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12章、拂袖辞,书留再来人

成天乐笑着答道:“前辈,你的修为虽高,但五百年来也未脱胎换骨成功。想当初我被骗到传销团伙中,却有幸结识一位已出神入化之高人,他的宗门道场就离此处不远,我这就去向他请教。”

于道阳惊疑不定道:“你说的传销团伙究竟是什么地方,竟还有那种高人出没?别忘了你只是习练妖修法诀的一介散修,身边聚集的都是山野妖修,最忌惮的应该就是这种人!竟然还要送上门去找人家,你是嫌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吗?”

成天乐微微一笑:“前辈,我日子过得确实比你舒服啊!我能结交这样的人而不忌惮,因为我不必忌惮。你没遇到这样的人算你走运,否则早被斩灭了,也没机会再等五百年。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希望我将来能脱胎换骨成功,有回来再指点你的一天。假如你不必夺他人之玄牝珠、能自行历劫,那也就不必我再麻烦了,我也恭喜你!”

说完话成天乐在洞中斩下一支翠绿色的石笋,以法力碎为粉末,就在密室门外的石壁上写字,翠绿色的石粉渗入墙体、字迹哪怕千年之后也是清晰可辨。他写的内容很简单——此地是五百年前一位名叫于道阳的大妖所留下的洞府,这位大妖于明代被一位剑修斩伤,就躲在门后的密室中养伤,却一直脱胎换骨未成。

于道阳曾在世间留下妖修法诀和各种指引,有机缘的妖修得之或可修至玄牝妖丹大成并寻来此处。密室需祭出玄牝珠开启,但门后有法阵机关,一旦开启于道阳便会摄走玄牝珠为己疗伤所用。此人五百余年后仍在世,还在门后等着呢!成天乐最后署下了自己的名号——姑苏成天乐,并留了日期。

他已知道刘漾河曾得到于道阳在川西洞府所留下的信息,几年前寻来过此处并取走了洞府外间石室中的灵药。但刘漾河并未得到于道阳留在石狸像中最后的神念心印,所以不清楚那石室中另有洞天门户,更不知道还有一枚玉佩是开启真正洞府的灵引。

既然刘漾河来过,说不定于道阳还在别的地方留下过什么讯息,指引上当的传人再寻到这里。成天乐于是就在石门上说清楚实情,万一真有此事,那就让来者自行考虑吧。

他写完这些之后又说道:“前辈,我已经将你的事情以及此地的陷阱写在门外,来者一眼就能看见,你就安心的自行设法历劫吧,或者等待我将来指点。我这么做,是怕万一有人寻来此地像我这样上当。不过也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这座洞府所在泄露给任何人。假如只有我得到了你最后的讯息,你在里面呆着也很安全。”

于道阳喝道:“你这就要走了吗?”

成天乐:“是的,难道在这里陪你聊天,就能聊出大成修为吗?……但我应该还会回来的。你既然已经等了五百多年,不介意再等几十年吧?我与你交手之时感觉你的法力依然强悍,虽然有伤但也不可小看,再等几十年是没问题的。”

于道阳急切地喊道:“等等,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成天乐:“什么事,说出来看我能不能答应?”

于道阳:“什么是传销团伙?”

成天乐笑了:“前辈说的交易,晚辈不敢点头。但晚辈也想提个交易,看看前辈答不答应?我若向你解说什么是传销团伙、那千姿美与百态娇又是何物;你便告诉我在炼制陆吾神仑丹的十八味灵药中,为何有一味只有你才能采到?”

于道阳很痛快地答道:“原因告诉你也无妨。你既然能进得来,想必已看见我放在洞府外间的灵药,其中就有这一味,你自可拿去炼制陆吾神仑丹,可供十余枚之用。而我又在洞府中留了七枚现成的陆吾神仑丹,反正你不论炼成多少枚,对自己有用的也不过九枚而已。可是那一味灵药用完之后,你自己是再难采取了。

因为它产自地底深处属金物性凝结的地方,往往都有厚而坚韧的岩层阻隔。老夫我之原身擅于在地底穿行,但也很难直接穿过那样的岩层。可你也见过我的天赋神通,能祭出一条灵影长舌,此灵影不受岩层阻隔,只要运转足够的法力自可透石而过去搜寻。若非如此,你只能凿穿坚山漫寻,或有一二所得,却如大海捞针。”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请问前辈,那到底是哪一味灵药呢?”同时也在心中暗暗盘算,盛龙加上訾浩或许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只不过这两人的修为都比于道阳差许多。盛龙擅于在地底钻行,而訾浩本身就是灵体。

于道阳却说道:“你先告诉我什么是传销团伙。”

成天乐笑呵呵的讲了一遍,还好这位大妖心智过人,理解能力比一般人强太多了,否则还真不容易向他解释清楚几百年后出现的、如此复杂的新生事物。于道阳听完之后长出一口气道:“这算什么,不就是市井乡野的耙子会吗?”

