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16章、路指仙,与人孰乐乐

那些小册子拿回家之后,成天乐都仔仔细细地看过,那些老太太宣扬天主、拉他入伙的话也认认真真地听了,还在那里反复琢磨其中的奥妙,似有所悟但仿佛也并无所得。

成天乐就在疑惑中晃晃悠悠地逛着,每天直到天黑才回家。白少流让他先别问是为什么,还真搞不懂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两天半过去了,成天乐还是没搞明白为什么,一直心中暗暗琢磨,难道白少流真是掐指一算、让他跑这里来瞎碰运气?正在这么想的时候,耳边突然听见一个声音道:“小伙,请留步!”

以成天乐如今之修为定力,居然也被吓了一跳。因为他几乎不用看路,一花一叶皆在元神中,却猝不及防听见了迎面的声音,方才怎么毫未察觉面前有人?他本是低着头的,站定脚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写着字迹的白纸,他不由自主的就念出来了:“路指人仙?”

只听坐在白纸后的那人笑道:“嗯,这么念也是可以的!……我要是不叫住你,你差点就踩上去了。……干嘛呢,走路也不看着前面,是丢了什么东西在找吗?”

白纸上的这四个字怎么这么眼熟呢?再抬头看说话的人,也是非常的眼熟。此人穿着银灰色对襟唐装,左手无名指带着一枚翠绿的指环,唇红面润、却两鬓银丝染雪,正坐在教堂一侧绿化带边的石头上。成天曾见过此人两次,此人说话的声音他也听过两次。

第一次见面,是在苏州玄妙观前。出售那幅画的李万陪着一帮朋友去游玩,其中就有此人。通过他们的谈话成天乐才得知,原来李万是在上海文庙附近一家旧书店淘到那幅画的,就是此人劝李万买下的,当时上面画的还是唐代的山塘街景象。

后来成天乐春节回家相亲,约了一位姑娘在一家西餐厅见面,曾看见此人穿着中装坐在那里吃牛排,先用刀叉切好,再用筷子夹着慢慢吃,却没听见他说话。再后来成天乐应邀去宁波岸达公司项目工地‘施法’,在机场候机厅里偶遇宋召南。他听见宋召南在打电话,电话那边就是此人。

此人当时还送给宋召南一张不知什么符,上面写的就是这四个字。宋召南当初那张纸上的字迹非常潦草,而今天这张纸上的字迹却要工整得多,左右写法也不一样,成天乐刚才还给念倒了。

成天乐心中暗想——难道这就是白少流要他来碰的运气?同时赶紧答道:“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走神。我叫成天乐,以前见过您,您是不是宋召南院长的朋友,名叫风……”

那人挥手打断他的话道:“不必叫出我的名字,很多人听见会感到很亲切很高兴;可是也有人听了又会跳梁乱蹦的,一直就在等着受刺激呢!……小伙,你在这里干嘛呢?我注意你好半天了,就围着这家教堂一圈又一圈的转悠,不头晕吗?”

成天乐:“风先生,我是来碰运气的,您又是来做什么的?”

风先生呵呵笑出了声:“你还真算有运气,碰到我了!看见这张招牌,还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吗?难得今天有兴致,出来摆摊算卦,江湖大、天下小,相见就是有缘。成天乐,你也别乱转了,坐下来算一卦吧!”

算一卦?摆摊算命的成天乐见过不少,比如在公园里、各大旅游景点门口,可成天乐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成天乐莫名又想起第一次看见此人时,就是在苏州玄妙观三清大殿前,当初有一位大婶神神秘秘的拦住这位风先生说道:“算一卦吧,来到这里就是与佛有缘;算上一卦,今生大福大贵!”

成天乐忍不住呵呵笑了,是他一如既往的标志性傻笑,多少天没笑得这么开心了,他笑着问道:“风先生,我第一次见到您是在苏州玄妙观,那是二零一二年夏天,您恐怕不记得我了,但我还记得您。当初有位大婶要给您算命,说什么来到那里就是与佛有缘,您说她搞错了地方,前面是三清道观。没想到您也会干这行,可是这旁边就是天主教堂啊,您是不是也把招牌放错了地方?”

