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92章、相见初,再抚杨柳春风

小韶不是画卷本身的物灵,而是画卷世界中的山水人烟气息成灵,她只属于那个世界。这与訾浩的情况不一样,也与梅兰德的剑灵秦渔不一样,訾浩本就是这个现实世界的灵体,而梅兰德的剑灵是他自己在养剑时炼成的。

当年打造这件法宝的仙人,恐怕也没料到画卷世界中会有小韶这样奇特的存在出现。而成天乐虽然初步祭炼了这件神器,但还远没有掌握其所有的奥妙,他本人的修为境界尚未达到大成真人呢。要想把小韶从画卷世界带到现实,就意味着画卷里的那个推衍世界完全与现实世界融为一体了,别说成天乐办不到,就连世上出神入化之高人也办不到!

自以为破妄的成天乐,在“世间”又经历了很多风险波折,最终也化解,他与小韶琴瑟合鸣,聚集众妖于姑苏自成一派,在江湖上名望日隆,可是迟迟还没有炼成陆吾神仑丹。因为缺几味灵药实在难以搜集齐全,已经抓住了刘漾河,得到了他所收藏的灵药,还是缺少了一部分。

刘漾河是在川藏边境一带得到的古代修士留下的陆吾神仑丹的丹方与相关的法诀,前些年炼成了几枚,自己服用过。成天乐抓住他颇费了一番手脚,甚至还受了伤,也留下了很多憾事。刘漾河还想再炼制陆吾神仑丹,已搜集了大部分灵药,最终却落到了成天乐手上。

这些都是妄境中发生的事。这天成总正在召集众妖开法会,先是悼念在缉拿刘漾河的过程中不幸遇难的江湖同道,众人皆很伤感。尤其是成天乐想起秋叶仙子时是泪流满面,小韶还在一旁悄悄递过丝巾软语安慰。

见成总如此伤感,兑振华转移了话题,接下来开始商讨炼制陆吾神仑丹,如今还有一味灵药没有采到,两味灵药虽有一些但数量远远不够,该布置众妖设法去寻找……

恰巧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一切都毫无征兆的消失了,或者说世界发生了凭空的变化。成天乐突然看见了前方的水塘和古宅庭院,一阵微风吹过,他竟坐在后园假山的凉亭之中。

发生了什么事?他在不知不觉中法力已完全耗尽,以前成天乐也遭遇过这种情况,但这次与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若是从事什么工作劳累过度,太投入忘我以至于虚脱,或者在妄境世界中过于流连,神气消耗殆尽以至于不得不退出,但至少本人还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心里明白会有这种结果,全身无力但不会感到惊讶。

而成天乐此时是完全没料到啊,按正常的心境,他就是在召集众妖议事,元神一动周围的场景突然变了,就似莫名中了什么奇异的法术暗算,然后就坐在了凉亭中,神通法力尽失,此刻就像一个普通人。

假如从旁观者的角度,一看就知道是这段十年妄境结束了,奇异的七天七夜之后,成天乐的法力已经用尽,无法停留在妄境中,当然会出现这种结果。但是他本人能反应过来吗?那已经是久远的十年前早就发生过的事情,而且在他入妄之前以及妄境的这十年之中,曾经无数次就于此凉亭中定坐,同样的场景已经历过太多次,瞬间能反应过来是哪一出吗?

绝大多数人是反应不过来的,假如这一瞬间反应不过来会怎么样?这就是妄心劫的可怕之处,真真切切会修为法力全失!

从修行入门,连续堪破色欲劫、身受劫、丹火劫、魔境劫、风邪劫之后,在突破大成真人境界之前,所要经历的就是“妄心劫”的考验。成天乐是在姑苏古宅的后园闭关,所值守的众妖都相当于在轮流为他护法。但若是在偏僻洞府中的散修或山野妖修,这妄心劫可能会凶险得多。

妄境也消耗寿元,否则成天乐的头发也不会长那么长。但妄境中可心想事成,只要不出离妄境,可以如仙家那般长生不老青春永驻。若反复进入妄境不出,最终面临的问题恐怕不是法力耗尽,而是现实中的寿元突然耗尽,直接在妄境中坐化了。

还有一种情况,对于那些自以为看破红尘、无所眷恋的修士而言,避入山野清修往往到达妄境也就足够了,这一生还需要追求什么呢?所以说表面上的不问世事并非破妄之道,甚至会成为境界超脱的业障。有佛门修士可能自以为这就是证了罗汉果,可以几出几入最终自了,其实不然,这绝非真罗汉。

