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13章、白莲台,座下众金刚

刘漾河已来过,而于道阳并不清楚。刘漾河将这里有价值的东西都拿走了,留下的要么是对修行人用处不大、要么是不便携带的。剩下的这些瓶瓶罐罐虽不是法器里面也没有灵药,但毕竟是明代的瓷器啊,成天乐收拾收拾都装背包里了,还用衣服分隔裹好,小心别给磕碰坏了。

再看左右那两个黄花梨多宝格,是明代家具的精品啊,最近收藏品市场上炒得正热,难得能见到保存这么好的!可是怎么拿出去呢?外面是山洞,成天乐闭着眼睛回忆进来的路,竖着搬肯定过不去,但是横起来朝前拿着,恰好能穿过路途最窄之处。但是大白天可不行,一出洞就容易被看见,这么大的东西也不好随身携带。

他暂且走出石室,又见到了幻壁后大厅中央的那个丹炉。他将来肯定是要炼制神丹的,正愁没有合适的丹炉呢,同时也有点纳闷——这么好的东西,刘漾河怎么没拿走?展开元神仔细查探了一番这才知道原因,将这个丹炉拿走很不容易。

仅仅用丹炉是炼不成丹药的,所谓的丹火实际上是心念法力,而炼制外丹安炉立鼎的地方也必须布法阵汇聚灵枢与天地间精纯的气息。这个丹炉是安放好的,与它下面的石座以及溶洞大厅中布置的法阵一体,就是一个炼丹台。假如将丹炉完好无损的取走得费很大功夫,而且将来还得重新布置炼丹台。

成天乐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心神遭受如此冲击,无论什么人也变得很能沉得住气了,更何况是他呢?他干脆又停留了下来,就在这里定坐了三天三夜,研究此丹炉安放的手法与玄妙。于道阳的法诀传承他已得到,对于相应的阵法布置当然再熟悉不过,终于研究明白该怎么办了。

成天乐知道怎样将这个丹炉完好无损的取走,也知道怎样以之为中枢再建造另外一座炼丹台。这是他和刘漾河不一样的地方,刘漾河得到的只是陆吾神仑丹的丹方,成天乐得到的却是完整的法诀传承。反正他将来若炼神丹,肯定是在自己的宗门道场中并有众妖护法。

知道了该怎么办,但真正动手却不容易。成天乐又足足用了三天功夫,才在不触动法阵的情况下起出了石台上的丹炉。这个丹炉看上去高约四十公分、直径二十多公分,但拿在手里却重愈百斤,一般人绝对不能轻轻松松的拎走,还要穿越前方那么艰险的洞穴。

终于在进入山洞的一个多月后,又是一天深夜,光头顶着一层浅发茬的成天乐,提着丹炉、背着一包瓶瓶罐罐又走出了洞口。他悄悄来到山外的镇上,等天亮后租了一个小仓库,并没有着急离开此地,第二天夜里又悄悄搬了两个黄花梨多宝格回来,再等天亮租了一辆小货车,拉着东西回到了大连市区。

他没把这些东西拿回家,在香炉礁家具市场附近又租了个小仓库暂时放着。要去坐怀山庄拜山,有专门的联系方式与值守接待弟子,但成天乐想了想还是先给麻花辫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事相求白少流,询问此时拜山是否方便?他是去求教的不是去做客的,不见到白少流也没用啊。

麻花辫接到成天乐的电话非常高兴,告诉他白少流确实在闭关修炼,但如果是成总登门,白总就算不出关,有事也是可以亲自与他谈的。这让成天乐很纳闷,不用出关也能和人谈事,白少流的本事确实很大!

麻花辫说话办事都很干脆,成天乐这边刚挂断电话没几分钟,就接到了坐怀山庄宗门道场值守弟子吴桐的电话——询问成总现在何处、他马上就过来接。吴桐的名字成天乐以前听艾颂扬提起过,他在白少流门下、江湖人称狼金刚,让人莫名联想起好莱坞电影《X战警》中的金刚狼。

白少流的座下弟子,在江湖上的绰号大多冠以“金刚”之名,比如血金刚、火金刚、烟金刚、酒金刚、花金刚、云金刚等等,而同道开玩笑的时候,偶尔也会叫麻花辫为莲金刚,白少流还有一位护法侍者赤谣亦被称蛟金刚。

虽只是玩笑之语,但也有缘由。这其中好几位,原先属于一个“有活力的社会团体”,就像易老大搞的那种组织,在道上的称号就是某金刚。后来这个团体被白少流收服,成为坐怀山庄的外堂,这些人也拜在了白少流门下。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坐怀山庄的正传法诀叫“净白莲台大法”,其法门与佛家净土宗颇有渊源,虽然白少流本人并不是和尚。所以白少流的正传弟子,也很像是他门下的护法金刚,修行界的玩笑绰号并非完全没有依据。

成天乐知道麻花辫是狼妖,所以听见她的外号有点纳闷,她为什么不叫狼金刚而叫莲金刚,而狼金刚却另有其人,难道这吴桐也是一位狼妖吗?

