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08章、计未遂,转念欲重燃

于道阳当初设计了这个陷阱,可谓安排得相当周密,但也没安什么好心眼,毕竟还是给自己也下了个套。当他布置法阵封闭静室之后,不修复玄牝珠,这道石门连他自己都打不开了。也怪他把这洞府凿建得太隐秘、太坚固了,假如他想从静室后壁凿穿而去,又会引发机关将自己埋在山中。

其实像他这种情况,出不出去都无所谓,一直就在换骨劫中,每日都要行功修炼稳定伤势,还不如就老老实实呆在密室里。当年就是这么一个坏心眼,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殒落,布下陷阱换取一线生机,结果却关了自己五百多年。

于道阳原本以为已经等不到有人来了,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寿元耗尽或业力天劫到来之时留下讯息,希望可能有后来人看到他这一段经历。但是成天乐来了,洞府的门户被开启时于道阳就感应到了,心中是一片狂喜,五百年来所堆积的期盼尽数燃起,热切得难以形容!

成天乐在石门外跪拜所说的话他也听见了,果然是自己的传人。于道阳心中有鬼便没吱声,五百多年过去了,传人到此肯定以为他已坐化,而且不可能不打开这道石门,于是他就坐在那里等。假如成天乐转身离去的话,他才会忍不住开口的。

成天乐在石门前比划了半天也没打开,却没有离开这座洞府,而是在外面定坐行功,又一连过了十三天。这十三天,对于道阳而言仿佛比一百三十年还要漫长,他恨不能蹦出去揪着成天乐去开启密室。终于,期盼了五百多年的时刻到来了,然后……然后该怎么说呢,哪怕用五百年时间想破头——也想不到是这种状况啊!

成天乐听完之后也是半天说不出话来,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开口。洞府中又沉默了半日,还是于道阳又开口道:“成天乐,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能否告诉我,是如何修成我留下的法诀的?”

成天乐长叹一声,坐在那里望着洞府前方的石笋林答道:“前辈,论年纪,无论如何我该叫您一声前辈。实话实说吧,我当初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妖修法诀,直至找到这座洞府之时,才突然反应过来。你恐怕也想不到,那第一座石狸像会自感成灵,你留下的第一步法诀被那灵体融合,又莫名其妙进入了我的元神……”

架已经打完了,密室的门户也重新封上了,无论怎么感慨但事已至此,以他们的修为心境,那就先把话说清楚吧。法诀就是于道阳所留,成天乐也没必要隐瞒什么,将自己的修证过程以及如今遇到的问题尽量详细的讲了一遍,最后说道:“我虽已破妄,但并未大成,问题就出在法诀上。……前辈,您既留下了那么多信息,为何只字不提那是妖修法诀呢?”

于道阳竟然在密室中笑了,亏他现在还能笑得出来,笑完之后才说道:“你这孩儿,被那只假耗子骗了!那第一座石狸像中,不仅有第一步法诀,还有整套法诀的总纲,老夫说得是清清楚楚。后面的法诀都是你自己取出的,偏偏第一步法诀是那灵物转授的。

你是人,并非妖修,那灵物想让你修炼,所以故意隐而不言。你一说我就猜到是为什么了,他想借你之力凝形而出,心中也殊无把握、不知你能否修炼成功,为坚定其念所以干脆不告诉你。这灵体很聪明啊,他成功了,你以炼制玄丹之法助他凝炼成形,并使他最终能够独立行走世间。

你和他的关系一定非常不错,而有些事情是越错越深。他既然刚开始没告诉你,到后来就更难开口了,因为你已经拥有修为成就,突破了重重考验。直至你修成六步法诀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凝炼出玄牝珠,偏偏我又留下了那样的讯息,让你以为最后的关窍在我这里。那灵物恐怕也以为最后的关窍在我这里,所以还是没开口,只待你前来寻我。”

成天乐冷冷道:“你倒是看得透彻,确实应该是这个原因!而我找到了这里,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于道阳:“事出有因,情急之下我也别无选择。如今内情你皆已知晓,打算怎么办呢?”

成天乐面无表情道:“我既然可以打开这道石门,就可以杀了你,你信吗?”

于道阳叹息一声道:“我信,论修为我高出你很多,但我身上有伤,刚才那一击我虽得了你炼化的法力,但又被你所伤。……就算你不是我的对手,既然能找到这个地方,也可以带帮手来,真想杀我泄愤的话,老夫断无生机!”