每个人的妄境都皆不相同,千奇百怪绝对超出世人的想象力,比如成天乐遇到的这种情况。假如他此刻反应不过来,那么直接后果就是修为法力尽失,妄心劫的凶险就在这无声无息之间。这和一个人劳累过度一时脱力不一样,而是失去了神通法力,相当于多年的修行功夫都已经被削尽了,所谓有失有得,他得到了这么多年的妄境享受。

假如修士遭遇到这种情况,他修炼的见知和经验还在,诸般法诀和印证心得仍在心中,理论上完全可以从头开始修行,再入门不难,假如再经过重重考验恢复到当初的修为,也不是不可能,甚至比其他的修士更简单。但他最终还要重新面临妄心劫的考验,曾经的经历会成为很深的心障,再想突破更艰难百倍。

所以自古以来大成真人这一关难过,甚至成为一种师徒传承的标志。

惊险就在这一刻,幸亏成天乐反应过来了,此番闭关是否还能够破妄,就决定在这一念之间。成天乐当时就回过神来,意识到此刻才是回到了十年前的真实世界,而自从他将小韶带出画卷的那一刻起,这十年仍是妄境!

假如他没有回过神,情况又会怎么样,这没法假设。修行中的心境洗炼功夫总算没有白费,在这种情况下没人会告诉他方才的十年只是南柯一梦,就算有人告诉他,又焉知此刻不是梦?这全凭心意功夫,一念悟透,则神通修为尽复,只是神气法力耗尽则需要再调息涵养。

无法形容成天乐的心神这一瞬间所受的冲击,这自以为真真切切的十年妄境光阴,又是对身心怎样的洗炼?破妄之道已然明了,不是道理上的理解,而是修行中的印证。他点燃了一支寒针翠燃香,只调整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勉强运转刚刚凝聚的一丝法力,再次进入了画卷世界——

发丝轻扬仿佛是被这个世界拂动,成天乐背手望着这片天地,而这个世界如此生动仿佛,也在看着他。成天乐突然转过了身,在小桥流水岸、杨柳春风中,他又看见了小韶姑娘。

只见小韶姑娘掩嘴一笑,春光变得格外明媚,又见她收起笑容问道:“你是谁?”

这正是妄境之发端,成天乐当年从这个场景开始,就已经入妄了,再后来更是入了妄中之妄。心境修磨洗炼多年,瞬间顿悟,又回到了入妄之初。他的发丝在飘飞,眼角眉梢都带着微笑,拱手行礼道:“小韶姑娘,我叫成天乐,一直都在找你!”

这一刻,成天乐才真正的破妄而出,虽然本人又在画卷世界中,但他已堪破这个妄境。

各大派自古相传的秘典,只有大成真人境界以上弟子才可翻阅,其中也记载了前辈高人的破妄经历,虽未谈及妄境的内容,却讲述了境界玄妙,以供为师者印证参考。比如古时正一门祖师梅振衣的“一日之妄”,一神教之祖阿蒙的“无妄之妄”,当代在世仙人忘情公子的“弹指破妄”,还有忘情公子的传人、如今昆仑盟主石野的“指月入妄”,皆玄奇无比。(徐公子注:弹指破妄、指月入妄、一日之妄、无妄之妄等故事,感兴趣的朋友可分别参阅我的另外三部完本小说《神游》、《灵山》与《天枢》。)

但那等资质、悟性、性情与福缘世间难得,那样的人物也是举世罕见,就算查阅典籍看过他们的妄境玄妙,也不意味着后来的修士就可依此破妄。更多的修士,破妄的经历便是如兑振华与成天乐这样漫长的洗炼过程,凭着心境岁月的修行积累度过那妄心之劫,还需要一点妙不可言的机缘。

自入妄至破妄,我们的成总在画卷世界里,用了整整二十一年!如果不是那一念进入妄中之妄,时间可能会短一点,也可能不会最终遭遇那样的凶险。但最终破妄之时,其元神之强大、根基之扎实倒也算罕见了。

破妄之后,是否就无法拥有那样的妄境了?当然不是,妄境是一种业障,同时也是一种修为。只是成天乐没有必要再那么做了,该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做过了,如果身心仍未洗炼透彻,他也破不了妄境。

何谓大成真人之真如不二?当代正一门掌门泽仁真人曾有一句形容:“心口相对,知行合一,应为便是愿为。”这话谁都能听明白,理解起来却不容易。


阅读www.yuedu.info