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玄牝大成
第406章、飞丝断,千古苍凉叹

成天乐首先在那看不见的门户前跪拜于地,运转法力朗声道:“于道阳前辈,晚辈成天乐来自苏州,于山塘街石狸像中得到您所留法诀,前来拜见传法上师!若前辈尚在,请开启密室相见!”

他一连说了很多声,声音中包含着穿透的法力,哪怕隔着数尺厚的石门也应该能听清。可是过了半天也毫无动静传回,不知是于道阳前辈听不见或者是听见了无法传音,最大的可能是它早已坐化,当然就不可能回答更不能开启密室了。

成天乐就在这厅堂中定坐下来,调息行功涵养神气,同时也在静静地思考——如何开启那最后的密室?见识了明代妖修于道阳的种种布置,成天乐觉得自己这点心眼根本不够看的。但他毕竟已有破妄大成之心境修为,又了解于道阳的道法神通,于是就在想——为何要用那种秘法打开密室?

凡事皆有因由,若能参透其中的玄理,也就有可能找到另一种解决办法。其实于道阳前辈如此安排的玄机无非是——只有得到他的传承、修证完毕六步法决的妖修,才能打开密室相见。

玄牝珠是妖修凝炼的玄丹化为实形,相当于假合神气的人身所凝炼的神通法力修为,妖修一旦祭出玄牝珠,就会恢复为原身,兑振华曾为成天乐演示过。成天乐修炼的也是这套法诀,能不能通过另一种方式去模拟呢?

其实还可以找訾浩试试,因为訾浩就曾经相当于他所凝炼的玄丹。可是就算訾浩在场,成天乐也不敢乱来,一是訾浩并未修至大成境界,二是难保出什么意外。訾浩可不是成天乐的玄牝珠啊,而是自有形神灵智的一个“人”。

一天一夜之后,成天乐站起身来到石壁前,催动玉佩光芒照射并激应其中灵引,石壁上果然有法力波动相应,但没有露出门户的痕迹,只是指引了门户的方位所在。成天乐接连运转了破幻象、移空间的各种法力,皆没有任何效果。

既然已经知道门户所在,他干脆收起了玉佩祭出了飞电石手串。手串在空中放大呈一个门户形的圆圈,并贴着石壁旋转,各种妙用接连施展与石壁通感,可是毫无反应。成天乐又收回手串挥起了拂尘,他在尝试最新领悟的法宝妙用——岁月情怀意境。

这已是他隐约堪破一线天机的“御神”心法。石门不可能是永恒存在于此的,以身心与石门通感,在岁月的痕迹中可能察觉出于道阳前辈封印它的线索、找到开启的方式。青丝飞舞化成光影拂在石壁上,其中那一根白丝却突然有所感应,成天乐的元神中仿佛看见了一道门户,却不能将之打开。

他收回了拂尘,又皱着眉头回忆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并不完全是岁月情怀意境找到了门户开启的痕迹,那门户也是被这发丝触动的!为什么呢?就似混沌中突然开了一窍,成天乐意识到这发丝与其他的东西不同,相当于他的“妖物原身”凝炼出的神通修为!

原来如此,果然还要从妖修之法的思路找诀窍。于道阳前辈的要求,无非是修成那套法诀的妖修,必然已玄牝妖丹大成,就以妖身凝炼出玄牝珠去开启门户,连想都不用多想。可是从来不爱多想的成天乐,此刻却不得不琢磨。

从开启门户的秘法来看,须用到破妄之意境,视石壁如妄、凝玄牝成形,玄理无非如此。成天乐挥出发丝拂尘施展的是同样的心法,依据原理其实不必用到玄牝珠。可他刚才并没有打开门户,原因很简单,那发丝已不在原身之上,被他剪下来融炼入另一件法器了,虽带着原身气息但并不完全是一回事。

于道阳与成天乐也算是一对师徒、修的是同一套法诀,布置什么机关自然会用类似的手法,是能悟出彼此思路的。成天乐且把自己当成妖修,站在这个角度就想通了。既有此发现,他便定坐下来服用了一枚陆吾神仑丹。

定坐中的成天乐不仅在行功炼化药力,同时也进入妄境之中,这回不是画卷世界的妄境,就是元神中自成之妄境,景象便是这座山中洞府。一天一夜之后,他又服了第二枚陆吾神仑丹,这次炼化药力足足用了三天三夜;但他还没有停下来,紧接着又服用了第三枚陆吾神仑丹,连炼化药力带妄境中洗炼形神,又用了九天九夜。

如此珍贵的陆吾神仑丹,于道阳前辈只留下七枚,成天乐连眼皮都没眨就服用了三枚,并用了整整十三天在妄境中炼化形神。在成天乐看来,这神丹再珍贵,也不及于道阳的传法之恩,为了打开洞府密室并不值得吝啬。

陆吾神仑丹最大的效用,不仅是强化筋骨腑脏,而是凝炼妖物原身的天赋神通。成天乐并非妖修,却也用这种方法炼化药力,只是换了一种思路而已。他把自己的人身就当作了妖物的原身,反正他练的就是妖修法诀啊!

