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11章、口悬河,滔滔功白费

说到这里,成天乐终于睁开了眼睛,打断于道阳的话反问道:“前辈,你知道我当初是怎么到的苏州、误打误撞得到第一步法诀的吗?”

这傻小子终于肯开口了,于道阳心中一喜,微笑道:“这我倒不清楚,为师且听你细细道来,不着急,想说什么都可以,慢慢聊。”

成天乐:“我是被人骗到传销团伙的。”

于道阳一愣:“什么是传销团伙?”

成天乐答非所问道:“前辈,你要做的事不是开宗立派,而就是建立一个传销团伙,这些门道我也清楚!只不过你所谓的产品不叫千姿美和百态娇,而是妖修法诀,但你的目的并不是要指引妖物修行,只是以此为引,就像传销团伙也不是真正的在经营产品。那陆吾神仑丹,在你手中就相当于是不可及又可及的梦想,这个团伙吊人胃口的不是那所谓的几百万A级出局费,而是陆吾神仑丹。”

于道阳更加纳闷的追问道:“什么是千姿美和百态娇,那又是何等灵药?听其名字,难道是回春驻颜之物,对普通人也有用吗?那可比陆吾神仑丹更有玄机可琢磨啊!老夫五百多年不出江湖,近年的事情当然不了解,竟出现了这等变化?”

成天乐语气一转道:“前辈,你先别问我什么是千姿美和百态娇,我倒是想问问你,既然有法诀在手也炼成了陆吾神仑丹,你为什么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你的仇家为什么不放过你?你已削发为僧避祸,他为何还要追杀到苏州云岩寺?”

于道阳的语气竟变得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道:“当年我化为人形入人间未久,有些不太懂事,做生意的时候毒杀了几个找茬的对头。不料其中有两人是一位剑修的亲戚,那位剑修便一定要斩我报仇,当时我还不是对手,就算后来我是他的对手,也惹不起他那一派宗门,只有远走避祸。

躲到苏州当和尚本以为会没事,偏偏收了个不成器的徒弟,他也是妖修,我就让他在庙里也出家当了小和尚。这小和尚管着云岩寺的庙产,偏偏看中了一个佃户人家的闺女。看中就看中了吧,我也给他钱了,可人家闺女不答应跟他好。结果他失手闹出了人命,又为了毁尸灭迹,还把人家给吃了。

说来也算我倒霉,收了这么个徒弟还不够,偏偏我那位仇家所在的门派在苏州也有道场,他竟然被派到了卫道观做观主,查知此事便把我那徒弟给宰了。我那徒弟得我传承不像山野妖修的路子,所以他又追查其出自何人门下,于是我就暴露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他可真沉得住气,忍了三年都没有惊动我,直到我度劫时才突然发难……”

成天乐有些愕然,愣了一会儿终于面无表情地点头道:“前辈,你真是一点都不冤!”

于道阳:“我在云岩寺是真守戒啊,既不杀生也不吃肉,没想到……唉!这些都是五百多年前的事了,再多提也无用。我那位仇家若未飞升成仙,如今恐怕早已殒落。成天乐,现在轮到你告诉我什么是传销团伙了,千姿美和百态娇又是何种灵药?”

成天乐的嘴角微微一翘:“你自己慢慢琢磨去吧!”然后又闭目定坐不再吱声了。

他不吱声可于道阳没完呢,成天乐虽在定坐之中,但于道阳的声音是伴随神念传来,不论他想不想听,元神中都会清晰的响起。成天乐也没辙,干脆进入了画卷世界,与其听于道阳啰嗦,还不如好好陪陪小韶呢。

世界终于清静了,站在离十全路不远的寿星桥头,微风吹过,仿佛在拂动他那已削尽的发丝。他知道小韶无法开口对他说话,但一定在默默地注视着他,这画卷里的风情便是她的气息。成天乐莫名想起了他与小韶之间的一段对话——

“小韶,我喜欢你发丝间的气息,就这么抱着你,将鼻尖埋在你的发丝中,就连呼吸都让我陶醉。”

“傻乐,我是灵体,哪来的气息?”

