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405章、万变宗,千姿百类兼容

这支翠竹约一丈八尺高,仿佛就沿着墙根贴壁生长将将到达室顶,看上去仿佛是活的还带着生机。它的样子与玉佩上的雕刻是完全一致的,但是更完整,因为玉佩上刻的竹子只是中间的一段。洞府真正的入口就在于道阳题写字迹之处,至于先前的幻壁以及外面的大厅和这间石室,多少也有掩人耳目的作用。

玉佩在成天乐手心一个翻转,刻着云花图案的那一面对准了石壁,射出的光芒带着影像变幻,仿佛一朵朵白云涌动。翠竹消失了,那面石壁也被涌动的云雾所笼罩,接着云朵分开,露出了一扇门户通道。类似的场景成天乐曾见过,就是河洛派的宗门道场太行洞天门户开启时的情景,只是此处的规模要小得多。

成天乐手持玉佩走进了这扇“云门”,四面是云朵环簇,感觉也像踏在云堆上,走了大概有数十步,云开雾散,他又进入了另一个山中溶洞。回头看来路,并无通道而是一块平整的石壁,上面雕刻着一支翠竹并被云花图案环绕。

再看前方的溶洞,竟生长着一支支酒杯粗细的石笋,根根呈翠绿之色有两、三丈高,竟似一片竹林,隐约呈玄妙的阵法布置。再看洞顶的钟乳石,皆呈云白之色朵朵堆涌,也是某种相呼应的阵法。此处仍然是山中的一个大型溶洞,却不与成天乐走过来的洞穴相连。

原来这处洞府并非太行洞天或连云秘境那样的小昆仑,还是一个天然的山洞。想想倒也正常,据说只有出神入化之能才能凿建那样的小昆仑洞天,而于道阳的修为仅仅是迎来脱胎换骨的考验。这位前辈不过是勉强布置法阵汇拢地气灵枢之妙、制造了那么一个类似洞天结界的入口门户而已。

假如不懂开启之法,外人几乎是进不来的。就算在那间石室后壁用蛮力开凿,方向也是不对的,若接近了洞府所在的山腹空间,还可能引发机关导致溶洞坍塌,将强行闯入者彻底埋在山中。

成天乐穿过如竹林般的石笋阵,发现地上的石笋、洞顶的钟乳和外面的不同,都经过了人工的凿建布置与法力炼化。出了石笋林竟有一条地下小河从溶洞中流过,上面还有一座石板小桥,桥那边则是一座厅堂。堂中有桌案和椅子,布置得竟似几百年前的书房,成天乐曾在影视剧中见过差不多的场景,只不过不是在山洞里。

桌案上放着一张纸,上面是用褐色泥浆留下的字迹,法力凝结其中,基本上还保持着原样,上面写道——“姑苏传人得法诀寻此,去左侧耳室取神丹,留开启右侧闭关静室之法,见为师另有秘法相授。”

看到字迹的同时,又有一道神念讯息印入元神,便是开启于道阳闭关疗伤的静室之法。成天乐是又惊又喜,不禁愣在了那里。喜的是于道阳前辈果然逃回了这座洞府,并且封闭静室疗伤,最后留此字相告另有修行秘诀相授。惊的是开启最后那间闭关静室的方法,竟然要祭出玄牝珠!

凝结玄牝珠,是妖修玄牝妖丹大成之后特有之成就,成天乐怎么可能有那玩意?就算成总再笨,这一刻也反应过来了,就似找寻多年突然回首——那找寻已久的答案竟如此简单!

那位于道阳前辈应该并非人类修士,他留下的就是妖修法诀。兑振华可以玄牝妖丹大成,但成天乐却无玄牝珠可言。因为这套法诀的修证方式,就是化为人身后凝炼玄丹变化。成天乐没有从原身化为人身这个过程,当初凝炼玄丹变化,实际上是在帮助訾浩凝炼成形。

并非成天乐功夫用得不足,也非他的心境修为未至,而是根本法诀练错了!不用见到于道阳前辈本人,成天乐也明白了问题所在。若非如此,为何开启最后那间闭关静室的方法是祭出玄牝珠呢?于道阳前辈连想都没想过——假如来到这里的传人没有炼成玄牝珠怎么办?

