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10章、妖言惑,谗舌巧如簧

成天乐还可以尝试用另外一种办法凝炼自己的玄牝珠,从而达到玄牝妖丹大成之境。将自己的人身就当作妖物原身修炼,设法夺取其他妖修的玄牝珠。而得到玄牝珠之后的炼化秘诀,于道阳方才已传授。

但成天乐和于道阳不同,于道阳玄牝珠受损,需用这种方式来修复;而成天乐本无玄牝珠,用这种方式重新凝炼,难度要大得多。真正稳妥的做法,就是夺取并炼化同样修炼这套法诀的妖物的玄牝珠。就算是这样,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顶多在三成左右。

成天乐听完之后竟然笑了,笑容很是苦涩:“前辈,这不就是你想要我帮你做的事情吗,现在让我自己先做?其实你方才传我秘法之时,我已经想到可以用这种办法试试。同修这套法诀的妖物?你这分明是想让我与你一样,夺取传人的玄牝珠。我若真想这么做或者真能这么做,还用你来告诉?”

于道阳语气一转道:“有更好的办法你不用,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了。这可不是为我,而是为你自己,不如此你无法真正的大成。其实你也不必强夺,可以按我刚才所说的办法,找一个妖修和他谈好条件,等将来的运气。或者身边有现成的妖修玄牝大成,你和他商量一下,答应某些条件,看他是否自愿?”

成天乐:“这算什么,恃恩裹挟吗?有些东西是不能让人拿出来和你做交易的,玄牝珠对妖修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前辈,别以为我真傻,破妄之心境不是白说的。你说这些,无非是对我种下心魔。假如我动了念、真想这么去做,也就意味着你有机可乘、能说服我为你那么做。这其中的道理,我还是能想明白的。”

于道阳又嘿嘿干笑道:“若说心魔确是心魔,为师的确想让你动此念头,包括第一种办法,都有同样的用意。但是嘛,这也确实在帮你解决问题,你想要答案,这些就是答案,为师并无虚言。”

成天乐:“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于道阳长叹道:“小孩儿啊,成大事者怎能首鼠两端?这也不愿、那也不愿,你还能做什么呢?”

成天乐:“有所为有所不为。”

于道阳咬牙道:“那只剩最后一个办法了,你自废神通法力吧,另投入人间修士门派,求其传承重新筑基修炼。原本若有大成真人之境,就算神通法力尽失,但修为境界仍在,重新修炼理论上要容易得多。但你的情况不同,你并未大成。

而且你的法诀从一开始就练错了,并非重新修炼原先的法门,而是另换一套人间修士法门,除了历劫的经验之外其余皆不可用,机缘也不相同。况且你自废神通法力这个过程,也等于放弃了原有的妖修成就,更白费了将人身当成妖身的洗炼之功。

你今年已经多大了,二十九?将修炼中的岁月全算上,包括那妄境光阴,寿元消耗至少也有五、六十年了吧?现在看你的样子无损无衰,那是因为有神通修为在身,况且妖修之法成就,本就比一般人寿元长久。

可是你如果散尽神通法力,恐怕形神立衰、身心也会受创。到时候就算你的修为境界还在,自身也就相当于一个五、六十岁受了伤的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人间修士门派肯收你入门、授以正传道法,你觉得这一生还有几分可能再修至大成?老夫说实话吧,就算你还能得到天大的福缘,一成机会恐怕都是多说!”

于道阳倒也没说假话,分析得都很有道理。成天乐听完之后默默无语,就静静地坐在那里沉思,他没法再问什么也没法再答什么了,但也没离开这座洞府。千头万绪理不清啊,成天乐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干脆暂时什么都不想。他在和于道阳斗法时受了伤,且行功调养伤势吧。

此刻最着急的是于道阳,他等了五百多年终于等来了这么一个人,怎可能放过机会?成天乐的修行经历他已经清楚,若比心机智谋,成天乐在他面前简直就是个完全没心眼的傻小子。可是这小子却傻得挺有特色,于道阳刚才的话中确实层层设套,但成天乐偏偏傻乎乎的没踩进去。

寿数七百的在世大妖,其世故之老成当然非普通人所能想象。成天乐不说话,他便不停地劝诱,可谓巧舌如簧、口吐莲花。成天乐在外面坐了十天十夜,于道阳就苦口婆心地说了十天十夜,反正也五百多年没跟人说过话了,逮着机会就说个够吧。