“这姑苏山水的灵动气韵,就是你的气息。”

“是吗?世间包罗万象,有好的就有不好的,所有气息都在其中。”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这种感觉。而是这天地中所包含的美,甚至是一切让人感到美好的联想,仿佛都是你的映射、皆汇于你身。”

此刻这番对话犹在耳边,风中仍是小韶的气息,他看不见她却能感觉到。小韶耗尽神气法力,是为了一个承诺,希望成天乐将来修为大进能将她带出画卷世界。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成天乐能够真正的破妄大成,首先要找到那枚玉佩,小韶帮他找到了。

可是这枚玉佩中的灵引并未将成天乐指向大成之门,而一个险些送命的陷阱,于道阳也说出了种种解决问题的答案,但要么不可行要么希望渺茫。假如小韶知道事情竟会变成这样,她还会那么做吗,付出这一切又值得吗?

成天乐不想在画卷世界中把这一切说出来,可是他的伤憾却是无法向这个世界掩饰的,而那拂过的微风仿佛就是一种无言的抚慰。成天乐虽然没有点头答应和于道阳谈什么交易,但他并没有放弃希望,只是在默默地沉思,也只有在这个世界中,他此刻的心绪才能真正得到宁静。

他不知在画卷微风中漫步了多久,就这么日夜不停地缓缓走了七天七夜,然后突然停下了脚步。无意间他来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地方,巷子口有一家饭店,其中有道特色菜就是虾仁荷包蛋,沿着这条巷子走进去不远,便是梅兰德那座宅院。

在饭店门口朝另一个方向沿小河走,路边会有一个居民小区,那里曾经就是传销团伙的驻地。当年他刚到苏州,被于飞和刘书君骗到了团伙中,曾睡了一个多月的地铺。但这一趟真没白来,他不仅得到了修行法诀,而且还认识了沈四宝与白少流。

对,白少流!

有些事情是不太适合随意向人求教的,不仅需要密切的私交还需要绝对的信任。成天乐遇到的问题,曾问过兑振华与艾颂扬,但论修为及交情,白少流应该是最适合不过的人了。听艾颂扬说,坐怀山庄的白庄主正在闭关修炼十二品莲台化身,修为已有出神入化之境界,也算当世绝顶高人了。

坐怀山庄离大连市区不远,白少流上次从苏州带走麻花辫的时候,曾说过欢迎成天乐随时做客。成天乐知道白少流最近在闭关,没事当然也不好去打扰,但此刻若想找人求教,恐怕只能去求白少流了。当年在传销团伙中,成天乐做梦也没想到白少流竟有这么大本事!

以白少流的修为境界,显然比于道阳高多了,应该早已度过脱胎换骨的考验,说不定能另辟蹊径帮他想出什么办法。朋友之间倒也没有什么不好开口的,想当初白少流要麻花辫来找成天乐,只是写了一张便条,成天乐把那位小狼妖照顾得很好;如今他要找白少流,就这么直接登门吧。虽打扰了白总闭关,但也是事急从权,假如是白少流有事找他,成天乐就算闭关也会出来相见的。

……

于道阳口若悬河讲了十天十夜,真不愧是修为深厚的大妖啊,舌头受了伤居然能讲好了,口齿越来越清晰伶俐。可惜后面那七天七夜都是白费功夫,因为成天乐进入画卷世界根本没听见。

十天后,仍在滔滔不绝的于道阳突然察觉到动静,成天乐已经站起身来又走到石门前。他又惊又喜地问道:“徒儿啊,你终于明白为师的苦心了吗?”

紧接着他心头更是一阵狂喜,因为成天乐已经在石门前跪拜下去,叫了一声:“师父!”

于道阳哈哈大笑道:“好徒儿,我们毕竟是师徒啊!你这一声师父,消尽五百年恩仇。为师说了十天十夜,立下这许多誓言,终于让你回心转意了。你放心,只要为师历劫成功,一定设法助你突破大成之境,有些事不需你亲自去做,为师自会帮你动手!……”

可是成天乐接下来的话,又像当头一盆冷水把他浇了个透心凉,只听这傻小子跪在门外说道:“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叫你一声师父,为你留法诀之恩,否则我也难有今日成就。想知道我打算怎么报答你吗?待到我脱胎换骨成功之后,再来指点你,如此还留诀之情应该最合适不过!”

于道阳惊愕道:“等你脱胎换骨?你连玄牝大成都没搞定呢!”

成天乐:“我这就前去向当世高人请教,总会有办法解决的,无非是回归修行正途。我之修炼心法无误、口诀却错了,那就看怎样纠正。你的修炼口诀无误、但心法却有问题。”

于道阳:“当世高人?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比我更了解你的状况、更能指点你的修炼?如果我都搞不定的事,恐怕谁也没办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