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93章、玄牝珠,身心不二真如

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各种突发的、事先没有想到的事情,当时会有各种应对反应,事后可能又会觉得那些反应有哪些地方不妥,简直不像平时的自己做出来的事。这要么是事出有因,要么是情急失态,最重要的原因是来不及仔细思考得失,全凭直接的反应做事,自然就处理得不那么周全,甚至大失平日行止风格。

再比如现代网络社会,有人平时与身边的人交流很有谈吐修养、很注意言行分寸。可一旦披上马甲上了网,没人知道他是谁的时候,又大异其人。拿肉麻当有趣、拿下流当幽默,以变态为时尚、以恶毒显优越……凡此种种只要留意便能见到很多。若其人真如此倒也罢了,偏偏平日在人前也自知收敛不会如此。

那么何为真如不二?将这种种情形反过来理解就可以了!遇事无论是否突然、事先有没有预料,无论来不来得及仔细思考、或者用不用得着去思考,行止风格不改。这些谈的只是外在的行止,至于内在的身心修炼,那就是修行中的成就了。

成天乐回到了画卷世界的二十一年前,第一眼看见小韶姑娘的妄境之初,明白了当初从这一刻开始其后所有的经历全是妄境。他会怎么做呢,其实已经没必要去想什么了,以成总的心性最适合面对这种状况,他本就不会去纠结。

一切就在这画卷世界中真真切切的重新开始吧,而这幅画卷随着他的境界突破,此刻也发生了玄妙的改变。苏州就是现实的姑苏,妄境中曾化转的一切都消失了,只要他曾御形融炼入元神之地,真真切切就如倒映人间别无二致,连时间都是一样的,只是多了画灵小韶。

这个推衍的画卷世界就从立足的时间点重新开始运转,似真而非真。它已经是他祭炼的法宝,自能清晰的知道此刻妙用的变化,与以前相比,岁月时间重合了,成天乐今后在现实里停留了多长时间,在画卷中就会消失多长时间;同理,他在画卷中度过了多长时间,也等于在现实中度过了同样的时间。

经过这漫长的二十一年妄境倏然回首,又是这样的场景,不感慨是不可能的,他在心中暗道:“小韶,人生难得若初见啊!就在这画卷里的姑苏,让你我真真切切从此相识。”

……

成天乐修炼化妄之境,终于破妄出关,迈过池塘的水面走出后园时,他的长发又几乎垂到了脚面,但那一根白丝却消失了。进入庭院后宅的那一瞬,长发齐肩而下恍然化作了姑苏画中之烟不见,仍然是青丝披肩的形容。

十天前,姑苏园林风景研究会正式挂牌成立,成天乐担任理事长。这天兑振华与禇无用、吴燕青三人当值,正坐在前厅喝茶呢,讨论如何处置那一批灵药,首先就是制作寒针翠燃香。一万九千多枚寒针翠,为将来炼丹先封存万枚,成总此番闭关与炼器又消耗了数百枚,剩下的八千余枚先拿出一部分加工成六百支燃香。

众妖各有所长,说到炼制燃香,甄诗蕊是最合适的,南宫玥已度过风邪劫成为大妖,对炼制燃香也很擅长,那就主要交给她们两人负责,也不必太着急,有空就当成一种修炼了。话刚说到这里,成天乐从屏风后走入厅中。

三人起身行礼,兑振华首先察觉到了成总的变化,又惊又喜地说道:“成总,您此番出关已破妄大成!”

人由内而外的变化是可以感觉到的,比如气质甚至是眼神,更真切的是生机律动特征。兑振华一眼就看出成天乐已堪破妄境,那特有的神气波动浑然一体,既收敛又非收敛的状态,心中还暗自夸赞成总刚刚破妄大成,对境界的体会就是这么自然。

而吴燕青与禇无用则齐声道:“恭贺成总破妄大成!”

成天乐的神情却有些古怪,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此番闭关虽已破妄,但还算不得大成。”

三位妖修又齐声道:“成总,您太谦虚了!”

成天乐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朝兑振华道:“你随我来,有事我要私下问你。”

来到二楼他平时居住的那间静室坐下,兑振华好奇地问道:“成总刚刚破关而出,既已堪破妄境、度过妄心劫的考验,方才又为何自称并未大成呢?”

