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401章、唯名在,三十里堡古驿

结果就有朋友告诉小樊了,樊师傅可能是遇到骗局了。成天乐先开个高价把玉佩拿走,回头再加工个差不多的给掉了包,然后把赝品还给樊师傅,反正欺负他一个厨师也分辨不出来,这是情况之一。或者就像小樊担忧的那样,这枚玉佩价值连城,三百万出手远远吃了大亏,否则的话买家为什么主动开口就报那么高的价,连讨价还价的过程都没有呢?

小樊凌晨五点多钟就忍不住给老樊打了电话,郑重地提醒父亲这些事情,结果却挨了老樊一顿骂。小樊只认为父亲没文化也没见识,简直太糊涂了,和他说不清,决定自己联系成天乐。他也不知道成总的联系方式啊,就把电话打到了梦湖美蛙饭店,向饭店的员工追问成天乐的住址和手机号码,恰好是訾浩接的。

訾浩听说成天乐开价三百万在樊师傅家里买走一枚玉佩,当时就猜测是不是他们正在找的那枚,而且也不想透露成天乐的联系方式,就在电话里说此事联系自己就行,他会转告成总的。说来说去,小樊生气了,在电话里语带威胁,还提出了几点交涉意见——

首先,小樊要求成天乐在没有付款之前把玉佩还回来,若真有诚意想买的话,就重新协商价格并签署书面的协议,并且说原玉佩保留有非常详细清晰的影像资料,假如被掉包是可以认出来的。

訾浩则嘲笑他根本不懂玉器,别的东西可能会掉包,但玉器这东西只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很难把形状做得一模一样;就算形状相同,石质的纹理、颜色都一样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些纯粹是外行话。

小樊又说了,既然没有立下正式的转让契约,也没有付款,那么现在这枚玉佩还是属于樊家的。他要把玉佩拿回去,请专家重新鉴定,再商量转让价格,并且说自己已经咨询了做律师的朋友,在必要的情况下,会找律师跟成天乐交涉。

大概的过程如此,也可以想象小樊的某些话肯定比较难听。訾浩看在樊师傅的面子上没有骂小樊,但心里也不会高兴,此刻就转告了成天乐。

成天乐听完后,无可奈何的苦笑道:“要说出息,樊师傅到底还是没弄明白一件事,他自己可比他儿子出息多了。耗子啊,我也想说说你,你既然看樊师傅的面子不骂他,为什么不看我的面子骂他呢?对那小樊该怎样就怎样,不因为他是老樊的儿子,而是因为他这个人。

既然他说到律师,我们也有律师啊,等付过钱就让黄裳给他回个话吧。第一,钱已经付了,口头契约也是契约,小樊想反悔的话,就花二百七十万把玉佩买回去。记住,不是三百万,而是二百七十万。我肯倒找三十万,你也知道什么原因,就算是租用这枚玉佩去开启洞府的租金。

但他想买回去,必须是等到我回来之后,玉佩我今天就带走。他想找人鉴定的话,买回去才能自己去鉴定,否则凭什么鉴定别人的东西?到时候哪怕值一个亿也和我没关系。灵引法宝只有那么一个用处,等我抹去灵引之后,它就是一枚可以用御器之法催动的玉佩而已。如果知道了洞府的开启方式,我自己可以再制作一枚。”

訾浩笑道:“你可真够大方的,这不等于把玉佩送回去,再白给他三十万吗?”

成天乐:“这可不是给他的,而是给樊师傅的,因为我用了这枚玉佩。……你说,小樊会不会把它买回去?”

訾浩一撇嘴道:“打死他都不会,这种人的心态我太清楚了。生怕别人占了便宜,又吃不得半点亏,三百万已经到手了,再掏二百七十万买回来,万一玉佩不值钱怎么办?原先的买家最高出价可是只有三十万,说不定又会猜疑你是发现买亏了后悔。……但按你的要求,他不买回去又无法鉴定,恐怕一辈子都会在心里惦记的,说不定还会恨你、骂你呢!”

成天乐苦笑道:“我干嘛一定要这种人夸我呢?爱恨就恨、爱骂就骂吧!如果我愿意开价二百七十万卖给他,他更不满的话,那我也不希望给这种人留什么好感。他要是夸我,我反而会起鸡皮疙瘩的!”

訾浩叹了一口气道:“樊师傅那么好的人,儿子怎么会这样?”

