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94章、五百年,掩幽府待后人

成天乐如实答道:“不瞒你说,整整二十一年光阴。”

艾颂扬微有些意外道:“成老弟,这可有些出乎预料,以你的性情,我本以为不必如此漫长。但事情也难说,妄境种种因人而异,说不定会遇上什么,你可比老兄我当初用的时间是长了一倍不止,身心洗炼得更扎实也好。……既然如此,你的形神修炼功夫应该用得更足,怎会既破妄又未大成呢?”

成天乐:“就是啊,我连头发都炼成了天材地宝,却不明白如今的修为究竟是何种境界?你也知道我是依神念心印法诀修炼,并无在世上师指引,身边也都是妖修,所以才想到来找你这位大成真人问问。”

艾颂扬的语气凝重起来:“那我们见面谈吧,这种事情可开不得玩笑!也多谢老弟你如此信任我。”

像这种事情,是修士绝对的私密,尤其以成天乐这么特殊的身份,可能涉及到身家性命,不是绝对信任的人是不能乱说的。至少成天乐的修炼可能出了问题,要是让想对付他的人知道了,绝对是一件凶险的事情。艾颂扬救过他的命,又有胡卫华与甄诗蕊这层关系,本身亦有大成真人境界,成天乐才会无保留的相告。

两人约了一个隐秘的地点见面,谈了很久,具体的内容外人不得而知。最后艾颂扬说道:“这世间有人并未得修行法诀,但自然就有真如不二之行止心境,宛若天生之真人。这说的是一种修养,有没有神通倒是其次,但与道法修炼还是有区别的。

能出入妄境本身就是一种修为成就,各法门皆有其妙。比如妖修能凝结玄牝珠,而丹道中人所谓的金丹就是形神与身心再无分别,突破大成真人之境,只要人在世,修为境界不失。又比如佛门高士,证罗汉果堪比破妄大成,此生不自堕魔障,此前所修种种禅定随心直入再无隔阂。

形神与身心相合,种种神通自然具足,所谓大成真人不仅指心境修为。像老弟你这种情况,已破妄而出,可是并未拥有大成真人之具足神通手段。若是佛门修士倒也无所谓了,但就算是高僧,也只是慧而不用,并非身无神通。

对于修士而言,能够出入妄境,形神洗炼功夫用足容易,破妄则难。像你这种情况我却是头一次听说,就算我听涛山庄收藏的历代秘典也从未提到过。要么是你的修炼功夫未用足,届时功到自然成;要么就是所修法诀有问题,肯定在某些方面有所疏漏。你我所修法门不同,我也难以断言。

若说大成真人之前的修炼是登山,那么此后的修炼就宛如登天了。自古以来,各门各派的传世典籍大多到大成真人为止,因为此后的境界要靠口传心授,依机缘而各自点化摸索,难立统一的法诀文字。就算正一门有三十六洞天道法,讲的也只是种种神通运用以及劫数次第与境界玄妙,正传秘法并无一定之规。

你的修炼功夫用得比常人更足,所以依我看,问题应该出在法诀身上。可能修炼路径有些关障未破,或者有些点窍之处尚未求证。为今之计,应从头回顾正传法诀,每一步未曾印证之处都要印证,尽数豁然之后应自无问题。”

成天乐听到这里赶紧起身道:“多谢指点,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所修法诀确实还不完全,这就去印证补足。今日之语,希望艾老板莫传六耳。”

艾颂扬也站起身拍着他的肩膀道:“这还用你打招呼吗?我连卫华都不会告诉的,修炼不仅是定境中的心意功夫,也是在印证形神变化超脱之道,修炼什么法诀,一定要把其实中的变化全部悟透,否则成不了大成真人。修行就是如此,既有迷惑就去解惑,最终悟者不迷。”

成天乐辞别艾颂扬,出门径直去了山塘街,他要去取第七步、也是石狸像中最后一步法诀。

成天乐究竟出了什么状况,要先找兑振华又去找艾颂扬请教?这情形十分怪异,自古以来昆仑各派恐怕都没听说过。他的修炼功夫用足,已堪破妄境,却没有相应的神通修为成就。现在的成总算怎么回事呢,半步大成、大成假人?

