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95章、初长成,轻衫薄情窦开

成天乐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道阳前辈的留言中提到,他正经历换骨劫考验时遭遇仇家暗算,他的仇家是卫道观中的一名道士。成天乐也是第一次听闻突破大成真人之后,接下来的考验叫“真空劫”与“换骨劫”,至于玄妙如何却未得详情。

但于道阳前辈的修为既然已迎来换骨劫的考验,那他所传的法诀应该没有问题,只可能是另有关窍没有点破。因为他要逃回隐秘的洞府闭关疗伤,留下一线机缘希望有世间传人来救助,必然也要留一点后手。

这后手有两个,一是陆吾神仑丹,二是这套法诀最后的关窍。假如有人从头至尾修成了六步法诀又看见了这则信息,那是非得去找他、向他求教不可了。

那位于道阳前辈可谓心机深远,逃命途中还能做出这等周密的安排,可惜天算不如人算,也没料到真的迎来这一刻的时候,竟然已是五百多年后!那座隐秘的洞府中既有法诀关窍又有陆吾神仑丹,成天乐当然要去;就算没有这些,这隔世传法之恩,成天乐也是应该报答的!

可时间已经过去五百多年了,那位于道阳前辈还能在世吗?按常理推测,如果他还在的话,那至少应该突破出神入化之修为有地仙成就了,伤势早已治愈,也无需成天乐相助。如果当时伤势未愈,他也等不到五百年后成天乐再来,早就坐化了!

况且这只是于道阳逃避追杀的途中留言,他有没有逃过那一劫尚未可知。如果他没逃掉,一切休提,就算逃回了远在万里之外的洞府,理论上也已经不需要成天乐再来相助了。如今卫道观已成破败遗迹,而虎丘之上只余一座孤塔,云岩寺也早已无存。

读完这则信息,成天乐心中感慨万千,随身暗携的法器拂尘仿佛也隐约有所感应,正是那岁月情怀印记。去还是不去?以如今已破妄之心境,当然要去!若于道阳前辈已不在,那就拜祭先人谢传法之恩。若他的遗蜕坐化于洞府之中,可能还会另有遗言。成天乐若能办到,就尽力完成这位前辈的遗愿。

成天乐心里也清楚,想见到活生生的于道阳本人是不可能的,五百年后于道阳若还在世,早已是出神入化脱困而去或者已经成仙飞升了!但传法之恩不能不谢,传法之师不能不拜,无论如何,成天乐也是于道阳的传世弟子。

而且另一方面,就算于道阳已不在,这套法诀最后的关窍可能就留在那洞府之中,甚至洞府中可能还有陆吾神仑丹留于后世弟子。为今之计,就是先找到那块丢于山塘河尽头的玉佩,否则就算去了也开启不了洞府。但是明朝时丢下去的东西,如今还能捞起来吗?

山塘河为人工凿建而成,这河道是唐代时留下的,河堤经过历代修补,现在筑岸的很多石头也都是古时所遗留,理论上也有找到玉佩的可能。但是五百年来山塘河不知经过多少次疏浚,若东西不在了也很正常。

想到这里,成天乐给訾浩打了个电话,要他立刻赶到山塘桥头见面。訾浩正在饭店上班呢,接到电话请了个假就赶来了,看见成天乐站在山塘狸旁边若有所思的样子,在元神中问道:“听说你已破妄大成,今天又约我在这里见面,是不是刚刚取得第七步法诀了?”

成天乐暗中答道:“我确已破妄,但并未修行大成,目前只有兑振华与艾颂扬知情。有些事我只能找你商量,关于这石狸像中法诀的来历,应该还有最后一步关窍未点明。你我所修都是这部法诀,将来你也可能遇到同样的问题,而我现在要寻找一件东西。”

成天乐对訾浩详细解释了第七座石狸像中留下的讯息,还有自己在修炼中遇到的状况。訾浩听得是目瞪口呆,几次欲言又止,他心中有愧亦有鬼,上次成天乐无意间将头发炼成了天材地宝,众妖皆感叹神奇,也只有訾浩看出一些端倪来。

訾浩心里明白,成天乐所修的真真切切就是妖修法诀,这样的法诀其他的修士并非不可修炼,但它就是针对妖修的特点而创的,若不明白其中关窍,很可能会出问题。然而成天乐一直以来毫无问题,突破重重考验拥有如今的修为境界,同时訾浩也突破了风邪劫正在修炼御形之道。

