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97章、此卷中,轮回幸遇有生

河道工人的儿子当年也有十几岁了,拿这枚玉佩天天当石子乱丢、还砸过人家玻璃,但法宝就是法宝,丝毫都未损毁。后来此人的儿子也出生了,玉佩又成了下一代小孩的玩具,伴随着那河道工人的孙子长大。

直到改革开放后,那位河道工人的孙子、玉佩的主人终于意识到它可能是一件很值钱的东西。自古以来和田玉的加工中心就在苏州,如今工艺品市场再度兴旺,很多普通苏州居民也知道了古代玉器的价值可能很高。此人也托朋友请琢玉师看过这枚玉佩,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情,当时就有人出价要收购,但他却没卖。

这枚玉佩没有继续再成为小孩的玩具,而是被玉佩的主人收藏起来,用一块绒布小心翼翼地包着锁在了一个老柜子的抽屉里。此人姓樊,如今是观前街梦湖美蛙饭店的大厨。

历史就像开了一个玩笑,又像经历了一个奇异的轮回,成天乐发动众妖找了那么久,最终小韶为了帮他几乎耗尽了全部的神气法力,结果竟然回到了成总修行的起点。成天乐能结识众妖,最早的缘起就是误打误撞跑到梦湖美蛙饭店打杂,当初就是樊师傅向吴老板提议录用他。

成天乐此番找玉佩,并没有对外界宣扬,只是画出图样告诉众妖私下里进行。虽然好几位妖修天天能碰到樊师傅,但樊师傅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得知与参与此事。假如当时樊师傅看到了成天乐所画的图样,可能就没有后面这些周折了。

小韶留下了这条讯息,她本人哪里去了呢?她耗尽了神气法力,并没有完全消散,而是藏神存形于这画卷世界的灵韵之中,却无法再凝聚成形。成天乐了解灵修之道,若是受到了过度的伤害、或运用天赋神通消耗过巨,灵体就会消散。

小韶是画卷之灵,受这山水灵韵滋养并未完全消失,但若无他人相助,很长时间内都无法重新凝聚现形了,出现于画中或许要再等待数百年。但小韶也告诉了成天乐,他若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就能够祭炼这法宝中的山水情怀,可以帮助小韶凝形而出,就像当初帮助訾浩那样。

接收到画卷世界天地间留下的这条讯息,成天乐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恐无人清楚他对小韶是怎样一种情感,那妄境中二十一年的经历世间几人能拥有?回首再度初遇,似妄境又非妄境,他们在画卷世界中相处的时间还很短。

小韶这位画灵的性情和一般人不同,成天乐向她做出了承诺,她立刻就出手了。成天乐也没想到她做事是这么干脆,并没有一边使用天赋神通、一边行功涵养恢复,去慢慢地找出玉佩的下落,那样的话时间恐怕要用很久。

小韶一次就耗尽了所有的神气法力,已散于画卷世界的灵韵中重新滋养,直接告诉了成天乐想要的答案。成天乐再想见到小韶,要么等上数百年,要么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去祭炼这幅画中的山水神韵,以自己的神气法力帮助小韶重新凝聚成形。

但他若不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并有更高境界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再有数百年的寿元。寻玉佩是为了打开于道阳当年的洞府、弥补法诀的缺憾、拥有真正的大成神通。小韶这么做就是为了帮他早日完成这个愿望,而成天乐若最终没能如愿,也就意味着无法再见到她。

他真的见不到小韶了吗?也不是,这画卷山水情怀就是小韶的气息与身影。而且成天乐也知道,小韶虽无法凝聚成形,却能看见他、感受到他,清楚他进入画卷世界所做的一切。游走于画卷之中,这山水风情就是她凝视他的眼神,他也被她无处不在的气息萦绕,她能看见他此刻那满面的泪水……

成天乐事先完全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后悔自己那么莽撞的向小韶求助,他答应了她的要求,她便这样帮助了他。成天乐向着这片天地喃喃自语,在元神中对着画卷世界说道:“小韶,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帮助你重新凝炼成形,有生之年,也一定设法将你带出画卷,这段日子无法再见到你的时候,也会时常在这画卷世界里陪着你……”

当成天乐退出画卷世界,才意识到自己满面的泪水,拭去泪痕走出古宅后园,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深邃,甚至深邃得让人有些难解。曾经没心没肺的成天乐,从来没有过这么心事重重的样子。