成天乐也叹了一口气:“也许有樊师傅自己的责任吧,或者也是因为这世上和小樊打交道的远不止樊师傅一个人。”

訾浩看着成天乐,眼神一亮道:“刚才这招很损啊!成天乐,你以前是那么没心眼的人,什么时候学会玩这么厉害的心术了?”

成天乐却摇头道:“没有啊,我半点没有玩心术的想法,只是自然而然做事,却让你觉得心术高明而已。大成真人的行止,大概就是如此吧。”

訾浩就这么办了,先付了三百万,再让黄裳给小樊回了成总的那番话。小樊便再没有说什么,根本没接花二百七十万把玉佩买回去那茬。但老樊听说了这件事非常生气,没有按老伴的意思把三百万全给儿子,只是帮小樊付了一百万的按揭首付。这些都是后话了,家务事也与成总无关。

……

成天乐离开苏州,随身带着画卷、手串与拂尘,当然还有居家旅行必备的另三件“宝物”:手机、钱包与身份证。于道阳当初的洞府,在辽东都指挥使司金州卫三十里堡附近,这是明代的地名,按如今的行政区划来看,是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的三十里堡镇一带。

在明代,辽东关外白山黑水之地虽设置了州郡卫所,但大部分地方仍是一片荒凉。成天乐很走运,他要查的地名在五百年后仍然保留了下来,就是三十里堡。其实类似的地名在全国各地有很多,自从汉朝开始就规定州县之间每三十里设一驿,到宋朝又规定每十里设一铺,大事快马传驿、小事铺吏步行,明清两朝则继承了这一制度。明代的金州卫治所以北,沿着官道走出三十里的地方,就是当年的三十里堡,这里从一个驿站渐渐发展成了市镇。

成天乐的家乡就在大连,早就知道有这个地方,所以他先回家待了一个星期。恰好也赶上了国庆长假,就像是放假回来看父母的。有亲朋好友再问他的职业,倒不必遮遮掩掩,直接掏出“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理事长的名片就可以了,上面没印他的手机号,联系方式是研究会的一个办公电话。

在父母看来,乐乐绝对是越来越有出息了,也说不清这理事长算哪个级别的领导,反正感觉是不小了,至少看成天乐现在的样子,那是相当的有派!成天可在家里待了一个长假,父母就算不想催他,也难免会问到感情生活的状况。

成天乐这次说了“实话”——他有女朋友了,是个相当出色的姑娘,名叫闻萧韶。他甚至还拿出了小韶的照片给父母看,这当然是幻术,让父母自以为看见了照片,但那“照片”里的姑娘也的的确确就是小韶。

父母满意得不得了,问他什么时候能带小韶回家,如果工作忙的话,他们也可以去苏州看看嘛。结果成天乐却说小韶最近出国了,短时间内还见不了面,否则这次就带回家了。父母则叮嘱他有些事情一定要上心、千万要抓紧云云。

其实在成天乐的妄境中,早就把小韶带回家见过父母,即使在现实世界中,他也想过有机会请父母来苏州旅游,可以见见小韶。小韶虽然无法离开画卷世界,但成天乐却有办法让现实世界中的人见到她,那就是法宝的一种妙用,将人的元神摄入画卷世界。

对于普通人来说,分辨不出是现实还是虚幻,宛如行走在真实的苏州一样。那么在画卷世界里的苏州,父母是可以见到小韶的,而且只要做得巧妙,便露不出任何破绽,父母不会知道他们进入的是画卷世界,而就是真真切切的在苏州旅游,并见到了未来的儿媳妇。

这想法虽妙,可如今却不可能实现,因为小韶已散于画卷的山水灵韵之中。如果纯粹用法术在画卷世界里变幻出小韶的样子,又不是成天乐想做的事情,因为他并不是要用这种手段去欺骗父母,就是想让他们见见真正的小韶。

他告诉父母小韶出国了,也算是实话,只是这一国的概念恐怕是佛家所说的“中央娑婆世界之国”了。提到了小韶,成天乐对突破大成真人境界助小韶重新凝聚成形、并让她最终走出画卷来到现实世界的愿望就更为强烈。

国庆黄金周结束后,成天乐坐大巴来到三十里堡,但却不是一个人来的,同伴总计有三十六人。如今的辽东已是处处人烟,但远郊的山野却仍然偏僻,成天乐根据那位大妖留下的地形以及路径提示,首先要在山中找到一块蛤蟆石。蛤蟆石对望的方向,是当地自古传说的无字天书石。按提示穿过无字天书石,走到接近群山的边缘便是于道阳的隐秘洞府所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