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99章、己不欲,望子成龙勿纵

成天乐打断樊师傅的话道:“玉器行报的三十万,只是给您的收货价,但是他们再放到外地的工艺品专柜中去出售,您认为会卖多少钱?比三百多万恐怕只多不少!就像您说的,我是研究会的理事长,绝对不会看走眼,今天来就是要买您这枚玉佩的。幸亏您还没出手,否则我就得出高价去找别人买了。”

樊师傅:“成总,就算您想收购玉器、同时帮我一把,已经知道了我心里的底价了,也用不着出这么高吧?……况且东西您都没见过呢,只是看过照片,要说您不是故意的,连我都不敢相信。”

成天乐解释道:“实物我当然要看了,但实话也告诉您,我要找的就是它!这不是一枚普通的玉佩,而是一件法器,您多少也明白法器是什么意思吧?在懂行人的眼里,才清楚它的价值,但在外行人手里,却没有别的用处。”

樊师傅喘了一口气道:“我差点忘了,外面有人叫你成大师,看来那东西真有讲究,在我手里也闹不明白。……乐乐啊,你可真是个好人,不蒙我。”

成天乐又笑了:“樊师傅,我蒙您干什么!您愿意给个面子的话就把它卖给我,这枚玉佩对别人来说只是个工艺品,对我却很重要。”

樊师傅长出一口气道:“我明白了!但也不好意思让你出那么多钱啊,可以便宜点嘛。”

成天乐好气又好笑道:“就没见过您这么讨价还价的,还想往下面讲吗?拿走您的传家宝,我都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了,怎么着也不能让您后悔。”

樊师傅很尴尬地说道:“我不是贪心的人,东西该值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也不可能只有成总您一个人识货,很多人都看过了。不过您说的收货价和专柜里的出售价确实会差很多,但我也不是在北京上海那些大城市开专柜的啊。原来这东西对你有用,买去不仅仅是为了搞收藏,其实吧,如果不是需要钱,换平时你可以暂时拿去……”

成天乐摆手道:“行了,您就别说了,趁着下午不忙还有点时间,打车去您家看看玉佩吧。”

两人下楼直接去了樊师傅家。樊师傅的老伴正好在家,见成天乐来了,赶紧拿出点心请他尝,而樊师傅则去里屋拿来了绒布包裹的玉佩。成天乐不用上手,神识扫过立刻就知道是自己要找的东西,此物能与身心一体以御器之法催动,的确是一件法宝,而且物性妙用十分特异。

以元神感应,玉佩上刻的那根竹子仿佛是活的、正在生长之中,而另一面刻的云花图案也是动态的,仿佛是在飘动中被瞬间定格。此物的妙用应该是召唤外界所存在的某种灵引,若它是一件开启洞府的钥匙,这感觉就一点没错了。

成天乐又把玉佩拿在手中摩挲,却感觉到有种令他不太舒服的气息,就像在与一位内心中并不喜欢的人打交道。这不是法宝的妙用也不是玉质本身的物性,很多器物都会留下曾经主人的各种气息,包括把玩时赋予器物的种种心性,成天乐感应到的是这些。

他当然也在玉佩上感应到了樊师傅留下的气息,因为这就是樊师傅从小的玩具,很熟悉、令他感到亲切与温暖。可是玉佩经手的主人不止樊师傅一位,樊师傅的老爹以及爷爷是什么样的人成天乐并不清楚,也不知是谁留下的,但这种问题没必要去追究,能找到此物就好。

樊师傅的老伴听说成天乐是来买玉佩的,而且还出了那么高的价,倒水时差点把茶杯都给打翻了,然后就要留成总吃晚饭,并让樊师傅打电话跟饭店请假。樊师傅也觉得应该如此,立刻就打了电话,成天乐也没客气就留下来吃饭了。

在饭桌上他陪樊师傅喝了点酒,这位大厨很是感慨啊,聊到了很多话题,大多是关于他儿子的。他老伴则关心到手的三百万该怎么花,一边给两人斟酒一边说道:“老樊啊,孩子那边在上海看中了一套还不错的房子,离地铁站挺近的,大概需要二百六十多万,都打电话跟我说过了。后来觉得太贵,才去看了别的房子,媳妇能看中的最低也要二百万。

如今有钱了,干脆就买那套二百六十万的吧,一次性付款也免得每个月都要给银行还债,再加上装修、结婚的钱,再买辆车的话,差不多正好够了。……成总,您给的价可真准啊,是不是了解到我家的情况,早就算好了?”