……

樊师傅最近比较烦,他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如今已有五十多岁了。他的文化程度不高,初中毕业后读了技校,学的就是烹饪,不到二十岁就干厨师了,曾在一家国营饭店里掂了十几年的大勺,从普通厨工一直做到三级、二级、一级、特三级厨师。再后来单位改制,樊师傅正当年富力强又有专业技能,于是就自己出去另谋职业,还是干厨师。

吴燕青的饭店最早不是开在观前街、也不叫梦湖美蛙,樊师傅跟着吴老板干了快二十年了,自从梦湖美蛙饭店在观前街开业,他就一直是大厨。日子在灶台砧板、煎炒烹炸中度过,既忙碌也很充实,厨师、服务员包括打杂换了一拨又一拨,可樊师傅始终还在这里,他主厨的时间比这家饭店的招牌还久。

吴燕青并不常来饭店,日常有什么小事情,往往都是由樊师傅说了算,他在这里很受人尊敬、很有成就感,仿佛能找到生活的意义和存在的价值。樊师傅如今每月的收入七七八八加起来也有七、八千,对于普通工薪阶层来说不算低了。

他的老伴是一家国有企业的普通工人,去年刚刚退休,他们的工资与退休金加起来每月有万元左右,如果仅仅是老两口过日子的话,应该是很舒服了。可现在的实际情况却很紧张,因为樊师傅的儿子小樊正面临着成家立业的问题。

樊师傅的书读得不多、文化程度不高,一辈子的工作都是在饭店的厨房,也许是出于一种弥补遗憾的心理,他当然希望儿子小樊能出人头地。小樊很聪明,从小学习成绩就非常好,考上了南京的一所大学,本科毕业后又到上海读研究生。

如今小樊已经是硕士研三了,再过不到半年就要毕业,正在犹豫是继续读博呢还是参加工作?另一方面更重要的问题,小樊两年前谈了一个女朋友,相处不久就搬出宿舍租房同居了,如今也该谈婚论嫁了。

那女孩打算留在上海工作,单位都已经联系好了,小樊无论是读博还是工作也都是要留在上海的,首先面临的问题就是房子。小两口希望能买一个交通相对便利、至少两居室以上的房子,这样在大都市上班也方便,至少不会每天花几个小时在路上。将来有了孩子的话,还可以把老樊两口子接来照顾,这些都是很现实的考虑。

可这样一来,房子的地点就不能太偏了、面积也不能太小了,在上海的话,这房价得多贵啊?小两口找了不少基本符合要求的地方,新房与二手房都看过,全款最少也要二百万,按揭首付加装修以及结婚筹备,怎么也得一次拿出七、八十万。

樊师傅的生活很简朴,平时在饭店工作,吃穿也用不了太大的开销,手头还是有几十万积蓄的。但是供儿子读大学、读研、这两年小樊又在外面租房子搞对象、添置各种生活用品,开销也是不小啊,近来积蓄不增反减。

现在儿子要结婚、提出这个要求,让樊师傅很为难。那姑娘他见过,是小樊的研究生同学,在老樊眼里那就是高级知识分子了,能配得上他儿子,人长得也算清秀漂亮,脾气虽有些矜持娇气,但也不算大毛病。现代的都市男女,能谈恋爱同居两年时间不算短了,而且小樊就看好她了。

可老樊拿不出这笔钱啊,老两口目前所有的积蓄加起来也就二十多万,除非把在苏州的房子卖了、再到上海买套新房子和儿子、儿媳一起过。但那样的日子老樊心里没底,不知道两代人能不能相处得来,尤其是儿媳和老伴之间的关系能否融洽?周围这种家庭矛盾也见过很多了。

况且他现在的收入还不错,但如果不干了也只能拿到社会统筹的养老保险金,老两口加起来也不过四千来块。上海的房子还交不起全款,每月得继续还房贷,难道还要在上海再找一份厨师工作吗?

樊师傅是老苏州人,不愿意离开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也不愿意卖掉自己的房子没了将来的退路,更不愿意这么早就离开梦湖美蛙饭店。无奈之下,他想起了一件“传家宝”,上世纪五十年代,他爷爷在疏浚山塘河道时捡到的一枚玉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