那位留下法诀的前辈既然有最后的讯息,希望有缘传人去隐秘洞府找他,并说还有修行关窍与陆吾神仑丹相赠,看来当初确实留了一手,要解决的就是成天乐出现的这种状况。成天乐的修行出了问题,也意味着訾浩恐怕将来也要碰到同样的问题,解决的答案就在那位前辈手中。

不论从哪个角度考虑,成天乐都是要去一趟的。訾浩几次想开口说出原由,但最终却没好意思坦白交待。这已经是他埋藏太久的秘密了,就算说出来,对成天乐也没什么帮助,因为訾浩猜到了问题所在却不知道解决的方法。若是成天乐得到了于道阳前辈所留下的关窍指引,那么一切困难便迎刃而解。

两人商量了下一步的计划,此事是隐秘暂时不便公开,先找到玉佩要紧。

……

盛夏酷暑已过去,但入秋的天气还有几分炎热,站在山塘河与护城河交界的开阔地带,清风徐来感觉十分凉爽舒适。成天乐穿着风景区环卫工人的服装,提着一个大网兜子正在水面上捞杂物,他乘的是一条当地园林部门清理水面的小船,后面驾船的是兑振华。

从山塘桥到虎丘这条河道是不可随意行船的,每天只有旅游观光船往来,剩下的就是成天乐所坐的这种船了。出了山塘河到护城河,旅游观光船也走不了,只能看见这种船。找易斌帮忙疏通有关部门,成天乐等人这才当了“临时工”,给风景区管理部门清理水面,以此为掩护寻找水底的玉佩。

来的可不仅是成天乐与兑振华,訾浩以及众妖每人都有了新工作,领了制服还有救生衣,每天轮流驾着这条船“值班”。恐怕再难找到比他们更敬业也更称职的水面环卫工了,漂过着的一个烟头都不会放过,各种饮料瓶和塑料袋顺手就捞得干干净净。

船里看似只有两个人,其实有两名妖修已经下水了,岸边还站了另外一名妖修接应。成天乐刚开始坐在船上展开元神搜索水底,尽管水面对神识深入有很大的阻隔,但是他还是能够感受到河底的各种物性气息。千年水道,构成情况太复杂了,别的不说,就是砌成山塘河堤岸的那些石头都是数百年甚至千年垒叠。

水底的淤泥杂草很多,还散布着历朝历代各种杂物,最多的是碎陶瓷片,隔了这么深的水体又深埋在淤泥中的东西,成天乐坐在船上也无法清晰的查看。若论元神之强大,目前当然首推成天乐本人与兑振华,他们若在水面上搜不出什么线索的话,其他人更不行。

最麻烦的是,成天乐也不知那枚玉佩的物性特征,只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东西,要找到了看形状才知道对不对,于是就把原比例的图样画了出来。最精通水性的麝鼠妖刘书君首先下水了,在山塘河尽头以及阊门一带反复搜寻;最擅长寻物的金线鼠妖盛龙也化为原身潜水,帮助刘书君一起找寻。

訾浩是灵体,化为无形入水最为方便,到后来他也下去了。但说找东西,还是那两只鼠妖在水里面穿梭更为轻松自如,訾浩一开始跟着他俩一起找,到后来干脆独自去另一边了。因为金线鼠和麝鼠配合得极为默契、互相照应得也很好,共同寻物成了他们的游戏和乐趣,訾浩就知趣的不凑热闹了。

想当初刘书君被成天乐带回小剑池洞天、锁在笼子里那段时间,盛龙也住在小剑池洞天,天天像看犯人似的看着刘书君,没事就语重心长的批评教育她几句,小孩装出大人样看上去令人忍俊不禁。后来盛龙明白了成天乐的用意,也就不盯着刘书君了,反而天天劝说刘书君。

刘书君挨他的骂最多、听他的劝也最多,和他相处的时间也最久。别看盛龙在刘书君面前凶巴巴的,可是到了成总面前,首先开口替刘书君说情、提醒成总刘书君种种状况的也是他。后来刘书君心悦诚服拜在成总麾下,最高兴的就是盛龙,他对此很有成就感。

盛龙跟随成天乐去外面转了一圈,回来后不仅成了气候,人也瘦了一圈、个子也长高了,按凡人的心性来看,也许正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谁也没想到,他和刘书君之间竟有了眉来眼去的意思,也许是因为相处的经历,或者是因为出身的族类吧,但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

山塘河道在史上经过多次疏浚,但水底的东西也不可能都给刮干净捞起来了,历朝历代有各种杂物遗留,这便是成天乐还要在这里找的原因。盛龙他们在水底下找出来的东西可不少,基本上都是物性特别值得一捞之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