这样的问题其他修士是不会遇到的,破妄之后境界自知,种种以前无法掌握的神通道法自然也就明白了。可是成天乐虽法力更深厚、元神更强大,但形神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仍是御形之道融合圆满的境界。他自己当然有体会,好像是哪里不对劲,问题可能就出在所修的法诀身上,或者是他的修炼过程中出了偏差。

这可是大事情啊,若正传法诀有问题,谈何开宗立派自成一家?岂不是误导了门下所有弟子!而昆仑各派的传世法诀,在创立整理之时,就经过了前辈高人的印证,而留下法诀的祖师境界恐怕远远超出了破妄大成,自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成天乐所修的法诀却来历不明,仅仅得自于石狸像中,难道在破妄大成之时存在偏差?可实际情况又很奇怪,因为兑振华得自成天乐的指点,已玄牝妖丹大成。以成天乐如今的心境,已隐约意识到这套法诀可能更适合妖修,所以兑振华未出偏差,而自己修证完毕却未能突破。

那么问题就可能出在两点,一是兑振华所修证的路径不同,因为他是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之后才遇到成天乐的,以前都是自悟修炼。那么这套法诀在突破风邪劫之前,根基就存在某种缺陷,到最后才暴露出来,这是一定要搞清楚的。二是法诀尚不完整,后面另有关窍,否则为什么分为七步而非目前的六步呢?

听了艾颂扬的分析,成天乐已经确定自己找到答案了,最后一座石狸像中的法诀便是关窍所在,能解决自己遇到的修行障碍。他又一次来到山塘街,在山塘桥头找到了山塘狸。这是七座石狸像中最醒目的一座,在石栏外的桥边是一处供游人合影的景观,周围有一小片青石铺就的开阔地。

成天乐走下山塘桥在河岸边与石狸像对视,这次没有伸手去摸石狸像的脑袋,而是直接运转了化妄之法。似定非定之中,元神妄境展开就与这山塘桥头的人烟景象融合一体,破妄之后才能拥有这等定境。心念直入石狸像,那道神念就似自身的法力运转,宛如妖修摄回玄牝珠,他取得了最后一步法诀。

法诀本身也是神念法力所凝,成天乐本以为摄取这一道神念自然就可大成,结果却愣住了。因为这第七步法诀根本不是什么法诀,而是当初留下法诀的那位前辈的一番留言,告诉修习此法诀的传人如何去寻找他!此神念心印包含的信息大致如下——

留下法诀者为明代成化年间修士,名叫于道阳。于道阳在虎丘云岩寺削发为僧,法号忠肃,云岩寺在明代为禅宗道场,这位忠肃法师也是一位禅门高士。但在他未出家之前,却另得一门秘法传承,出家之后仍在修炼,修为早已突破大成真人之境。

于道阳早年有一位仇家,也是一位修为高超之剑仙,他是为了避祸才隐姓埋名到云岩寺出家的。但这位剑仙最终还是查到了他的下落,并来到苏州于卫道观当了一名道士,待到于道阳正经历“换骨劫”考验时,突然发难。

若是平时于道阳自不必怕他,出家相避只是不想起冲突而已,如今正在闭关历劫并非其对手,只得暂时逃避。他从虎丘沿山塘街逃向阊门,沿途将所修法诀以神念心印留于石狸像中,最后一座石狸像中的讯息则是他对传人的交代。

于道阳受飞剑暗算受了伤,正处于脱胎换骨的关键修炼之中,这伤势恐怕很难治愈,需要寻一绝对安全的所在闭关静养,更需要值得信赖的人相助。他留在石狸像中的法诀,须从头开始一步步修证,修完第一步才能取得第二步,直至六步完整,最后才能看到这留言。

于道阳养伤的最佳去处,就是当年他出家前的修行洞府,远在辽东某地的深山之中。他若能摆脱那位剑仙的追杀,离开苏州后就要去那个地方,并封闭洞府闭关养伤。修成石狸像中法诀者,当然就算他的传世弟子了,他还留下了一件信物,是开户洞府的关键。

拿着信物以于道阳所传的独门秘法,自然能开启那座隐秘的洞府。若真有世间弟子来拜见与相助师尊,于道阳将赐予陆吾神仑丹,并另有高深秘诀相授,成全师徒相会之佳话。这留言是神念信息,还包含了远在辽东那座洞府的州郡地址以及附近的地形地貌,也包含了那件信物的形状以及下落。

信物是一枚和田玉佩,它也是一件修行法宝,大约两寸长、一寸宽,正面雕一支修竹,反面刻云花图案,近似水滴形的轮廓,大小恰好能握在手心。于道阳将它扔在了山塘河的尽头与护城河汇流之处,需要在水下寻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