成天乐:“哦,耙子会?这个称呼倒也新奇,看来古时就有类似的东西,如今只是花样更新。前辈,你既然了解什么耙子会,想必也是在人间受到了启发吧?你要做的事情也罢,耙子会也好,或者是传销团伙,说穿了万变不离其宗啊!

我确有打算要聚集妖修自成一派,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万变宗,却不是你所说的那种组织,就是真正的传承宗门。但也要谢谢你提供的思路,有些地方考虑得还是颇为周到,若善加借鉴也是好事。……传销团伙是怎么回事我已说清,请问前辈,你所说是拿一味灵药?”

于道阳答道:“老夫只答应告诉你,为何只有我才能采得那味灵药,却没说要告诉你是哪一味灵药。不过你放心,待我将来历劫而出,自会帮你采取那灵药……”

于道阳听说成天乐要走,知道留也留不住,但还留下了几条尾巴勾着,就不信成天乐不回来求他。尾巴之一就是如何修证大成以及大成之后的修炼指引,尾巴之二就是陆吾神仑丹所需灵药的采集。别说未提名字的那一味灵药,其余大部分灵药上哪里去搜集,成天乐还毫无头绪呢,而于道阳既炼成过陆吾神仑丹,自然清楚上哪里去找。

离开之前,成天乐还截取了一节翠绿色的钟乳石笋尖。这是他在洞府中感应物性以及阵法布置,特意挑出来的东西,以法力凝炼去除物性杂质,将之炼化成了一件最简单的法宝,其中有灵引,唯一的妙用就是打开这座洞府。除了原先那枚玉佩之外,成天乐相当于又弄了一把备用钥匙。

仅仅得到那枚玉佩的人,是很难简单“复制”这种法宝的,必须要找到洞府,并且亲自进入其中体验其门户开启的奥妙,然后才能炼制出来。

他从洞府内部打开门户走向外间的时候,转身说了一句话:“于道阳前辈,希望你当年可能只是一念之差。你若不设此陷阱,我们之间,本不至于此。我知道你很失望,但你可清楚——我有多么失望吗?”

……

穿过门户回到洞府外间石室的时候,由于空间的变幻和他的到来,石室中卷起一阵微风,成天乐莫名觉得脑袋上凉飕飕的,这才想起自己换了发型。再伸手一摸,感觉有点扎手,原来这十来天的养伤,脑袋上已经又长出了一层短短的发茬。

这新长出来的头发并非“原身”神通法力所祭炼,只是正常的头发而已。成天乐叹了一口气,发丝削尽就削了吧,只要脑袋还在就好。他刚收起玉佩时,从兜里掏出来又看了一眼,是满脸的苦笑啊。在洞府中捡回了一条命,还没来得及想太多,现在是越想越感慨。

这枚玉器行收货价值三十万的玉佩,他当初眼皮都没眨就花三百万买下来了,结果却成了一把引他来送死的钥匙。如此说来,于道阳欲骗他的玄牝珠或者这条命未遂,但也等于骗他花了三百万啊。我们的成总手头绝不宽裕,其实现在正缺钱呢!他再一抬头,又看见了这间石室两侧放的架子和架子上的瓶瓶罐罐。

接下来他打算去坐怀山庄拜山,前两次去太行洞天与连云秘境,成天乐都是送了拜山礼的,用当时顺手得来的东西。去太行洞天,是因为救了河洛派弟子;去连云秘境,是因为发现了连云派弟子遇难的线索,这都是送人情上门。

而此次去拜访坐怀山庄,是要求白少流指点迷津的,而且所求之事关系重大,对于成天乐而言简直相当于天大的福缘,这拜山礼哪怕多么贵重都是嫌不够的,该送些什么呢?成天乐随身实在没带什么好东西,洞府里面的东西除了陆吾神仑丹他也什么都没动,那么外面的旧家具和瓶瓶罐罐总可以回收再利用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