兑振华说得不错,石狸像中的那六步法诀已经完整,依此修炼突破种种考验,便可求证玄牝妖丹大成之境。成天乐堪破妄境之后便能取得第七座石狸像中的神念讯息,然后找到玉佩寻来此处。看于道阳这一系列布置,心机不可谓不周密,但天算不如人算,他没想到两件事——

第一是直到五百多年后才会有人来。原先的石狸像在历史的动荡中已损毁,后来又被立于原处,他留下的神念心印与地气灵枢融为一体,仍然可以被取得。第一座石狸像却自感成灵,又吸收了第一步法诀以及整套法诀的总纲,出现了訾浩这种存在。第二就是修成法诀来到此处的人竟不是妖修。假如没有訾浩,成天乐就算取得法诀也无法修证,这完全是不可复制的误打误撞。

成天乐不久前见到那块蛤蟆石的时候,就应该反应过来于道阳也是妖修。很久很久以前,有人曾坐在那块蛤蟆石上修炼御形甚至御神之道,身心与天地万物通感,在蛤蟆石上留下了自己的生机律动特征,让修炼同样法诀的成天乐还能感应到。

此人应该就是于道阳前辈,他又是何种妖修呢?成天乐的嘴角微微露出苦笑,他已经猜出于道阳是一只巨型蟾蜍妖。在无字天书前定坐的那三天三夜,成天乐发现附近山中有一种癞蛤蟆出入,比其他地方见到的普通蟾蜍要大得多,几乎有一个菜盘大小。

此巨型蟾蜍的生机律动特征,与蛤蟆石上留下的淡淡的法力痕迹是类似的。那于道阳虽然精通收敛妖气的法诀,但在定坐行功展开元神之时,生机律动特征却是掩饰不住的。或者最初他还没有总结出如何完美的收敛妖气,到后来才有了收敛妖气的法诀。

想通了这些,成天乐又朝厅堂的左右望去,左侧有耳室门户是开着的;而右侧就是石壁,看不见门户的痕迹,按照方才的神念指引,才知道那是被封闭的最后一间静室。成天乐闭上眼睛展开元神仔细感应,那岁月情怀意境又浮于心头,自从案上的这张纸留下之后,此地就再没有他人活动的气息。

这说明当年于道阳前辈虽然回来了,但封闭净室疗伤之后,便再没有出来过,那么他并没有治愈伤势并突破更高的修为境界。如今最大的可能只剩下一种,五百年后这位前辈早已带伤坐化!

成天乐不知该作何感想,难怪自己能指点那些妖物修炼、隐然自成一派。他来之前也存了寻找宗门传承的心思,没想到它就是一门妖修传承。各类妖修原身变化纷繁,竟能都依此门径修行,假如于道阳前辈并没有留下宗门讯息,那么将来这一派倒可以称之为“万变宗”了。

成天乐又想到妖修远比普通人的寿元长久,于道阳倒还可能有一线生机。只是这种希望实在太渺茫了,且不说岁月过于长久,而他本就身受重伤未愈。成天乐如今知道自己修行所遇的问题出在法诀上,但如何解决还得向这位前辈请教。就算于道阳已坐化,可能还会在那修行静室中留下最后的讯息吧。

成天乐先去了左侧的耳室,这里没有物架,而是在洞壁上凿出了一个个能放置器物的石龛,大小宽窄不定,说明这里曾放过各种各样的东西,包括丹药、法器或者天材地宝,但此刻却是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小石龛中放着一个深黛色的瓶子。

成天乐用御物之法拿起瓶子,发现它是以墨玉雕成,也炼化成了专门盛放灵药的法器,打开之后里面有七枚弹珠大小的丹药,带着一股异香并有光华缭绕,呈深褐色坚如铁丸,正与法诀记载中的陆吾神仑丹相符。

如此珍贵的神丹,便是于道阳前辈留给寻来的后世传人的。但这间耳室里这么多石龛却都空了,剩下的那些器物哪去了呢?无论谁来到这里,应该都会猜想是被于道阳带进了另一间耳室之中,可能比陆吾神仑丹还要珍贵得多。既入宝山,岂有空手而回的道理?无论如何也是要打开另一间密室的。

成天乐当然也这么想,但他却不是为了寻宝。首先是为了祭拜传法上师,并寻找可能留下的法诀讯息。若万一于道阳还在世,那是最好不过的结局。

他又走出耳室来到厅堂的另一侧,这里看不见门户的痕迹,成天乐却知道此处就是一道封印的石门,经过法力凝炼坚韧无比,用凿子都凿不出痕迹来,若是以蛮力强行摧毁的话,说不定会损坏那静室中的器物以及于道阳前辈的遗蜕。

如果不嫌麻烦的话,成天乐倒可以把远在苏州的兑振华也叫来,让他使用这枚玉佩再以于道阳所授的秘法试试。但成天乐又隐约觉得这样有些不妥,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吧,暂时不必惊动其他人。至于心中为何会有这种不妥的感觉,成天乐自己也说不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