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09章、留诀情,斩尽青丝还

说完话也不理会成天乐是否答应,于道阳就在密室中颂出了一道秘诀。他虽有伤难愈,但修为境界还在,此刻用神念心印将法诀直接印入成天乐的元神,不论成天乐学不学,反正他已经教了。

成天乐先是吃了一惊,随后神情变得十分古怪,甚至有些哭笑不得。于道阳确实传授了他一种非常高明、非常有用的秘法,而且是专为妖修准备的。但这秘法原本却是于道阳准备用来对付他的,就是夺取他人玄牝珠之后、怎样用来助益自己的玄牝珠修炼,其作用竟与陆吾神仑丹的药效相辅相成。

陆吾神仑丹能洗炼妖物原身、极大的增强天赋神通的威力。而这种秘法并不是讲怎样夺取他人之玄牝珠,而是得到玄牝珠之后如何去炼化助益自己的玄牝珠,使原身所祭炼的修为法力更加强大。当然了,运用这套秘法,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去炼化修炼同样法门妖物的玄牝珠。

成天乐听完之后,摇头道:“前辈果然守信,将这种秘法传我,但它也够损的!”

于道阳意味深长道:“损吗?要看你怎么用、又用来对付什么人?此法诀非我所创,估计某些大派高门秘典中也有记载。我早年曾斩杀一位作乱的妖修,有幸得到了他的玄牝珠,亲自印证过这种秘法,所以伤重逃亡之时,才会想到布下这样一个陷阱。”

成天乐语带嘲讽道:“是啊,要看你怎么用、又用来对付什么人?你今天却用来对付得到你的讯息、万里迢迢赶来救助你的传人!请问我是什么作乱的妖修?”

于道阳嘿嘿干笑道:“你不是什么作乱的妖修,这里不过是为师五百年前设下的一个陷阱,当有殒落之危时,为自己留下的一线生机,事已至此,就不必再多说了。我传你的秘诀,你可以用也可以不用、或自己决定怎么用,就像刀,它可以杀人也可以切菜。神丹和秘诀你都已得到,接下来可以谈我们的交易了。你若助我度过换骨劫,我便告诉你如何解所遇到的问题,这不是很公平吗?”

成天乐答道:“你先告诉我如何解决法诀的问题,我再决定与不与你做交易。”

于道阳:“你还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成天乐:“我信你,只是不想答应你。如果你不把答案告诉我,我是不会帮你的,如果你把答案告诉我了,我或许会考虑,要么帮你要么仍然不帮你,这也是实话。”

于道阳:“嗯,有道理,我若是你也会这么想的。那么首先就说——我想让你怎么帮我吧。你已得我的传承法诀,也传授了真正的妖修,他们其中或有人玄牝妖丹大成,你就把他带到这里来,以玄牝珠开启这道门户,就像我所希望的那样。……这么做,于你无损、于我有益,岂不是两全其美?”

成天乐:“你想都别想,因为我不会做!”

于道阳:“法诀是你所传,福缘是你所赐。让他献出玄牝珠,在我这里换取你突破大成之法,不也很公平吗?失去玄牝珠无非是被打回原身,你还有陆吾神仑丹,如果大方的话就再赐两枚助其洗炼原身及天赋神通,修为境界还在,无非是假以岁月从头开始修炼而已。妖修寿元长久,为换取此福缘,这点损失也是值得承担的。”

成天乐:“前辈,你这话说得太轻松了。突破玄牝妖丹大成之境,可不仅仅是有正传法诀那么简单,机缘、资质、悟性、心性缺一不可,修行中下的功夫与心血难以想象,就算有正传法诀、苦修一世,有很多人也不可能破妄大成。

功夫是自己练的,有些机缘难再遇。给你百家经典,就等于让你满腹经纶了吗?寒窗苦读,是他自己的心血。况且你只是留下了法诀,并没有帮助和指点他人修炼,这么做的人是我。

实话告诉你,我身边确有妖修已玄牝大成,也是得自我的法诀指引。但我不是你,绝对不会这么做。我与那些妖修皆以友论交,他们奉我为门中尊长,也自愿为宗门效力,我传法诀之时,可没有说过要夺他们的玄牝珠!若是从一开始我便这样说,没人会答理我的。”

于道阳语气一转道:“成天乐,你能有今日之成就,确实是因为我所授之法诀。我虽设下了陷阱,却也没夺走你的玄牝珠啊。无论如何,我对你有传法之恩,而且我还承诺可传你真正大成之法诀,对吧?”