风先生也笑了:“你的记性还真不错,看来我们真是有缘!……但我又没说你和上帝无缘啊,这两天收了不少小册子拿回去看了吧?……招牌放在什么地方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什么人会看见。”

成天乐再傻,此刻已然确定,这一幕恐怕就是白少流让他来碰的运气了。这位风先生是李万的朋友,想当初是他劝李万买下了那幅画带回苏州,如果没这回事,这幅画后来也不会出现在山塘街被成天乐买走。如此说来,成天乐还得谢谢他呢!

这人还是宋召南的朋友,在宋召南去宁波之前说的话也大有深意。如果白少流要他来找的就是这位风先生,难道此人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前辈高人?吴燕青等众妖一直认为成天乐就是“深藏不露的前辈高人”,难道他本人今天真的遇到了这种人?

心里既然这么想,成天乐就在旁边坐了下来道:“风先生,我们还真是挺有缘,在这儿都能见面!……我多嘴问一句,您在这摆摊算命,是专业的呢还是业余的呢?”

风先生扭头瞪了他一眼道:“你看不出来吗?”

成天乐呵呵一笑:“真看不出来,我觉得您像是来逛街的,掏出一张招牌就这么坐下了,恰好我就走过来了。”

风先生也笑了:“你可真爱说实话,告诉你吧,我既不是专业的也不是业余的,而是职业的!比如我现在把招牌亮出来了,那就是职业算命的,既然干这行,就绝对敬业。”

成天乐:“您想怎么算?”

风先生笑出了声:“要算的是你的命,我随意,主要看你想算什么?”

成天乐挠了挠后脑勺道:“既然是职业的,收钱吗?”

风先生又瞪了他一眼:“我画出这张招牌的时间也不算很短了,还从来没碰着你这样的!你认为呢?”

成天乐:“算一卦多少钱啊?”

风先生反问道:“你要算的事情又值多少钱?”

成天乐却较真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比如我找您算命,您要是问我自己的命值多少钱,那我怎么回答?有些东西是无价的,并不是说无止境,而是没法衡量。如果我来问事业,你要是反问我事业值多少钱?其实事业是我自己做的,不等于你算的卦值那么多钱。如果算卦是一种职业,要根据您自己的付出或建议的价值来定价……”

风先生让成天乐说的有点没脾气了,挥手打断道:“还真有你的!自古以来江湖惊门的切口,都让你这番话给堵回去了。……不过你说得对,如果有些事情在卦摊花个几十几百的就解决了,那岂不太滑稽了,凡事都是自己要去做的。……这样吧,你身上带了多少钱?”

因为经常穿行山野,成天乐倒有带现金的习惯,很老实地答道:“一共五千多,还有卡。”

风先生:“卡不算,就算现金,你把回去的打车钱留下吧。”

成天乐有些惊讶道:“这么便宜,卦金就是打车钱?太少了吧!”

风先生让他给逗乐了:“我是说你自己留下打车回去的钱,剩下的有多少算多少。”

成天乐的回答更让人哭笑不得:“哦,这样啊?我回去不用打车,走路就好。”说着话就要掏兜。

风先生又摆手阻止道:“别着急,等我算完了再说!……说吧,你想怎么算?”

成天乐:“起卦就不必了,我看您没有摆桌也带别的家伙事,既然是随缘,就帮我测个字吧。”他在地上写了一个“乐”字,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仿佛就是一瞬间的福至心灵。

风先生微微皱眉道:“你写的这字是读‘勒’还是读‘越’?”

成天乐答道:“既读欢乐的乐,也读音乐的乐,反正就是这个字。”他的原名叫成于乐,读音乐的乐,但是大家都叫他成天乐,又读欢乐的乐。而成天乐这个名字,已经从他的绰号变成了江湖上的名号,现在差不多也等于法号了。

风先生沉吟道:“这么说,倒让我想起两句古人名言。‘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你那一字两音都有了。‘乐’是能悦身心之音、谱此妙音之道、演此悦声之法。‘乐’又是身心之悦、得此道之愉、闻此妙音与心共鸣之欢。

如此说来,你想问的事与探索的道路有关、与寻找道路的法门有关、与法门的传承有关。简单地说,你可能在学什么,让你不断有希望中的收获,你还想将这种收获传于他人,却发现自己有些学不明白了,希望能真正搞明白自己在学什么,怎么才能掌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