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18章、知味楼,品世间三梦

这不是普通的对话,而是像訾浩曾经与他的交流那样,于元神中直接传音。小韶是画卷世界之灵,如今虽不能凝形,却能通过画卷世界的气息在成天乐元神中说话。

成天乐惊喜地答道:“不是我!我并未突破大成真人之境,但有一位高人不知用什么办法收走了这件神器原先的神念烙印,使我完全成为祭炼这画卷的人。……小韶,我不必等到突破大成真人之境,现在就可以帮你重新凝形了!”

小韶也惊喜道:“傻乐,你竟然有这般奇遇?前几天我只知你闷闷不乐,却无法与你说什么。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于道阳前辈,就是他帮的你吗?”

一提起于道阳,成天乐忍不住又叹息道:“唉,别提他了,始料未及啊!那是一个陷阱,要不是我福大命大,就见不到你了!”

此刻成天乐便不再隐瞒,将自己得到玉佩、进入洞府后的遭遇都告诉了小韶。看不见小韶的神情,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反应,只听小韶又惊又怕道:“还是我的功力不够,运转神通去看画卷世界曾发生的事情,只是从于道阳投玉佩入水那一刻开始,却没有追溯到此人先前的所作所为。就这么一点疏忽,差点害了你。”

成天乐:“话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完全是在帮我,想害我的人只是于道阳!但人算不如天算,我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他却仍然被关在洞府中。”

两人“久别重逢”,虽然尚不能见面,却可以在元神中交流彼此的感觉,当然有很多话要说。最后总算谈到了最开心的事情,小韶问道:“傻乐,你要去请教昆仑盟主石野,才能知道怎样解决修炼中的问题。如今尚未突破大成真人之境,怎么就能帮我凝炼成形呢?”

成天乐解释道:“我曾经帮助过灵修訾浩凝炼成形,但你的情况太特别,并不是在我的形神中,而是散于这画卷世界的气息神韵里。如今好像有一道门被打开了,我不进入画卷世界,却可用御形之道凝炼现实中姑苏山水气息,将之融入画卷世界里,便是凝炼你的神气。

这是炼器之法,等于赋予一件法器妙用。我得到这幅画卷以来一直是在运用它,却没有将我自己的感悟情怀赋予它。如今我虽尚未将这件神器完全祭炼,但也等于是唯一掌握它的人,可用炼器之法凝炼我感悟的姑苏山水意境,赋予画卷世界。”

小韶:“原来如此。”

成天乐:“我回去之后就闭关,想这么做最好就在到苏州。估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在画卷世界中重新现形了。”

小韶却劝道:“你如今虽有办法助我重新凝形,但还没有解决自己的修炼问题。既然拿到了那位前辈的信物,还是先去芜城求见石盟主、寻求真正的大成之道。”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也是,画卷世界天长地久,我若不突破大成之道,更别提拥有更高境界的修为。就算能助你重新凝形,将来也无法将你带出画卷。我们还是先去芜城吧,走之前要到坐怀山庄好好谢谢白少流!”

……

成天乐将丹炉和一些瓶瓶罐罐包装好,发了一个铁路托运包裹寄到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又背起行囊去了一趟坐怀山庄。狼金刚吴桐以及白少流座下花金刚花蘼芜、酒金刚司徒酒接待了他,却说白庄主正在闭关,不便现身相见云云。

白少流没露面,但客人还要好好招待,就在那家木器厂办公楼的餐厅里,好酒好菜摆了一桌,都是附近渔村里当天打上来的海鲜,几位“金刚”陪成天乐喝酒。狼金刚是海量,而酒金刚顾名思义当然更能喝,令成天乐感到惊讶的是,那花金刚是一位娇滴滴性感妖娆的女子,居然比酒金刚还能喝!

酒桌上碰到这三位,那还能不喝多?成天乐甚至怀疑白少流是故意的,真要是闭关不方便的话,上次怎么能以声闻化身相谈呢?但领了白少流这么大的人情,酒就得喝啊,就算他有醒酒的妙法,在酒桌上也不便现场施展,被灌了个晕晕乎乎。酒桌上气氛很热烈,最后已经是面红耳赤的称兄道弟喊美眉了。

但他是来道谢的,很遗憾没有见到白少流。离开的时候,却突然于元神中听见了白少流的声音:“成总,我坐怀山庄招待得如何?”