成天乐在电话里很客气的对吴桐说,只需告诉他地点,大连周边一带自己也很熟,雇辆车过去就行。吴桐却说开车过来接很方便,成天乐又说自己随身带的东西比较大,一般的轿车肯定装不下。吴桐则在电话里笑了,说坐怀山庄前院就停着现成的货车,专门拉家具的,开一辆过来就是了。

成天乐也笑道:“专门拉家具的车?真巧,我要送的拜山礼就是家具!”

吴桐在电话那边愣住了,没听说过拜山还送家具的,这位成总行事真是匪夷所思啊,可是想一想亦缘法绝妙。因为坐怀山庄的洞府门前,就是一家专门生产仿古家具的木器加工厂,既是宗门道场的掩护也是其名下的产业,如今吴桐就兼任厂长呢。

……

狼金刚吴厂长开着一辆货车,从龙王塘附近的木器加工厂一直赶到了香炉礁附近的家具市场,在一间小仓库门前与大名鼎鼎的成总相见。吴桐的样子还真有点像电影里的金刚狼,留着微带卷曲的络腮胡子,眼窝微陷目光中隐含着非常凌厉的凶悍气息。

此人的生机律动特征非常奇异,成天乐很清楚的察觉出他就是一个人而非狼妖,可是神气中似乎潜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狂躁。这种狂躁是受控制的,但如果在特定的情况下被激发,其力量、速度、敏捷以及身体的强悍都远远超出常人,几乎相当于妖物的原身了,难怪此人被称为狼金刚。

而吴桐见到成天乐所送的“拜山礼”,眼神放光就似后半夜的狼,赞不绝口道:“成总,您真是太费心了!明代的多宝格?样式这么经典、工艺讲究得没话说!这种黄花梨材质,如今已经绝迹了……这份拜山礼实在太贵重了,而且送给坐怀山庄又太合适了!我久仰成总之名,今日见面果然手笔不凡啊,这东西您是从哪儿淘来的?”

成天乐当然不好多说,只是笑呵呵的解释此物是偶尔所得,此番拜山也没什么准备、听麻花辫提过坐怀山庄开了一家木器加工厂、专门生产仿古家具,想了半天也只有这对明代黄花梨多宝格能拿得出手了。两人谈笑间将东西搬上车,穿过市区沿黄浦路驶向西郊。

既然一见面就聊得很开心,成天乐在路上便问道:“吴桐道友,同道又称你为狼金刚,我原以为你和麻花辫一样是狼妖。别介意我这么猜啊,因为我身边的人几乎全是妖修。但今日一见,你的生机律动特征却很奇异,分明就是人,神气中却有一种很强大的狂暴力量。这是哪一种法门,难道你还会变身不成?”

吴桐笑了:“听说成总擅察天下妖修,果然名不虚传!很多同道一见面都曾误会我是狼妖,甚至包括一些前辈高人,而成总一眼就能分辨。这的确与我所修法门有关,我最早并非拜在白总门下,而是误入歧途被唤醒了一股狂躁的力量,每到月圆之夜几乎无法控制……幸亏遇到了白总,引我重归修行正途。”

成天乐惊叹道:“你这情况,很像电影里的月夜人狼啊?”

吴桐呵呵笑出了声:“可不就是西方传说的月夜人狼嘛!我当初也是稀里糊涂,不知道是所修法门还是我自己出了问题,后来遇到白总才明白,原来都出了问题。……您刚才看得很准,我确实会所谓的变身,但那变身并不是变成了一头狼,而是瞬间激发狂暴的力量。所以我以前修炼的功夫并未白费,只是走了一条弯路而已,却另有特殊成就。”

听到这里,成天乐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状况,他也是修错了法诀,破妄却未大成,说是妖修吧却是人身、也没有凝成玄牝珠。但参照吴桐的经历,一定是有办法解决的,除了于道阳提供的那些他不愿用或者没法用的办法,于真正修行大道应更有玄妙印证。白少流既然能指点吴桐,应该也能指点他!——在这一路上,成天乐充满期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