成天乐:“我想问你的正是这个问题,只适合私下谈。你能不能告诉我,玄牝妖丹大成究竟是怎么样一种状况,不谈元神心境,而是你的形神修为变化。”

兑振华很纳闷,像这种修为的突破,到了境界自然也就明白了,成总为何有此问?或许是因为人与妖修有所不同,成总是想搞得更明白吧,他便回答了自己的体会。所谓玄牝妖丹大成,除了外在的行止以及内在的心境修为,在修行神通上最重要就是玄丹化实。

所谓玄丹,是神气假合之物,可以当作本命法宝使用而现形,而平日就是与所变化的人形一体的,因此妖修度过魔境劫凝炼玄丹成功才可变化人形。玄牝妖丹大成,身心就是这枚玄丹,此刻虽没有脱胎换骨,但此人修炼真切,就是由妖而化形的世间之人。

另一方面,本命法宝也修炼完成,神气所聚可令玄丹成实质之形,又称为玄牝珠。这枚玄牝珠包含着修成玄丹后的神通法力,当修为更高之时,甚至可以退藏元神。它平时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可由原身祭炼而出,妖物祭炼玄牝珠,也相当于在祭炼形神。

兑振华一边解释,一边还现场做了演示。只见他神气所凝竟化为了一枚核桃大小的珠子,而本人则变回了原身一头马鹿,那珠子包含着兑振华的生机律动特征就悬于马鹿身前,它相当于这头马鹿变化人形以来多年来的修为。假如妖物失去了玄牝珠,就相当于原身之外修成的神通法力尽失,但已有玄牝妖丹大成之成就,修为境界还在,既可指点传人也可寻机缘重新修炼。

被人夺走玄牝珠的情况非常罕见,除非是被斩除,否则对方很难做到,因为这相当于夺其形神啊。而妖修也绝不会轻易向他人展现自己的玄牝珠,兑振华在成总面前演示当然是特例,他是绝对信任成总的。

成天乐苦笑道:“鹿鸣大仙,收了神通吧,我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我却没有这枚玄牝珠,仿佛神通手段并未突破。”

兑振华收起神通,御物穿好衣服化回人形,有些不解地答道:“那是当然!不同法门、不同族类的修行,只是修行境界相当,神通手段并非完全一致,比如丹道称金丹不坏,佛家称自了罗汉,妖物称玄牝大成。昆仑各派传统的习惯统称为大成真人之境,那也是自古医家或道家的说法。

成总并非妖修,不是从其他族类的原身变化修行,自然没有妖物这样的玄牝珠了。妖修有玄牝珠,只是因为修炼法门的关系,因为我的原身不是你看见的兑振华的样子,所谓玄牝珠只是原身之外所修的神通法力之凝聚。

今日虽已玄牝妖丹大成,但我毕竟还是一头鹿!只是行走人间,以兑振华之名,心境已真切如常,这才是大成之真意,玄牝珠只是大成境界自具之神通物化。本门并无上师指引,成总是自行修炼,若要参详各派修士大成真人之境的体悟,我建议您再去问问艾颂扬这样的同道。”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多谢赐教,我自会去向艾颂扬请教,今日所谈之事暂不必对人言起。”

兑振华赶紧道:“成总何必如此客气,我的修行得自您的点拨,若有些境界体悟,只要能说的当然知无不言。您曾经问我妄境之事,我当时并未多言,如今您已度过妄心劫,自然也明白其中关窍缘由了。”

成天乐笑道:“我当然明白了。”

兑振华下楼之后,成天乐摸出手机给许久未联系的艾颂扬打了个电话,问他在不在苏州?艾颂扬接到电话后非常高兴,洪亮的嗓门大声道:“成总,你终于有消息了!前段时间听卫华说你正闭关堪破妄境,如今想起来联系我了,想必已破妄大成!真巧啊,我昨天刚从听涛山庄回苏州,今天就有这样的好消息,要好好庆祝庆祝。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聚聚,把你身边的诸位妖修同道都叫上,就在梦湖美蛙饭店,我请客!”

成天乐苦笑道:“艾老板,你先别着急请客!此番闭关确实已勘破妄境,证得真如不二之心,但仿佛并未大成。”

艾颂扬诧异道:“自古修行至此,修炼神形功夫具足不难,而勘破妄境证真如不二则艰险,因此有破妄大成之说。你说的情况我还没听过,既能得化转妄境成就,说明实证修为已至,破妄而出即可得真人成就。……多嘴问一句,你在妄境中度过了多长时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