成天乐人虽醉意朦胧,但意识还是清醒的,立刻在元神中答道:“招待得太好了!老白,我今天是来谢谢你的,在教堂旁边果然有奇遇。”

白少流:“我们之间的交情,不必这么客气,拿到风先生的信物就好。”

成天乐:“我不仅拿到了信物,而且那位风先生还顺手帮了我一个大忙,对我而言,甚至是比突破大成修为还要急切的事情。”

白少流笑道:“如果发生什么令你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我也不会意外,这是你的福缘,不必告诉我。”

成天乐:“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那位风先生究竟是什么人,拿着他的信物就可以去求石盟主帮忙吗?石盟主是不是欠了他很大的人情,而他又欠你人情?”

白少流的语气竟变得有些古怪:“成总啊,你真想谢我的话,就帮我一个忙。”

成天乐:“什么事,你说!”

白少流:“不要问,就算想问也别问我,也不要再去打扰人家,更别说这件事是我撺掇的,只说自己在教堂外的经历就好。”

……

芜城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北郊的昭亭山更有江南诗山之名。但和很多城市一样,经过大规模的开发改造后,已经完全是现代都市的样子。在沿句水河的滨江路一带,只有那唐代的济川桥以及开元塔仍展示着千年前的风貌。知味楼是一家酒店,总共两层,正面朝街后面邻河,除了菜肴很精致、价钱有点贵之外,看上去与其他的酒楼并没什么两样。

知味楼在全国各地开了好几家分店,其中淝水知味楼更是昆仑各大派的联络处,工作人员都是各派修士,他们并不以身份或修为高低安排所谓的岗位,擦桌子的服务员可能就是一位大成真人。比如现今的正一门掌门泽仁真人,当初曾代表宗门驻守淝水知味楼,就在酒楼里当打杂,和成天乐曾经是同行。

至于芜城这里的是总店,规模反而没有其他的分店大,更没有淝水知味楼那么有名,但知情者无人敢小看这个地方。知味楼总部的伙计倒不是来自天下各派,基本上是三梦宗本门弟子以及与之有关的人。

成天乐虽然拿到了一件前辈高人的信物,据说持此物登门就能请求石盟主相助,但他也不清楚白少流、风先生、石盟主这些人的关系,以前与石盟主也没直接打过交道。如今因这样的事情登门相求,总感觉交浅言深不好开口,心情难免忐忑不安。

他沿滨江路走向知味楼的时候,还在琢磨该怎么说明来意呢,没到门口就看见了一位熟人。那人也看见他了,大老远就打招呼道:“成总,是哪阵风把您吹来的?”

现在很多酒楼饭店,不仅门厅里有吴小溪那样的迎宾,外面也有门僮负责吆喝往来的客人、指挥停车、搀扶老人上台阶等等。芜城知味楼门外就站着一位,竟然就是题龙山弟子史天一。当初张乐道将史天一带到苏州成天乐那里“自首”,并承诺在事情没有完全查清之前,会将史天一留在芜城可随时询问。

但是也不好关这位题龙山弟子的禁闭,更不合适就那么白吃白喝的养着啊,后来还是昆仑盟主石野发话,安排史天一到知味楼来工作,于修炼之余,还可结交天下同道、历练世间诸事。史天一的为人太单纯了,是应该多一些世间历练。

成天乐在太行山中遭遇刘漾河与年秋叶,也搞清楚了史天一其实是无辜的,只是让他的师弟王天方给带沟里去了。假如不是张乐道及时把他叫到了芜城,估计史天一恐怕要背黑锅的了,要么回题龙山藏匿被天下各派追查,要么也可能被刘漾河等人灭口顶缸。

成天乐走过去小声招呼道:“史道友,你还饭店工作?我不是被风吹来的,是有事特地找来的。”

史天一也小声道:“成总,太行山的事我已经听说了,还没找机会谢谢您呢!”

成天乐:“本来就是我应该查清楚的事情,史道友又何必与我客气?你在这里的时间也不短了吧,感觉怎么样?”

史天一感慨道:“刚来的时候心里还有疙瘩,后来太行山的消息传来,我这疙瘩总算解开了,在这里越干感觉越好,简直不想走了!……您是到芜城办事,顺便过来吃饭的吧?今天一定要让我请客!”

芜城是昆仑修行界根本重地,天下第一大派正一门的道场就在市郊,还有九林禅院、芜城张氏、芜城梅氏这样的修行宗门与世家,各派修士往来频繁。很多修士到芜城办事,基本专门来知味楼吃顿饭,也算是象征性的打声招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