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96章、现天日,藏深匮人未识

有一个完好无损的明代鎏金铜炉,直径只有二十公分大小却异常精美,埋藏在淤泥深处被訾浩挖了出来。在靠近堤岸底部的石缝里,盛龙还找出一把不知什么年代的古剑,剑穗璎珞早已无存,剑匣剑鞘也腐朽了,但剑柄、剑格、剑刃却灿然如新,形制较短只有两尺多长。

此剑刚出水的时候,剑身倒映天光闪烁耀眼,紧接着表面就出现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成天乐感应到此物的气息十分凌厉、而且包含着千年前所凝炼的剑意与物性精华,但一出水就在快速消散中,赶紧以神识包裹以炼器之法凝炼,不如此处理的话恐很快就会腐朽。

将这把剑以法力淬炼得以保存完好,将来继续凝炼说不定还可以成为法宝,暂时先收起来。水底还有大量的古瓷器碎片,很少见到完整的器物,但以盛龙等人的本事还是在淤泥中找到了好几件精美的花瓶、瓷盘,碎片竟然能拼接完整,也都顺手捞了上来。

除此之外,在水底深处的石缝、泥底,他们捞上来最多的是历朝历代的铜钱。出水之后都用炼器手法暂时凝炼物性,使之能够原样保存不至于见风而朽。假如他们是开古玩店的,此番收获确实不小啊!

最特别的一件东西,是刘书君在护城河中发现的一块大石头。此物洗净之后表面明黄,一侧却削平呈象牙的纹路和颜色,有五尺高三尺宽,总计三吨多重。削平的石面上铭刻的是吕祖的百字碑铭,看字迹竟不像是凿镌而成,而是一股无形的剑意之力直接刻画出来的。他们费了好大劲才把这块石头从护城河底的淤泥中给弄出来,又费了好大劲在夜间悄悄的弄回去。

他们把这东西搬回去干什么?此物在昆仑各派眼中应该非常有价值,显然是一位前辈高人所留,其意义远超过一般的古董,正好可以拿回去做装点和镇守宗门道场之物,就算布置法阵也可以作为阵枢。

假如将来成天乐买下那座古宅或者自己搞了一个宅子,表面上是“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办公地点。在进门后的假山屏风处立下这样一块碑刻,给人的感觉无形中立刻不同,真有一派宗门道场的气象。

成天乐也访问过其他的各派宗门,往来待客的大厅中有各种装饰,器物珍贵与否倒是其次,关键是传承的积累所显示的气象。中堂香案肯定是要有的,就将那个香炉放在待客的厅中,遇到大典时插上三根寒针翠燃香,壁上再挂着那把古剑,将捞上来的历代珍瓷拼接完整,弄上几个格架放着,那也是一派宗门的场面了。

至于其他很多杂物,比如古钱、钗钿、玉饰之类,可以拿到古董铺子里去卖了,筹建宗门正需要钱,多少也算是块肉啊!这一方面吴贾铭最擅长,大部分东西都交给他去处理。水底的玉饰也捞上来几十块,内行才清楚都是什么样的饰品,比如帽子上的冠玉、凤钗上的珠花、衣服上的带钩等等。清末的琉璃鼻烟壶还捞出来两个呢,最滑稽的是訾浩捞出来一个完整的锡制夜壶,让众妖好一顿嘲笑。

这场打捞活动持续了一个月,山塘河至阊门护城河一带的水底被搜刮得非常彻底,哪怕一根杂草都没放过,却没有找到最重要的东西——那枚玉佩。

其实打捞了一个星期之后,成天乐就清楚玉佩可能不在水底了,但看盛龙与刘书君玩的那么开心,吴贾铭等人的兴致也很高,就干脆捞足一个月吧,就当成聚集众妖的一次宗门活动了。像这种大家相互配合为同一个目标所做的事情,又有共同的收获,也是促进宗门凝聚力的机会。

易斌那边疏通的关系,就是让他们当一个月的临时工,表面上都是有工资可拿的,暗地里走后门还倒贴了不少钱。等到一个月期满,上面的小负责人还感到很惋惜,上哪里再找这么好的环卫工啊,又主动提出要留用,但成天乐等人不干了。

除了訾浩之外,众妖并不清楚成总要找那样一枚玉佩的真正用意,但是在山塘河底这么一番搜寻很有收获,反而让大家觉得成总行事是别有深意,找不找到玉佩看上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真正操心的人只有成天乐自己,无奈之下他又在画卷世界中向小韶求助。