在这种妄境中其实度过了多少岁月都无所谓,因为妄境中的场景就是这座山洞,唯一须注意的只是不要无谓的消耗寿元,但陆吾神仑丹对原身的凝炼也是对寿元的极大助益。成天乐的筋骨腑脏已强悍到什么程度,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只在运转法力时,肌肤仿佛流转着如玉光泽。但成天乐的主要目的倒不是让原身更强悍,而是在岁月情怀意境中凝炼他的长发,就如曾经的妄境中那样。

十三天后,成天乐站起身来又来到那扇看不见的门户前,他的头发看上去并没有变长,仍是披肩的样子。他张开双臂运转法力似是在拥抱什么,长发扬起化成了数丈飞丝,看不清是快速的生长还是延伸出的虚影,在这山腹溶洞中卷舞就如一片乌云,光影模糊已分不出发丝的清晰轮廓。

这场景看上去妖异无比,数丈长发飞扬反卷,末端化为一片黑雾笼罩在石壁之上,一根如雪白白丝飞出,化为一道白光劈向那黑雾。发丝乌云中如有一条门缝被打开,无声无息地露出了一扇门户,紧接着成天乐就看见了于道阳的真容。

也亏得从不爱费心琢磨事的成天乐能想出这么绝妙的办法,服用陆吾神仑丹将人身当妖身修炼,祭炼发丝象征原身所凝练出的神通修为,用那一根白丝代替玄牝珠之妙用。费了三枚陆吾神仑丹、数年妄境的形神洗炼之功,果然将这密室门户给打开了!

虽然只是一根数丈白丝刺破浓密的乌云,但那耀眼的白光却将密室中的情景照射得清清楚楚。有一人身穿僧衣坐在垫子上,长发垂地恐怕也有数丈之长。石门打开的一瞬间,伴随着气流鼓荡,他身上的衣服随风扯落了好几片,显然已经接近于朽坏。

但此人却没有坐化,他恰好抬起头来望向门户,眼中露出热切的期盼光芒。一支袖子已经脱落了,他举起光溜溜的胳膊掐了一个召唤的法诀,另一只手似是运足法力指向那道白光。成天乐一眼就看见了活生生的于道阳,目光对视,两人不过相距两丈来远。

成天乐瞬间的惊喜还没来得及开口呢,紧接着就暗叫一声不好!

门户后就是一个法阵,密室开启时法阵随即运转发动,那一线白光竟被法阵卷了进去,成天乐元神中甚至听见了崩裂之声。发丝是神通修为凝炼而成,突然被硬生生地摄走,那感觉可绝不像只被拨掉了一根头发,痛楚牵动形神宛如撕心裂肺。假如成天乐没有服用那三枚陆吾神仑丹洗炼“原身”,此刻非得身受重伤、形神皆损不可。

成天乐所练就是妖修法诀,对危险有一种本能的直觉,密室刚一打开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可是动作却来不及做出反应。那凝炼了他神通修为的发丝正灌注法力打开石门,这法力触发了石门后的法阵,真真切切就是自己送上门的!

那发丝化作的一线白光被摄去,成天乐立刻就意识到一个可怕的后果,假如它真的是玄牝珠,门一开就会被对方夺走。与此同时,于道阳惊呼道:“你不是妖修!”成天乐亦惊呼道:“为何要夺我玄牝珠?”

成天乐本无玄牝珠,但情急之下问的就是事实,于道阳的本意,分明就是要夺他的玄牝珠。那发丝中飞出的一道白光,相当于成天乐原身祭炼出的神通修为所化、以法力凝结而成。它突然被于道阳摄去,成天乐也得被当场打回原形。但这情形比较古怪,他的原形就是人形,所以还是原来的样子。

说话的时候,两人手底下都没停啊。于道阳摄走白光,立刻将其中包含的法力炼化融入形神,仿佛是充沛的助益;可其中包含的神通修为意境,又让他一阵恍惚虚弱。那发丝是什么?是岁月意境情怀中凝炼的修为法力,毕竟不是玄牝珠,似是千古苍凉一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