成天乐点头道:“于道阳前辈,还想听我说实话吗?假如你在最后一座石狸像的神念讯息中告诉我实情,明言怎样助你疗伤,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的,以我能做到的手段。假如我真是妖修、又完全知情,说不定真会把玄牝珠献给你以谢师恩,大不了再以原身重新修炼罢了。但你想要别人怎么做,首先想想自己在做什么,可惜啊,现在你提的要求,我无法答应。……我在密室门外跪拜,当时的确发自真心,但你并未传法只是留诀,这留诀之情方才已随我的发丝削尽。我不杀你,便已是报答。”

话已经等于谈崩了,可是于道阳这位数百年寿数的老妖怎能死心,他想了半天,接着又说道:“这确实是为师之过!那么我们是否能换一种方式?你若遇到一位开启灵智、却尚未凝炼玄丹的妖物,便与它商量,授它正传法诀、赐它陆吾神仑丹并助它修行。此等大福缘只有一个条件,将来取玄牝珠之用。它若不答应也就算了,它若答应便顺理成章。待到它玄牝妖丹大成之后,你便带它来此地完成交易,不也算很公平吗?”

成天乐:“听上去是很公平,但这是为师之道吗、又是修行之道吗?我虽不是什么高人前辈,但‘为而弗恃、长而不宰’的玄理还是懂的。找到一位尚未化形之妖修,让它直至玄牝妖丹大成有多难,你又不是不清楚。此法看似可行,实则荒谬。

修行之初便中此心魔,你还指望它能破妄大成吗?恐怕未度风邪劫便已走火入魔!更别提堪破妄境,这是传人呢还是害人呢?就算你本人这样做,自己觉得成功的机会有多大呢?你已经等了五百年,恐怕再等五百年也没结果。就算你能等得起,我若不突破大成之境,也没法陪你等下去。”

话说到这里,洞府中又恢复了沉默,于道阳想尽办法也不能让成天乐松口,他好像也琢磨出成天乐是怎样一个人了,似乎就是个没心眼的傻小子,跟这种人打交道最好用笨办法。这位活了数百年的大妖心眼转得也快,沉默良久之后又开口道:“既然如此,我先不向你提条件,告诉你该怎么解决修行中的问题吧。”

这还真是成天乐想听的,于是没有表示反对,坐在那里没说话。于道阳等了半天还不见成天乐搭腔,知道这傻小子动心了,便讲解了如何去解决修炼中遇到的问题——

最有把握也是最顺理成章的办法,当然是继续凝炼訾浩,成天乐之所以能习练妖修法诀入门。就是因为把訾浩当成了玄丹。既然如此,那就把訾浩当成真正的玄丹凝炼成玄牝珠,只是这样一来,訾浩这个“人”就不存在了,无非是成天乐原身所祭炼出的神通修为凝结。实际上等于收訾浩之灵体炉鼎,抹去其神识灵智、彻底将其炼化。

成天乐如果从最开始就这么做,成功的可能性也许很大。但现在却有点麻烦,因为訾浩已经独立凝形了,自从突破风邪劫起就开始独自修炼。他的修为境界如今与成天乐不同,尚未破妄大成,所以成天乐再这么做,成功的可能性会打折扣,但依然是所有办法中最稳妥的,把握大约有五成。

于道阳说到这里,成天乐打断道:“一成可能性都没有,因为我根本不愿意这么做。你是留下了法决碰巧让我得到,可是若无訾浩,那法诀对我毫无用处,又怎可能有今日成就?真正说起缘法,留法诀之人是你,传我法诀之人却是訾浩!”

于道阳怂恿道:“可是他骗了你,本就没安好心!老夫在法诀总纲中说得清清楚楚,他却隐瞒了事实的真相,这笔账你就不想算了吗?”

成天乐:“我回去之后定然要收拾他!但我和他之间的账是算不清的,我也不可能杀了他。如果我因此连訾浩都不放过,前辈,你还有活命的道理吗?他对我并无恶意,我很清楚,虽然是受了骗,但我并不介意后果。可是你不同,我绝不愿意落入你所设下的陷阱。”

于道阳叹了一口气:“你既有此念,用这种办法是无法破妄大成的,那我就告诉你第二种方法吧,可惜最多只有三成把握。幸亏你遇到了我,使用此法所需用到的手段,就是我方才传你的秘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