堪破妄境之后,画卷世界当然还在,这件神器又起了玄妙的变化。成天乐在画卷世界里从此真真切切结识了小韶,也知道她的身份是这姑苏山水人烟之神韵成灵,而且他们之间仍然拥有那神奇的心念感应。虽然已不是妄境,但有些事重来一遍却另有情趣,两人又在画卷世界中相识相处了。

成天乐清楚,作为画卷世界之灵,小韶拥有只属于这个世界的天赋神通,可以看见画卷世界中曾发生的所有事情。画卷世界自从成天乐进入之后就增添了新的变数,成了一种在现实基础上的推衍变化,可是在成天乐出现之前,画卷中的姑苏则是倒映了现实的痕迹,理论上五百年前的事情小韶也是可以重见的。

但运转如此神通需要消耗神气法力,如果查五百年前的线索,连成天乐也不敢想象究竟是怎样一种手段。还好不需要漫无目的的去搜索,只需盯住山塘河那么一小片地方就可以,追溯于道阳扔玉佩入水之时,看它在什么时候被人捞上来?然后跟踪这枚玉佩的下落,理论上是可以找到的。

成天乐在画卷世界里对小韶说了自己的遭遇,以及想做的事情,并没有强求小韶去做什么,只是问她能不能查到玉佩的下落?说话时两人就站在山塘桥头,小韶默默地沉思良久,最后答道:“如果你已经搜遍了水底却无所发现,那么确实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我可以试试。”

成天乐又再三叮嘱道:“若能发现线索便好,千万不必勉强,你的天赋神通虽然奇特,但毕竟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神气法力不能消耗过巨。灵修之道我多少还是懂一些的,慢慢来,不必着急。”

小韶笑道:“这枚玉佩关系到你的修为能否突破,我倒是很替你着急。你不必担心我,这画卷世界的人烟山水灵韵,皆可滋养我的形神,我知道该怎么做。……傻乐,如果我帮了你这个忙,能不能提个要求?”

成天乐:“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尽全力去办。”

小韶轻叹一口气道:“我并非那法宝画卷的物灵,而是画卷世界中的山水人烟气息汇聚成灵,无法离开这个世界、在你说的那个真正的姑苏中现形。直到遇见你,我才明白千年来所见的一切只不过是那人间的倒影。若将来有一天你修行有成、拥有更广大的神通,能否将我带出画卷世界?”

成天乐郑重地说道:“这正是我想做的,只要有一线可能,我就一定要完成你的愿望,以我此世的修为承诺!”

成天乐做出了承诺,小韶与他在山塘桥头看了许久的风景又聊了很多私密之语,成天乐才退出画卷到现实中安排宗门事务。捞出来的东西分别处置,这处古宅暂时作为宗门道场至少还有半年时间,该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吧。

那块碑刻就安放在了假山之前,庭院的正厅也添置了多宝格、剑壁与香案,看上去也像模像样了,假如再有各派高人来拜山,也能感觉到隐约有一派宗门的气象,而且还是很有传承积累的样子。而成天乐虽未获得大成神通,但仍然坚持行功修炼,御形之道虽是属于一层境界的法诀,但本身却是没有尽头的,因为天地万物无限。

几天之后,成天乐进入画卷却没有见到小韶,他展开元神向这位画卷世界之灵发出了讯息,请她现身一见。他是这件神器之主,与小韶之间自有玄妙的心神感应,立刻就察觉到她的存在,同时也接受到她留下的一道神念。

小韶不在画卷中的任何一处,她的气息就弥漫在姑苏人烟山水的神韵之中,既似不存在又仿佛是永恒的存在。这画卷中的姑苏山水气息留下了一道神念,向成天乐传达了一则信息——

五百年前的事情已经查清了,于道阳被一位剑仙追杀,深夜逃过山塘河将一枚玉佩丢入水中。至于他有没有逃过追杀、事后是否返回了辽东隐秘的洞府,这些是小韶看不见的,按成天乐的交代,她只盯着落入水下的玉佩。

姑苏岁月变迁,历尽战乱烽烟,又过了近五百年,玉佩一直就在水底。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成立后,山塘河水道经过了一次疏浚,玉佩夹在淤泥中被捞上了岸。当时在场的人们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它被一位河道工人顺手拣了回家、丢给孩子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