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400章、欲无止,不乐患在纠结

樊师傅的老伴却有些不太满意地说道:“其实我在想啊,就在上海买个房子,我们也过去住。苏州的房子也不用卖、手头还有养老的积蓄,有空就回来呗,你还在饭店上什么班啊?”

一听这话,成天乐便不再多说了。喝了酒的老樊却教训起他来了:“乐乐啊,我知道你现在有出息也有钱了,这次买玉佩一下子就花了三百万。……是有用的东西就好,但以后碰到别的东西可不能这样啊,咱有钱也不能乱花。”

成天乐小声道:“这话,您还是多和小樊说吧。”

樊师傅长叹道:“乐乐啊,你太懂事了,要是我儿子就好了!”

老伴也打趣道:“可惜当年我没生个闺女,要不然就找这样的女婿,就怕成总看不上。”

成天乐哭笑不得道:“哦,那真是太遗憾了!”

临走的时候,成天乐告诉樊师傅,第二天就把三百万打到他的银行卡里。樊师傅已经半醉了,拿起玉佩就交给成天乐要他当场带走。老伴的神情却有点着急,大概认为钱还没收就把东西拿走不太合适,可樊师傅坚持如此,成天乐就把玉佩带走了。

成天乐走后,老伴有些埋怨地说道:“老樊啊,你真是喝多了!三百万的东西啊,钱还没见着呢,就让人这么拿走了?”

樊师傅红着脸大声说:“别人不好说,成总还信不过吗?什么三百万,假如不是成总识货,认出那是对他有用的法器,顶多三十万!以成总的身份还有和我的关系,三十万都不值吗?”

成天乐虽然走远了,但敏锐的神识仍能听见这段谈话。他对樊师傅很感激,就凭没收钱就能让他把东西拿走了,这也不是一般的信任。而今晚这顿饭,倒是各种滋味与感慨都有,还让成天乐回忆起自己当年的荒唐,这就是世间百态吧,也在修行的经历之中。

……

第二天,成天乐召集兑振华、黄裳、甄诗蕊等三名“护法”还有訾浩这位“总管”议事,首先交代给樊师傅的银行卡里打三百万。前阵子他们在山塘河里捞出来不少东西,除了留下来布置宗门道场的几件物品,其余的都交给吴贾铭去处理了,得到的现金零零碎碎加起来也有几百万,足够买下这枚玉佩。

众妖这才知道,成总要找的东西是真有其物,并不是单纯找个借口组织一次宗门活动、布置宗门任务。成天乐把玉佩拿给大家看了,果然是一件法宝,又听说它在樊师傅家传了三代的经历,众人皆啧啧称奇。

这是一件灵引法宝,在特殊的场合才能发挥其妙用,众妖也很好奇成总为什么要找这么一件东西,又怎样知道它曾经落在山塘河中?而成天乐只是笑着解释道:“此物大有来历,若将来我们自成一派,它就与宗门传承有关,甚至是一件传承信物。……我最近要出门远游,就是因为找到了这玉佩,诸位安排好苏州诸事,等我回来便知分晓。”

众妖追随成天乐这么长时间,现在多少也清楚成总并无在世修行上师,而是根据所得到的神念心印法诀在修行,那么这枚玉佩很可能与他所修法诀的传承有关。既然成总没有说太多,他们也不好追问,但都感到很兴奋,因为成总此番出游必然是为了开宗立派所做的准备。

接着成天乐又把訾浩单独叫到了后园,私下里交代一些事情,也只有他们俩知道这枚玉佩真正的用处。

訾浩把玩着玉佩感叹道:“你竟然真把它找到了,是怎么知道它在樊师傅手里的?我天天都能见到樊师傅,却做梦都没想到要找的东西就在他家里!”

一提到这些,成天乐就想起了小韶,莫名心中一痛,仿佛是牵动了元神中的伤憾,有些话他却不想和訾浩多说,垂下眼帘答道:“我是在画卷世界中发现的线索,无论如何,此番一定要找到于道阳前辈的洞府、早日突破真正的大成真人之境!”

訾浩兴奋地说道:“那是当然!洞府远在辽东,好像就离你的家乡不远,那片地方你应该熟啊!……上次你带盛龙出去玩了那么久,这次又想带谁去啊?……不不不,这事让别人一起去不合适,还是咱俩去吧!”