樊师傅的表情对老伴的提议并不是很赞同,当着成天乐的面却又不好多说。成天乐看出来了,于是特意问道:“樊师傅,假如不知道这枚玉佩这么值钱,就是按你预计的价格卖出去,原先是怎么打算的?”

樊师傅一边喝酒一边答道:“我原先的想法,假如能卖个五、六十万就谢天谢地了。再加上手头的一点积蓄,可以给儿子交个首付、办个婚礼。我也不用离开苏州还可以在饭店干,现在的收入还不错,孩子那边还房贷有困难,我偶尔多少能帮衬点,但主要还得靠他们自己。”

老伴却插话道:“现在硕士毕业工作也不好找啊,起薪也不算高,我家小樊学习那么好,就想接着念博士呢!假如读博士的话,就更没有太多收入了,媳妇一个人在外面工作,他们还得还房贷,日子过得肯定紧张,说不定会闹矛盾的。”

成天乐似笑非笑道:“你们家小樊平时都怎么样啊?”

这句话问得很含糊,老两口却来了兴致,开口就滔滔不绝,显然很骄傲时而也夹杂着感慨与担忧。一个厨师和普通工人的家庭除了这样一个儿子,当然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这两年小樊给父母打电话或放假回家时,说的话却让他们有些担忧。因为小樊很有些愤世嫉俗,可能多少是因为谈恋爱要结婚的问题,心中堆积了太多不满。

比如他的成绩这么好、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学历已经这么高了,却不受社会重视,就算出去工作也达不到期望的待遇。小樊经常发牢骚,不想在这种地方呆下去了,这里实现不了人生的价值,他想去美国留学。但是出国留学,老樊是绝对供不起的,所以小樊也只是感慨而已。

听到这里,成天乐打断老两口的话道:“对于二位长辈,我倒不好多说什么,但是对于你们家小樊,我能不能说几句?有些事情是我们暂时还改变不了的,但有些事情是我们现在就应该去做的。我知道你们家小樊在抱怨什么,但好像谁也没欠过他呀?

他读书成绩好当然是好事,但好好读书也是应该的,他又不是在为别人读书。这些年他自己没有干过任何工作、也没有赚过一分钱,却受到了这么好的教育,那是他的收获。但不能认为自己就挺了不起,什么事都没做过呢,就觉得一切条件都应该准备好给他了。

想当年我倒是出国留过学,当时很不懂事,比不上你家小樊学习那么好,也白花了家里不少钱。这些年我才渐渐明白过来,那不是谁欠我的,都是父母这辈子工作攒下来的积蓄,是我欠他们的。现在越想越羞愧,我凭什么就伸手去要这些呢?包括我离开欧洲之前,还骗了五千欧元和同学去逛红灯区。

樊师傅啊,你对儿子好,这谁都能理解。但你也得想一想,一个人凭什么去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自己就不应该付出努力吗?如果是这样的人,他自己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和用处?于国于家于人都没用!我倒不是说你家小樊,就是说事情的道理。

他没有做过任何工作,自己也没有挣过一分钱,但不是没有能力。如果按你原先动的念头,把玉佩连苏州的房子一起卖了,在上海给他们买房子,这就太过分了!完全可以让他自己先干几年试试,你们能帮多少就帮多少。……老樊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假如换做你自己当年遇到这种情况,希望你老爹像那样做吗?”

樊师傅喝得有点多了,愣了愣才答道:“我当初是工作五年才结的婚,跟小樊他妈妈住的是单位宿舍,后来才有的房子。……假如是我,肯定不能让我爸那么做了,怎么能把所有的积蓄都给我、连房子都卖了呢?”

成天乐笑道:“这就对了!你自己也不会做那样的人。你培养了小樊这么多年,也不希望把他培养成你自己都不想做的那种人吧?……最简单的道理,你自己不能对你父亲做的事,当然也不希望你儿子对你做出来吧?”

樊师傅一拍桌子,红着脸道:“对呀,我怎么没想明白这个道理呢?如今得了三百万,是爷爷留下的传家宝换的,但该怎么做事情还得怎么做。就按原先的打算,给他们交个首付,再出一笔婚礼的钱。我还在梦湖美蛙饭店上班,这身体再干十年也没问题,他们如果有困难,我时不时再帮衬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