成天乐哼了一声道:“那你还敢问我?”

叹息中的于道阳居然又笑了:“无论如何,五百年后有传人来此,我应该高兴才是。成天乐,不要忘了来这里的目的,你恐怕不会想到我还活着,主要是为了神念讯息中的陆吾神仑丹和修炼秘诀而来吧?你破妄而未大成,是所修法诀有问题,而世上再无人比我更了解这套法诀了,我依然可以指点你。……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这位寿数近七百年的大妖,其心智与心机皆非普通人能想象,尽管遭遇了这么大的变故、在这么不利的处境下,还能沉住气有条不紊的说话,等回过神来竟然要和成天乐做交易,显然是转念间又谋新策。成天乐却反问道:“交易,我刚才差点就送了命,凭什么和你做交易?”

于道阳不紧不慢地说道:“因为你还有问题没解决,我可以给你答案。我知道你不可能不恨我,带着满腔憧憬和敬仰之心来拜见我,结果发现这一切只是我布下的一个陷阱。你并非妖修,算我自作自受吧。可是老夫问你,我可曾撒谎说假话、可曾不守诺言?”

成天乐淡淡答道:“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楚!”

于道阳的原身曾经修炼得极为强悍,脸皮也应该修炼得厚而无形了,此刻的语气仿佛就当刚才的事根本没发生过,和颜悦色不紧不慢的又问道:“你修成了我留下的法诀,也算是我的传人了,是不是这样?”

成天乐很干脆地答道:“是的,但我是你所留的法诀传人,却非你这个人的传人。”

于道阳:“我在讯息中提到,后世传人若来此,为师有陆吾神仑丹相赠。你已经得到了而且已经服用了,对不对?”

成天乐只答了一个字:“对!”

于道阳:“假如我再传你秘诀指引,便是一字不虚了,对不对?”

这回轮到成天乐笑了:“前辈,我也有破妄之心境修为,明白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看样来破妄之境,也可能与修行有偏,它毕竟还不是修行的尽头,也并不必然代表你是好东西。你的确无虚言,但陷阱还是陷阱,用心依然险恶。我想问你,假如我真是妖修,会有什么下场呢?”

于道阳在这种时候当然是实话实说:“如果是那样,你会当场被我摄走玄牝珠,打回原身形神皆损。……但我仍愿收你为徒,你既已玄牝妖丹大成,就算神通法力消尽,修为境界还在。我以陆吾神仑丹帮你洗炼原身,假以漫长岁月,你仍然可能恢复修为。”

成天乐:“说得倒是挺好听。”

于道阳:“我确实就是这么打算的,只要你愿意的话。”

成天乐冷笑道:“在那种情况下,恐怕不愿意也得愿意,而且将来就得受你驱使了。这还有前提,一是你能恢复伤势及时救我;二是我当时受重伤未死。就我刚才打开密室的情形,若不是服用了三枚陆吾神仑丹、而且也无玄牝珠之失,你当时那一击出手我焉有命在,还能听你说这些废话吗?”

于道阳:“你打开密室,所祭出的并非是玄牝珠、本人也并非妖修,我当然会以为是有人来寻仇,出手格杀只是自然的反应。”

成天乐:“就算我是妖修,玄牝珠瞬间被夺,难道就不会以原身对你出手吗?如果是那样,你会不还手吗?斗法依旧难免,不死算是走运!”

于道阳嘿嘿一笑:“你说的情况也很有可能,我方才说的话,都是建立你没死的基础上。如果你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其实我也不希望那样。”

成天乐:“那你就不要给自己脸上贴什么守诺之金了,我清楚你是什么东西。”

于道阳却又叹息一声道:“其实吧,我原本已绝望,根本没想到还会有人来,你也没想到我还活着。其实我已经准备好在此地坐化,并留下一道秘诀。如果你在我坐化之后再来,我的一切诺言皆会成真,就算是现在,我也会守诺。”

成天乐:“你的废话也太多了!我很好奇你究竟还有脸和我做什么交易?”

于道阳却语气一转道:“五百多年没和真人说过话了,激动之余难免有点啰嗦。先别谈什么交易的事,既然你没死,我就信守诺言,先传你讯息中所说的秘诀。然后我们再谈别的,老夫也算有信誉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