于道阳告诉成天乐,世上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成天乐所修的法诀,就算是出神入化之高人,也不可能比他更了解成天乐所遭遇的状况,如果连他都不能帮成天乐的话,找别人就更没希望。于道阳又承诺,只要他能脱胎换骨成功,神通法力尽复、修为更上一层楼,一定还会有更稳妥的办法帮助成天乐。

成天乐没吱声,在那里定坐疗伤呢,于道阳于是自顾自接着说。这位大妖回忆起了自己的修行经历,想当年他就是这里的一只巨形蟾蜍成妖,突破风邪劫修炼御形之道,曾行游天下结交各派修士以及各类江湖散修、妖修,有幸得到了这套妖修法诀传承。

他曾在川西高原一带苦行,也凿建了一个简易的洞府,并在那洞府中留下了陆吾神仑丹的丹方。于道阳是妖修出身,又掌握了妖修正传法诀,并炼成了陆吾神仑丹这种对妖修而言梦寐以求的神药。于是他有了一个愿望,就是收服各类妖修,自成一派笑傲昆仑。到那时他不仅仅是一位大妖,也是一派尊长,有百类千族之妖供其驱使,既是莫大功德也是莫大享受。

可惜他还没有完成这个愿望,就被仇家所伤落得如此下场。无论成天乐救不救助他,他也希望传人能完成此愿,成为聚集群妖、享受红尘的一代宗师。所以他哪怕自己不能历劫成功,也愿意帮助成天乐成为这样的人物……

假如换个心眼活泛、自以为聪明、认为这世界该围着自己欲望转的人,说不定还真给于道阳说动心了。可成天乐此刻仍是定坐疗伤一言不发,于道阳不得不越说越多,听语气简直就是在掏心窝子呀——

“徒儿啊,你可知山野妖修最缺什么?就是适合它们的正传法诀与外丹神药,更何况是我们所传这套完整的法诀以及辅助的修炼体系,还有陆吾神仑丹那样简直是梦寐以求的灵药!只要有法诀和神丹在手,天下妖修岂不趋之若鹜?

听说了你的经历,为师也了解你的脾气,很好,你确有成大事的气度!我也要说实话,并不是每位妖修都能突破重重考验成为大妖,仅仅有正传法诀是不够的,能玄牝大成者更是少之又少。但妖修既已超脱族类、开启灵智自悟修行,有这样的福缘可求怎会放过呢?

至于陆吾神仑丹,更是妖修们想得到的,只要你有丹方、并且能够将丹药真的炼成,那就永远是他们期盼的梦想。别看每人只能服用九枚,但这种神丹在你我手中最大的用处可不仅是给自己服用,而在于让人们知道你能赐予,怎会不为你驱驰效力?

妖修众多,真正得到神丹者只能是极少数,就看谁为你我效力最多了,如此一来,只要你点头发句话,不用自己做什么几乎皆可心想事成。有些事你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要擅用机缘与人心,可聚宗门传弟子、广设天下分舵,将法诀层层相授。

但那破妄的最后一步法诀以及陆吾神仑丹丹方,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若善加筹划布局,山野、市井妖修皆归麾下,徒子徒孙无穷尽也,树大根深福无尽也。到那时,别说是一枚玄牝珠,你想要什么没有呢?若你不欲作恶,也能得到玄牝珠的。树大有枯枝,只要麾下妖修足够多,总有玄牝大成者作奸犯科,届时以门规处置收其玄牝珠便是。

只要你相助为师历劫成功,老夫便可助你成就此番功业。相助为师也等于相助你自己玄牝大成,否则这一切你又如何享受。我当年便有此愿,可惜壮志未酬便带伤闭关五百余年,如今你以人身修成妖诀,更适合在世间开宗立派,以整合妖修之名方能不引起各派疑忌。

法诀与丹方已在你手,该怎么作为师已经教你,但我还要告诉你,十八味灵药中有一味只有为师才能采到。而你也应该明白,只有为师才能指点你如何破妄大成、大成之后又该如何修炼。你毕竟非妖修,习此法诀怎可无指引之人?”

接下来于道阳又开始谈细节问题、越说越具体,包括怎样筹建一个宗门,怎样利用法诀吸引妖修形成核心团队,以此为基础发展分支机构,建立严密控制的层次与分支体系,六步法诀在各层分支传授到什么程度,不同修为的妖物安排哪一层级别的司职,怎样利用对陆吾神仑丹的期盼,让大家都尽全力为这个组织服务等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