成天乐却摇头道:“这一去会遇到什么尚不清楚,凡是隐秘洞府,大多有法阵结界守护,若是不小心出了差错,对你这种灵体的伤害最大,我可不想再出什么状况。……苏州筹建宗门的事情刚刚开始,千头万绪都要有人照应,你当然得留下来,别忘了你如今已是总管的身份,我们俩怎能都走呢?还有一件事非常重要,要交代你去办。”

訾浩:“什么重要的事啊,非得我亲自去办?”

成天乐:“就是关于宗门道场的,我想了又想,以现有的条件,这座宅院是最合适不过的地方,但三年租期只剩下半年了,梅兰德可能随时会来收回宅子。如果我出门的时候他恰好来了,你就和他谈谈买下或者再续租的事情,看他是什么意见?但开口之前我有两件礼物留下,你帮我转送他。”

訾浩点头道:“对对对,先送礼再办事!你到底留了什么礼物给梅兰德?”

成天乐答道:“后园有聚拢地气灵枢的法阵,阵枢就是池塘旁的那块太湖石,他在太湖石中留下了一根阴沉木,本是想借助地气灵枢的运转自然洗炼,估计是为了打造他那幅画的卷轴,这个过程会很漫长。而我们这两年经常运转那座法阵,我闭关时也借助法阵聚拢灵息,那阴沉木的物性已彻底炼化纯净,算是省了他的功夫又帮他完成了愿望,这是第一件礼物。

至于第二件礼物,还记得曹邝留下的蟒皮吗?我挑了一块保存最完好、质地也是最轻薄坚韧的加工,它本身就是在众妖各种法力攻击下保留下来的,又经过了电光神通和岁月情怀意境的洗炼,寻常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万年不朽,而且成了一张绢纸的模样,是一件物性纯净、炼化好的天材地宝,带有风云变幻的妙用。我连画卷的材料都给他准备好了。

梅兰德那幅画卷我看过,其中天地山川灵枢意境无可挑剔,但本身是由现代高科技材料打造的,比如画布是用防弹尼龙纤维加工,好是好,却有保质期,更比不上能炼器之天材地宝。所以当初看见那支阴沉木,我就知道他想干什么,这些应该是最好的礼物。”

訾浩竖起大拇指道:“你可太会送礼了!这礼送得让人没法不收,收了之后又让人心里没法不高兴,接下来再谈宅院的事情,哪怕他不想卖也是不好意思不续租的,三年五年都成啊!……成天乐,你如今可真是成总啦!送礼收礼,那是当领导的大学问,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通了?”

成天乐呵呵一笑:“没什么精通不精通的,真心做事而已。宅院正是我所需,他帮了我;这些东西正是他所需,我自然就会想怎样才能帮他?这是一种报答,就算他不让我们续租宅院,你也不要有什么怨言,报答只是对这三年的报答。”

訾浩点头道:“我明白的,这些交道还能不懂吗?”

成天乐:“我出门带着手机,你可以随时和我联系,但我也不清楚去的地方有没有信号。如果梅兰德来了又联系不上我,就和大家商量,最后由你来做主吧。我打算今天就走,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訾浩:“是有一件事,我本来想找机会和你私下说的,结果刚才被打了岔。听你说在樊师傅那里找到了玉佩,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樊师傅的儿子小樊今天打电话到梦湖美蛙饭店了,竟然是找你的,好像有点想法,恰好是我接的。他和我磨叽了半天,后来说话的语气也不太好听,我看在樊师傅的面子上没和他计较,但事情还是要和你说一声的。”

怎么回事?昨天成天乐出价三百万买下了樊师傅的传家宝,樊师傅的老伴很兴奋,成天乐前脚一走,连碗筷都没来得及收拾呢,她就给在上海的儿子小樊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这件天大的喜讯。

小樊多少知道老爹藏着一枚家传玉佩,却没想到东西能这么值钱,当然也是喜出望外,但细问之下又起了疑心。那位“成总”连价都没还,一眼看见就花三百万买走了,很可能只说明了一件事——玉佩的真正价值远远不止三百万,他老爹卖得太亏了!

这种心态世间常见,很多人的欲念是没有止境的,传家宝既然这么值钱,成天乐重金买下它时眼皮都没眨,那么小樊自然会猜疑此物绝对更值钱、甚至是稀世奇珍。又听说成总拿走玉佩时并没有付钱,小樊内心是相当的不安,不住地责怪老爹实在太糊涂,翻来覆去担心得一夜都没睡,还打电话给好几个“懂行”的朋友咨询这件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