀,我倒不便断你的福缘了,如今已过去五年多了,你果然已取得这番成就。”

成天乐:“我当初也是一点都没想到啊,完全是误打误撞。到头来才发现那是一个陷阱,我所习练的是妖修之法,虽然将六步法诀尽数练成,却并没有玄牝妖丹大成。”

石野:“既然你如此登门,我也不能让你失望而归。但有言在先,你若是想求九转紫金丹的话,就不必开口了。”说话的同时还发来了一道神念,直接印入成天乐的元神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